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宝宝来袭:王妃要相亲 > 【201】新来的丫鬟
    “我们,不会有事的!”

    斩钉截铁的一句话,与柳妙儿心中的话不谋而合,只是这话却不是从柳妙儿口中传出。

    惊讶抬头,却见那新来的粗使丫鬟,对着柳妙儿点了点头,凤眼中蓄积了满目的关切,那熟悉的眼神存在于柳妙儿久远的记忆中,一瞬间让她心间一颤。

    “你······”

    柳妙儿愕然地看着那促使丫鬟,想说什么却强行咽下,因为丫鬟掀开了马车的帘子,让柳妙儿看到了马车旁胡烈西的随从。

    但是不说话不代表不震惊,因为这位粗使丫鬟不是别人,正是大名鼎鼎的汝南王--元邵!

    柳妙儿美目圆瞪,一脸的惊讶显露无疑,西尧和名儿察觉到不对已经挡在了柳妙儿的身前,但是柳妙儿让两人躲开,直直地看着元邵,发现月璟曾经说过的只有他一个人会的失传百年的易容术,居然在元邵的身上出现了!而元邵居然用易容术,成了她的粗使丫鬟。

    他这是想做什么!

    “奴婢只是来听你的差遣,所以娘子你若有何吩咐,奴婢定会照办!”仿佛能看透柳妙儿内心的想法似的,元邵眯了眯眼睛解除了柳妙儿的疑问。

    但是听她的差遣,她需要差遣他什么!

    “奴婢什么都会做!”

    元邵再一次回答了柳妙儿心头的疑问,那种看透她所有想法的行为让柳妙儿十分不满,但是在这种时候也不好说什么。她不知道元邵为何会这样做,但是这样做对她这个受制于人的人来说,只会是好事。

    因为不管情绪怎么变化,在理智上,元邵的能力在她的心中永远都是无穷尽的,所以当看出这粗使丫鬟是元邵的时候,柳妙儿竟莫名的觉的放心了不少。

    她为什么会对这个曾经算计她伤害她的人放心!

    柳妙儿有些恼怒自己的想法,看着元邵的眼光也不善了起来:“既然如此,你就好好干,我不会亏待你的!”

    “如此,就多谢娘子了!”

    元邵的声音就变的柔和了些,但是还是有他的味道在里面,娘子两个字叫的婉转,一双凤眼看着柳妙儿目不转睛,让柳妙儿脸色一红,羞怒交加的把头转向了另一边。

    旁边的西尧似乎看出了什么端倪,眼中闪过不悦但是只能隐忍,只是固执的靠近了柳妙儿,伸出手去为她捋了一下额前的碎发,得到柳妙儿感激的一笑。

    元邵眼光一闪,面上的温和瞬间变的阴冷,但是他并没有动手,而是从怀里拿出来一灵蛇标志的匕首,作势要扔出马车外。

    看到这匕首,西尧的脸色顿时变了,扑过去一把抓住了元邵手中的匕首,元邵趁机点了他的穴道,让他在一瞬间动弹不得,一旁的名儿见到这种情况差点大叫出声,不过幸而元邵眼疾手快,两下也封住了他的穴道,将两个人扔到了马车的一边,而他自己,则坐到了柳妙儿的身边。

    马车外监听的人还在,所以这一切元邵做的小心翼翼,而看着元邵靠近自己,柳妙儿却是敢怒不敢言,此时的她,还得罪不起那个阴险的西番王爷胡烈西,只能将头撇向一边,忍受着元邵靠近带来的那股奇异的清香。

    马车内安静的只剩下众人的呼吸,本以为情况就会这么持续下去,但是元邵却得寸进尺的一把将柳妙儿揽进怀里,埋首进入她的发丝中,轻嗅着属于她的方向。

    元邵灼热的呼吸喷在脖子上,让柳妙儿悲愤交加却无所适从!她想反抗,但是摸不准元邵的心思为了不暴露西尧,只能忍气吞声,自从离开秦城创立了春风得楼,她就从没有这么憋屈过!她挣扎着要离开元邵的怀抱,但是元邵却只是在她的耳边说了一句话,她就没了任何动作。

    “王妃,以本王的功力,能控制月璟的毒不继续深入心脉,只是为了护着月璟,王妃你,需要做出点牺牲!”

    元邵的声音刻意压低,只有柳妙儿和他能听到,柳妙儿面色一变怒视着元邵,却见他笑的不怀好意,然后捧着柳妙儿的小脸,就亲了一口。

    混蛋!

    心中悲愤,却无从发泄,柳妙儿只能紧紧地抱着月璟,咬着牙承受。见她确实怒了,元邵也不逗她,反而是握住了月璟的手,用真气为月璟控制毒性。元邵不愧是大夏的决定高手,也就一炷香的时间,月璟发青的嘴唇恢复了常色,虽然依旧昏昏沉沉,可如此的改变,也让柳妙儿欣喜若狂!

    “谢······”

    柳妙儿高兴的抱着月璟,想向元邵道谢,可元邵一个吻亲印在唇上,让她刚才的感激烟消云散。狠狠地瞪了元邵一眼,柳妙儿抱着月璟靠在马车内壁上,却被元邵一把抓住。

    你又想做什么!

    以前那样做,现在还想占便宜吗?

    柳妙儿瞪着元邵,一双眼睛因为担忧变的有些黯淡,此时因为怒火,让她一直灰暗的心情,有了些色彩。

    “王妃,我不会做什么,只是不放心你一个人去西番罢了!我的王妃走丢了,如果我不把她找回来,这辈子就会孤独终老了!这种情景我不想遇到,想必王妃你,也不想遇到,对吗?”

    元邵直视柳妙儿的眼睛,看到了她内心深处的寂寞,他直言坦白,说话的同时却不忘用随身携带的黛墨,给月璟的小嘴上染上一层青色。

    他依旧,考虑的如此周全!

    柳妙儿被元邵的眼神看的慌乱,急忙撇过眼去,佯装不知道他的话是什么意思!她现在想的,只是怎么样让月璟安然无恙,已经没什么心思,应对元邵的纠缠。

    可他为什么会纠缠自己?

    因为是真的,想让我回去吗?

    柳妙儿心生疑问,却急忙摇了摇头,她的意志早已坚定,所以不管元邵怎么做,她都不会再动心,也不会再让自己陷入火坑。

    下定了决心,柳妙儿就抱着月璟闭目假寐,元邵处理完一切并没有多说话,只是将柳妙儿抱进怀里,轻笑道:“妙儿,我想今后,我会一直陪着你!”

    短短的一句话,胜过千言万语,柳妙儿咬着牙不去多想什么,而一旁的西尧和名儿心中却是一颤,因为他们真真切切的在元邵的眼中,看到了浓浓的深情。

    这就是,大夏的汝南王吗?

    两个人的穴道被解开,却没有多余的行动,因为无论如何,元邵的出现对他们来说,都是一件好事。

    马车朝着落日前行,扬起的尘土遮盖了来时的路,西尧坐在马车的小窗边看着墨城的领地在视线中越来越模糊,心中惆怅而失落,却也知道他这一去,没有回头路。

    夕阳西下,落日红霞天边客,谁是风沙梦里人。

    孤烟直上,鸿雁寒鸦大漠谣,哪得战鼓西陲刃。

    马车行驶了足足两个月,大夏的春天早已耗尽,夏日的骄阳晒的众**汗淋漓,马车内挤的人太多太多,汗水都浸湿了柳妙儿的内衫,而一旁易了容的西尧二人,更是汗流浃背,脸色发黄。

    “娘子,水来了!这是奴婢从不远处一条小溪中打来的水!”

    正在柳妙儿渴的嗓子冒烟的时候,出去许久的丫鬟思妙跑回来了,手中拿着两个水壶,奔过来毫不客气的将其中一个扔给西尧正中他脑门,而吧另一个小心翼翼的捧到了柳妙儿的面前。

    “娘子,喝水!”

    思妙,也就是元邵,这个在夏天从来都是一身清爽的人此时正殷勤的看着柳妙儿,手中拿着的,是装着清冽的山泉水的水壶。

    “喂,那边的,把水拿来给我们王爷喝喝!”

    柳妙儿还在考虑是否接受的时候,已经有人抢先一步冲了过来,拿起柳妙儿的水壶就要走,但是被思妙劈手夺回来,然后她没有发怒,而是对着那随从跑了一个媚眼,轻笑道:“木子小哥,奴家给娘子的水你还是别喝了,这里又给你们的水,你们拿去吧。别忘了告诉王爷,其实奴家,很喜欢他!”

    说完,思妙恬不知耻的再度在木子身上抹了一把,让一向经历了风花雪月的木子浑身一震寒冷,拿过水壶就奔了过去。而这一边,柳妙儿和西尧等人的鸡皮疙瘩已经掉了一地。

    这位思妙不是别人,自然是那个英明神武的元邵,他为了不让胡烈西和她的随从靠近柳妙儿的马车,竟在第二天就露出了她所谓的“本来面目”,一时间不仅让胡烈西恶心的好一会儿,也让柳妙儿和西尧目瞪口呆。

    柳妙儿真的没想到,为了这一个旅途,元邵能够做到如此地步,扮女人已经十分为难了,殊不知当初为了让西尧扮女人,她花了多大的功夫。更不用说,元邵还是扮的一个如此相貌平平甚至说丑陋无比的身材魁梧的艳俗女人,也难怪胡烈西和木子等人要退避三舍了!

    “娘子,喝水!”

    但是对于这些,元邵可是不管不顾,将水呈到柳妙儿面前,硬是要看着她喝下去。柳妙儿受不了他那双凤眼直勾勾的看着自己的模样,喝了几口水将水壶递给了元邵,别扭道:“在这西陲地区找水不容易,你也喝一口!”

    短短的一句话,让元邵双眼发亮,那种一瞬间明亮的感觉让柳妙儿心头一颤,鼻子有些酸涩,但是她强行忍住,等元邵喝完了水,才给竹心和月璟喝水。

    月璟的毒性已经被元邵控制住了,只要到了西番国,等西尧去王室宝库拿到解药,一切都好说了。现在西陲之地已到,风刃也带来了线报说她的人已经深入了西番国成功到达国都番木格,部署好了一切。

    那么接下来的,就是进入西番国,拿到解药的事了!

    柳妙儿看着怀里昏睡了两个月偶尔只模模糊糊的醒过来的月璟,心中的想法愈加坚定。终于,再又走了两天后,他们终于在傍晚之分,看到了大漠的边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