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宝宝来袭:王妃要相亲 > 【209】柳妙儿归来
    喜公公满脸喜色的从静心园来到了锦园,远远地看到锦园的大门敞开,就知道遭了几个月的元邵,的确是回来了。所以他也不敢耽搁,来到锦园的门口,就说明了来意要见元邵。

    屋子里,元邵正看着自己的小床无奈苦笑,一听喜公公来了,挥了挥手让人打发离开。可柳妙儿却突然想起了今日见到的那个陌生女人。

    如果那女人不是元邵带进王府的,那么唯一有带着陌生人进王府的热,就只有她离开后,掌管王府内务的太妃了。

    如今听说元邵回来,就迫不及待的拍喜公公过来,还真是心急火燎。如果她猜得不错,这一次,太妃肯定是要将那几个女人介绍给元邵。

    如果她没有回来,太妃如此做无可厚非,可如今她回来了,可不会允许事情如此发展。她并没有完全的和元邵冰释前嫌,但是在两个人恢复如初的路程中,可不能多出什么狂蜂lang蝶来影响她的心情。

    “你去见见吧,看看有什么事?”

    柳妙儿站在元邵身边低声建议,嘴角似有若无的笑容让周围的人突然的就打了个寒战。

    妞又要开始算计别人了!

    在经商的时候,只要柳妙儿露出这样的笑容,就一定是背地里算计别人的时候。当然,在看好戏的时候,她也会有这种表情。

    那么这一次,一定会是一场好戏了!

    元璟翘首以待,结果不出所料,太妃让喜公公来传话,说是今晚在宴客厅举行宴会,一来为元邵接风洗尘,二来,也让元邵见见王府里的客人。

    王府里的客人,不用细想也知道是谁。元邵本不打算前去,可柳妙儿却说,既然她们在这里住了那么久,就此赶回去可不会善罢甘休,这个宴会举行的正是时候,她柳妙儿回来了也得正大光明的公布身份,这次的宴会,要我算是一个契机。并且看样子,太妃还不知道她柳妙儿回来了的事。

    能公布身份,就表示柳妙儿从今以后还是汝南王妃,为此元邵很高兴,所以由得柳妙儿怎么做。元璟自从进了汝南王府就已经想开了许多,所以对于柳妙儿承认自己是汝南王妃的事,没什么意见,毕竟有一个正大光明的身份,才好办事。

    他们在秦城的商业,不能直接暴露于人前,有一个汝南王妃作掩护,其他的,就好说了。

    三个人就此决定了,一个毫不在乎,一个笑容诡异,而另一个则一副看好戏的模样,那神情那眼神,异曲同工。

    这一家子三口,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

    竹心和青魄几人垂着头,心想着以后得罪谁也不能得罪王爷一家人!

    沙漏中的沙子已经走了无数个来回,柳妙儿躺在锦园内小憩,一旁元邵处理堆积许久的公文,而元璟则吧自己关在元邵平时读书作画的小榭中,捣鼓着自己来到秦城后的第一本春宫图。春宫图上的女人,就是今日见到的陈小姐,而男人,居然是西尧!

    西尧,陈小姐,能上本少爷的春宫图,也是你们的荣幸!

    元璟看着自己画好的图,不由得啧啧称赞,在柳妙儿的解说下,他的图可是用柳妙儿口中说的西方油画方法画的,真实灵动,并且每次只出版一本,绝对珍贵难得!只是在卖出去之前,还是得看看秦城的春宫图是什么模样!

    元璟捏着笔,正思考着,却听院子里传来了青魄的声音:“王爷,时辰到了!王爷和王妃该去宴客厅用晚膳了!”

    时间到了!

    柳妙儿抬起头来,这才发现日头已经西斜,落入了小明湖远处的后山山顶,远远地可以看见隐没在后山山林中的阁楼一角。

    “王妃,走吧!”

    元邵放下手中的公文,出来就朝着柳妙儿伸出了手。柳妙儿回头,就见夕阳余晖下元邵宛若被镀上了一层金光,宛若天神降世。那双凤眼折射着落日的影像,熠熠闪光,满目的宠溺和深情。

    原来不管时光怎么变迁,有些人,注定了惊艳世人!

    柳妙儿眨了眨眼睛,看着元邵有些痴了,直到元璟走出来咳嗽了一声,她这才回过神来,在元邵业余的笑容下满面通红。

    “王妃怎么脸红了?”

    元邵声音抑扬顿挫,嘴角带着笑意。

    “与你无关!不过是夕阳红光罢了!元璟,走吧!”脸上火辣辣的,柳妙儿真不知道自己原来还能这般花痴。拉着元璟的手就让青魂青魄在前面开路,被元邵恶狠狠地鄙视了一番。

    落日隐没在山头,整个秦城忽然间就变得黑暗了起来,然后王府掌灯的婢女点燃了王府的灯火,一路回廊曲折,灯影憧憧,让那些路过的下人们在看到柳妙儿的那一瞬间,都忍不住尖叫了起来。

    有些胆小的,甚至都晕了过去!

    鬼啊!

    下人们一见到柳妙儿顿时大惊失色,仓皇逃窜!柳妙儿看了看自己这一身十分合理的王妃装扮,不由得摇了摇头,叹道:“看来我的归来,还真的吓着了别人!”

    “不过能吓到王府的人,我还挺开心!”柳妙儿笑了,特意画了妆的容颜在灯影下看起来十分诡异。这一笑,顿时吓晕了迎面而来的两个下人。柳妙儿一路行来,众人退避三舍,甚至连向元邵请安的人都没有,所以一路畅通无阻的来到了宴客厅,只见宴客厅灯火辉煌,声乐阵阵,貌似在举行一场盛大的宴会。

    为了给元邵找个女人,太妃还真是煞费苦心!

    柳妙儿笑了,停下脚步示意元邵先行,可元邵摇了摇头,拉着柳妙儿的手,让柳妙儿拉着元璟的手,就这样大摇大摆的,迎着宴客厅璀璨的灯火而去。

    仆一进宴客厅,一股脂粉香气迎面扑来,随之而来的就是一阵娇笑声,还有一个女子的娇呼。

    “好了,都安静些,王爷要来了!”

    太妃端庄而慈祥的声音在大厅内响起,女人们顿时安静了下来。站在门口的喜公公远远地就看到了元邵的身影,见他走进就荆南迎过来,却在看到元邵身边的柳妙儿的时候,顿时面色铁青。

    “王······王······”喜公公舌头打结,一时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王什么!小喜子,既然王爷来了,就快点请进来!”太妃在大厅里,只听到喜公公惊讶的呼声,急忙让他把元邵请进来。

    喜公公张着嘴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太妃,但是元邵和柳妙儿显然不会等他回答,扔下喜公公,迈入了宴客厅的大门。

    入门,先是一道雕花屏风,透过屏风的镂空花纹看过去,大厅内坐着四个娇媚动人的女子,眉眼灵动仪态端庄,真真是一个个生的好样貌。几位女子想必也都是大家闺秀,此时虽然满脸激动期盼,却没有把头转向大门口,就连那早已见过的陈思雨,此时也是一副含羞带臊的模样,俏生生的惹人怜。

    这可如何是好,如此美人儿乘兴而来败兴而归,还真是她柳妙儿的罪孽!

    “妞,这几个人长的不错,温柔点。”

    元璟笑声建议,柳妙儿微笑着点头,然后一手拉着元邵,一手拉着元璟,就那样明目张胆的绕过屏风,出现在大家的面前。

    眉目如画,端庄大气,一抬眼风姿卓越气势逼人,莲步轻移香风微动,那一身祥云绣缂丝拈花的长袍曳地,配上那双因历经苦难而波澜不惊的杏核眼,一出场,柳妙儿便艳惊四座,让那几个女子目瞪口呆。

    这个女人是谁?为何会拉着王爷的手,还有那个孩子是?

    女人们满心疑惑,而高座上原本笑意盈盈的太妃,一见到柳妙儿出现,顿时脸色苍白,手中捧着的香茗滚落在地上,而她身边的明姑姑,更是双腿发颤,直直地跪了下去。

    “王·····王······王妃!”

    明姑姑不可置信的看着柳妙儿,躲在太妃的身后,生怕柳妙儿会袭击她。

    什么!

    王妃!

    在场的女子听到这声称呼,皆是脸色大变,即便是见过柳妙儿的陈思雨也小脸苍白,看着柳妙儿满目震惊。

    众所周知,汝南王妃早已在六年前的大火中被烧死,衣冠冢立于王府后山,如今这位风采逼人的女人,会是当初和小世子一起被烧死的王妃!

    可太妃身边的明姑姑,怎么会认错人!并且,这王妃的身边,还牵着一个和小世子差不多大小的孩子!

    在座的女子都是聪明人,聪明人自然能看出明姑姑的畏惧和太妃的震惊。大家不知道这突然冒出来的女人是不是王妃,但是却可以知道,这个女人绝对不是一个好惹的角色。

    毕竟她们从没有见过处乱不惊的太妃,露出这种神态。

    太妃的目瞪口呆让柳妙儿十分满意,毕竟这位太妃,从来都是想陷害她的人。其他女人的表情一一落在柳妙儿的眼里,看的出来,这些女人都不是省油的灯,不然早就被吓跑了,怎么还能坐在那儿惊恐的看着自己。

    留着一群厉害的女人在王府里,可不是柳妙儿的习惯。所以她拉着元邵和元璟慢慢地走向高位,逼近了坐在主席上的太妃。,那双犀利的眸子里,倒影出太妃惊诧却故作镇定的神色。

    “太妃,你放心,我不是鬼,我只是好命的,没有死罢了!太妃你,是不是很失望?”

    柳妙儿站在太妃的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她,满脸讽刺,然后扫了明姑姑一眼,轻声道:“明姑姑,太妃累了,还是送她回静心园休息吧。喜公公,还不快点来扶着太妃,这忙里忙外的张罗,太妃这身子,可受不住!”

    对于柳妙儿的吩咐,明姑姑没有动,喜公公没有动,太妃坐在贵妃椅上看着柳妙儿,根本毫不畏惧。

    对此,柳妙儿没有说什么,只是对着太妃灿然一笑,然后一个转身看着宴客厅的女人丫鬟小厮们,沉声道:“我,大夏的汝南王妃,柳妙儿回来了!王府的一切由我做主,谁敢违背,府规处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