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宝宝来袭:王妃要相亲 > 【193】越加复杂的情况
    春柳和印眉?

    他们两个不是在百花会墨湖舞台那里监工吗?这时候回来,难道哪里出了什么事他们两个解决不了?

    月璟和柳妙儿对视一眼觉的事有蹊跷,让桑榆将两个人带进来。春柳和印眉第一次进入璧竹殿,看着这掩映在竹林中与竹林融为一体的大殿,不由得感叹着月娘子的情趣。进入大殿内,一股清新的气息扑面而来,空气中氤氲着清雅的茶香,让人心旷神怡。

    柳妙儿和月璟正坐在一竹椅上,看着春柳和印眉眼神平静,却平添一种高贵的气息。只是小少爷的脸色似乎有些不对,不过这种时候两个人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对着月娘子就跪了下来。

    “春柳印眉,你们这是怎么了?有话就说,你们也知道我不习惯你们下跪。”

    春柳和印眉是柳妙儿的心腹,所以她从来不苛求他们,春风得意楼也没有下跪的习惯。这些春柳和印眉是知道的,只是今日,似乎情况有些不同。

    “你们两个,有话快说!”月璟被柳妙儿一劝心情好了许多,脸色刚好转看到两人下跪又皱起了眉头。

    见到小少爷变了脸色,两个人也不敢耽搁,只是这事非同小可,两个人对视一眼斟酌了一下词句,这才将在墨湖遇到的一切说了出来。

    “小少爷,或许是属下眼拙,只是那个人实在是像极了小少爷,所以,我们才回来禀报。”春柳和印眉说话的时候没有抬头,但是依旧能感觉到从小少爷身上散发的浓重戾气,那种戾气只有在当初月娘子遭遇危险的时候才出现过。

    那一次出现,是因为恨极了那些伤害月娘子的人,那么这一次,是不是因为,恨极了那个满身阴寒之气的秦公子!

    可为何,小少爷会如此恨他?

    难道?

    两个人心中不由自主的猜测,但是这种想法很快被柳妙儿洞悉。

    “春柳、印眉,不要胡乱猜测!记不记得我曾说过不该管的事情最好不要插手。你们说的那个人我们认识,说起来跟我们有很深的渊源,但不是你们可以招惹的对象。你们找冉雨和凤羽去舞台那儿看着,而你们两个将月雷和月电带回来,春柳你和月雷准备随时应急,而印眉你和月电一起准备逃走事宜。既然那位秦公子来了,这墨城的形势,就会麻烦了!”

    应急和逃走?

    春柳和印眉惊讶,没想到事态这么严重,不过既然月娘子如此说,他们也不会怀疑,领命下去了春柳又突然想到了另一件事。

    “月娘子,小少爷,有件事虽然看起来不重要,可属下总觉的有些奇怪,不知该不该讲?”

    “春柳,有话就说!”

    月璟听到秦公子这三个字的时候就已经明白了大概,在听到与自己长的几乎一模一样的时候,他就知道又一个麻烦来了。这元邵来了已经十分难缠,看他的模样还想将柳妙儿带回去,而这个节骨眼上,秦冥寒也来了,秦冥寒要怎么做他不知道,但是他十分清楚,一个北宁的太子不远千里来到这南方,为的可不是这墨城的百花会,更不会是冲着柳妙儿而来。秦冥寒,定是要借着墨城的热闹,做什么不可告人的事。

    当初举行这百花会,还真是一个错误!

    月璟正恼着,春柳却突然婆婆妈妈的来了这一句,他心气不顺就吼了一句,吓得春柳和印眉一哆嗦。

    不过春柳依旧镇定了下来,轻声禀报道:“回小少爷,也是今日在画舫租赁的地方遇到的事。在我和印眉坐着马车离开之前,来了一个口音十分奇怪的人。”

    “口音奇怪的人?”这一次月璟没有说话,倒是柳妙儿注意了起来,秀眉微蹙。

    “是,其实墨城这百花会如此盛大,许多人奔着春风得意楼而来不远千里也不奇怪。只是那个前来询问的是个随从,并且随身带着一柄刻着灵蛇标志的剑,而那种标志,我似乎在哪儿见过?”

    春柳本不想将这件事放在心上,但是看到刚才月娘子和小少爷面对那秦公子的反应如此谨慎,觉的任何的疑点都不能放过,所以一五一十的说了,此话一出,月璟和柳妙儿就皱起了眉头。

    灵蛇标志?

    这有什么奇怪的?

    印眉不解,但是月璟和柳妙儿却十分重视,可月璟怎么想也想不起关于灵蛇标志的事,倒是柳妙儿的头脑中似乎有印象。

    “春柳,你先把那标志画下来,我看看。”

    柳妙儿心中疑惑,春柳也不敢耽搁,急忙拿了笔墨画起来,等到成形吹干了拿到柳妙儿面前让她查看。

    这个东西?

    月璟没有印象,但是柳妙儿看到后却脸色大变,惊呼道:“这东西我确实见过。春柳,印眉,刚才我吩咐的事你们快些去办,不要耽搁,看来那秦公子的到来,可不是什么简单的事。记住,一切小心进行。还有晚上的戏剧表演如期进行,不要忘了!”

    柳妙儿将这张纸收了起来,急忙带着月璟就朝外走去。春柳和印眉没想到事情越发复杂了,但是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两个人见柳妙儿如此重视就急忙做准备去了。

    而柳妙儿带着月璟一路穿过春风得意楼的琼花走廊,越过流觞曲水风华池,来到了四公子的住处。面对着月璟的疑问,柳妙儿没有多说,而是领着他走进了西尧的阁楼,一进门,就见西尧沐浴更衣出来似乎在为今晚的事做准备,一见柳妙儿进来急忙迎了出来。

    “娘子,你怎么这时候来看我了。今日为了准备百花会戏剧大赏没准备什么茶水,娘子你······”

    西尧一见柳妙儿进来,急急忙忙的要准备招待,那一脸欣喜和迷恋倒真是将柳妙儿看的很重。只是柳妙儿阻止了他的忙碌,和月璟一起坐在了阁楼大堂内的罗汉床上,拉住了看到自己到来一脸受宠若惊的西尧,对着他灿然一笑:“西尧,现在情况有些不同了,所以在我面前你的伪装都没有用,我手中有一张画,你自己好生看看,看好了如果有什么话说再说吧。”

    说罢,柳妙儿也不顾西尧瞬间惨白的脸色,将手中的那张画交给了西尧,画上那灵蛇标志活灵活现,足以体现春柳精湛的画工。

    而西尧在打开那张画的时候,突然面如死灰,眼神战栗,一旁跟随着他进入春风得意楼的小厮名儿忍不住惊呼了一声,让一旁等着看戏的月璟跟着吓了一跳。

    早觉的这西尧公子行为奇怪,看来还真是另有隐情啊!

    柳妙儿看到西尧的脸色,就知道她的猜想八九不离十了,但是她不急,因为春柳之所以会注意到灵蛇标志,就是那标志在春风得意楼曾出现过,只是虽然都是灵蛇标志,可那标志也有一点不同。而那点不同,就是关键之处,也不怪阅人无数谨慎无比的春柳没有认出来。

    但是这不同的灵蛇标志的出现,足以让藏在西尧身上的秘密揭开。

    柳妙儿很有耐心的等着,但是西尧似乎没了耐心,他脚步不稳的踉跄了几下,虚弱道:“娘子,请让我想一想,娘子请先离开。”

    西尧嘴硬,咬着牙似乎有了自己的打算,柳妙儿见他不说话也不强求,看着那已经被吓的魂不附体的名儿,柔和道:“名儿,看好你们公子。现在墨城外可不安全。对了,想必西尧你对那枚灵蛇标志不太熟悉,那么我来说吧。大夏以西有一国家,名为西番,西番出产一种剧毒之蛇,名为西番花练,其毒一滴足以毒死五六人,但是用的好也是治病良药,所以被西番国奉为神物。西番的皇室的图腾便是灵蛇标志。这西番国虽然不小,但是因为身处沙漠之中很少与大夏来往,所以大夏并没有重视这个周边国家,听说这个国家的人也很少。只是几年前西番**,国王与王后被活活烧死,而西番王子胡尧西尸骨无存!从那以后,西番王爷胡烈西统治西番国,逐渐与周边国家交流。而这灵蛇标志,就是西番皇室王爷的的标志!”

    说罢,柳妙儿带着月璟离开,无视了西尧苍白的脸色。可走到门口却突然想起了什么,回身道:“西尧,别忘了今晚还有表演,你也知道,我不喜欢有人缺席重要的表演。要记着,我曾说过,春风得意楼是你的家,所以你可不要让我这个家长失望。既然你口口声声说喜欢我,那么就拿出你能够喜欢我的资本来吧!”

    嫣然一笑,柳妙儿笑容绽放宛如牡丹盛开,美轮美奂,看在西尧的眼中宛如鲜花满路,只是这笑容一瞬即逝,伴随着柳妙儿与月璟离开渐行渐远。

    “王子,我们······”

    名儿在一旁,扶住了摇摇欲坠的西尧,西尧挥了挥手制止了他要说的话,无奈道:“王子,还有王子吗?没想到月娘子如此厉害,我这么多年佯装的喜欢她她却不为所动,还能暗地里查出这么多事来,看来我这个王子,还真是没用!”

    西尧满脸苦笑,吓得名儿急忙劝阻:

    “王子,你是我们最好的王子,若不是王爷他······”

    “闭嘴!准备今晚的事,我们必须好好表演!”

    “可王子,我们不离开吗?”

    “离开?离开做什么!我们逃到这里他不可能能找来,他来这里不是为了我们。我们不能露出任何破绽!”

    “是,属下明白。”

    明儿应下,而院外的月璟也已经将里面的对话听的清清楚楚,他看着柳妙儿满脸不满,似乎在为不知道这件事责怪她。

    可柳妙儿却什么都没说,只是看着西尧的阁楼,目光深邃。

    看来该来的,总是要来的,可为何堆在一起来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