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宝宝来袭:王妃要相亲 > 【208】王府的小妾
    女子美艳如花,娇柔如水,盈盈一拜,一股栀子粉的味道袭来,顿时让柳妙儿和元璟脸色一白,二话没说,转头就走。

    一个带着栀子粉香味的女人,本能的让柳妙儿和元璟厌恶,他们可不会忘记,当初那场大火不能逃生,是拜谁所赐。虽然那个女人已经死了,可闻到那股子香味,柳妙儿就觉的胃里面一阵翻腾!

    “妙儿!我走的时候还没有这个女人!青魂青魄,这是怎么回事!”高高兴兴的回来,元邵可不能让这个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女人坏了他的事,见柳妙儿脸色不好急忙拉住柳妙儿就要解释。

    “汝南王,请注意身份!男女授受不清,我可不想留在这里,见到一些艳丽的花花草草!”要说柳妙儿进门之时十分紧张,但是绝对没想到汝南王府里居然还有一个女人,看着女人满眼爱慕的模样,不是元邵的小妾也和他有着莫大的关系。那她跑回来又是为了什么,为了和别的女人争一个男人?

    实在是可笑!

    柳妙儿摔下这么一段话,二话没说带着元璟就朝门口走去,元璟也狠狠地瞪了元邵一眼,对汝南王府这个地方,瞬间嗤之以鼻。

    王妃生气了!

    一见这情况,原本得知王爷带着王妃回来的青魂青魄连个人立刻冲了过来,拦住了柳妙儿的去路,柳妙儿脸色不善,却因为面前的人是那个一直尽量对她好的青魄,只得停下来冷冷地看着两个人。

    “你们想解释,还是想掩饰?”

    柳妙儿可谓是毫不客气,弄的元邵一脸苦笑,这种时候他们说话柳妙儿肯定是不信了,所以给青魂使了个眼色,他就急忙奔进了王府后院。

    柳妙儿要走,但是青魄挡在门口,对于青魄,柳妙儿从不动手,因为她永远记得,在那一日被诬陷的时候,是青魄站出来为她证明;她也记得,在那一晚大雪纷飞之日,在她孤立无援的时候,除了月如钩,也就只有青魄看着她的眼神,满是心疼和怜惜。她还记得,在慌乱之中,那柄射向自己的箭,是被青魄用手臂硬生生的挡下的。

    所以青魄站在这里,让柳妙儿没办法出去。而对于这个元邵的侍卫,元璟也是感激的,所以只得站在那儿,双方僵持着。

    一旁那位女子早已呆愣了,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等她回过神来想靠近元邵的时候,一声神情的呼唤就从远处传来。

    “小姐!”

    颤抖的声音带着哭腔,只是轻轻地一声,就然柳妙儿眼神发颤。她顺着声音看去,青魂正扶着即将临盆的碧儿,朝着这边赶过来。

    “小姐,小姐!你真的没事。你没事真的太好了!”

    碧儿疾步走过来,看的柳妙儿心尖儿一颤一颤的,她急忙扶住了碧儿,却被碧儿一把抱住,满脸泪痕。

    “傻碧儿,我不是你家小姐,你不知道吗?”

    “不是的,小姐永远是碧儿的小姐,碧儿是仆。不管是谁,不管小姐来自哪里,碧儿是小姐带过来的,碧儿的幸福是小姐给的,那么小姐就是碧儿的主子!”

    说完,碧儿已经声泪俱下,柳妙儿急忙掏出锦帕来擦干她的眼泪,让她不要再哭了,哭多了对孕妇的身体也不好。

    如果她知道的不错,碧儿已经怀胎八月,眼看着,就要临盆了!

    “好了,你肚子这么大,还是先回去歇息。哭哭啼啼的,像什么样!”柳妙儿心中感动,嘴上却是责备的话。那嗔怪的眼神让碧儿忍不住笑了起来,却在看到站在一旁的陈思雨后,急忙拉住了柳妙儿。

    “小姐,你和王爷的事青魂都说了。现在王府里有四个女人,但是都是王爷走了之后太妃挑选的留下来的官家女子。太妃说只要等王爷回来了,谁有本事坐上王妃之位那个位置就是谁的。所以这些王爷的确不知情,而这些女人,现在不过是受太妃的邀请,住在这里罢了!小姐你可不要多想!”

    碧儿凑到柳妙儿的身边,紧张兮兮的解释着。小姐的性子她多少还是了解的,王爷想要娶小妾,除非小姐不再是王妃了!

    听到碧儿如此说,柳妙儿也就不再疑虑了,看元邵刚才的样子,确实也不认识这突如其来的女人。现在事情弄清楚了,这女人想成为王府的小妾,就得看她柳妙儿允不允了!

    既然都决定回来了,就不能轻言放弃。只要不是元邵花心,这些个自己贴上来的狂蜂lang蝶,就留着她柳妙儿慢慢收拾吧。

    如此一想,柳妙儿给了元璟一个颜色,让他放心。然后走到元邵的面前,看着他有些着急的凤眼,露出一千娇百媚的笑容来:“王爷,既然我回来了,这王府的内务事,就应该让我管吧。”

    “这是自然!”

    如今柳妙儿可是元邵的宝贝,她说的话他怎么敢违背,急忙点头应允。柳妙儿见他诚恳,也不多说什么,拉着元璟的手,熟门熟路的就朝着锦园走去。元邵见她没有离开,顿时舒了口气,跟上柳妙儿的脚步,拉住了她的手。

    其他的人随之跟上,留下那陈家小姐一个人站在那儿,看着元邵的背影发呆。

    刚才那个,就是汝南王吧,果然和传闻中一样,优雅高贵风度翩翩,那种凌驾于一切之上的气度,不就是她陈思雨梦寐以求的男人?只是为何她离开秦城几个月,回来却带回了一个女人?

    看着女人的模样,对这汝南王府十分熟悉,看来这王府内又来了一个劲敌。可她陈思雨,又怎么会是任人宰割的人,论容貌她和刚才的女人不相上下,要得到王爷的心,看的还是自己的本事!

    只是这个女人的底细,她得去问问。

    如此想着,陈思雨就带着身边的小丫鬟匆匆忙忙回到了她们四个备选夫人居住的院子里,院子旁边紧邻着一荷花园,其他三个女人此时正坐在荷花池中的小亭子里,欣赏着荷花美景,言笑晏晏。

    当陈思雨过去的时候,正好太妃也到了,几个人急忙起身相迎,却听太妃说,王爷回来了。

    “王爷回来了!”

    几个女人除了见过元邵的陈思雨,均是一阵激动,急忙整理衣衫扶了扶头上的簪子,一副翘首以盼的模样。几个姑娘都是十五六岁的妙龄女子,俏生生的站在太妃的面前,还真是比这荷花池的荷花还要美丽。

    太妃的算盘很简单,只要让这其中的一个女人有了孩子,等孩子生下来除掉母亲吧还交给她养着,那么她以后的人生便没有后顾之忧了。元邵就算是再怎么怀念柳妙儿,也不能断了汝南王府的香火,所以太妃觉的除非柳妙儿复活,否则这一次,她一定能把这些女人留在王府内。

    “既然王爷回来了,你们就先回屋好生打扮打扮,今天晚上本宫会安排王爷到宴客厅吃饭,到时候你们怎么样引起王爷的注意,就看你们各自的本事了!本宫能给你们的,就是多多接近王爷的机会!”

    太妃微笑着,手中捏着佛珠一排慈眉善目,几个女人应诺答应,心想着能见到那传闻中惊为天人的汝南王,皆是卯足了劲儿。回到各自的屋子里兰香沐浴,鲜蕊润肤,描眉画唇,满眼春色荡漾。而陈思雨因为见过柳妙儿,心中的好胜心更强,精心的梳洗打扮后,只等着晚宴开始,艳压群芳。

    这厢几位女子热热闹闹,满心期待,而那厢,柳妙儿带着元璟回到锦园,看到那一成不变的景致,心中满满的全是感慨。

    “月璟,你说······”

    “不许叫我月璟!这是耻辱!”

    元璟原本打量着元邵的住处,看到那小明湖正觉的元邵的品味不错,却被柳妙儿这死灰复燃的称呼在一次打击。

    “都说了,从今以后,月璟这个名字就此消失!”

    元璟横眉冷目,哀怨而愤恨地看着柳妙儿,柳妙儿不自在的咳嗽一声,心想着自己当初恶趣味也不过是一时的,再说了大夏的人又不知道月璟这代表着什么,怕什么!

    想归想,柳妙儿还是不敢得罪元璟,毕竟是她先捉弄他。所以急忙改口保证以后绝对不那样叫。元璟满意了,而两个人的行礼也被搬进了房间,由笼烟和桑榆在碧儿的指导下将里里外外收拾妥当。

    “王妃,东西都收拾好了,你的床按照你的吩咐垫上了鹅绒锦被。而小少爷和王爷的隔间笑床榻也已经收拾妥当!”桑榆和笼烟一直都是柳妙儿身边得力的人,不过半个时辰就已经将锦园里里外外打探清楚,并且不知好了。柳妙儿推门而入满意的点了点头,可元璟和元邵却不可置信的看着设置在一旁隔间内的两张只能一人睡下的小床。

    “妙儿,我们是夫妻,这分床而睡恐怕不太合适!”

    “妞,爷一直都睡你身边!”

    两人抗议,但是抗议无效,柳妙儿看了一眼那两张小床,笑道:“王爷,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我们分开才五年呢,还不至于这么快就共枕眠。至于元璟,你这么大了,也不能和我睡了!这小间紧靠在我的房间外,通风好光线足,对你们来说最适合不过!当然这样的安排只是暂时的,等住几天我处理好王府的事后,自然会给你们重新安排地方!”

    既然回来了,柳妙儿就没打算把主权让出去,元邵既然说王府是她做主,那么怎么安排他们就得服从。让她在短时间内和元邵同榻而眠,似乎还做不到,更不用说,还有元璟在呢?如此安排,对谁来说都公平,也免得两个人争锋相对,抱怨她偏心。

    柳妙儿发话,元邵和元璟只能接受,无奈的看了对方一眼,颇有一种惺惺相惜的感觉。

    女人,果然是不可捉摸的人!

    两个人在一瞬间找到了共鸣,只可惜四目相对,依旧是两看两相厌。如此微妙的气氛负责服侍两人的竹心已经见怪不怪了。用柳妙儿的话来说,说不定,这还是一种血浓于水的另类表现。

    也就只有锦园的侍卫从王妃复活的震惊中醒来后,看到王爷和小世子憋屈的模样,对他们产生了深切的同情。

    王妃,果然还是王妃!如此一来,那些个女人,可就要遭殃了!

    正想着,一转头,就看到太妃身边的喜公公,正带着笑容朝着锦园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