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宝宝来袭:王妃要相亲 > 【210】王妃,王妃!
    “这里的一切,由我做主!”

    柳妙儿沉声一喝,惊的厅内的丫鬟小厮们猛地跪下,一个个战战兢兢地看着她。说完这话,柳妙儿将眼光转向了太妃,见她一脸愤慨,再度笑了:“太妃你,还是回去吧,我从不希望和太妃用武力解决问题。太妃你既然吃斋念佛,就应该好好地在静心园里修身养性,不理世事对太妃来说,才是最正确的选择!”

    说罢,柳妙儿一挥手青魄和青魂就要上来“扶”人,太妃见元邵一脸冷然不为所动,就知道事情已经不可挽回。她根本没有想到柳妙儿还活着,更没有想到六年后,活着的柳妙儿会再一次站在她的面前,居高临下。

    大袖一挥,太妃由喜公公和明姑姑扶着离开,然后柳妙儿坐在了太妃的椅子上,抱着元璟。而元邵,则坐在早已为他准备好的太师椅上,凤眼冷冽的看着整个大厅。

    这五年里,太妃收买人心的成效不错,安插的亲信也不少了,这汝南王府,也该换一批人了。

    众人坐定,厅内依旧跪着一批人,柳妙儿看了一眼那些刚才还害怕现在却不服输的盯着自己,或者大胆盯着元邵的人,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招了招手吩咐道:“几位姑娘都是太妃的客人,原本本妃不应该怠慢。只是今日本妃初回王府,很多事要处理,所以扰了各位的雅兴还真是对不住。青魂青魄,你带着锦园的侍卫们,送各位小姐回去吧!”

    柳妙儿语气平缓,却不容质疑,一段话不痛不痒,却是将这四个女人都赶出了王府,让她们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什么!王妃,既然我们是太妃的客人,就应该听太妃的安排。就算太妃被你威胁离开了,王爷还在这儿呢,王妃你如此做,是不是逾矩了!”如果这些女人能听话,柳妙儿也不必亲自来这里了,所以话刚说完,就有一姑娘迫不及待的站起来,怒视了柳妙儿之后,看向元邵,露出娇媚的笑容来。

    这变脸变的,还真是迅速!

    只可惜她以为只要是男人都会喜欢美丽的女人的思想是错误的,元邵是喜欢美丽的女人,可在他的眼里,美丽的女人,只有柳妙儿一个。

    所以对于这姑娘的娇媚,元邵根本视而不见。

    “是吗?那本妃倒想问问你,本妃是王妃你是臣女,你不听从本妃的命令还在这里大呼小叫,是不是也逾矩了!”柳妙儿不喜欢不听话的女人,尤其是那种抢别人的男人还理直气壮的不听话的女人,所以她拍案而起,一声厉喝,就吓得那说话的姑娘小脸惨白。

    “以下犯上,可是死罪!”

    柳妙儿眸光犀利,扫了整个大厅一圈,短短的八个字让所有的人心头一颤。但是养在深闺的女子多多少少都缺少人情世故的历练,一听柳妙儿如此说,只当是唬她们,站起来看着柳妙儿就义愤填膺:“王妃既然是王妃,就应该知道出嫁从夫夫为妻纲的道理,王爷没有说话王妃就咄咄逼人,实在是有违妇道。更何况,王妃善妒言行不端,王爷完全可以休了王妃,还希望王妃你好自为之!”

    说话的,就是这四个女人之中最为漂亮的姑娘,鹅蛋脸水珠儿眼,看着就水灵。只可惜这话说出来,瞬间破坏了她在柳妙儿心中的美好形象。

    好自为之!

    还休了我?

    真是可笑啊!

    这姑娘还真是跟我以前一样又傻又天真!

    柳妙儿笑了,笑容绽放明媚的让身边的仙鹤灯就黯然失色,她眯着眼睛,看着那站起来的姑娘道:“妇道?这位小姐,妇道这个词对于我来说,形同虚设。既然你们这般不服气,那我就说开了吧。既然我回来了,汝南王府里绝对不允许有小妾出现,我这个人很贪心,不希望和别人分享一个丈夫。这位小姐你跟我说妇道,那么我问问你,如果你的夫君三妻四妾,你还能隐忍不发,如果你的夫君当着你的面或者背着你勾三搭四,你心里会好受?姑娘,不要急着说你能忍受,也不要说这是你应该忍受的,我想你们几个都是大家闺秀,都是万里挑一的好女儿,可不要为了一些不切实际的追求,毁了一生的幸福!”

    说完,柳妙儿成功看到那姑娘脸色变了,一鼓作气道:“我如果是你们,有家室有背景,就算不能一生一世一双人,也不会去做别人家的小妾。你们要知道,正妻和小妾就是主仆之分,何必苦了自己呢?要记住,女人的一辈子不在男人手上,而在自己手上。你们选择什么样的人,就注定了你们以后生活幸福与否。元邵是很好,天人之姿神人之才,只可惜,这个男人已经是我柳妙儿的人,所以我不会允许任何人插足!你们若是能听懂,就让王府的侍卫送你们回家,并且我也不会对外声张你们到过王府的事,如果依旧不知好歹,那么本妃的手段,也会让你们明白的!”

    柳妙儿笑容艳丽,温雅而清凉的声音带着一种致命的蛊惑,那似威胁又似劝解的语调让人没有能力反驳。大厅内的几个女人傻乎乎的站在那儿,看着坐在高位上高高在上的柳妙儿,看着她自信而坚决的容颜,似乎在一瞬间,明白了什么。

    汝南王是很好,可是,真的是她们的归宿吗?

    或许她们再也找不到比汝南王更好的男人,但是或许就如王妃说的一样,她们还能找到,一个能够纵容自己就像王爷纵容王妃一样的男人。

    如果能那样,那么做小妾,对她们来说,有什么意义?更何况汝南王妃可不是那么好对付的人!

    几个姑娘都聪慧伶俐,很快明白了柳妙儿的劝解和态度。嫁入王府,铁定不可能了,还不如回家去,就像王妃说的那样,找一个男人嫁了,成为正妻,总比成为小妾要强!

    几个人心神动摇,完全被柳妙儿的王霸之气惊呆了,她们从没有见过一个女人,能够像柳妙儿一样,对着其他女**声宣布:这个男人是我的人!

    都是女人,都是嫉妒心强喜欢猜测琢磨情感敏感脆弱的女人,所以在这一瞬间,几个女人被震撼了,因为柳妙儿的这一句话,给她们以后的生活,带来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最终,几个人还是走了!有些不甘有些憧憬,离开了汝南王府回到了各自的家,柳妙儿站在王府门口看着几位姑娘远去,不由得露出一微笑来。

    看来她想的没错,不光是男人有占有欲,女人的占有欲一旦发作,也是一发不可收拾啊!其实不是每个女人,都乐意做小妾的,特别那种从小就是娇娇女的女人。

    几个女人就这样轻松的解决,想必她柳妙儿复活的消息,明日就能传遍秦城了吧。王府除了锦园外,人多嘴杂,消息要走漏,可十分容易呢。

    “王妃啊王妃,没想到你居然会说出那样的话来。”元邵拉着柳妙儿,穿花拂柳游荡在王府花园内,欣赏着回到秦城后的第一个美丽星空。

    “王爷啊王爷,你觉的我说错了?”柳妙儿拉着元邵的手,看着王府璀璨的灯火面带微笑。

    “怎么会,我元邵可是你柳妙儿的男人,你的话在我听来,永远不会错!”

    “哼,花言巧语,油嘴滑舌!”

    “王妃不信?”

    “信,所以我才可以如此张狂!不过,你不怕别人说你的王妃刁蛮骄纵,蛮不讲理?”

    “怕什么!若人问起来,我只说,是我宠的。”

    元邵俯身搂着柳妙儿,一双凤眼亮如星辰,薄唇微张,看似漫不经心的一句话,却让柳妙儿红了眼眶。一抬头,元邵好看的凤眼在上方,亮如晨星,然后晨星的光辉逐渐变淡,到最后,深邃的让人沦陷。

    柳妙儿就此呆立,一双眸子灵动可人,虽然已经是一孩子的母亲,可小脸依旧水嫩嫩的如同出水芙蓉,轻轻地掐一把,就能掐出水来。

    元邵喉头一动,俯身而下贴住了柳妙儿的唇,柳妙儿浑身一颤,手不由自主的想推开,却在那一瞬间感觉到电流流过全身,不由自主的,就抱住了元邵。

    我们,终究还是回来了,终究还是,站在这里了。

    四目相对,两个人皆是满眼的笑意。经过今日的事,两人都确定了彼此的心意,如此,以前的事,也都应该放下了。

    轻轻地闭上眼睛,两人相拥而吻,深情缠绵,元邵揽住柳妙儿纤细的腰品尝着她甜美的滋味,不由的情动。伸手扶住柳妙儿的脑后准备深入,“哐”的一声,金属铜锣的响声惊的两个人急忙分开。

    混账!

    一转头元邵正准备骂人,可出现在眼前的却是拿着一铜锣满脸阴险笑容的元璟,只是这一脸阴险的笑容在柳妙儿抬起头来之后,瞬间,变成了楚楚可怜的模样,那泛红的眼眶配上脸上不可置信的神情,宛如一被抛弃的深闺怨妇,此时正盯着柳妙儿,泫然欲泣。

    “妞,我不会住在锦园了,从明天起,我另找一个院子!”

    说罢,元璟扔下铜锣转身就走,那小小的背影居然有些佝偻,看样子已经是伤心欲绝,体力不支。

    “元璟,你等等!不是,不是,你听我解释!”

    柳妙儿一箭这情况那还得了,急忙上前抱住元璟的小身板,慌乱解释。

    “不必了,反正我不会碍事。我走了你们正好一起睡了!”元璟看着璀璨的星空,坚决而倔强。

    “不是,月······不,元璟!我······算了,为了让你放心,我跟你睡,好吗?”柳妙儿真的是急了,对于她来说,元邵的确很重要,可是元璟从来都是她的支柱,一样很重要。所以情急之下说出这么一句话来,让元邵深深一叹,而元璟笑了。

    “说话算话!”

    “嗯,算话!”

    “那好吧,我困了!走吧,睡觉去,我记得你答应过我,在我七岁之前,你都跟我睡。”

    “我知道,我不会忘了的,走吧。”

    柳妙儿一见元璟就模样,就知道他在耍阴谋,不过现在和元邵同床共枕也不太可能,所以也只有抱着元璟睡了。

    虽然她很明白,这个儿子,也不算是儿子。可有些人有些事,她从来都没打算,也没办法拒绝。

    歉意地看了一眼身后的元邵,柳妙儿拉着元璟离开花园,徒留元邵站在已经开到极致的牡丹花从中,无奈一笑。

    看来有元璟在,他的追妻之路漫漫而修远!不过这样也好,想必妙儿在知道元璟是谁的孩子之前,也不会和自己同榻而眠。

    元邵想的通透,就是对元璟走之前那鄙夷而挑衅的眼神感到不满,这孩子和他素来不对盘,还真不知道以后还会惹出什么事来呢。不过有个如此聪明的孩子,于他于柳妙儿来说,都是一件好事。

    这一夜,在锦园竹心和笼烟同情的目光中,元邵一个人在小隔间里睡了一夜。锦园里依旧宁静和乐,只是整个秦城,却因为一个突如其来的消息,吵的沸沸扬扬。一连两天,在柳妙儿不遗余力的处理王府的事的时候,她旗下的掌柜和商行负责人都前来汇报情况,同时,将汝南王妃死而复生的消息带了回来。

    “主子,现在秦城之内对于你突然复活的事议论纷纷,这样一来,会不会对你产生不好的影响?”

    能知道柳妙儿身份是汝南王妃的人,都是她的心腹。所以他们知道王妃不是复活,而是一直都活着。如今秦城对于柳妙儿死而复生的事穿的沸沸扬扬,一说王妃其实没有死,只是受了重伤被王爷藏起来,等伤好了才出现在众人面前;一说王妃是天凤下凡,在那场大火中涅槃重生,休养了声息之后,才回到了王府;然而最多的说法是,王妃是鬼魂附体,修罗在世,因为不甘心被大火烧死,化作厉鬼回来勾引了汝南王的魂魄,准备危害大夏的朝堂。

    危害大夏的朝堂?

    听到这话,柳妙儿不由的笑了,说句实在的,最后一种说法还真是说对了,她柳妙儿就是鬼魂附身,只是这件事,除了她和元璟,不会再让任何一个人知道。

    “我想你们应该知道该发展哪一种言论,阻止哪一种言论吧?”柳妙儿看完了秦城商行的账本,就淡淡地回了这么一句话。

    “属下明白!”

    几个掌柜的齐声应诺,就此退下了,元璟去收集秦城的春宫图去了,柳妙儿走出她早就买下的小四合院,吩咐桑榆驾车来,她需要去一个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