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宝宝来袭:王妃要相亲 > 【204】父子
    那一声怒吼宛如狂暴的野兽咆哮山林,让竹心冷冷的打了个寒战,回过头去想看看小少爷,却见小少爷坐在马车里,仰着头满脸泪水。晶莹的泪水映着天空中的星光,在这浓重的夜幕中,显得分外清晰。

    竹心不敢说话,因为他从没见过小少爷哭泣,这突如其来的泪水让竹心不知所措,只能低着头装作没有看见。

    但是他的贴心却没有得到小少爷的感激,反倒是让小少爷泪流的更凶。

    小少爷,你究竟怎么了?既然醒过来了就快点过去看看娘子,不然出事了可就不好了!

    竹心心中着急,可看着小少爷悲伤的模样却欲言又止,沉浸在自己的思维中的月璟没有注意竹心的焦虑,只是坐在马车的车辕上,看着那满天的繁星,嚎啕大哭:“妞,你的选择就是元邵是吗?我明白的,我真的明白的,可我还是伤心,可我还是失落,因为从今以后,你就不再是我一个人的了!”

    月璟仰天长啸,小小的身躯在大漠的西风中颤抖,悲怆而苍凉。可大哭之后抹掉眼泪他又笑了,一惯的风流俊逸的笑容,宛若他还是那个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惜花公子,以玩世不恭的笑容,看透这人世间的悲欢离合。

    我曾经以为我早已看透了红尘情感,却不料命运弄人让妞闯进了我的世界;我曾以为我可以陪伴着妞直到她老去、我殉葬,却不料世事无常身中剧毒,让我知道我一个人,护不了我最心爱的宝贝;我曾以为,元邵和所有的一切都远离了我的生活我的妞,却忘记了俗世变迁不变的是那份藏在心中的感情。

    妞,我知道,经过这些时间,你对元邵已经有了好感,我嫉妒过,伤心过,甚至在你们觉察不到的时候流过泪,可是我知道,这不可避免。若不是我曾经是毒药罐子里长大的药童,了解毒药,这一次的中毒,定会要了我的命,如果我死了,那么元邵,或许才是照顾你的最佳人选。

    因为除了他,我和你,可能无法相信其他的任何人。

    而如果我死了,我希望有一个人能够像我这样,照顾你,宠爱你,让你笑颜如花。你可知道,在中毒的那一瞬间,我是多么的害怕死亡,因为我怕我死了你就无法幸福了!所以我不能任性了,我要找到一个,足以给你下半辈子幸福的人!

    想到这儿,月璟脸上的笑容更深了,那明媚至极的笑容在黑夜中折射出诡异的光彩,让坐在车辕上的竹心,忍不住打了个寒战。

    “小······小少爷!月娘子和汝南王······”

    竹心在一旁看着月璟诡异的笑,不知道小少爷究竟是怎么了,战战兢兢地询问,然后伸手指向了柳妙儿和元邵的方向。

    竹心的提醒让月璟回过神来,看着远处黑漆漆的一片,月璟让竹心守住马车,而他,则踩着黄沙,朝着元邵和柳妙儿的方向而去。

    “妙儿!”

    一声悲痛的怒吼从黑幕中传出来,让月璟心口一紧根本不假思索的冲了过去,飞奔了几步却见不远处柳妙儿躺在地上白玉般的脸映着星光,却满脸血迹。而柳妙儿的不远处,元邵惊恐而心痛地看着柳妙儿,伸手一挥就要一掌拍在自己的脑门上。

    “住手!”

    月璟厉喝一声一跃而起,像离弦的箭一样冲到了元邵的身边,然后迅速的点了元邵的穴道,从里衣的暗袋里拿出一小瓷瓶来,到了一粒药碗塞到了他的嘴里,然后他奔向柳妙儿,看着她在星光下苍白的带着鲜血的脸满目心痛。

    “妞,爷来了,所以你不会有事了!”

    月璟用稚嫩的胳膊抱起了柳妙儿的头,探了一下她的脉搏发现还十分正常,虽然被打了一掌吐了血,但是元邵应该是极力控制了力道,所以没什么大事,只是因为连日奔波加上身体虚弱,柳妙儿早就晕了过去。

    晕过去了,也好!

    月璟舒了口气,而不远处,元邵在服用了月璟的药之后那种蚀骨的杀人欲望和痛苦减轻了许多,他功力深厚加上意志惊人,竟在月璟的药丸作用上,生生的用真气将玲珑散的药力压了下去。

    虽然痛苦无比,可柳妙儿药力竟然也压了下去。元邵睁开眼看向柳妙儿,却发现自己再也没了刚才那种想生生地撕裂她的衣裳将她凌辱致死的冲动。

    这玲珑散果然霸道!看来得快点回变成,找刘大夫要到解药才是。只是月璟什么时候醒来的?为何还能用药暂时解除玲珑散的药性?

    元邵心存疑惑,但是一看到了昏迷不醒的柳妙儿,他也就不再想别的了,冲开穴道快步过去,蹲在柳妙儿的身边。

    “妙儿!”

    元邵伸手抚上柳妙儿的脸颊,拿出随身的锦帕将她脸上的血擦拭干净,看着她苍白的脸,元邵的脑海中浮现了刚才柳妙儿一瘸一拐奔过来时的情景。

    不可否认的,在那一时刻他的心情十分复杂,因为他不想柳妙儿回来,却在看到柳妙儿回来的时候,满心欢喜。

    他知道,柳妙儿是在乎他的,所以在那一瞬间,他忍不住想上前抱住柳妙儿,却引发了玲珑散更霸道的药性。那时候的他已经狰狞恐怖,可柳妙儿却不畏惧,而是直直地奔过来,询问他究竟怎么了。

    妙儿,你怎么这么笨呢?

    “妙儿,你怎么这么笨呢?”

    元邵想得太入神,随口说出了心头的想法,话音刚落,耳边响起了一道冷冽而稚嫩的声音:“她就是太笨才会受伤!元邵,你干的好事!”

    虽然早已想通了,可见到“仇敌”月璟免不了心气不顺,冷冷的一句话让元邵一怔,抬起头来看着月璟,在那一瞬间,两双极其相似却天差地别的凤眼对视,电光火石,倒影在对方眼里的,都是一张冷冽的脸。

    只是冰凉转瞬即逝,随之而来的,是元邵恢复了高贵清冷的神情,而月璟则露出了那风流痞气的笑容来。

    “看来,妙儿给本王教出了一个好儿子!”

    “呵呵,看来,妞给爷找了一个好父亲!”

    讥讽的神情浮现在两个人脸上,听到对方的话不过都是诡异地一笑。然后两个人同时伸出了手,抱住了柳妙儿。

    “放手!难道王爷你不知道,妞醒过来最想看到的是我?”

    “本王不喜欢自以为是的孩子。你若是能抱着妙儿上马车,本王自然乐得轻松!”

    四目再次相对,依旧是两看两相厌,月璟在元邵锐利的眼神中看到了自己稚嫩的小脸,再看了看自己的小胳膊腿儿,小牙一咬放开了柳妙儿,元邵就顺势将柳妙儿横抱起来,示意月璟带路:“马车在哪儿?”

    “自己跟上!”

    话音刚落,月璟“嗖”的一声奔进了黑幕中,元邵凤眼一眯脚尖一点立即跟上,不一会儿的功夫,两个人前后到了马车边,让等在那儿着急转圈的竹心助于舒了口气。

    “小少爷,王爷,你们没事就好!月娘子这是怎么了?”

    竹心忧心询问,可元邵和月璟却只是自己坐上了马车,让竹心也进去。然后四个人窝在马车中,等待着晨曦降临。

    夜幕中的大漠太过于黑暗,可不适合赶路!

    马车里安静了下来,劳累的竹心很快便睡去,只留下元邵和月璟靠在马车的车壁上,闭着眼睛却没有入睡。

    “元邵,不管怎么样,你不能死!”

    “元璟,不管怎么样,你也不能死!”

    “我姓‘月’!”月璟猛地睁眼,毫不客气的看向元邵。

    “你很快就会姓‘元’。”元邵闭着眼睛,只云淡风轻的回了这么一句话,然后想了想继续道:“你不能死,所以你的毒若是还未解,我会帮忙。我不会让你死,不为你,只为妙儿!”

    “哈哈,你放心,本小爷的毒早已经解了,胡烈西手中没有赤练王蛇,自然拿的不是赤练王蛇的蛇毒,普通的毒药,还难不倒本小爷!我也不会让你死,不为你,只为妞。”

    他之所以会这样做,不过是想看看元邵的诚心,顺便看一看西尧的诚心罢了!

    “如此,最好!”

    话说完就再无话,一夜寂静,四人枕着马车外呼啸而过的西风入眠,直到第二日日头高升,才睁开了朦胧的睡眼。

    仆一睁眼,月璟和元邵就看向了柳妙儿,却发现柳妙儿早已不见了踪影,马车里除了竹心,找不到柳妙儿的踪影。

    “妙儿!”

    “妞!”

    月璟和元邵一声惊呼同时惊坐而起,吓得睡的正香的竹心从睡梦中惊醒。三个人跳下马车准备寻找柳妙儿,却发现柳妙儿正站在不远处的沙丘上,眺望远方。听到声音这才回过头来,看到元邵和月璟欣喜地奔了过来。

    “月璟,你醒了!你没事了?”

    柳妙儿奔下来的第一件事,就是一把抱住了月璟,欣喜地看着安然无恙站在自己面前的月璟,眼眶都忍不住红了。

    “没事了!你可别忘了,我曾经可是药童!”

    月璟抱着柳妙儿的脖子,自豪无比的说着,喜得柳妙儿眉开眼笑:“没事儿就好!没事儿就好!你知不知道每天看着你昏睡不醒我有多着急,以后不能大意了让人下毒,知道吗?”

    月璟点了点头,让看到他康复的柳妙儿忍不住亲了他一口。月璟美滋滋的,看向元邵的眼神中,充满了幼稚的挑衅。

    真是个孩子!

    元邵不屑一顾,但是看到柳妙儿亲了月璟,心中却很不是滋味,加上月璟这么一炫耀,让他顿时生出一股子被冷落的惆怅来。

    如此心境,不一样很幼稚!

    元邵自嘲一笑,只是笑容尚未敛去,就听柳妙儿道:“王爷你,还好吧?”

    关切的询问关切的眼神,早已胜过了千言万语。元邵矜持的点了点头,看着柳妙儿一脸宠溺和愧疚,看的柳妙儿面色一红,一转头看到月璟眼光不善脸色阴沉,急忙调整情绪恢复了正常。

    “妞,你刚才在沙丘上看什么?”

    气氛有些尴尬,月璟知道有些事只差捅破那层纸了,但是他就是不想让元邵得逞,所以话题一转,看向了柳妙儿刚才站立的沙丘。

    “哦,”说到这个,柳妙儿倒是想起来了,“我们不需要在继续探索道路了,因为我在不远处看到了绿洲,我们可以先过去看看。”

    沙漠中日头正盛,找到绿洲的事对几个人来说无疑是好消息,但是为了防止幻想出现,元邵和月璟都去查看了一次,发现的确是个绿洲,这才坐上马车,驾着马车朝着那绿洲驶去。

    烈日如火,热lang滚滚,可是在跨入绿洲的那一瞬间,一股清凉的感觉迎面扑来,仿若绿洲的内外不是一个世界。看着脚下绿幽幽的可爱至极的青草,柳妙儿看着大漠蓝天灿烂一笑。

    看来他们不必担心死在沙漠了!

    能见到绿色对于几个人来说是天大的享受,竹心牵着那两匹壮硕的战马悠闲的吃着草,吹着绿洲里清凉的风,惬意无比。

    只是隐约的,耳边怎么会传来微弱的呼救声,还有,一股浓重的血腥味儿,到底是怎么回事?

    竹心讶然,循着声音找去,却发现那声音来自他们的马车,血腥味儿和微弱的呼救声就来自马车的后壁。

    小心翼翼地走过去,竹心转到了马车后,仔细看去,顿时瞪大了眼睛。

    “啊!少爷,娘子,王爷!我们的马车后有一个人,马车后挂着一个人啊!娘子,娘子,你快来看看!”

    竹心尖叫一声,吓得不远处的柳妙儿几人急忙奔过来,顺着竹心的指引看去,发现一条长长的血迹从他们来时的路上一路蜿蜒过来,而马车后,居然挂着一个人。此时血迹斑驳衣衫碎裂,可依稀的,还能看出他本尊的面目。

    “胡烈西!”

    柳妙儿惊呼一声,不可置信的看着那似乎早已没了生命的人,但是因为她这一道声音,那具类似于尸体的身体动了动,然后胡烈西的身体从马车上落下,露出插在马车后的一柄弯刀。

    难道,这胡烈西,是一直跟着我们的马车逃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