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宝宝来袭:王妃要相亲 > 【196】相亲大会(二)
    又是一声铜锣响起,因是正午之后所以不需要灯火,明晃晃的阳光将舞台上的一切照射的十分清楚,在众人不知何人要出场的时候,一个小孩凭空出现在了舞台中央,没有人看清楚他何时出现,从什么地方出现的。

    这个孩子,好生厉害!

    画舫上的人凡是懂武功的都十分惊讶,而更让人惊讶的出现了,只见那孩子突然一动从舞台上消失,直接落在了舞台前的水面上漂浮着,面对着舞台从袖口中拿出一绢绸卷轴来。

    “下面的人,便是今日抽签得到武试资格的人,而这些人将分为五组,每组十人又分为两组对决,胜出的一方便可进入下一轮的文试。舞台边有告示,所以各位参赛者,你们可以自己看清出场场次,只要念到你的名字了就要上台,可否明白!”

    “明白!”

    参赛的人整齐统一的回答,让月璟十分满意,他脚尖轻点将绢绸交给一旁的沐紫,由她这个做惯了司仪的女人来主导每一个场次。

    “秦公子,听说这次这月娘子相亲,参加的人上千,还真是趋之若鹜!不过看今日这孩子的本事,倒是值得的。”舞台正面的一艘画舫上,一带着斗笠的魁梧男人看着身边阴柔的公子,似笑非笑的感叹。

    “得到月娘子,就等于得到了半个春风得意楼,这样的条件怎么会有人不心动。胡老爷不也十分感兴趣吗?”

    秦冥寒看着那第一批上舞台比武的人,轻轻地笑着,笑容轻蔑中带着兴味,似乎对这场比试,很有兴趣。

    “哈哈,秦公子说的也是,所以秦公子你才会派你的手下参加吧!”

    “胡老爷过奖了,你不也派了随从上去?参加这种相亲大会的人,想必也不会太厉害,我想这胜负就在我们之间产生,到时候我们一争高低,还希望胡老爷手下留情啊!”

    “哈哈,秦公子倒真是自信,还是请你手下留情才是!”斗笠**笑一声,似乎十分豪爽,只是那双隐藏在斗笠后的眼睛却紧紧地盯着舞台上的人,情绪紧张吗,当看到后来发现这些人不过是些花拳绣腿,就慢慢地放下了心。

    跟在他身边的饿勇士都是一等一的人才,如果连这么个地方的人都打不过,那么他西番国的王爷还真是无用,或许这场比试里,他最大的对手,就是旁边的秦公子了。北宁太子身边的人,可不简单!

    如此想着,斗笠人专心的看起了比赛,看着自己的随从上场顿时还有些紧张,毕竟当初不在意这春风得意楼,如今见识到了它的影响力,可不想放过如此好的情报场所和钱财来源。看到自家随从三五两下的打败了对手,不由得舒了口气。

    而下一轮,便是秦冥寒的亲卫上场,那亲卫功夫不错,所以秦冥寒的脸上并不见有什么担忧之色,几场过后每一场都不算精彩,毕竟真正有本事的人又怎么会参加这宗相亲大会,所以秦冥寒并不担心。只是眼看着只剩下最后一场的时候,那念名字的沐紫突然间脸色大变,念出了一个当众**惊失色的名字。

    “最后一场,盐城欧阳萧雨对阵,对阵······秦城······元邵!”

    什么!

    秦城元邵!

    是那个汝南王元邵吗?

    众人惊异异常,不由得将目光投向了舞台,而秦冥寒手中的一杯清酒顿时倾洒,顿时面色铁青,直直地看向了那舞台。

    斗笠人面露惊奇,因为他初到大夏,只知大夏皇上的名讳,也知汝南王威名,但是从不知汝南王名为元邵。他之所以惊奇,是因为看到了一向面色如常的秦冥寒露出了这样的神色。

    而最为的惊奇的人,不是他们,而是柳妙儿和月璟,两个人在高台阁楼上看着这一切,却见元邵锦衣玉带,环佩加身而来,那双凤眼凉如薄冰利刃,冷眼一扫便让整个舞台鸦雀无声。他脚尖一点落在台上,翩若惊鸿,一身高贵薄凉的气度让人只能仰视其清辉,也不敢亵渎了这样的神明。

    这就是元邵,在阳光下依旧清冷高贵的如同凉月的元邵,似乎从未做什么,并能让所有的人敬仰的元邵。

    他居然,亲自参加相亲大会!

    为了什么?

    他堂堂汝南王要什么没有,为什么要来这里层层选拔参加相亲大会?

    秦冥寒不解,柳妙儿不解,就连那在元邵的示意下改了相亲告示的凤陌灵也不明白。只是疑问到了后来都归结为一个答案,那就是元邵这样做,必定有所图谋。

    可他图的是什么?

    这个问题没有人知道,所以众人就只能看着元邵站在那盐城落雁山庄少庄主面前,对他行礼。

    “欧阳公子,请吧!”

    元邵抬眼,微微一笑出手若电,只在一瞬间就捏住了那欧阳萧雨的命脉,欧阳萧雨面色苍白,从没想到自己身为武林世家的少庄主,居然在一招之内被人打败。

    这就是汝南王元邵的实力吗?难怪父亲曾说,天外有人,山外有山!

    只是与高手对决的机会就这么一次,实在是可惜了:“元公子,这一次在下输了,甘拜下风!只是我欧阳萧雨不会罢休,会再向元公子讨教的!”

    “如此,我会随时等候!”

    元邵微微一笑,放开了欧阳萧雨,最后一轮武试就此结束,元邵胜利,进入下一场文试,在转身的那一刻,他给了柳妙儿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众人意犹未尽,看着元邵目光灼灼,只是元邵丝毫不在意这些,青魂青魄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了一把椅子,他坐下休息,根本不理会其他人或畏惧,或敬仰的眼神。

    只是没来由的,这个眼神让柳妙儿开始心神不宁。

    这个元邵,究竟想做什么?

    不过不管他做什么,我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深吸了口气,柳妙儿看了一眼余下的胜出者,让沐紫宣布继续。可沐紫还未宣布,一道身影“嗖”的一下窜到了舞台上空,然后轻飘飘的落了下来。

    这人好俊的轻功!

    众人感叹异常,没想到这半路还杀出来一个人,当那人落定,众人定睛一看,居然是一个俊美无双的公子,凤眼狭长脸如白玉,只是薄唇微微泛紫,整个人透着一股致命的阴柔妖寒之气,让人只敢远观而不敢靠近。

    “明余,你本是代我参赛,现在不必了。这场比试本公子要亲自来,你先下去!”

    秦冥寒从那些通过武试的人当中指出一人,让他离开,那人恭敬退下,众人惊讶不已,但是春风得意楼的人却不满了。

    “这位公子,这相亲从没有代替之说,你这样说就是坏了规矩!”沐紫怒气冲冲,只是话刚说哈,那秦冥寒就一个箭步上去,手指点住了沐紫的额头:“小姑娘,你说我这样的本事,能不能过关?”

    这······沐紫不知道该怎么办,回头看向小少爷,却见小少爷点了点头,这才留下了秦冥寒:“好,那么请问公子大名?”

    “本公子姓秦,至于姓名你们不需要知道”

    说罢,秦冥寒落座于元邵的对面,看着那张贵气十足的脸,露出一讽刺的笑容来。

    秦公子!

    画舫上的斗笠人一脸震惊,没想到秦冥寒会跳上去,念头一转让人询问了旁边的人刚才那元邵的身份,这才知道,原来大夏大名鼎鼎的汝南王,居然是如此年轻的一个男子。

    刚才秦冥寒的话他听得不太清楚,但是这北宁太子和汝南王都想要的女人,他胡烈西怎么能错过。

    所以不加多想,胡烈西摘下斗笠跳了上去,赶走了自己的随从,加入了相亲人的队伍。有了秦冥寒的先例,沐紫无法阻止胡烈西,所以只能忍气吞声。而站在柳妙儿身边的西尧看到胡烈西的出现,顿时面色通红,眼神中满是恨意,在一瞬间恨不得冲出去,却被柳妙儿按住了手。

    刚从元邵出现的震惊中醒来,又来了个秦冥寒,而秦冥寒带来的震撼还没消退,这胡烈西又出现了,这场相亲大会,还真是将该引出来的大鱼,通通引出来了。

    月璟,你心血来潮想要举行的相亲大会,看来无意中成了我们的诱饵了!只要这几个人出现了,那么大家都在明处,这事情,就好办多了!

    而这个道理,冲动之余还残存一丝理性的西尧显然也明白,所以默默地退到了柳妙儿的身后,不多说话。而在柳妙儿的点头下,第二场的文试,正式开始。

    文试以春风得意为题,要求每个人作一幅画,同时题诗一首于其上,彰显其良好的文化修养。这能参加的**多数是有些本事的人,所以很快就有人交上答卷,评审便是春风得意楼的四位公子。自然,四位公子并没有直接出来,而是在阁楼内评出好坏,这样众人好一阵惋惜。

    这场比试,没有规定能够进入下一轮的人数,所以只要能够通过的人便可以直接面见月娘子,而随着时间过去,所有人的图画均已经作好悬挂在舞台上准备的架子上。

    这其中有好有坏,大多数的,无非是画的春花烂漫,大地一派盎然生机的景象。这其中最差的,自然是那完全不懂大夏文化的胡烈西,而最好的不只有一副,而是元邵和秦冥寒的并列。

    以春风得意为题作画,秦冥寒画的,是一位公子骑着白马踏青归来,春风扬起他的衣袍,衣袍角上一对蝴蝶翩跹飞舞,美不胜收。画中并无凸显春日的花朵绿草活着溪流青木,有的只是一片蓝天,和一位俊逸无双潇洒无比的公子,只是画风妖冶,色彩浓厚,衣袍艳丽而华贵,虽然极美却带着丝丝阴寒妖气,这幅画似乎表达的是一日金榜中,春风得意来的心情。

    这就是秦冥寒的画?

    不愧是北宁太子,这实力可不容小觑,那么,元邵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