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宝宝来袭:王妃要相亲 > 【207】秦城,回来了!
    “赢祈!”

    柳妙儿循声望去,看到的就是那个曾经被她误以为断袖的男人,此时正含着笑站在路边,一身带着西陲特色的便装,穿在向来粗犷豪迈的赢祈身上,倒十分妥当。

    “如此,还真是劳烦赢祈将军了!既然看到我们回来,不准备好生招待一番。”经过这一次大漠之行,柳妙儿对于往事渐渐地看开了。她终究还是一个念旧而传统的女子,曾经的一切与其说是忘了,还不如说,早已放下了。

    往日的事,没有谁对谁错,只是立场不同,行为不同罢了!

    所以见到赢祈,柳妙儿十分高兴,毕竟赢祈对她也算不错,那些日子住在他家里蹭吃蹭喝,他也没亏待她。

    “哈哈,当初就觉的妙儿你是个神奇的女子,如今一看,果然名不虚传!既然是你回来了,我自然好生招待,随我来吧!”

    说完,赢祈跳上了马车,示意竹心按照自己的指引前进。马车在罗城的街道上驶过,览尽了这罗城的异域风情。马车内赢祈坐在元邵的旁边,他看也不看元邵,只是将眼神在柳妙儿身上流转一圈之后,落到了月璟的脸上。

    那张和元邵小时候几乎一样的容颜让赢祈微微发愣,而更让他惊讶的是,元邵,秦冥寒,还有柳妙儿的儿子,分明都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人,为何在所有人第一眼看到他们的时候,并未觉的他们相似。

    而他这个元邵多年的好友,也是在发生那场大火后,才意识到,秦冥寒与元邵的面容,竟然如此相似!只是两个人气质不同,气场不一样,让人们没有精力关注他们的面貌,注意的只是他们的身份和气势。

    更何况,众目睽睽之下,谁胆敢仔细的盯着王爷和太子瞧呢!

    只是元邵和秦冥寒是手握重权的人,那元璟却只是个孩子,一个孩子居然也能够让人不敢随意打量,也不愧为一种本事。

    “妙儿你,倒是叫出来一个好儿子!你叫元璟,是吗?我听说大家都叫你小少爷,那么我也这样叫了!小少爷,在下赢祈,原意和你交个朋友,你看如何?”

    赢祈坐在月璟的对面,就那么豪爽的伸出手来,月璟瞧了一眼柳妙儿,见她微微眨眼,就露出一痞气的笑容来,深处小手,握住了赢祈的手,笑道:“赢祈将军乃是继海将军之后的又一个战场传奇,能认识你,是月璟的福分!从今日起,我们可就是朋友了!”

    月璟哈哈一笑,眸子金灿灿的,看起来纯良无害。只是略微加重语气的“月璟”两个字,让元邵和赢祈都有些尴尬。

    “怎么!你还没有抱的美人归?”

    赢祈微笑着和月璟握了手,退到元邵旁边轻声询问。

    “这与你无关!”元邵冷冷一句,让赢祈没法儿再问下去,倒是看到柳妙儿越发精致的美丽容颜,回想起当初刚走没多久,就听说汝南王妃被大火烧死的事的时候,那种发自内心的悲凉。

    他在想,他是喜欢柳妙儿的,因为惜花,所以看到她和元邵一起回来,心中也十分欢喜。

    对于永远没有可能与自己在一起的女人,一个男人能做的,只有看着她幸福,就好了!

    这是赢祈的期盼,这种深深祝福,柳妙儿明白,而元邵,也明白。倒是坐在他对面的月璟看着他,想到了那天晚上,赢祈离开时的背影。

    这个世界,同病相怜的人,还真不少!

    罗城并不算大,马车行驶了一会儿,就到了罗城的将军府。赢祈的府邸素来不喜欢那些附庸风雅的东西,所以一下车便是一种随意而野性的感觉。大门口摆着两尊青铜兽,青面獠牙十分可怖,赢祈说这是大夏军队的图腾兽,因为战争从没有正义邪恶,有的只是胜负。而上了战场的人,不管是谁,都是嗜血的修罗。

    手中沾满无数的鲜血,是一个将士的荣誉,也是一个将士的罪恶。

    但是即便是这样,赢祈带着几个人进府的时候,依旧说,他喜欢战场!如此直来直往的人,自然不喜欢废话,等柳妙儿几人洗去仆仆风尘之后,他就开诚布公的提问了:“妙儿,你到底,要去哪里?”

    这是一个当前摆在几个人面前最棘手却不得不解决的问题。

    这样的问题,让月璟和元邵屏息凝神,让柳妙儿原本笑盈盈的水眸,顿时黯淡了下来。

    她也想知道,自己该去哪儿,原本她可以回到墨城之后再回到秦城,可现在问题的关键不在于去哪儿,而在于,她要不要,回到汝南王府,那个让她曾经伤心欲绝不得不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地方。

    一路行来,元邵对她的好,她看在眼里,那种极力讨好赎罪的人,似乎不再是那个高高在上的清冷王爷,可女人是个很奇怪的生物,被伤害过就会在心中留下伤痕,留下恐惧。更何况不能不考虑月璟的心情,所以她对于回到秦城还有些犹豫不决,可同时,她也不希望自己伤了元邵一片悔过的心。

    她以为可以拖延一阵子,但是现在,赢祈发问了,可就真的,不能再拖了!

    深吸了口气,柳妙儿看着三个人,下定决心一般,缓缓地从薄唇中吐出一句话来:“先回墨城,再回秦城!”

    短短的八个字,已经包含了柳妙儿的决定,很明显的,她已经决定了,决定跟着元邵回到秦城,回到那个曾经温暖又曾经阴寒的汝南王府。

    得到这个答案,元邵高兴的抱住了柳妙儿,赢祈也衷心的赶到高兴。几个人之中,也只有月璟看着柳妙儿,一双凤眼中,带着迷离的风流气,而柳妙儿被元邵抱住有些不自在,不由自主地,将眼神投向了月璟。

    出人意料的,月璟没有伤心,没有愤怒,他只是站了起来,站在柳妙儿和元邵的面前,斩钉截铁道:“既然妞已经做了决定,那么从今日起!我就叫元璟!”

    从月璟到元璟,一个字的差距,就代表着一段往事随风而逝。

    “可是······”柳妙儿有些慌乱,想要解释,但是月璟,不,从今以后名为元璟的小少爷却一把抱住了她,柔声道:“妞,如果元邵从今以后胆敢再欺负你,我绝不会放过她!我以前说的话一直算数,所以你回去,我就跟着你!”

    元璟的支持让柳妙儿十分欣慰,这么多年,两个人早就心有灵犀。柳妙儿能明白上一次中毒事件带给元璟的担忧,而元璟也能明白在柳妙儿心中,自己的地位。

    她能在这时候为他的任何行为感到慌乱,那么一切都够了!他看到赢祈,就明白了,他的重生,就是为了柳妙儿的幸福,只要她幸福,其他的,他也不必执着。至少他比赢祈好,因为他在柳妙儿的心中,有着一个至高无上的地位。

    如此,就够了!

    事情圆满解决,赢祈留在西陲,注意西番的动向,归途也开始了。月璟从系改名元璟,却从柳妙儿说漏嘴的话语中得知,自己叫了五年的名字,居然是葵水的另一种表达。

    耻辱!

    这绝对是整整五年的耻辱!

    月璟怒火熊熊,可不能向柳妙儿发泄,只能另择目标。而元邵握着柳妙儿小手的画面很不合时宜的出现在他的眼前,引发了元璟不可抑制的怒火。

    两看两相厌的两个人,一路上夹枪带棒,冷嘲热讽的过招不下百次,每次柳妙儿就拉着竹心坐在马车的车辕上看戏,顺便猜测一下,到底谁能赢。

    “王妃,王爷和小少爷这样闹下去,是不是不太好啊!”因为不能称呼柳妙儿为“娘子”,竹心只得改了称呼,其实他不太明白的是,王妃为何不阻止。

    “让他们斗去吧,我很少看到元邵如此厌恶一个人,也很少看到小少爷如此厌恶一个人,如此奇怪,你还是好生欣赏着为好!”

    柳妙儿勾唇一笑,看着两坐在马车中的散发着各自的气场争锋相对的人,无奈的摇摇头。

    其实这种感觉,还挺好!毕竟她还真的不知道,元璟是不是元邵的孩子。

    一路行来,几个人可谓是悠哉乐哉的游山玩水,但是因为没有之前躲避追踪的情况,形成也很快,将近一个月之后,在盛夏七月中旬,回到了墨城。

    春风得意楼繁荣依旧,春柳和印眉已经足够掌控全局。所有的人见到月娘子和小少爷归来皆是满脸欣喜,这让柳妙儿十分感动。而最让她惊奇的是,眠月和凤陌灵好上了,凤陌灵女人的身份在眠月的浴池中暴露,两个人一来二去的就对上了眼,只是据说都是凤陌灵主动出击,眠月半推半就罢了!

    至于凤陌灵是元邵手下的事,柳妙儿也知道了,惊异于元邵势力庞大的同时,柳妙儿就赵硕准备回秦城的事宜。

    首先提携两个外楼新来的俏公子代替西尧和眠月的位置,然后将春风得意楼里所有地位较高的人统统查了一遍,直到所有的事准备妥当,才朝着秦城而去。

    前往秦城,依旧是那四个人外加笼烟和桑榆,六个人从墨城出发,一路北上,此时因为故地重游,已经没了玩耍的心思,所以路程极快,八月初的时候就已经看到了秦城那大气而古老的城门。

    秦城的城墙,依旧是青灰色的砖石,城楼上的钟楼依旧屹立不倒。这一切看似没什么变化,东大街依旧是那繁盛的东大街,可当双脚踏入那片土地,踩着秦城宽大的青石板铺就的道路时,柳妙儿知道,一切,早已不同了。

    轻车熟路的,几个人来到了汝南王府的门前,看着那鎏金大字的匾额,柳妙儿眼眶顿湿,不只是高兴,还是伤怀。

    “妙儿,回来了就好,锦园,一直为你空着!青魂和青魄,也早就回来准备了!”

    元邵声音低沉而深情,让柳妙儿俏脸一红忍不住握住了他的手,其实她还是害怕的,但是既然回来了,可不能在那么轻易的离开!

    抬脚迈入熟悉的大门,柳妙儿还没来得及和目瞪口呆的守门人打招呼,就问道空气中一阵香风扑来,然后就见一道身影袅娜而来,纤腰如柳,金莲三寸,看到元邵先是一愣,随即高兴的迎了上来。

    “王爷,是王爷回来了!妾身陈思雨,见过王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