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宝宝来袭:王妃要相亲 > 【195】相亲大会(一)
    昨夜星辰昨夜风,百花会的繁华在昨夜的星辉中灿烂的落幕,可墨湖上的热闹并没有散去,昨夜的一场戏剧让所有的人沉醉在那场灯与火的剪影中,而近日即将开幕的相亲大会,更是让所有恶人翘首以盼。

    春风得意楼的美人儿众人早已见识,那些没见识过的也已经听说了那美如天仙的人物,而那春风得意楼的老板,一带着五岁孩子的美丽少妇月娘子,更是被传的神乎其技,似乎月娘子这样一个人乃是天神下凡。

    正是“这个女子不是人,九天仙女下凡尘。误落墨城星如雨,雨中莲开玲珑人。”

    如此的诗句已经被文人墨客们传诵,经过昨天的戏剧大赏,很多人对春风得意楼的认知不再是从传闻中听说,他们见识了这样一个销金窟的实力,自然对今日的相亲大会充满了期盼。虽然不知道则月娘子是美是丑,不知道这月娘子脾性如何,但是就是冲着这春风得意楼的名头,许多人也是当仁不让踊跃报名。从今日的卯时开始,报名相亲的人增加了许多倍,收取报名费的小厮丫鬟们差点忙不过来,而每个人十五两银子的报名费收集起来,居然足足有一万两之多。

    这些人,都疯了吗!

    当竹心和桑榆把银子呈上去的时候,春柳和印眉在统计银两数,一旁的灵歌见到如此多的银子不由得惊呼起来。一万两银子有余,这样算起来,要来相亲的人,居然有将近一千人。

    一千人相亲!

    这是什么情况!

    众人震惊不已,倒是柳妙儿自顾自的喝茶不加干预,所以众人将目光投向来一旁的月璟,却见他不慌不忙的起身,抓起那些银子,露出一高兴的笑容来。

    “如此甚好!竹心,吩咐下去,仔细盘查那些人的身份和地位,只要不符合相亲条件的一律赶走,如果敢和我们要银子,那就告诉他,不满足条件就来相亲,就是欺骗我们春风得意楼的人!然后将满足条件的人留下,让他们抽签决定,这相亲大会的五十个至尊名额,凭他们的运气获得!”

    运气!

    竹心震惊,没想到这决定终身大事的事如此儿戏,朝着柳妙儿看去却不见柳妙儿面上有什么表情。柳妙儿当然没有什么表情,喝着自己的茶表示一切与她无关,倒是一旁的眠月阻止了竹心。

    “小少爷,这抽签会不会太儿戏了!月娘子她的终身大事······”

    “儿戏?”月璟眉头一挑看向眠月,轻笑道,“知不知道什么叫缘分天注定。如果连这点运气都没有,要成为我月璟的父亲,恐怕不太合适吧!”

    月璟如此一说,眠月也就不再说话退了下去,竹心领命下去,留下一屋子的沉寂的人满脸不愉,一个个面面相觑,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这种气氛持续了良久,柳妙儿的茶终究还是喝完了,看着只剩下茶叶的瓷杯,柳妙儿这才将眼光投向了这大厅内的人。

    只是众人给她的,是一双双带着复杂神色的眼睛。

    “怎么,今日可是我相亲的日子,相亲大会如此高兴的事,你们怎么这么沮丧?”柳妙儿微笑着,只是她的笑容并未缓解众人的不快。倒是让冉雨忍不住说道:“娘子,真的有必要相亲吗?”

    “有必要?冉雨,如今不是有没有必要的问题,而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不必担心,这一次的相亲会,说不准的,我还能找到以为如意郎君呢?不过我不明白的是,你们怎么这么不高兴?”

    柳妙儿真的不解,按理来说,月璟的脾气他们不是不知道,这相亲大会成功的几率几乎为零,怎么大家的神色都如此奇怪。

    与柳妙儿有着同样想法还有月璟,他实在不明白这些人到底是怎么了?难道就是因为他勒令春风得意楼的人不准参加引起的?可这也不太可能啊!

    月璟迷茫,柳妙儿也迷茫,众人垂着眼睑不敢看两个人,几个人相互之间推推嚷嚷的似有难言之隐,最后没了办法,是凤羽站了出来,从怀中拿出一则告示来,放到了柳妙儿的手中。

    纸质的告示很轻,只是看凤羽的模样,似乎这告示,重逾千斤。

    打开告示,似乎是月璟曾经贴出的相亲启示,只是在看到告示的第一眼,柳妙儿就看出了奇怪之处,这则告示不是出自春风得意楼,而是处子城主府,上面盖着城主官印,而告示上的内容,更是让人惊心。

    告示说,这场相亲大会之后,只要获得最后胜利的人,就会当场与月娘子成婚,这场婚礼由城主亲自主持。而相亲的细节居然也在告示中列出,第一轮武试,第二轮文试,第三轮由参加的人面见月娘子,只要得到月娘子点头的人,方可成为这次相亲大会的胜者,成为春风得意楼月娘子的夫君。

    而相亲大会后,便是盛大的婚礼,而此次相亲大会,月娘子一定会选出一名夫君,否则便是欺瞒百姓,春风得楼就将被官府收纳。

    “这是威胁!如果我们不选出一个人来,那么春风得意楼将被凤陌灵掌管!”

    看完了告示,柳妙儿没有说话,月璟脸色铁青只说出这么几个字。话虽如此说,两个人心中都明白,这则告示不可能是处子凤陌灵之手,因为凤陌灵与他们乃是至交,虽然平日里总是意见相左,可也绝对不会这样做,那么唯一有可能如此做的人,就是元邵!

    “妞,你说他这么做,是什么意思?”

    月璟很疑惑,而柳妙儿也不明白,但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既然元邵要如此做,那么她也不会反对。这不是对他服软或者顺从于他,而是事情到了如此地步,后退换不来胜利,那么她能做的只有前进。

    “不管什么意思,这相亲大会还必须得按照这个告示上写的来。不过较好的是,这样的比试流程与月璟你的安排差不多,所以不必忧心准备不足的问题。相亲大会照常举行,至于这个未来的夫君是谁,不也要看我的意思?所以不必担心。”

    “可是······”

    虽是如此说,其他人还是担心,总觉的这凤陌灵不知道在想什么,突然来了这么一出。

    毕竟在此之前,他们都以为凤陌灵是月娘子的至交。

    “放心,这件事我自有分寸,只是你们还是要做好随时离开的准备或者留下的准备,春风得意楼的根基在这里,所以不能丢。这场相亲会还必须得举行,至于最后的胜者,就要看参加者的运气了!”

    对于这突如其来的一幕,柳妙儿毫不担心。见当事人如此,众人也不多想了,领命下去,只是眠月磨磨蹭蹭的留了下来,看着柳妙儿和月璟似乎有话要说。

    “眠月,你怎么了?”

    对于这个一直听话乖巧的像只小白兔的公子,柳妙儿一直很喜欢,感觉他就像自己保护着的一个小弟弟般,虽然从实际上来说眠月比她大上一岁,只是眠月的性子十分温和,没有年长者的气质。

    他一向善良,从不说三道四,有什么也都委婉的说出来,只是今天这欲言又止的神色实在是奇怪。

    “娘子,这告示,真的是城主府所出吗?”

    “是啊,怎么了?眠月难道不认识城主府的印章?”

    “不,不是,城主府的印章我认识,只是我觉的凤城主虽然平日里无礼又固执,只是也不像是做这种事的人,我想这件事会不会······”

    眠月小心翼翼的说着,只是话未说完月璟便笑了,笑的眠月脸色青一阵白一阵,不知如何是好。

    “哈哈,眠月,本少爷还以为你很厌恶凤陌灵呢,没想到倒是会为她说话,要是她知道了,还真是做梦都会笑醒了!”月景哈哈大笑,眠月的脸瞬间红了一片,整个人羞窘的不知所措,一抬头想向柳妙儿求助,可话未出口却见柳妙儿也笑眯眯的看着自己。

    “娘子,你别误会,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就是觉的凤城主他不会这样做,我······我······”我心仪的人是你呀!

    眠月记得双眼通红,心中的那句话到了嘴边也被强行咽了下去,他知道他和月娘子不会有结果,所以他选择不说,不说的话月娘子还会见他几面,若是说了,就会如同西尧一般,被月娘子躲着了。

    “好了,月璟你别笑了!眠月,你的意思我明白。所以不必惊慌,你先去准备你的东西,这次的事情十分麻烦,所以做好逃离的准备,明白吗?还有,告诉西尧,在这个节骨眼上,让他不要出什么幺蛾子!”见眠月着急窘迫实在不知所措,柳妙儿出面替他解了围,眠月感激的看着她自行退下,留下柳妙儿与月璟对视一眼,露出一奇怪的笑容来。

    元邵,不管你出于什么目的,想要打倒我们,可没那么容易。既然我早就想和你和秦冥寒会面,这一起来了我也省了好些功夫。这场相亲大会,我会让你们明白,我柳妙儿,不是那个柳家小姐,不是汝南王妃,也不是水玲珑!柳妙儿,就是柳妙儿!

    柳妙儿目光坚定,心中早已下定决心,而月璟站在一旁看着她,嘴角带着一抹轻笑,笑容带着风流气,一如当初他站在桃源居的窗外,凝视那个听着大肚子的女人时的神情。

    妞,这场相亲大会是我为你准备的,那么我会给你一个满意的交代!

    太阳正空,午时已到,日晷的时辰在指向午时的那一刻,柳妙儿和月璟乘着马车来到了墨湖的舞台旁,还未到墨湖,就见湖边马车林立,湖里的画舫一字排开,等待着她这个相亲大会的主人到来。

    马车驶过,春柳等人就迎了过来,柳妙儿由着月璟搀扶下了车,蒙着面纱进入了舞台后临时搭建的阁楼,透过阁楼的竹帘,能看见舞台的一切情况。

    众人坐定,大会就此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