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宝宝来袭:王妃要相亲 > 【202】蛇国西番
    黄沙滚滚,热lang连天,柳妙儿看着那被骄阳炙烤的金黄金黄的大沙漠,不由得咽了咽口水,还未进入,就已经感觉到了一股属于沙漠的干渴燥热之气。

    沙似金来风似刀,果真名不虚传!

    莽莽大漠,这一路行去,还真是前途未料,但是看了看一直被自己抱着的月璟,柳妙儿咬紧牙关,无所畏惧。

    “王爷,这就是大漠吗?好荒凉的地方,王爷你们在这里是怎么生存下去的?”

    不用说,能用如此忸怩的态度问出这种无聊的问题的人,非那元邵版的“思妙”莫属,这一路走来他也算是历经磨难,处处需要扭着那常年习武的壮硕腰肢嗲声嗲气抛媚眼,忍耐力实在是不错。而胡烈西很不喜欢她,处处想将他甩掉或者是杀掉,却从未成功过,时间长了,胡烈西就不得不怀疑,这看起爱庸俗无比的粗使丫鬟,是不是有些本事?

    胡烈西抱着这样的态度想查清思妙的底细,只可惜时间不多,炎热的夏季在大夏的西部炙烤出一片片滚烫的热土,站在大漠边缘远远看去,一层层的热lang从黄沙中蒸腾起来,随着热风扑面而来,让人呼吸不畅,难受的很。

    大漠,对于大夏的人来说是个恐怖的地方,但是对于西番人来说,却是赖以生存的天然屏障,这西陲沙漠有多宽没人知道,但是却因为西番的出现,让大夏的人明白了,这大漠之中,还有国家,大漠并不是死亡之地。

    黄沙对于胡烈西来说,不过是再平常不过的东西,炙热对于身处一星点相连的大绿洲中的西番国来说,也不过是小事一桩。所以对于思妙还无营养的问话胡烈西没有回答,而是大摇大摆的走到柳妙儿面前,伸手一指,道:“月娘子,这是我们西番人驰骋的地方,总有一天你们大夏的土地,也会属于我们西番!所以你嫁给本王,是你毕生的荣幸!”

    胡烈西到了自己熟悉的地方,狂妄更甚,这些话柳妙儿就当没有听到,只是看了看这大漠的环境,不知道他们该怎么进去。不过四处打量后,柳妙儿就不担心了,因为她看到胡烈西带来的两个随从,已经骑马进了沙漠。

    “好了,这里距离西番还有很长一段距离,你们大夏的人从未进入过沙漠,所以这一次必须做好准备。你,就是你,叫什么妙的,去不远处的边城买一些粮食和弄一些水来,大漠里什么都有可能发生,所以必须做好充分的准备!”

    说完,胡烈西对着元邵指了指,让她快点去准备,可元邵看了看柳妙儿,却死活不愿意:“王爷,这跑腿的事怎么能让奴家这么柔弱的女子去做?应该让竹心和名儿小丫头去才对!奴家照顾着我家娘子已经成了习惯,这下可离不开她!”

    元邵不知从哪儿得来一手帕,香帕一挥恶俗的香味就呛得胡烈西皱起了眉头:“少废话!你若不去就滚开,本王没那么好的耐性!”

    胡烈西看着这一群大夏人,心头十分不爽快,原本只希望带走柳妙儿一个,却没想到引来了这么一个麻烦的女人!但是在这种时候胡烈西也不能损失人手了,虽然大夏的国土距离西番并不远,可瞬息万变的沙漠中,他不能让能够照顾柳妙儿和月璟的人丢失。

    若不是为了和那汝南王和秦冥寒谈判,他根本无需这样做!

    而这叫什么妙的,看样子身体壮实,这样的人在关键时刻,或许还有些用处。所以到了这里,胡烈西也就没了除掉元邵的心思了,这一点元邵也十分明白,所以他站到了柳妙儿的身板,不再做任何出格的事。

    “王妃,记着进入大漠后,紧紧地跟着我,一步也不能放松,明白吗?”元邵站在柳妙儿身后,用极低的声音嘱咐。听到这话,柳妙儿诧异地看了他一眼,本想拒绝,可心里却有个声音告诉她,现在不是她和元邵决裂的时候。

    大漠的风沙,可不是她这个带着一昏迷的孩子的人能够承受的,所以她点了点头,表示自己听到了元邵的话。

    这样的行为让元邵抹着胭脂的脸露出一欣慰的笑容来,眼中潋滟的光看的柳妙儿面色一红,冷哼一声转过头来,柳妙儿上了马车,却在推开马车门的那一瞬间,恍然看到了月璟睁开了眼睛。

    月璟!

    柳妙儿激动无比,急忙过去抱起月璟,可不管她怎么摇晃,月璟依旧闭着眼睛昏昏沉沉,根本没有醒来的迹象,因为昏迷吃的东西不多,人也消瘦了不少。

    难道,是我看错了吗?

    柳妙儿黯然神伤,只道是自己出现了幻觉。见月璟的嘴唇干了,急忙从旁边拿过水壶来,给他喝了点水。然后就坐在马车中,直到竹心和名儿买了许多的干粮回来,一行人才坐上马车,朝着大漠进发。

    胡烈西的马车依旧在前面,因为开辟了大夏和西番的通道,所以初进大漠时,路程十分顺利,除了热lang逼人让人不舒服外,其他的还算能忍受。只是一路行来,看到熟悉的家兴景物名儿兴奋不已,可西尧却只是沉默寡言的待在马车的角落里,什么都不说,只是看着这莽莽大漠,不知在想些什么。

    因为照顾着月璟还要防着元邵骚扰,柳妙儿也没有心思去询问西尧,这是这一晚,曾经一直让众人昼夜兼程赶路的胡烈西突然间停了下来吩咐安营,看模样似乎遇到了什么,十分紧张。

    而西尧,居然在沉寂了几天之后,突然间双眼发亮,看着渐渐出现在天幕的明星,嘴角是掩饰不住的笑意。只是因为易了容,他的笑容隔得太远也看不出来。

    “西尧,究竟怎么回事?”

    停下马车安营扎寨,一行几个人在大漠之中撑起了一个简易的帐篷,胡烈西和他的两个随从都十分紧张,握着腰上的跨刀眼神凌厉,而西尧,则站在马车边,看着胡烈西等人的背影,不住地冷笑。

    他没有回答柳妙儿的问题,因为他的注意力,全在胡烈西的身上。柳妙儿秀眉微蹙还想再问,却被元邵拉到一边,让她和竹心快些进入马车内。

    “怎么回事?”

    柳妙儿疑惑,不知为何心中升起一种诡异的恐惧感,一向相信自己直觉的柳妙儿急忙上了马车,却见元邵眼中出现凝重的神色。

    连元邵也觉的事情严重吗?

    柳妙儿心下惊异,抱着月璟让自己强行镇定了下来。冷静下来之后才发现,原本冷风呼啸的沙漠此时什么声音都没有,静悄悄的一片,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血腥味儿,由远及近,越来越浓烈。

    死人了!

    还不是他们这一行人!看胡烈西的模样也不是他的人,那么能在这大漠中杀人的人,会是谁?

    柳妙儿暗自揣度,却在看到西尧回眸看向自己那一瞬间猎鹰般的目光的时候,心中一咯噔,顿时明白了什么!

    西尧,他是个王子啊!是西番国唯一的王子,是西番国未来的王,二十二岁才离开西番,那么在此之前,他一个成年的王子,怎么可能没有自己的势力,怎么可能,沦落到她见到他是,那副落魄的连吃饭都要向人乞讨的情况。情报说西番国内并不太平,因为胡烈西的统治许多的人不服,那么这些不服的人能够信服的,除了西番的国王,剩下的,不就是胡尧西这个落魄的王子吗?

    所以在大漠之中拦截这身边没有护卫的造反王爷,不就是他这个王子该做的事!

    柳妙儿顿时明白了,空气中的血腥味越发重了,就连竹心这普通的小厮也闻到了。看着他变的苍白的脸,柳妙儿不自觉地看向元邵,却见他只是摇摇头,让她暂时不要说话。

    这种时候柳妙儿已经不想理会为何自己会读懂元邵的延伸了,她只是示意竹心藏一些干粮和水在身上,而她自己,也藏了好些的干粮和水袋,在自己和月璟的身上。

    正当柳妙儿如火如荼的忙着收拾必备品让竹心注意控制马车的时候,沙漠中突然传出了一道嘹亮的柳梢声,尖锐的声音跨破长空,让胡烈西一瞬间狂躁了起来,因为他看到了,原本平静的黄沙地里,冒出了一条条五颜六色的蛇来。

    色彩斑斓的蛇,只是看看便触目惊心,柳妙儿急忙护着月璟,而一旁的名儿见到这些蛇不但没有害怕,而是惊喜的尖叫了一声:“王子,是格泰将军的蛇军!你看,那是我们的赤练王蛇,王子,我们不会有事了!”

    名儿兴奋的叫着,手指指向了那突然出一沙丘中爬出来的马蛇一般大小的鲜红色毒蛇,蛇尾一摆那些蛇军便疯狂地朝着胡烈西和他身边的两个随从奔去。同时,空中划过一道黑影,赤练王蛇的背后突然跳出一个老人来,扔出去的东西,赫然是两颗人头。

    而那两颗人头不是别人,而是胡烈西派去打探前路的两名随从。

    “混账!格泰,没想到你这个老不死的还活着!而你,没想到堂堂西番王子,居然扮作女人!哈哈,西番蛇军!你们以为,就凭你的蛇军,可以打败本王,不要痴人说梦了!”

    说罢,胡烈西扬起腰间的跨刀就朝着西尧奔去,西尧看着他,根本不躲闪,眼看着胡烈西大刀挥尽,那一旁的赤练王蛇却突然冲过来,蛇尾一扫,胡烈西就被掀翻在地,浑身动弹不得!

    “什么!我什么中了毒!”

    胡烈西曾是西番第一勇士,可这一次,他这个勇士,却被下了毒!

    情况在一瞬间发生了变化,曾经耀武扬威的王爷和落魄的只能易容的王子突然对调了,胡烈西满脸惊恐,而西尧却面带阴狠的冷笑。

    “哈哈,叔叔,你可真是愚蠢的很!既然干粮是名儿买的,而你的干粮和水也是本王子给你的,你以为,本王子会放过那么好的机会!早在你出现在墨城的时候,本王子就开始谋划,却不想自认雄才伟略的叔叔,今日会落到如此田地!忘了告诉你,赤练王蛇只听从西番国王的吩咐,所以今天,你就在这里受死吧!”

    说完,西尧大手一挥赤练王蛇就直奔胡烈西而去,胡烈西身中剧毒无法反抗,只能瞪大了眼睛看着赤练王蛇一步步逼近。而马车中的柳妙儿眼看着那赤练王蛇咬断了胡烈西的脖子,看着远处蜿蜒而来的火光,心中一阵咯噔,二话没说一把拉住站在马车边的元邵,让他和竹心驾车,赶快离开!

    “王妃你?”

    这一次,换元邵不解了,可柳妙儿根本不想废话:“相信我,快走!”

    听到这话,元邵二话没说开始发功,伸手一掌真气打出,将马车面前的沙地震的尘土飞扬,就在对方视线墨湖的时候,元邵和竹心驾着马车,直奔着大漠深处而去。

    “混账!格泰将军,这几个人绝对不能放走!”

    西尧暴怒的声音从马车后传来,紧接着的就是震天的喊杀声。柳妙儿让元邵和竹心加快速度,不管怎么样,绝对不能让西尧的人抓到。

    在这个以蛇为尊的国家,她不敢相信所谓的恩情!西尧能在胡烈西参加相亲大会的时候想到如此的计划,并且在这两个月的时间内让人准确无误的在大漠中拦截胡烈西并在他身上下毒,绝对不是那个只顾着报仇的愤青王子那么单纯。那些曾经表现出来的仇恨,只不过是迷惑他人的把戏罢了!

    我还真是忘了,西尧在四公子之中,是演技最好的一个,所以墨城里喜欢他的戏迷很多。而冉雨也说过,西尧演戏的时候情真意切,根本没有一点虚情假意,差点就让她们几个当家花旦心动了,足以见出他的功力。

    柳妙儿暗自感叹,在剧烈摇晃的马车中护着月璟不让他被伤到,只是心中却感叹着自己识人不清,忘记了权力之下生存下来的人,都不会单纯这一点规律。

    这一次,他借着胡烈西的手将我带入大漠,恐怕不是为了我这个人,而是与胡烈西一样,是为了和元邵秦冥寒谈判什么。而他西番国的蛇阵,着实让人觉的毛骨悚然。

    如此诡异的蛇国,她柳妙儿怎么能留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