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宝宝来袭:王妃要相亲 > 【200】前往西番国
    百花盛会已过,相亲大会的热lang也早已散去,此时前来墨城的人却没有尽快离开,许多见识了春风得意楼风采的人都想留下来,进入那个听说能让人醉生梦死的青楼,享受一番人生的乐趣。

    毕竟春风得意风流雨,管他明日花日尽。许多人排着队买了进入春风得意楼的名帖,想着见识一番月娘子的盛大婚礼,只是春风得意楼却突然贴出告示,说因为胡老爷乃是重要人物,婚事不可在这里草草举行,而月娘子需跟随者胡老爷到他的家乡,才能完婚。

    有了元邵参加婚礼的冲击,这大夏的许多人都知道这胡老爷想必也不简单,所以对于春风得意楼的安排并没有什么大的异议,倒是许多人知道春风得意楼休假两天,心中颇有些遗憾。

    毕竟谁不想进去见一见,那一晚在舞台上昙花一现的各色美人儿啊!

    外界的人摇头叹息,而春风得意楼内部的人,却一个个满脸着急,虽然知道月璟中毒的人只有那么几个,但是从几位当家的姑娘公子眼中,他们也能读出这一次的事是在非同小可。

    而此时的莺歌燕舞大厅内,柳妙儿叫来了自己春风得意楼所有得信任力的人手,做着最后的道别。

    “从今日起,我会离开墨城一阵子,所以春风得楼以后的事,就交给春柳和印眉负责,风雨雷电从中协助,我已经和城主商量好了,以后春风得意楼的事她会帮忙照拂,所以两日后春风得意楼照常开业,我不希望我和小少爷的心血毁于一旦,你们明白吗!”

    柳妙儿此时脸上已经看不见悲痛,她说着话,也不过是像说自己的出去旅行一般,但是春柳等人知道,柳妙儿这一次,去了就不会一帆风顺。

    虽然她说的面不改色,但是还是有人满心担忧,外楼的芍药看着月娘子有些苍白的脸,顿时心慌了起来:“娘子,你的吩咐我们做不到!你为何要嫁给那胡老爷,我们楼里能有如此成就,是娘子你和小少爷的功劳,你们走了,我们该怎么办!”

    “一切照旧!我说过,我只是走一阵子,不会走一辈子!我知道你们担心什么。放心,有春柳和印眉在,一切都不会有问题!这里是我月娘子的根基,所以我不会抛弃这里,也不会离开的太久!很快我就要离开,所以我的吩咐,你们必须听从,明白吗!”

    春风得意楼的人都是聪明人,所以柳妙儿从不觉的他们看不出这件事里面的蹊跷,但是离开了就代表着永远不回来吗?这不可能,曾经的柳妙儿不会认命,现在的柳妙儿,依旧不会认命!

    所以柳妙儿疾言厉色,许多人虽然未曾见过她,却被她这突如其来的威慑力吓住,没有再说话,看了看春柳和印眉两位暂代的当家人,只见两个人并无什么悲切之色,心中也略微放心了些。

    “既然如此,我们也不好阻拦娘子你!娘子,你走的这些日子,我们一定会将春风得意楼维持的有声有色,下一次你回来,我们依旧如此繁盛的迎接你!所以娘子你,要早点回来,好吗?”

    在四公子之中,眠月永远是最乖巧最懂事的一个,在看到月璟中毒的时候哭的双眼发红,只是这时候为了让柳妙儿放心,故作坚强的笑着。

    这样的男人,难怪凤陌灵会如此喜欢,那么粗枝大叶的女人配上眠月,倒也真的不错!

    柳妙儿分外欣慰,而此时,作为四公子中唯一喜欢说话,却写得一手好自,弹得一手好琴的凤羽也站了出来,说道:“娘子,我们会等着你!”

    “是啊,娘子,我们一定会等着你!”

    众人异口同声,让柳妙儿瞬间红了眼眶,眼中水雾迷蒙但是此时的她却不能哭泣,所以眯着眼睛笑了起来,轻声道:“放心吧,我会回来的!”

    放心吧,我会回来的!

    这是柳妙儿给春风得意楼的人的承诺,这个楼就交给春柳和印眉打理了,而其他的产业还是她自己负责,五年的时间在她和月璟的努力下他们的势力范围也不小了,西方过虽然是大漠,却因为柳妙儿曾经或多或少知道沙漠生存常识,而月璟也曾经去过西陲,所以楼里的势力在西番国也有分支,否则,她不会这块得知关于西番国这个神秘国度的消息。

    这一次,为了月璟,她不得不前往西番!

    安排好了一切,柳妙儿就带着昏昏沉沉的月璟和小厮竹心离开,风刃依旧在暗处保护,没有柳妙儿的示意不会轻易出现。马车从春风得意楼出发,很快到了胡烈西居住的客栈,胡烈西也早已收拾妥当,一张老脸笑着看着柳妙儿和她怀里的月璟,满脸都是,不怀好意的笑容。

    他没有想到,来到大夏,会让他有如此收获!

    胡烈西心中得意,却突然感觉到马车里一道携带着浓烈恨意的目光袭来,他笑容一敛朝着目光看去,却见一个妇人打扮的人被柳妙儿挡在了身后。

    看妇人的身形,五大三粗,似乎还挺魁梧。而旁边一小丫鬟,眉清目秀的,看着自己眼中是不可抑制的恨意。

    “看来,月娘子带的人,对本王很不喜欢!这个女热是谁,怎么躲躲藏藏!”

    胡烈西看着那躲藏的妇人的背影,心中掠过一阵奇怪的感觉,一伸手想把人拉过来看看,却被柳妙儿阻止:“怎么,王爷连我儿子从小到大的奶妈也不放过!这是一直照顾月璟饮食起居的奶妈月婶儿,王爷的手脚还是放干净些!”

    柳妙儿义愤填膺,将那叫月婶儿的奶妈藏到身后,毫不畏惧的迎视胡烈西犹疑的目光。胡烈西怀疑的看了看那位妇人,摆了摆手佯装离开,在柳妙儿松了一口气的时候却突然折回身来,一把将那妇人拉了出来。

    仆一照面,依旧是一双充满恨意的眼睛,只是这恨意没了刚才的杀气,看着那双眼睛,胡烈西觉的有些熟悉,但是想不起是谁,然后又看了看那张平凡无奇的脸,冷笑了一声就把人扔进了马车里。

    “月娘子,你带着的人本王又怎么能放心。本王可不是傻子!你最好安分守己,否则,你孩子的性命,可就不保了!”

    说罢,胡烈西关上马车门坐上了自己的马车,让人准备离开。柳妙儿见车门关上这才舒了口气,看了一眼旁边的两个人,脸色严肃:“西尧,名儿,你们现在易了容,最好注意言行,不要露出你们是西番人的一点点端倪。特别是西尧你,不要妄想着杀人报仇!你的目标是夺回你的国家,然后把月璟的解药给我!”

    柳妙儿一番痛斥,让西尧咬着牙点头,但是他的恨意,却怎么也消解不下来。

    “罢了,你们对他的恨意维持着也不错!这样他还不会怀疑!只是西尧,我希望真的如你所说,则西番赤炼王蛇的解药,只有打开了西番王室宝库才有!”

    “娘子你放心,小少爷对我们不错,我不会骗你们!到了西番,只要我如你所说夺回了属于我的一切,那么这解药我自然能拿到!胡烈西根本没有王室宝库的钥匙,他拿不到解药只能从赤练王蛇那里得到毒药罢了!”

    西尧虽然被易容成一个妇人,可一脸的英挺气还是不减,柳妙儿咳嗽了一声让他注意形象,常年在舞台上演戏的人这才进入了角色,扮演起自己这个奶妈来,而明儿,则化装成你小丫鬟,随时随地跟随这柳妙儿。

    一旁的竹心看着这一切,心中十分担忧,但是想到这一次事关小少爷,却还是没有丝毫畏惧。春风得楼的人,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这是小少爷说过的话,所以他竹心,这一路会好好的照顾小少爷!

    下定了主意,竹心就专心的赶着马车,跟上了胡烈西的马车的步伐,车辕滚滚,马车不久就出了城门,朝着西方而去。只是在进入西门小树林的时候,城门后却追来了一辆马车。

    “什么人!”

    胡烈西的随从调转马头大声喝问,那马车上就突然跳下来一人,仔细一看,居然是凤陌灵,而跟随着她跳下来的,还有一个丫鬟打扮的女人。

    “你是谁!”

    胡烈西等人对于凤陌灵印象并不深,所以不清楚她是谁,而凤陌灵此时也不想废话,快步走到胡烈西的面前,拱手道:“在下墨城城主,因和月娘子是故交,怕她这一路行去路程辛苦,所以专程买了一个粗使丫鬟送来。”

    凤陌灵气度非凡,言语落落大方,似乎没有什么别的目的。胡烈西一听是送丫鬟来,看了看月娘子和昏迷的月璟,也就没有多说什么,走到那丫鬟面前,用手中的一柄匕首,将那丫鬟的脸抬了起来。

    很普通的脸,只是看起来五大三粗,是个干活的好手。除了那一双凤眼长的漂亮之外,其他的都十分普通,看身形看步伐看不像是会功夫之人,但是面对着墨城城主送来的人,胡烈西还是不敢小觑!

    “王爷,这一路西行,若没有人照料,恐怕很不容易!我想王爷你也想早日回国吧,月娘子一个弱女子带着一昏睡的孩子,只有两个照料怎么能行!所以这个丫鬟,在下觉着王爷还是收下为好!”

    凤陌灵似乎知道胡烈西会犹豫,所以不慌不慢的说了这一句话,而胡烈西看了看看起来柔弱不堪的月娘子和那个身形单薄的丫鬟小厮,心想着只有那奶妈一个粗人似乎不够,也就不管了,多加一个人不过是多给一口饭罢了!

    更何况,这个丫鬟跟着他,一路上只要露出马脚来,他要怎么处置,还不是他的事!

    想到这儿,胡烈西阴险一笑便答应了,凤陌灵这才带着那丫鬟上了柳妙儿的马车,然后看着她,微微一笑:“娘子,我会在这里等你的!墨城没了你,我可不会习惯!所以早点回来!”

    凤陌灵轻声告别后,就转身离开,那丫鬟上了车就拘谨地坐在一角,看样子并没有什么不妥之处。

    “就这样,上路!”

    胡烈西有王牌在手,自然不担心出什么变故,所以看着凤陌灵走远就启程西行,而他的随从当中的一个,守在了柳妙儿的马车边,监听着车里的动静。

    车轮滚滚,墨城黛青色的城墙在视线中渐行渐远,柳妙儿抱着月璟,看着摸车追赶这西斜的太阳而去,不由的,将月璟抱的更紧。

    我们,不会有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