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宝宝来袭:王妃要相亲 > 百花会的来客
    暖风美人醉,酒香扑鼻来,若得三两梨花泪,嫣红桃花被。

    蓝天白鹭飞,碧湖漾波翠,难取四五画舫楣,姹紫百花会。

    三月三,清风拂面,百花盛开,在南方秦水河畔的墨城在春意盎然群鸟啾鸣的时刻,迎来了属于自己的第一个盛大的节日,沉寂了多年的墨城在三月三这一天狂欢了起来,百姓们如同迎接春节一般迎接着这盛大的节日,花枝招展的墨城姑娘更是盛装出席,体验着这属于大夏花一般的女子的节日。

    莺歌燕舞欢声笑语不足以描述其中的热闹,城外即将举行百花戏剧大赏的墨湖更是热闹非凡,柳妙儿花低价租来的画舫如今已经以超过十倍的高价租出去了,这些画舫正拍在水面上,遥遥相望那临水而建面对着水面的大型舞台。

    春风得意楼已经贴出告示,说是今晚就将进行从春风得意楼建立到如今,唯一一次公开对外表演,放出话来说,要让这些远道而来的人,见识见识墨城人心中神秘而向往的春风得意楼。而百花会之后的第二天,春风得意楼的当家掌柜月娘子在这个舞台上相亲,只要缴了十五两银子,并且满足相亲条件还得到月娘子的青睐,那么这所有的一切,都将属于那个幸运的男人。

    所以人们在期盼着百花会戏剧大赏的同时,也期待着明日的相亲大会。

    眼瞅着墨城聚集了许多青年才俊,春柳不得不感慨,还是小少爷厉害,在这种时候相亲虽然容易混乱,但是选择较多,想必那些远道而来有权有势的公子哥儿或者富商豪贾也会有兴趣。

    只是小少爷那相亲启示,恐怕······“春柳,别担心没有人来,春风得意楼如此大的诱惑害怕没人冒出头来?小少爷对月娘子的占有欲你也看见了,他哪儿会允许别人和他抢人。这相亲大会到头来或许只是一场闹剧罢了,就算小少爷想通了,想找一个满足相亲条件的人,真的很难。”

    印眉和春柳一起照顾着墨湖的舞台,一见春柳站在湖边发呆就走了过来,两个人在楼里面这么久,又几乎是随着春风得意楼成长的,所以早已有了默契。春柳想什么印眉也明白,只是小少爷固执起来十头牛都拉不回来,加上月娘子不阻止,这事儿,是没法儿停下来了。

    “这倒也是。我也不认为小少爷会那么轻易的让月娘子出嫁。只是西尧和眠月两个,我还真不知该怎么办?西尧还好,只是迷恋,可眠月,似乎真的喜欢月娘子,可那凤陌灵城主喜欢眠月,还真不知该如何是好?”

    春柳当然明白小少爷的脾性,放荡不羁风流倜傥,一个五岁的孩子却宛如一个风月场中的老手,脸上时常挂着挑逗的笑容。只是在面对月娘子的事的时候就完全是另一番模样。他至今还记得,当初春风得意楼还有一位俊俏的公子,月娘子见他眉清目秀准备培养,可他却不知好歹成了墨城一家青楼的奸细,抓住了月娘子还得她差点被人凌辱,那一次小少爷暴怒,将那些人关进地道,用浓烟活活的将人熏死了。那时候那些人凄厉的哭喊声他听得十分真切,吓得他起了离开春风得楼的念头。

    那时候,印眉也看见了,两个人合谋了要走,却在小少爷发现之前被月娘子拦住了,月娘子没有惩罚他们,只是告诉他和印眉,做错事总是要付出代价的,代价有大有小,这个世界永远都是弱肉强食没有真正的公平可言。月娘子说,如果不是小少爷发现,那么被折磨死的就是她。

    想到这儿,春柳突然间响起了月娘子的话,转头看着印眉,却见她眉色如黛,一双看透风月的媚眼正透着浓浓的怀念和一丝不可抑制的崇敬。

    他知道,他们想的是同一件事。

    “春柳,记得吗?月娘子说过,对错不过是我们自己的想法,自己认为是对的那就是对的。月娘子说,我不求你们对我死心塌地,但是决不允许背叛,因为被背叛的心,就像被扔进了油锅,很疼!所以,她那时候也是怒了,因为被背叛而发怒,因为那时候她对那公子很好,所以才会纵容小少爷的做法。”

    “是啊,那时候我也是第一次听说,一个主子被下人背叛了心会疼。所以为了不让她心疼,我们要努力的看着这春风得意楼!”

    春柳眼神闪动,也是回忆起了曾经的事,他转头与印眉对视,两个人相视一笑,再看向了这如翡翠般的墨湖,本想吹着和煦的春风好生享受一番,却听得不远处的花房租赁处传来吵闹声。

    “看来,我们有事做了!”

    印眉看向吵闹传来的地方,冷声一笑,春柳也不多说,走过去找来一伙计询问情况。

    “怎么回事?”

    “回公子,还不是画舫数量太少,人们起了争执。刚才啊,一位钱员外花了一千两银子租下了这艘画舫,本来是暂时停靠在这里等晚上再来。可是后来又来了两个带刀的人,说什么他们家的主人需要这艘船,希望能够以三千两租下着船,可船主人不愿意,那两个带刀的人就火了,所以这才争吵了起来。”

    伙计将刚才的一切解释了一遍,听口气对那带刀的人十分不满,也幸亏月娘子说过会遇到这种情况,让他好生调解。若实在不行就让两方同租一条船,若还是不乐意的,就只能强行驱逐了,这舞台边有风雨雷电四尾高手,春柳也不怕什么。

    “印眉,你去看看那些控制灯笼的机关,这事儿我去看看。”

    春柳说完,示意伙计带路,伙计不敢耽搁,带着他来到了画舫租赁的地方,果真看到一艘装饰着春海棠的大画舫停靠在岸边的临时码头旁,而码头的木桩板上两个带刀的人正拔出到来要挟那钱员外。

    “怎么,你这是想找死吗?竟然敢与我们主子抢画舫!”两个人明显是随从,不远处一辆马车停靠在那儿,马车外还有两名女子,看样子也都不是简单的人。

    “什么叫抢!两位公子,这画舫是我先租的,你们凭什么租过去。我在墨城这么多年还不信这里没有王法了!你们有刀又怎么样,春风得意楼从来都是公平做生意,你以为你们能在这里蛮横吗?”

    两柄明晃晃的钢刀架在脖子上,那钱员外虽然怕的双腿打颤,但是在这里还是能大声反击。那两个随从一怒之下就要一道看过去,却被一根树枝拦住,春柳一看,是风雨雷电中的月风挡住了那蛮横的随从。

    “你是谁!”

    那随从想必也是有地位的,被人挡住顿时不满晃动着钢刀就要朝着月风招呼,可月风不过一个偏身就躲过去了,并且在那一瞬间制住了那随从。

    “不愧是小少爷训练出来的人,还真是不简单!”

    一春柳感叹着,却不忘走过去,看着月风冷冷的脸,也不多说什么,走到那两个随从面前做了一个揖笑道:“两位公子真是不好意思!这画舫确实是钱员外最开始租的,如今画舫没了,我们也没了办法,几位若是想看我们楼里的歌舞,可以过两日去春风得意楼,届时也不会有这样的事发生!”

    春柳秉承着和气生财的宗旨,和善的调解,可那两个随从却蛮横的很,钢刀一晃厉声道:“看来你就是当家的了!既然没画舫了还摆什么舞台!我们主人路经此地想来这里散散心,倒是你们不识抬举!这里是两千两银子两天的租赁时间,你们自己看着办!”

    随从大手一挥,甩出两千两银票,春柳却连眼皮都不动一下。

    不识抬举?

    若是不识抬举,你们早就被轰走了!

    春柳对着蛮横的随从没有好感,不过做生意也不会随意的露出情绪,想了想道:“两位公子,实在不好意思,做生意讲究诚信,这钱员外比你们先一步,所以还请见谅!”

    春柳虽是赔笑,却不卑不亢,那随从一见他如此更是气极,一拳就朝着春柳打去。春柳面色一变却不闪躲,倒是一旁的月风一个箭步上来,挡住了两个随从的攻击,两随从大为光火拔出刀来,与月风在这个地方斗了起来。

    刀剑相加,吓退了钱员外和一些帮工,可春风得意楼的人,却没有一个人离开,而是面不改色的做着自己该做的事。

    这春风得意楼,恐怕不简单!没想到这次南疆之行,特地绕了远路来这里散散心,还能遇到如此有趣的地方。

    这墨城,是大夏除了秦城之外最富裕的城市了吧,看来这被誉为温柔乡销金窟的地方,着实不容小觑!

    马车里的人,一双狭长的眼睛微微的眯起,看着那对付自己身边两个一等一的高手好游刃有余的人,他勾起唇角,露出属于他的阴柔笑容来。

    “明残明余,住手!”

    声音从马车中阴柔冰寒,宛如兵刃能刺透人心,让春柳和月风同时一哆嗦。而那两个随从原本蛮横的神色在这一刻听了下来,收回刀来到了那马车下。

    “主子,他们······”

    “不要无理取闹!”马车里的人再度说话了,声音依旧冰寒,让春柳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然后只见那马车的车门打开,一双绣金朝天靴踏在墨湖的土地上,那双阴柔的眼睛直直的看向了春柳。

    “我想既然我们是客,那么这位公子自然也会明白待客之道。看公子从容不迫的样子,想必已经有了解决的办法,我可不想乘兴而来败兴而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