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宝宝来袭:王妃要相亲 > 【198】意料不到的结果
    “我已经决定,今日胜出的人,是这位胡烈,胡老爷!”

    “什么!”

    柳妙儿大声宣布,换来的不是欢呼而是惊呼,就连在柳妙儿的示意下躲进了暗阁里的西尧也满脸惊诧。

    且不说这胡烈长的一脸凶相满脸横肉,也不说在这场比试中他根本没有任何突出的表现,只是光论他的年纪,就已经被其他的人比了下去,可月娘子放着俊如神砥的汝南王不要,撇开那清俊无双的阴柔秦公子,还有那两个怎么看都比这胡烈有修养的偏偏公子,居然选择了身材魁梧硕大,一脸蛮横相的胡烈,实在是匪夷所思。

    “娘子,你疯了!”

    旁边的春柳也不明白这是为什么,急忙阻止,但是柳妙儿却挥了挥手,看着胡烈西那张震惊的老脸,轻笑道:“我想胡老爷不会嫌弃我是个带着孩子的寡妇吧。”

    嫌弃,这怎么可能?

    “不嫌弃,不嫌弃!月娘子既然看上了本······我,我自然十分乐意。我马上就去准备成亲的事,还请月娘子稍后。”

    原本胡烈西对于自己那水平被选上就已经十分惊讶,没想到亲自见了这月娘子,还能被她点上。胡烈西纵横大漠这么多年,第一次觉的自己走运了,虽然月娘子蒙着面纱,但是那一身的气度着实很吸引人,平白的天上掉这么大个馅饼,自己得到这么一个美娇娘,他怎么能不高兴。

    更何况,这美娇娘还是汝南王和北宁太子争夺的女人。得到这样的女人比平日里得到的那些女人有成就许多。

    胡烈西乐呵呵的想着,虽然心中明白月娘子定是别有意图,但是在西番国,女人不过就是男人的附庸,嫁给男人的女人所有的一切都是那个男人的,所以只要娶了月娘子,她即便再厉害,不还是得乖乖听他的摆布。

    “成亲?”在胡烈西高兴的时候,月娘子却突然拔高了音调,不可置信地看着他,似乎对这个词颇有意见。

    听到这话,胡烈西脸色一变,冷声道:“难道月娘子想反悔?”

    “反悔!呵呵,胡老爷说笑了,我怎么会反悔?只是在成亲之前,我想知道胡老爷的一些事情罢了。胡老爷就是我即将要下嫁之人,所谓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我不该有什么要求,只是在嫁人之前,我还是要好生了解一番胡老爷是什么人?家住何方?家里有什么人吧。想必胡老爷参加了相亲大会,也看了相亲告示,应该知道告示上的条件要都满足了才能娶我吧。终身大事不可儿戏,所以胡老爷,还请你说说,你是什么人吧!”

    柳妙儿语笑嫣然,那看着胡烈西的眼神却带着浓重的嘲讽。

    还要报身世!

    我怎么把这事儿忘了!

    胡烈西也算是久经各种战场的老狐狸,却不料因为今天的事并未按计划行事,他参加这相亲大会不过是临时起意,根本不知道相亲的条件,所以这棋差一招被柳妙儿将了一军。

    但是他怎么会就此罢休。

    凭他西番王爷的身份,配一个青楼老板还不是绰绰有余!

    “我想那则相亲告示我并没有看清楚,还请月娘子你拿来给我仔细看看!”

    胡烈西不服输,柳妙儿见状,也不立刻打击他,而是把月璟写的相亲告示拿给了胡烈西,成功的看到他变了脸色。

    一个年过四十的王爷,恐怕是妻妾成群有子有女了。想必在昨夜之前,这胡烈西绝对没有来参加相亲大会的打算,只是临时起意,这突然加入恐怕没看过相亲告示,那么连基本条件都不满足的他,又怎么能成为她柳妙儿的夫君。

    而同时,她选了胡烈西,就表示其他人已经失去了资格,如此一来,选中的和未选中的人都没了资格,那么她柳妙儿今日的相亲大会就算是失败了,而这样的失败整个墨城的人都无法说什么。

    因为是胡烈西欺骗了她,而不是她欺骗了别人!

    所以在胡烈西出现在相亲大会的时候,柳妙儿和月璟都没有阻止,因为这突如其来的加入者,会给她带来解决问题意想不到的捷径。

    “怎么,胡老爷有什么想法?”见到胡烈西龟裂的脸,柳妙儿就知道事情如她所料。这相亲的条件都不满足,还谈什么成亲!

    “胡老爷,你怎么了?难道,不满足这上面的条件?”月璟站在一旁一直没说话,只是在这种时候,就应该他站出来表演童言无忌了。这不话一出口就被柳妙儿拉了过去,佯装生气让他闭嘴。

    月璟没有再说话,只是躲在柳妙儿身后做可怜可爱状,似乎在大会开始前那个漂在水面上的孩子不是他,胡烈西看着那则相亲启示,心中怒火熊熊,只觉的到嘴的鸭子就这样飞走了。

    胡烈西不会撒谎吗?错了,他一直都是权谋高手,从来心狠手辣,怎么会惧怕撒谎,只是现在他是在秦冥寒的面前,因为他需要和秦冥寒商讨一件重要的事,虽然元邵的出现会让计划有变,不过他暂时不想让秦冥寒看出来,他内心的弯弯道道。

    虽然双方心知肚明对方不是简单的人,可一旦露出自己的狠毒之心,这场谈判自己所占的优势就会少很多,秦冥寒或许会以自己素来心狠不诚信为理由压制自己,这样的结果,他怎么允许发生。更何况元邵在此,他也不想贸然暴露自己的身份。

    在一个女人和一件大事面前,胡烈西选择的,自然是后者!

    所以面对月璟的疑问,胡烈西只能忍痛割爱,惋惜道:“真可惜,我已经有妻妾了!月娘子这仙女儿般的人物,我是得不到了!还是让你们大夏的勇士来争夺吧!”

    胡烈西将告示交给一旁的丫鬟,站到了一边。放弃的似乎有些迅速,只是在放弃之前碰了一下月璟,一双眼睛露出鹰隼般犀利的狠毒。

    这些,因为关注着元邵和秦冥寒的动作,一向谨慎的月璟并没有注意到。

    见到这种情况,众人都深深地出了口气。看到胡烈西放弃,柳妙儿故作忧伤的叹了口气,眸子一转将目光投向了元邵和秦冥寒等四人,让一旁的春柳拿来了四个小包。

    “几位公子都是人中龙凤,只是今日的事实在是阴差阳错。所以这是给你们的银子,也算是对你们的一点歉意。我月娘子选择的夫婿满足不了相亲条件是我的缘分未到,所以让几位看了笑话真是不好意思。几位请收下银子离开吧,今日我既然已经选了胡老爷,也不能再从你们当中选了,所以各位请回吧,相亲大会最后什么都没有,也是我月娘子没那个福分!”

    柳妙儿说着让小丫鬟把银两放到了众人的面前,那两位公子看了柳妙儿一眼自知这女子不是他们能得到的人,也就拿了银子告辞离开。只是秦冥寒和元邵却站在那儿,两张相似的脸带着不同的气息看着柳妙儿,嘴角,都是让人不可捉摸的笑容。

    元邵看到柳妙儿如此就解决了胡烈西和相亲大会的事,不由得有些感慨。柳妙儿说的对,这相亲大会一旦确定了最终的人选,其他的人就是被抛弃了,一个有尊严的男人不会容许一个女人选了别人发现不合意再来选择自己,而一个女人也不能选了别人发现不合意而重新选择,否则会被认为是水性杨花。所以只要胡烈西不满足条件,那么其他的人也就跟着不能成为胜出者。想来他的王妃就是看到这点,在短时间利用胡烈西不满足相亲条件这一点摆脱这些相亲者,并且似乎也看出来胡烈西在秦冥寒和自己面前有些顾忌,着实聪慧!

    并且看她的神色,似乎早就知道了胡烈西的身份。西番国素来和大夏无交情,知道这个国家的人很好,若不是当初他游历西部边界时进入过大漠,永远也不会知道大漠之中还有一个以蛇为图腾的国家。如今王妃身处这南边水城,却了解了那么多事,还真是不简单!

    王妃,如此的你,让本王怎么放手呢!

    你以为,你拜托了相亲者,就能摆脱一切?

    “各位,请慢走!”

    柳妙儿温言致歉,礼貌送人,可元邵却看着柳妙儿的脸,一把抓住她的手笑道:“王妃,闹够了吗?闹够了就随本王回去!以前的事是我不对,以后不会了,这次你都如此惩罚我了,你就不要闹脾气了,这相亲大会的事本王可不希望有下次,明白吗?”

    元邵声音很大,哄人的语气在场的人都能听得很清楚,“王妃”两个字让春风得意楼的人一脸震惊,而即将出门的胡烈西也回过头来,是满脸震惊之色。

    王妃!

    刚才王爷说的话我们没听错吧!

    这月娘子,怎么会是汝南王妃!众所周知,汝南王妃在五年前的一场大火中,早已香消玉殒!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可五年前,不也是月娘子出现在墨城的那个时候!而小少爷,不也是五六岁大小!

    印眉和春柳对柳妙儿的了解比其他人多了,所以元邵这样一说,他们顿时觉的心惊。但是这一波震惊还未消失,秦冥寒也出动了,他突然来到了柳妙儿的面前,眼神依旧如毒蛇一般,伸手,抚上了柳妙儿白玉般的脸。

    “玲珑,看来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过得不错。我的儿子,也养的很好!我答应你的事我不会忘记,而你和我的儿子,是不是也该回家了?你和汝南王亲亲我我的,让我这个夫君做和感受,嗯?”

    秦冥寒手指冰凉,依旧引出了柳妙儿心底的恐惧,阴柔的语调带着威胁和压迫,让柳妙儿呼吸一窒。但是他的手指在触碰到柳妙儿之后就被两道力量打开,其中一个是元邵,而另一个,则是月璟。

    “妞,看啦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是抢手的很!但是本少爷要告诉你们,妞是爷的,你们能看上一眼就是你们的福分了!汝南王,你的王妃已经死了,我们不再是当初那任人欺负的人,所以请你最好不要纠缠!至于你,秦冥寒,妞叫柳妙儿,不叫水玲珑,所以她不是你的女人,而我,也不会是你的儿子!今日允许你们参加相亲大会已经是给足了面子,若是不快点离开,可就休怪我不客气了!”

    护着柳妙儿,月璟面色铁青,目露凶光,那瞬间移行的动作震惊了元邵和秦冥寒,毕竟这孩子不过五岁,有如此功力简直深不可测。

    可既然来了,众目睽睽之下参加相亲大会,这时候让他们放弃,简直是痴人说梦!

    两个人没有跟月璟废话,直接出手抓向了柳妙儿,月璟早已料到他们会这么做,所以二话不说出手反击,三个人瞬间战在一起,真气激荡,震碎了阁楼内的木椅。只是就这么一招的功夫,月璟却受了伤,眼神一颤脸色也不太正常!

    “月璟!”

    柳妙儿惊呼一声急忙冲过去,扶住月璟,但是月璟却猛地如初一大口鲜血。想要说话却晕了过去,柳妙儿大惊失色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元邵却发现了其中的蹊跷。

    “他中毒了!”

    “什么!是你们!”

    柳妙儿厉喝一声,看着元邵和秦冥寒,满目愤恨,元邵摇摇头,而秦冥寒却皱着眉头,似乎也十分不解。

    月璟功夫不错,刚才那一瞬间,他们两个都没有机会出手下毒!

    “月璟,你快醒醒,你可不能有事,你不能有事!春柳,你快去请青晓来,让他看看,快去啊!”柳妙儿满脸泪水,抱着月璟不知所措,她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怎么就是这么一对掌,月璟就出事了!月璟那么厉害的,怎么会出事呢?

    柳妙儿心急如焚,眼泪簌簌的下落,但是春柳还未离开,那站在一旁看戏的胡烈西便站了出来,看着那面色泛紫的月璟,笑道:“哈哈,不用找大夫了,这孩子暂时死不了!他之所以会这样,是因为中了我西番国的西番赤炼王蛇的剧毒,一年之内,只要分三次服用了解药,就不会有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