<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宝宝来袭:王妃要相亲 > 【211】旧人相见
    因为柳妙儿身边有风刃以及元邵派的暗影保护,所以元邵和元璟才能放心的让柳妙儿出门。这几日她归来的消息已经闹得满城风雨,想必该知道的人不该知道的人都已经知道了,那么她现在要做的,就是去见一见以往的老朋友。

    新买的小院子位于北城靠近东城的地方,柳妙儿让笼烟回王府报个信,而她则上了马车,身边只带着桑榆一个人。

    “照我的指示,我们去端阳侯府。”

    柳妙儿一声令下,马车起动,碾过秦城街巷的青石板,穿过临近的繁盛街道,柳妙儿看到了属于秦城的繁华和底蕴。这个地方的人,自带一种天子脚下的优越感,所以与墨城的清新氤氲纸醉金迷不同,秦城宽大的街道和整齐有序的房舍,无不透露着一种王者之气,更遑论那威严庄重的皇宫大院。

    如果墨城代表着财富,那么秦城就代表着权力,财富让人羡慕,而权力让人恐惧。所以柳妙儿并不喜欢这座历经几百年的古城,但是却从没有真正的离开过。

    马车平缓的行驶,柳妙儿靠在柔软的软垫上闭目养神,秦城的喧嚣透过轻纱车帘传进耳朵里,隐约的,柳妙儿还听见了孩子的笑声。不一会儿,喧闹声消失了,柳妙儿知道已经进入了富人区,所以睁开了眼睛指导桑榆驾车,一盏茶的功夫,马车就停在了端阳侯府的大门前。

    棕色骏马,油壁香车,轻纱幔帐,粉雕玉琢。柳妙儿的马车不大,却设计的十分精巧细致,车壁上的桃花是元邵亲自作画让人连夜刻上去的,而马车的车帘也是元璟挑选的上好云锦做成,华贵却不艳丽,端庄而优雅。

    这样的马车停在侯府的大门口,不用桑榆下车,侯府的人就已经走了过来,询问情况。

    “这位大哥,我是谁你不用通报,你只需要将我手中的这个东西交给你家的小侯爷就好。”柳妙儿声音慵懒而魅惑,那侯府的人只见香车中伸出一只白玉手,将一封信放在了他的手上。随之而来的,还有一枚碎银子。

    “如此,就请姑娘你稍后。”

    守门人不知马车中是谁,但是一看是个女子,心中就有了猜想。拿着柳妙儿的信和银子,有些为难的笑了:“姑娘,我马上去通报小侯爷,只是这侯府大门乃是君王大臣的路,姑娘你一介女子,恐怕不宜从这里进入。还是请姑娘你移驾侧门,以免小侯爷发怒。”

    守门人好心建议,言语中似乎以为柳妙儿是南宫宇的某个女人,听到这话桑榆本想反驳,但是柳妙儿摆了摆手,很识趣的赶着马车到了侧门。

    与大门的朱红漆铜铆钉不同,侧门也就只是一红木翘檐的小门,柳妙儿这精致的马车一出现,倒是让守门的小厮愣了愣,不知道这突如其来的宝马香车,载着的是什么样的人。

    等待的时间是漫长的,特别是如今的南宫宇已经是皇上身边的红人。作为皇商得到了侯爷的爵位已经是一项殊荣,如今南宫宇更是将这种殊荣,发挥到极致。在权力与财富的滋润下,整个端阳侯府也褪去了往日的古朴大气,变的庄严而华丽。

    屋子有了如此的变化,那么人呢?五年不见了,二哥与以前并无两样,可上次见面并没有细谈,她不知道其他的人怎么样了。还有海棠和小玉,现在过得可好?

    柳妙儿陷入怀念,突然地就有些迫不及待了,只是等待的时间在慢慢的延长,却丝毫不见南宫宇的身影。而此时,端阳侯府内,南宫宇正坐在小凉亭中和周易风对饮,凉韵清风,也十分惬意。

    “三哥,你听说了柳儿姐回来的事吗?”

    南宫宇一杯清酒下肚,说出了这几日听到的消息。

    “听说了!上次去墨城,二哥带回了墨城城主原意帮忙的消息的同时,也带回了妙儿没死的消息。听说就在我离开墨城的那一天,二哥见到了妙儿,后来也见到了元邵。所以这一次,或许妙儿是真的回来了!”周易风抿了一口酒,谈到南席君,语气中似乎有那么一丝丝的伤感。

    “二哥他,喜欢柳儿姐吧。”南宫宇轻声一叹,想到那风采决绝的二哥,也是十分的惋惜。毕竟柳儿姐是汝南王妃,还是皇上看重的女人,这里面关系错综复杂,二哥陷进去,恐怕只会落得个伤心地。

    周易风没有说话,也只是叹了口气。说起来他们几个当初结拜,南宫宇为了和他们套近乎,而他们,也不过是想看看皇上的诚意,却没想到柳妙儿会加入,当初只是觉的这丫头坚韧的像根胡竹似的,如今看来,一个女子的力量,恐怕是他们这几个大男人都比不上的。

    “如今说这些无用,二哥的事我们不能插手。不过现在妙儿回来了,我们还是得找个机会去看看她。”清风过处,带来一丝凉意,也顺便带来了一道香气,周易风顺风看去,只见一女子携着丫鬟款款而来,手中还拿着糕点美酒。

    “四弟,这个女人,你还是好生看着点。虽然我不知道为何我夫人会和小玉走的那么近,但是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我夫人看到这女人的时候那神情就跟这女人是我养的似的。现在我孩子刚临盆,小玉在我家照顾着她和孩子,趁这段空隙,你还是好生的把你的问题解决了的好!”

    说完,周易风就起身告辞,南宫宇一把拉住他让他不要不讲义气,但是周易风只是幸灾乐祸的笑了笑,指了指不远处奔过来的守卫,笑说道:“放心吧,那个守卫,事来拯救你的!”

    话音刚落,就见那守卫越过那聘婷而来的女子,来到了亭子外,说侯府的外有一位姑娘拿了封信,说是让侯爷看看。

    又是位姑娘!

    还嫌我被姑娘烦的不够!

    南宫宇嫌恶的挥手打发守卫的下去,但是守卫却因为得了银子加之对柳妙儿感到好奇,把信举过头顶道:“小侯爷还是瞧瞧信吧,或许是有什么重要的事。那姑娘现在在侧门等了好长时间了。”

    “守卫大哥挺有趣儿的,这侯爷府来了一位姑娘,还能有什么重要的事。侯爷,这封信你还是别看了,妾身送来的糕点,请侯爷和周大人品尝。”南宫宇再度开口之前,那女子已经来到了小亭子外,伸出纤纤玉指拿起守卫手中的信,一扬手就要扔掉,但亏的南宫宇眼疾手快,飞身接住。

    管他什么女人的信,先看了躲避一下这麻烦的女人也好!

    说完,南宫宇退到亭子里说道:“雨涵小姐先等等,等本侯看完信之后自然会品尝你的糕点。三哥也会留下来,对吧?”南宫宇脸色不好,笑眯眯地看了那雨涵小姐后就朝着周易风使眼色,周易风也是义气之人,二话不说坐了下来,成功的看到那雨涵小姐面色一僵。

    她恐怕会以为周易风会识趣儿的离开吧。

    南宫宇突然有些幸灾乐祸,拿着那封没有署名的信,漫不经心打开来看,原本是为了敷衍这雨涵小姐,但是在看到信之后,坐在石椅上的他一个趔趄摔在地上,口中之大叫了一声:“完了!”

    “王爷!”众人看南宫宇脸色大变,十分惊异。那雨涵小姐走过来就要把南宫宇扶起来,却被突然从地上做起来的南宫宇推开。

    “你怎么不早些来报!那位姑娘现在在哪儿!”南宫宇气急败坏,抓住那守卫的就是一阵质问。守卫的被吓着了,但是心中却十分委屈。

    侯爷你在这里属下也不好找啊,更何况刚才是你不看的!

    “愣着做什么!快带你带我去见人,迟了一分你们家侯爷我就要完了!”南宫宇可谓是气急败坏,踢了那守卫的一脚让守卫的急忙站起来领着他离开,周易风惊诧的看着南宫宇匆匆离去的样子,不知是什么人,也不管那目瞪口呆的雨涵,立即跟上。

    “四弟,你这是怎么了?”

    “三哥,你自己看吧。”

    南宫宇将手中的信交给了周易风,周易风好奇拿来一看,顿时变了脸色。只见信上笔墨不多,只是用娟秀的小楷写了一句话:

    南宫小宇,做的不错,敢让我等这么久!

    信上没有署名没有落款,但是不用想也知道,能叫南宫宇南宫小宇的,就只有一个人了。南宫宇向来不怕事儿,可这个人绝对是个例外。在这种时候,他也挺想见一见,这阔别多年的妹妹的。

    两个人在守卫的带领下心急火燎的来到了侧门,透过那垂花影壁看去,只见侧门外听着一驾小香车,一看便知不俗,也难怪守卫的会重视。打开侧门,南宫宇整理了一下衣衫迈出门槛,却见那香车中伸出一只白玉手,扔出一个沙漏来。

    “四哥,看来小妹的到来让四哥很是不满啊,足足半个时辰。既然小侯爷日理万机,那小妹也不打扰了,桑榆,回王府。”

    说罢,马车发动,吓的南宫宇急忙拉住了马车,赔笑道:“柳儿姐,我真的不知道是你。我最近的日子过的可不怎么好,所以才会让你等这么久,不信你问三哥,三个也在这里!”

    说完,南宫宇一把把周易风拉过来,替他作证。这种时候周易风自然不会拆台,敲了敲车壁说道:“小妹,四弟有苦衷,三哥上次去了墨城没见着你,现在还遗憾着。”

    “呵呵,既然如此,看在三哥的面子上,小妹也不能拿乔。南宫小宇,过来扶我下来!”

    话音刚落,只见锦缎车帘被玉手掀开,柳妙儿躬身出来。翠羽钗,菱花钿,绕的青丝缠,一双秀眉若远山,一张樱唇赛粉桃,自是出水芙蓉面,灵动清泉藏眸间。

    南宫宇和周易风同时呆了呆,似乎没有想到过了五年,柳妙儿风采更甚从前。

    见两人这模样,柳妙儿扑哧一笑,南宫宇回过神来就请柳妙儿进府,嘴里还不住的说着讨好的话:“柳儿姐,你小心脚下。”

    那笑容谄媚的,周易风都有些看不下去了。

    几个人入了侯府,就直奔流水花厅而去,南宫宇让下人们赶快准备好茶水什么的,招待上宾。几个人在花厅席位上落座,还没开始叙旧,就听外面响起一个女人娇媚的声音。

    “侯爷,也不知是哪位妹妹进府了,让侯爷如此劳师动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