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宝宝来袭:王妃要相亲 > 【205】我不喜欢背叛
    柳妙儿的一声惊呼让月璟和元邵不由自主地将他护在身后,两双凤眼带着杀气看着那倒在地上血迹斑斑的胡烈西,皆是眼光不善。

    两个人都明白,在别人的地盘上,他们没有绝对的优势,这山外有山人外有人的道理他们十分清楚,所以在这不熟悉的大漠中,他们不敢小觑了任何一个人,更不用说,面前的人,还是他们曾经的仇人。

    可柳妙儿看着如此狼狈的胡烈西居然不害怕,眼光一闪,居然走了过去,向他伸出了手。

    “妙儿!”

    “你·······”

    胡烈西惊讶无比,他没想到柳妙儿会朝他伸出手。看着柳妙儿面无表情的脸,胡烈西冷笑了一声,惨然道:“看来汝南王妃还是个善良的人呢,只可惜,本王从不相信仇敌!”

    “是吗?我也从不相信仇敌,只是,我还是要救你。”柳妙儿笑了,手没有收回,而是伸过去扶住了胡烈西的身体,示意元邵了月璟救人。

    见到这种情况,月璟和元邵即便不明白柳妙儿心中作何想法,也知道柳妙儿是想救胡烈西,自然是柳妙儿想救的,他们就应该义不容辞的跟随。

    出了什么事,由他们担着就是了!

    可胡烈西生性多疑,哪儿是那么容易就相信的人。

    “你们想做什么!本王爷不需要你们的救治,不要妄图打什么鬼主意,本王如今还不是一无是处的人!”看着元邵和月璟过来,胡烈西顿时慌了起来,但是他没有慌不择路,而是突然跃起,掐住了柳妙儿的脖子威胁元邵和月璟:“你们停下,驾着马车,带着我从这里前往番木格,否则,我不介意和这个女人同归于尽!”

    胡烈西一脸狰狞,刚才的奄奄一息早已不见了,手中的力道掐的柳妙儿喘不过起来。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元邵和月璟脸色大变,急忙道:“只要你不伤害她,什么都好说。带你去番木格也可以,可我们根本不知道如何去番木格!”

    元邵和月璟说的是实话,所以这一次倒是让胡烈西愣了愣,不过他很快回过神来:“这个我自然知道,你们只需听我吩咐行事,否则,这个女人绝对不会好过!”

    说完,胡烈西的手劲又加重了一分,让柳妙儿喘不过起来,急忙挥手让元邵和月璟赶快行动。这种情况下众人不敢耽搁急忙上马车,只是竹心心气不顺,恶狠狠地看了胡烈西一眼:“恩将仇报!西番国的人每一个好东西!”

    马车启动了,看到绿洲的兴奋被柳妙儿被挟持的憋屈担忧取代,元邵和月璟看了一眼被挟持的柳妙儿,满脸的担忧,驾着马车就顺着胡烈西指引的方向,直奔番木格而去。

    一路行来,众人才发现这西番国并不如外界传言的那么贫瘠狭小,广袤的沙漠中密密麻麻的分布着许多的绿洲,绿洲上胡杨柳枝叶繁茂,细长的柳丝来回飘动,也是美不胜收。这一个绿洲连着另一个绿洲,居然在这莽莽大漠中,延伸出一片广袤而苍翠的天地,奔驰的马群和悠闲的羊群在绿洲上悠然自得,倒真是映了那句古话: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

    终于,在奔波了六天后,柳妙儿等人的视线中出现了一座雄伟的山峰,山峰高耸入云,半山腰和峰顶都是白雪皑皑,与绿洲的苍翠盎然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举目望去,那座山下有一座城池,城池依山而建,环山而上,竟然建到了山腰。这一座城似乎就是一座山,而那一座山,似乎就是一座城。马车渐渐靠近后,他们才发现这里已经远离了沙漠,河流交错,芳草翠野花儿香,胡杨柳宛若碧丝绦,前四人间仙境。

    如此美丽的国度,谁能想到,会出现胡烈西和胡尧西这样的人,谁能想到这看似鬼斧神工的城郭中,还有一条鲜红色剧毒无比的赤练王蛇,还有一群庞大的蛇军。

    难道美丽的背后,就真的只剩下恶毒了吗?

    柳妙儿满心感慨,但是脖子上那双一直没有放松的手让她没有了欣赏这美好景致的兴致。因为靠的很近,她能感觉到胡烈西的激动和兴奋,想必不远处的山城,就是西番都城,番木格了。

    “胡烈西,这番木格已到,妙儿你也该放了吧!”

    在番木格的不远处,众人停下了马车,城门口有许多搜查的士兵,一个个全副武装盘查着进城或者出城的人。这一路以来,检查他们马车的人不在少数,虽然马车上的血迹和血腥味儿早已被月璟用药清除,几个人也都易了容,可一路行来也是惊险万分。

    西尧不会在西番国内搜查他们几个大夏人,但是一定会搜查胡烈西,西番的百姓似乎对王子胡尧西有着一种近乎神明一样的崇拜之情,而对于胡烈西这个反叛的王爷,他们恨不得剥皮剔骨,才能泻出心中的愤恨。

    由此可见,这胡烈西是多么的恶劣,也难怪他会在柳妙儿想救他的时候挟持她。

    番木格就在不远处,胡烈西知道自己又回来了,无声地阴笑,让近在咫尺的柳妙儿毛骨悚然。

    这个西番国,还是不要多待的好。

    “胡烈西,你还不放人!若是再不放人,我们可就真的要同归于尽了,你不会想让我们朝着番木格中大喊一声你在这儿吧!”

    眼看着有些百姓注意到了这辆马车,月璟也急了起来,出言威胁。胡烈西脸色一沉,看着不远处的士兵,冷声道:“放开她,我还能活命吗?你们两个可不是心慈手软的人!”

    抓了他们最关心的人,是个人都会愤怒,所以胡烈西不相信月璟和元邵。

    “胡烈西,你恐怕想多了!那一日胡尧西袭击你的时候你也看到了,我们和你是敌人,和他同样是敌人了!我们不会傻到暴露自己,而你,也不要傻到功亏一篑才是!”

    柳妙儿这样说,到让胡烈西想起了那天的事,胡尧西拥有蛇军和赤练王蛇却不再早些时候反击,目的恐怕就是这名叫柳妙儿的女人和汝南王,既然她是他那么想要的东西,他又怎么能放过。

    抓住这些人,威胁大夏的军队帮自己复仇,这不是轻而易举!

    一瞬间胡烈西想到了这样的事,双眸厉光一闪就想将柳妙儿禁锢在手臂中,可刚行动,手臂就开始发麻,不一会儿浑身就动弹不得。

    “你!”

    那小少爷和汝南王离的很远不可能能这么快出手,那么唯一能出手的人······胡烈西惊恐的转头,却见柳妙儿揉了揉脖子,一把推开他站了起来,然后从他的身上,拔出了一枚奇怪的银针。

    “原来当初在林府拿出来的银针如此好用,还真是不枉费我收藏了这么久!”柳妙儿笑了,嘲讽的看着胡烈西:“胡烈西,你不必惊讶,我能让你挟持我,不过是为了让你带路而已。我不喜欢背叛,所以我等着你收拾胡尧西,所以我现在也不会杀你,因为我还不想暴露身份。你的脚还能动吧,所以就此离开吧,其实说句实在的,你和胡尧西比,简直是差到了极点!”

    说完,柳妙儿嗤笑一声就将胡烈西踢出了马车,竹心和元邵急忙把人拖到隐蔽的草丛中,眼见着没人看见,这才坐上马车,本想快点离开,可柳妙儿却说,要进城。

    进城!

    好吧,进城就进城!

    骏马嘶鸣,朝着城门而去,不出所料的,在城门口被拦截了下来,守门的人一眼就看出了这马并非西番之物,上车就要搜查,柳妙儿却突然掀开帘子,顿时化作翩翩公子,笑道:“军爷,我是西胡的商人,带着两个随从来番木格办点事,城里的翠禧楼和风花雪月都是我旗下的产业,你看这·······”

    说着,柳妙儿从马车里拿出一名帖来,上面写着惜月公子的名号。守城的人一看这帖子,顿时变了脸色:“原来是惜月公子,你可是我们西番的传奇,没想到还能见到真人,请进!请进!”守门人豪爽一笑,扫了一眼只有柳妙儿一个人的马车,顿时就放行了。马车驶过城门,月璟这才从马车的暗阁中钻了出来。进城之后,问了翠禧楼的位置,几个人驾着马车赶了过去,看到翠禧楼出现在眼前,柳妙儿和月璟才算真正的舒了口气。

    翠禧楼的人听说惜月公子来了,急急忙忙的迎了出来,看到柳妙儿,那张俊逸的脸也一改往日成熟稳重的作风,从心底散发出欣喜来。

    “公子,你来了!小少爷,你也来了!”

    翠禧楼的掌柜小脸相迎,柳妙儿却只是点了点头,倒是月璟看着那熟悉的脸,意识有些懵了。

    “妞,这不是当初春风得意楼的第一届公子春风吗?除了春柳,恐怕连我都不太记得他了,没想到居然被你安排到了这里!”

    月璟小声嘀咕,却被柳妙儿赏了一个爆栗,一旁小厮已经把马车牵下去了,柳妙儿几人被春风迎进了翠禧楼的后院。

    进了后院,春风脸上的的笑容顿时敛住,跪在了柳妙儿和月璟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