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妞是爷的,你算什么东西!”

    月璟冷笑一声之后,恶狠狠地说出这么一句话,稚嫩的小脸上满是痛恨,随后他一手抓着柳妙儿的手,一手指着元邵,气势十足,吓的不知内情的凤陌灵一哆嗦。

    这孩子,没想到发起火来这么可怕!

    凤陌灵心有余悸,但是元邵怎么会被月璟这点小伎俩吓住。他喝了一口杯中的北方冰茶,缓缓起身,站在月璟面前,学着月璟刚才的模样,冷冷一笑道:“这是你,这个儿子与父亲说话的态度?”

    元邵似乎是怒了,不想周旋下去,就这么一句话,就挑明了他和月璟的关系。月璟浑身发抖,元邵这一出让南席君和柳妙儿措手不及,更是让凤陌灵目瞪口呆。

    父子?!

    这突如其来的讯息让凤陌灵心下惊异,同时当事人柳妙儿更是不明所以。多年前水莲花的话似乎还在耳边回响,那时候元邵分明听的十分清楚,水莲花说月璟是秦冥寒的儿子,虽然没凭没据,但是既然已经所出口了,元邵不可能不怀疑。可他现在这么说就是承认了他和月璟的父子关系,这算什么!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让青魂青魄也愣住了,这些年王爷虽然心里想着王妃,却没有去调查关于王妃的任何事,这突然叫月璟儿子又是怎么回事?一群人不明所以,但是有两个人却丝毫不在意这句话带来的影响。这两个人,自然就是月璟和元邵。

    此时月璟捏紧了拳头直视着元邵,两人目光相撞电光火石,似乎在眼神中交战较量。元邵没想到一个五岁的孩子也能有如此厉害的气势,心中感叹的同时却越发觉的这孩子长大后气息几乎与那惜花公子如出一辙。这种发现让他心头不愉,在他心中别的人包括元晟都可以无视,但是那个为了柳妙儿死去的惜花公子月如钩他不可能忽视,更不会忘记柳妙儿曾经说过的话,她说她的孩子姓月,而如今这孩子确实姓月。

    仇人相见,自然分外眼红,元邵心中有事,居然幼稚的在这里和月璟对视了起来。

    两个人丝毫不相让,柳妙儿和南席君知道这是两个人的较量所以没有插手,可凤陌灵不知。她刚从小少爷是汝南王的儿子的事情中回过神来,突然意识到,如果小少爷是汝南王的儿子,那么月娘子不就是汝南王的女人?

    难道月娘子五年前和这汝南王发生了什么,有了孩子之后才逃到了墨城来?难道是因为月娘子身份地位不高,所以不好说出有孩子的事?

    难怪,难怪当初奶奶会说小少爷身份不简单,原来月娘子这个女人居然和汝南王有关系!

    凤陌灵在春风得意楼浸yin多年,看戏看得多了,听得故事多了,脑海中就形成了一系列联想方式,一听到元邵的话第一反应是震惊,而第二反应就将整个故事联想出来了。这一联想不要紧,联想到后来越发觉的自己发现了一个惊天秘闻。

    可现在,这秘闻的两个男主却争锋相对互不相让,没有父子相见的热泪盈眶,反倒是势同水火,争锋相对。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凤陌灵不知所以,扫了一眼整个花厅就看到了同样比较震惊的月娘子,凤陌灵直觉的认定,打探内幕消息,直接找月娘子才靠谱。

    所以凤陌灵小心地凑了过去,悄声闻道:“娘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墨城可遭不起小少爷的折腾。”

    怎么回事?

    她柳妙儿还想知道怎么回事呢?

    现在事情的发展全完不在预料之中,她曾经想象过和元邵相见,但没有想到会在墨城,也想象过月璟长大了和元邵见面的样子,却没想到是这样大眼瞪小眼。

    “凤陌灵,你别多问了。等我把事解决了,再找你算账!”

    若不是凤陌灵多事,现在也不会出现元邵和月璟大眼瞪小眼的情景。所以柳妙儿冷哼了一声,让凤陌灵现在不要多事,然后觉的不能再让月璟和元邵这么对视下去了,事情发生了逃避已经来不及了,只能想办法解决。

    所以柳妙儿一把将月璟拉过来,顶着两个人强大的气场冲进去,自己挺身而出站到了元邵面前,对着他,露出一柔媚至极的笑容来。

    “妞!”

    月璟不满地唤了一声,但是被柳妙儿拉向了身后,示意他不要多说话。然后她毫不畏惧的迎视着元邵的凤眼,笑道:

    “王爷,稚子无知,还请王爷恕罪。这孩子一出声就是这幅脾气,扰了王爷的雅兴还望赎罪。我们一介小民本就不应该出现在王爷面前,所以就此告辞了。小女子想城主定会好生招待王爷。王爷,二哥,城主,我们先行告辞了!”

    虽然月璟一怒之下已经出卖了自己的身份,但是在场的人除了凤陌灵以外其他的人早就明白了真相,而凤陌灵现在云里雾里不会随便添乱。更何况凤陌灵不是外人,所以现在柳妙儿觉的自己不需要畏惧元邵什么。

    站出来一段话,撇清了刚才一系列的事,然后不等他人反应就拉着月璟就朝外走。但是元邵一伸手就要拦住了两人。这下月璟不高兴了,双眼一眯出手若电,一拳打在元邵的手臂上,元邵手臂一震似乎被打伤,但是却没有收手,掌心一晃直接朝着月璟打来,力道之强让月璟来不及躲避,眼看着要一掌拍在月璟的胸口,柳妙儿眼疾手快一把推开月璟挡在了迎上了元邵的手掌,吓的月璟面色大变。

    “妞!”

    月璟一声厉叫想要扑过去,不过俨然已经来不及了,元邵一掌拍在月娘子的胸口,只听得“咔嚓”一声骨头的脆响,众人皆是一脸惊惧。

    “妙儿!”

    “娘子!”

    “妞!”

    三道惊呼响起,月璟飞扑上去接住了被元邵强大的力道击飞的柳妙儿,急忙检查起她的伤势来。

    “妞,你没事吧!元邵,没想到你出手居然如此狠毒!”

    月璟心慌意乱,小小的身躯扶住柳妙儿手忙脚乱的检查,检查了一遍却发现柳妙儿根本没受伤,而柳妙儿自己也回过神来,身上并无丝毫痛楚。

    等等,既然我没事儿,那么刚才那一声脆响是?

    柳妙儿心头一愣,捂着胸口抬起头看向元邵,却见他早已收回了手,双手藏在袖口中,根本看不出什么异样。

    刚才那一声脆响绝对不是幻听,而自己没有受伤,那么受伤的就一定是元邵了。在刚才那出手的一瞬间,元邵为了不让柳妙儿受伤强行收手伤到了手腕。

    这算什么!

    出手如此狠毒却收了手,是为了表示自己的仁慈吗?

    柳妙儿站了起来,拉着月璟的手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告诉南席君和凤陌灵自己没事,然后拉着月璟看也不看元邵,大步从她面前走过去。

    元邵依旧挡住了她的脚步,那股熟悉的香味迎面而来,让柳妙儿灵敏的鼻子微微发酸。

    “王妃,今**不可能从本王身边离开!”

    元邵的语气斩钉截铁,一双凤眼夹带着奇怪的情绪,双拳紧握手上的手还在发疼,但是他的表情依旧清冷,因为除了清冷,他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表情来挽留。

    这一次,他是真心的,在刚才一掌打过去却硬生生地收回了所有的力量的时候,他突然明白了,他若是魔,那么即便是杀光了天下所有的人,也不会杀了面前的这个女人。而同时他也明白了,如果哪一天有一个人如他一般出手却没有及时收手,那么柳妙儿还能活下来吗?那枚血粼粼的指甲多少次成了他的噩梦他不会忘记,如果柳妙儿死了,那么他会如何?

    这样的后果他不敢想象,也不愿去想,之前他还思考着月璟究竟是谁的孩子,如今想来已经不重要了。他喜欢的是柳妙儿,不是月璟,不管曾经如何以后如何,现在,他要做的就是将人留下来,然后告诉她许多她不曾知道的事。不然哪一天柳妙儿真的消失了,或者说如刚才一样遭遇危险被一掌打死了,那么他的一切坚持,还有意义吗?

    他在意的,不过是柳妙儿一个人罢了!

    就这么一瞬间,元邵如醍醐灌顶一般醒悟,可他的醒悟柳妙儿并不知情,更不会明白他此刻的心情。

    所以柳妙儿笑了,一如既往的柔媚笑容,明媚的让人心醉。但是笑容之后,柳妙儿的一句话却让元邵让开了路。

    “王爷莫不是忘了,汝南王妃早已死去,死者已矣,一个死了的人还希望王爷能够尊重!”

    “还有,王爷明白,什么叫置之死地而后生吗?王爷明白那陷入死地拼命求生的艰辛吗?王爷若是不明白,那么请让开!”

    柳妙儿疾言厉色,一段控诉般的话让元邵愣住,而她也借着次机会带着月璟离开。月璟心急,带着柳妙儿出了花厅就用轻功消失。

    “妙儿,景儿!”

    南席君追着两人而去,留下一脸愕然的凤陌灵,和若有所思的元邵。

    春风从敞开的们侵袭进来,却吹不走凤陌灵思绪中的惊异。她听到了,听到刚才元邵说,说王妃!

    王妃?

    大夏汝南王妃柳氏,柳妙儿!

    对了,南席君也叫月娘子妙儿来着!

    难道月娘子是五年前死去的王妃,而月璟居然是汝南王五年前一同被烧死的小世子!算算时间,也刚好能对上!

    这到底,算什么事?

    凤陌灵再笨也察觉到里面的猫腻,神情一凛就要冲出去质问月娘子,却被青魂和青魄挡住,一回头,却发现元邵正看着她,凤眼冷冽。

    “凤城主,本王现在需要知道关于你口中的‘娘子’的一切的事!”元邵的口气毋庸置疑,但是凤陌灵却冷哼了一声。

    “你凭什么!”

    “就凭这个!”

    元邵似乎早已料到了凤陌灵的抵抗,从怀里拿出一东西来放在凤陌灵的面前,凤陌灵见到那废铁一样的东西脸上的轻蔑之色消失,反而面色一变,对着元邵跪了下来。

    “主子的吩咐,属下,一定照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