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宝宝来袭:王妃要相亲 > 【203】大漠险情
    虽然有着元邵发功弄出来的沙尘作掩护,但是他们终究不是大漠的人,比起那些长年累月在这里生活熟悉这里的人,自是没有优势,身后追击的声音越来越近,加上这西番国有着诡异的蛇军,他们的逃跑之路,十分艰难。

    以前听说西番的赤练蛇只产自西番,并且十分有灵性,所以西番国才将赤练蛇用作国家图腾,却没想到这赤练蛇不仅仅是图腾,居然还是西番国的生力军。

    如今大漠茫茫,在这种情况下,他们要逃离这沙漠毒蛇的追击谈何容易!西尧早已知道思妙就是元邵,如今引人进入荒漠,定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

    “娘子,我们非得跑吗?那可是西尧公子啊!”

    竹心还是个孩子,对于权力这种东西还不理解,所以他只是奇怪,就算西尧回到了自己的国家成了国王,那么娘子是他的恩人,他不是应该好好款待吗?如此,他们为何还要没命的逃跑。

    “竹心!不要说话,小心风沙进了嘴里!权力之下,人早已经没了人性,而是一头凶残的猛兽!知道小少爷为何没有父亲吗?因为权力,因为我和小少爷,都是权力的牺牲品!”

    剧烈的摇晃中,柳妙儿不知是眼见着追兵将至想将某些话说出来,还是害怕自己的人走散打算在这时候教导一下竹心,她吼出来的一段话,一字不漏的落进了正疯狂赶着马车的元邵耳里。

    牺牲品吗?

    元邵目光一黯,突然想起那日在醉园的废墟中,在柳妙儿用手和木楔挖出来的小地道中,看到的那枚完整的指甲,那种生生撕裂的痛在那一瞬间仿佛传到了他的心里,让他感同身受。那时候他才明白,这个世界上有些人,印在了他的骨血中,轻微的损伤,都能让他痛入骨髓。

    王妃是谁,孩子是谁的,真的重要吗?这么多天的跟随,看着柳妙儿渐渐地不疏远自己,元邵觉的一切都不必在意,只要柳妙儿好好的,只要柳妙儿在他身边,那么曾经的一切于她于他都没有追究的必要。

    所以,为了让他这个王妃住进那个专属于他和她的锦园,他绝不能让她有事!

    “王妃,坐稳了,这两匹马是我昨夜让赢祈的人悄悄换上的战马,西番国的人,追不上我们!”

    说罢,元邵马鞭一扬,马声嘶鸣,加快了速度。柳妙儿被着强烈的颠簸震的撞在了马车车壁上,但是却咬着牙稳住了身形,护着月璟,努力配合着马车摇晃的弧度。

    马车疾驰,因为是在沙漠中,所以根本辨不清方向,着来来去去的布置奔出了多远的距离,不管身后是不是早已安静,马车一直朝前直奔,直到两匹战马都累了,柳妙儿被颠的七晕八素之后,元邵才停下马车,大汗淋漓。

    一旁的竹心早已经是脸色苍白,但是他在月璟的训练下也会写功夫,身子底子不错,所以缓了一会儿就缓过来了。倒是柳妙儿斜躺在马车中,已经晕的不成人形。若不是隐约中似乎有一股子清新真气从手掌输入到手心,她早就已经晕了过去。

    可是,是谁呢?是谁再给我输送真气,元邵不是在马车外吗?

    那么到底是谁?

    柳妙儿浑浑噩噩,此时已经没有多余的力气去想这些事,元邵停下了马车就进来了,看到柳妙儿这模样,心疼的把她抱进怀里,让竹心照看着月璟,努力让柳妙儿舒服点。

    “元邵?”

    柳妙儿晕晕乎乎,睁开朦胧的眼睛,看着面前墨湖的时候依旧俊逸无双的脸庞,不知为何,就那么笑了。

    “妙儿,是我。这次,我们没事儿。”

    从奔逃开始已经足足两个时辰的时间,所以元邵知道柳妙儿受了苦,她虽然聪慧凌厉,可这身子骨却无法在提升了,不知是不是当初生下月璟的时候受了刺激所致,元邵能感觉到柳妙儿身体的虚弱。

    以前是他想的太多,让她吃了太多的苦!

    元邵有些抱歉的看着柳妙儿,却见她挣扎着要离开他的怀抱,他俨然没想到在这种时候柳妙儿还能如此嫌弃他,所以心中有些不满想惩罚惩罚这个女人,却发现她只是坐起来,掏出藏在腰间的水袋,递给了他。

    “喝吧!让竹心和月璟也喝水,然后吃点东西。追兵恐怕是没了,不过我们的处境,只是更加危险了。元邵,其实,你不该来的,你真的,不该来!”

    柳妙儿将水袋和干粮放到元邵的手里,就重新倒在了她的怀里,这么多年过去了,她的身体还是不太好,青晓说她以前落下了病根,只能调养无法治愈,所以她现在很迷糊,迷糊的似乎看见元邵变成了思妙,而思妙又变成了元邵!

    “妙儿,我怎么能不来呢,我说过,你柳妙儿只能是我的王妃,我怎么能让你被他人掠夺。好了,先喝点水吃点东西,这大漠茫茫,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柳妙儿递过来的水,甜到了元邵的心里,柳妙儿如此虚弱却记挂着他,让他的心情顿时舒畅到极点。他已经从不知道,得到一个女人的关心,居然会是如此高兴的事!

    小心地将水和食物喂给柳妙儿,元邵让她在马车里休息,而他则跳下马车,看了看这大漠的星空,却发现繁星满天,美不胜收。

    当初赢祈说的大漠星空,看来就是这璀璨的天幕了,如此明亮的星辰之下,居然生活着一个拥有蛇军的可怕过度,还真是不能想象。

    在来这里之前他调查了关于西番的一切事,却因为沟通不便了解的情况不多,除了几年前的那场政变和灵蛇标志,其他的他都不甚了解,却没想到这个常年处在大漠中的国家,还有如此的诡异的本事。

    这样的国家,不得不防!

    只是现在,这些都是元晟的事,虽然他答应了助他,并不代表什么事都要亲力亲为,目前最重要的,就是带着柳妙儿和月璟离开大漠,这里可不是什么善地!

    正这样想着,元邵却突然感觉到后脑一阵疼痛眩晕感袭来,这种感觉曾经有过一次,那就是在一年前,因为发现一很像柳妙儿的女子他进入大山寻访还不来得及吃解药的时候,那时候玲珑散发作,不就是和现在一种情况!

    糟了!一旦发作,就会伤害最爱的人,妙儿还在马车里,得快点让她离开!

    想到就做,元邵闷哼了一声就要拍了马背让马朝前奔,可这时候柳妙儿已经缓了过来,苍白着的小脸探出来想看看元邵在做什么,却发现元邵正满脸大汗,伸手拍马。

    “住手!元邵你要做什么!”

    柳妙儿厉喝一声跳下马车质问元邵,尖锐的声音刺激了元邵的神经,他双目一颤顿时痛苦的倒在地上,“咚”的一声响一声鼓响。

    之前并没有这么痛苦,为何见到妙儿就会······难道玲珑散发作时,见到最爱的人会发作的更快!

    元邵满心惊恐,一向处乱不惊的他第一次慌乱起来,玲珑散的解药刘大夫本已经研制的初具雏形,只可惜他几个月前离开了秦城,如今人在这大漠之中,又有柳妙儿在面前,实在是祸不单行!

    不能伤害妙儿!

    此时元邵的心里只有这一个想法,强行控制身体飞身而起朝着远方窜去,却被反应过来的柳妙儿一把拉住,看着他痛苦的神色急忙问道:“元邵,你怎么了?你快进马车躺着!”

    在这种荒无人烟鸿雁不过的鬼地方,柳妙儿除了着急根本找不到其他的办法,只能拉着元邵让他进马车休息一阵,却被元邵一把推开!

    “妙儿,快走!事情很麻烦你必须快点离开!带着月璟和竹心离开,只要在我找不到的地方就好!”

    元邵大喝一声,用尽全身的力气将柳妙儿扔上了车,然后狠狠地在马背上拍了一掌。骏马嘶鸣马车猛烈的朝前冲去,只余马车摇晃的声音和元邵痛苦的闷哼。

    这时候柳妙儿已经完全醒过神来,看着身边的竹心和月璟,不知该怎么做。此时的她不甘朝身后看去,因为她害怕某些事,因为这一看,发生翻天覆地的变换。

    可最终,她听到了元邵的痛哭叫声,眼泪“唰”的一下就流下来了,她看了一眼同样不知所措的竹心说道:“竹心,照顾好小少爷!”

    说完,柳妙儿一个翻身从马车中跳了下去,让竹心一阵惊呼。只是当他看过去的时候,却只能在夜幕中看到柳妙儿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一瘸一拐的朝着不远处已经只剩一团黑影的元邵奔去。

    “娘子!娘子!”

    竹心呼唤着,只是刚喊了两声,却听到耳边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竹心,把马车停下!”

    这声音是?

    竹心万分诧异,回过头来一看,发现一只昏昏沉沉的小少爷,此时正靠在马车的车壁上,一脸风流倜傥的笑容,正笑眯眯地看着自己。

    小少爷!

    竹心惊呼一声,满眼不可置信,见到他这番模样,月璟却突然冷下了脸,厉喝道:“让你把马车停下来!”

    “是!小少爷!”

    竹心欣喜万分,急忙抓住缰绳勒住了马匹,马车一阵晃悠之后停了下来,然后就听见身后不远处,传来了一声男人的嘶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