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宝宝来袭:王妃要相亲 > 【199】我答应你的要求
    西番赤炼!

    “是你下的毒!”

    柳妙儿满脸怒气的看着胡烈西,似乎要将他生吞活剥一般。可柳妙儿的愤怒胡烈西并不在意,他只是缓步来到了柳妙儿的面前,看着他藏在面纱后的脸,露出阴险的笑容来:“月娘子,你以为,就凭你刚才那点伎俩,能够与本王抗衡!”

    “什么!你!”

    柳妙儿怒火熊熊,正准备发怒月璟却又吐出一口血来,急的柳妙儿不知所措。而见到这种情况,元邵和秦冥寒居然不约而同的向胡烈西发动了攻击,出手如电力道阴狠,两个人的手同时掐住了对方的脖子。

    “胡烈西,解药!”

    解药!

    “哈哈哈,汝南王,北宁太子,为我胡烈西虽然对大夏一无所知,但是你们刚才的闹剧我全看在眼里。这个女人对你们很重要吧,那么我为何要放过!堂堂汝南王和北宁太子居然参加这种风尘女子的相亲大会本身就不可思议,你们以为,我胡烈西为什么会参加这相亲大会?”

    面对着元邵和秦冥寒的制约,胡烈西面不改色依然狂妄大笑,他在秦冥寒跳上相亲大会舞台的那一瞬间就看出来了,这长相亲大会有蹊跷,所以他备了一手趁那个孩子不注意对他下了毒,而这种毒只有他西番国有,也只有他西番国的人才能运用自如!中了此毒,那个孩子和月娘子不还是乖乖的听他的摆布!

    至于元邵和秦冥寒,他根本没有放在眼里,因为刚才的争执让他明白,只要抓住了月娘子,这两个男人,根本不敢乱来。

    他们为了什么他不知,也不想知道,他只知道只要这孩子的性命在他手上,这美人儿财富,还有他该得的利益,统统不会少!

    胡烈西张狂无比,元邵和秦冥寒满脸杀气却无法下手杀人,只能就这样制住他。不一会儿,墨城的第一大夫青晓来了,柳妙儿急忙将月璟交给他,但是青晓仔细查看后,却只是遗憾的摇了摇头。

    “月娘子,小少爷中的毒应该是一种罕见的蛇毒,这种毒我从未见过,所以无从下手!”

    “什么!连你神仙子青晓都解不了!”

    青晓在墨城的威望很高,当初也受过柳妙儿的恩惠,所以一听柳妙儿有事他急忙赶来,只是小少爷这毒,他真的无从下手。

    但是听到他这番话,胡烈西却十分震惊,毕竟西番赤炼只生存在西番国,这人能看出这毒是蛇毒淬炼而成,果真不简单!

    看来这次的毒,下的十分值得!

    “青晓,真的什么办法都没了?”

    虽然青晓已经摇头,可柳妙儿依旧不死心,月璟功力深厚,刚才还好好的这突然间就变成这样,实在是不能理解。如今的月璟不是当初的月如钩,不是在毒药罐子里长大的人,这身子被如此厉害的毒药侵蚀,不知道会不会出什么事。

    可青晓都解不了的毒,其他的人还能有办法吗?

    柳妙儿十分沮丧,面色苍白泪珠涟涟。怀里的月璟嘴唇发青双眼紧闭,昏迷不醒,衣衫上的血在提醒她,这一次,她真的没有了别的办法。

    月璟,是我疏忽了,是我轻敌了,可我怎么能让你有事呢,我绝对不会让你有事的!

    下定决心,柳妙儿抹去泪水,抱着月璟站了起来,一双眼睛带着水蒙蒙的凌厉之气,看向了胡烈西那阴险的双眼。

    “看来,是我低估了西番王爷你的本事。既然王爷你承认了毒是你下的,那么明人不说暗话,我想知道,王爷你想要什么?”

    要钱,要人,她都可以给,只要月璟没事儿。

    而胡烈西等的,就是柳妙儿这句话:“哈哈,看来月娘子果真是个办大事的人!我既然来了大夏暴露了行踪,那么就没打算再在这里待下去。你孩子的毒呀完全解除需要一年的时间,而在这一年内,本王要的不多,只要你乖乖的跟本王回去,嫁给本王做妾即可!”

    做妾!

    “你不要欺人太甚!”

    一旁春柳和印眉总算是忍不住了,他家月娘子脸王妃都不做,做妾!简直痴人说梦!

    “这个本王不强求,要么做妾,要么在这里杀了本王给你的儿子收尸。还有,我想汝南王和太子的手也该放开了吧,本王被掐的太久,一不舒坦这孩子可就夭折了!”这些人的愤怒胡烈西早已预料,但是他怎么会畏惧这些人,让他畏惧的两个人此时一个是他国太子,没有资格在大夏地盘上说什么,而另一个,很明显的全心全意的关注着柳妙儿,只要这个女人在手,元邵掀不出什么风lang来!

    胡烈西嚣张的态度让所有人气愤填膺,柳妙儿看着元邵而后秦冥寒,却见元邵放开了手,而秦冥寒似乎很不喜欢被人威胁,手腕一动加大了力道。

    “既然你这么想找死,那么本宫会成全!”

    双眸寒光一闪,秦冥寒阴柔一笑就要扭断胡烈西的脖子,柳妙儿大惊失色想要冲过去阻止,但是一个人比她更快!只见人影一晃秦冥寒就被推开,而胡烈西被一脚踹到了地上,吐出一口血来,看样子受了重伤!

    “元邵!”

    看清来人,秦冥寒脸色阴郁,但是元邵却看着他,凉声道:“北宁太子来到我大夏,却没有人专门接待,还真是说不过去。听说北宁国皇上病重,太子在这种时候离开国都,还真不是时候!”

    “什么,父皇病重!”

    秦冥寒原本满脸怒气,听到这话面色大变,看着元邵满目狐疑,可元邵似乎猜中了他心中的想法,轻笑一声道:“太子信或者不信,本王从不在意。不过在大夏的国土上,太子是客,我们可不能怠慢了!本王已经上报了皇上,说北宁太子时隔五年再次来到我们大夏,我想皇上,很快会派人来迎接殿下你!”

    元邵说的轻松,但是秦冥寒却是听的脸色铁青,全身笼罩在寒气中,在一瞬间似乎有将元邵千刀万剐的想法。

    但是,忍一时才能风平lang静,他秦冥寒不会是不知进退的人。胡烈西抓住柳妙儿的目的他十分明白,在这里他不做什么,想必在不久之后,胡烈西会亲自找到他和他谈判。

    因为今日,他已经表现出了对柳妙儿的关切,这么好的威胁条件,胡烈西不会放过。

    “看来过了这么长的时间,汝南王还是考虑事情还是如此周到!既然这是你们大夏的事,本宫不会参与,来人,我们走!”

    秦冥寒虽然不信元邵的话,但是也不得不探听一翻,北宁的大权决不能旁落,所以他大袖一挥,带着四个随从离开。只是离开之前,给了柳妙儿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只是柳妙儿心思全在月璟身上,根本没有注意!

    秦冥寒走了,后台大厅也安静了下来,元邵回过身来看着胡烈西,再看了看柳妙儿怀里的月璟,想说什么,却被胡烈西抢先了一步:“汝南王,本王知道你想说什么!大夏皇帝若是想来欢迎本王,本王求之不得!只是王爷请记住,这个孩子的命运,掌握在本王的手中!”说完,胡烈西转头看向柳妙儿,催促道:“月娘子,你还是早些做决定吧!本王给你一炷香的时间考虑,你······”

    “不必了!”

    “什么!”

    “我说不必了!我答应你!”

    “什么?”

    胡烈西没有想到,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柳妙儿就答应了,而一旁春风得意楼的人急忙冲过来,拉住柳妙儿道:“娘子,你不能这样做!”

    “不这样做,我能怎样做!春柳,印眉,春风得楼的事今后先由你们暂管着!风雨雷电也留下,月璟是我的命,所以我不能再再多想了!”

    “可是······”

    “没有可是!”

    柳妙儿厉喝一声,阻止了春风得意楼的人的劝阻,然后她抱着月璟走到了胡烈西的面前,看着那张因常年算计而阴险狠辣的脸,不由得,露出一个微笑来。

    “你笑什么!”胡烈西没想到这种时候,这月娘子还能笑的出来。

    “没什么!只是希望王爷你说到做到罢了!你想要什么我自然会给,只是前提是,我的孩子,不会有事!”柳妙儿此时面色严峻,看不出悲伤看不出憎恨,只是淡淡的一句,让人摸不着头脑。

    但是既然她答应了,那么一切都好办了!

    “既然如此,那月娘子你就收拾了东西,与本王会西番吧!等举行了婚礼,本王自然会兑现承诺!”

    胡烈西不想在这里耽搁,因为旁边的元邵突然间散发出来的气场让他觉的不太舒服,这男人的厉害他是听说过的,所以不能再拖!

    对于胡烈西的提议,柳妙儿并无异议,只是在此之前,她需要做些事情:“好!只是在走之前,我想和楼里的人道个别,还请王爷你和汝南王先行回避。”

    临别之前,自然有话要说,胡烈西知道月娘子掀不出什么风lang来,所以就说回到客栈等着柳妙儿,柳妙儿什么也没说,只是抱着月璟招呼了众人离开,对方宣布,这一次的胜出者,是胡烈胡老爷。

    此消息一出,举众哗然。等到众人离开,元邵却依旧站在大厅内,看着柳妙儿阁楼后的屏风,露出一个奇怪的笑容来。

    “王爷,王妃她······”

    青魂和青魄实在不明白,这种时候王爷怎么还能笑出来!

    “放心,有本王在,她不会有事!青魂你快速回京城,去找刘大夫。而青魄你去西陲边疆,告诉赢祈这里的事。王妃的事,本王需要亲力亲为!”

    “可王爷,你的玲珑散发作时间快到了,这······”

    “所以才要请刘大夫去西陲!西番国的人,不应该有野心!也胡烈西,也不应该垂涎本王的王妃!”

    元邵伸手一掌,震碎了一旁的木椅,青魂青魄对视一眼,也不敢耽搁,出了大厅打马而去,独留元邵看着墨湖的热闹,在桌面上用水勾勒出一个灵蛇的形状,然后一笔,截断了那条灵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