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宝宝来袭:王妃要相亲 > 【189】妞是爷的,你算什么东西!
    竹心向来聪明,加上跟在月璟身边学到了许多,知道月璟不喜欢废话所以说话直奔重点,而这段话的重点,自然就是那位王爷与小少爷几乎一模一样的脸。

    月璟头脑一片空白,一时不查脚步一个踉跄。“咚”的一声,是月璟脚底一滑将一块石头踢下湖岸落水的声音,水花溅起溅到月璟的脸上,一丝凉意让他从刚才一片空白中瞬间回神。

    “你说什么!”

    月璟一声大吼,根本不相信竹心刚才的话。

    “少,少爷,是真的,那位王爷与少爷一模一样,并且,小的还看到南大人脸色大变,那位王爷看样子也是个厉害的人!”

    竹心见月璟面色有异,顿时小心翼翼起来,声音渐小可月璟却听的十分清楚。

    王爷!

    还与自己一模一样的王爷,除了元邵还有谁!

    可元邵什么时候来的?墨城距离秦城万里之遥,他来这里干什么!

    月璟不明所以,转眼看了看这云蒸雾泽墨湖,看了看身后已经成形的巨大临水舞台,想到这百花会的提议者,月璟瞬间明白了什么!

    凤陌灵!

    你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

    月璟知道元邵不会没事儿找事而来到这个地方,定是凤陌灵弄出来的蠢事,如今人已经来了也没办法了,相亲大会必须停止,每个参加的人退还十五两银子他都乐意,但是不能让元邵发现柳妙儿的存在。

    柳妙儿本尊是谁他调查了这么多年依旧没头绪,所以他不能让元邵见到柳妙儿,因为如果柳妙儿真的是奸细,元邵就不会放过她。更何况,当初逼得她带着他用那样的方式离开,就是他和秦冥寒的功劳,如今他怎么能让之前的事在上演一变。

    没有人能够明白,当他看到柳妙儿为了挖出一条生路来磨掉了双手的指甲后,他那种心疼和愤恨。逃出秦城后的第一天晚上,他们躺在破庙,他晚上没有睡,只是守在柳妙儿身边,防止那些闻着血腥味儿而来的蚂蚁和蟑螂噬咬柳妙儿的手指。虽然后来那双手在他的调养下恢复了原状,可那种疼痛,他永远不会忘记。

    凤陌灵,既然你把元邵请来,那么我和妞就走了,你就倔强的用你一个人的力量,维持着这墨城的繁荣吧。

    元邵,既然你来了,那么你就在这墨城里,好生的待着吧!

    但是前提是,他必须找到柳妙儿让她离开这里,虽然以他现在的武功和元邵不相上下,春风得意楼的实力也不小,可元邵和元晟已经联合,这件事别人不知他却知道。不然那一晚妞中毒后元邵不可能那么轻易地从元晟手中拿到雪莲子。所以他不会不自量力和两个人相对,只是说到妞中毒他就愣住了,突然想到了一个以前被忽视的问题。

    妞中毒的日子和在如意楼与水莲花相遇的日子不过那么几日,妞中毒的时候元邵的着急不是假的,可如意楼相见却是元邵设的局,证明元邵在设局之前早就知道妞和秦冥寒的关系。这么短短的几日元邵是如何得知这么隐秘的消息的,还能设计出那看似漏洞百出却十分严谨的局,结果让柳妙儿和水莲花落入了圈套,还道出了一个惊天的秘密。

    从如意楼抓住水莲花的时候月璟就觉的事情哪里不太对劲,但是那时候尚在襁褓中的他,得知了自己不是元邵的儿子的这件事也十分震惊,没心情去细想,如今这么多年的之后他也不想理会旧事,若不是元邵突然到来,他还不会回想起那些奇怪之处。

    水莲花曾经是元邵的夫人,那么在请人进府前,元邵不可能没调查那女人的身份,他会不知道水莲花来自哪里?还有,在知道柳妙儿的事之后,他分明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将所有人抓起来,却没有那么做,而是在柳妙儿面前做了场戏,硬是将原本可以暗暗进行的动作搬到明面上来。

    元邵这样做,如果不是没事儿找事,那就是别有目的。

    可目的是什么?

    月璟疑惑,他行走江湖这么多年,却还是不明白元邵心里想的是什么?想必妞这么些年走出个人情绪后也发现了其中的奇怪之处,所以才想回到秦城弄清楚心中的疑虑。

    可是,就算是要回到秦城,他也不希望妞和元邵相见,所以还是先把妞找来取消了相亲会才是最重要的事。

    可是妞,不是在城主府!

    想了这么久,月璟突然回到正题上,突然意识到柳妙儿为了躲避西尧等人的疑问,暂住到城主府去了。而凤陌灵有个习惯,那就是墨城一旦有人前来,就会让客人参观那个让她十分自豪并且能表现她暴发户气质的城主府,以迷惑外人让别人以为她不过就是一故作高雅的暴发户。而近日元邵前来,凤陌灵一定也会这样做,而凤陌灵和妞的住处清水涧白玉廊一定是必去的地方。

    该死的!

    这下要是见到了,事情就麻烦了!

    “竹心,快去赶车,我们必须赶快赶到城主府!”

    一想到元邵会见到柳妙儿,月璟脸色大变,拽着竹心就让他快点,竹心一见这情况哪儿敢怠慢,急忙前来马车快马加鞭,直朝着城主府而去。马车上的铃铛清脆作响,惊了墨城一条街的人。

    这不是春风得意楼小少爷的马车吗?怎么走的这么急!

    热闹的街上人们议论纷纷,只是城主府内的花厅中却十分沉闷,廊外的鲜花开的十分热闹,芳香扑鼻,清幽的味道在空气中飘散,萦绕在花厅内,却驱不散那种莫名其妙的压抑气氛。

    从一行四个人进入花厅到现在,没有人说过一句话,凤陌灵看着柳妙儿,南席君看着柳妙儿,元邵看着窗外,而柳妙儿也看着窗外,花厅内一连半个时辰没有人说话,诡异的沉默让凤陌灵很不自在。

    她在想,到底要怎么样才能打破沉默,但是从月娘子一出现,南席君和元邵虽然表面上都没什么变化,但是实际上气氛早就不对,月娘子和南席君是兄妹,但是元邵又和月娘子之间又有什么关系。虽然表面看起来没什么,但是她能感觉到,月娘子和元邵是认识的,并且十分熟悉。

    可为何两个人见面就像陌生人一样?

    有内情!

    这个凤陌灵下的判定,所以她不会说话,可她不说话,其他的人更不会说。柳妙儿在这里根本无话可说,眼看着这花厅的气氛越来越压抑,觉的不舒服,起身就响出去走走,却被元邵一把拉住了手。

    冰凉的指尖相碰,两个人的皮肤在一瞬间刺激了对方的神经,柳妙儿条件反射的就要甩开元邵的手,可一根破空而来的树枝比她更快。

    “嗖”的一声,一根枯枝没入了大理石的地面上,元邵松开柳妙儿的手闪开,而就在这一瞬间,一道人影闪进来,一脚踹向了元邵。元邵一个旋身躲开抓住了哪只脚,却发现是只小孩的脚。

    元邵愣住,而就在这愣神的一瞬间,那只小脚已经收回去了,带着柳妙儿就要离开,可元邵速度极快,很快挡在了两个人面前。那人影显然是怒了,见面前有人就急忙出手,招招狠辣致命,而元邵也不甘示弱,举手抵挡,强大的真气差点震飞了所有的人。那道人影急忙护住柳妙儿,可元邵如此高手哪儿会放过这一点机会,一出手止住了那道人影,人影急忙抵挡,两道真气相撞,顿时将两人震退了一步,元邵退了一步,而那道人影也倒在柳妙儿怀里,露出真容来。

    是小少爷!

    凤陌灵惊讶无比,她只知道小少爷自命风流脾气怪异,却从不知道一个五岁的孩子能够有如此高强的功夫。

    而元邵也愣住了,看着那张与自己相差无几的脸,那张与秦冥寒也相差无几的脸,第一次脸色怪异了起来。他从不知道,一个小孩,特别是一个五岁的孩子居然能有如此本事。

    这个孩子一直都不能以常人之道论之,小时候就不好对付,如今长大了恐怕更麻烦。

    元邵在打量了月璟一眼后,突然间找到了一种熟悉感觉,那种感觉不属于自己,不属于秦冥寒,而是属于哪个站在汝南王府院墙之上,一身红袍搂着柳妙儿的那位惜花公子的感觉,天生一股风流气,自带潇洒三分来。

    而那个一身红袍的人,一直都是他的噩梦!

    而月璟站稳了身形,不顾柳妙儿的拉扯,看着站在面前的元邵,冷笑一声。

    “汝南王,可真是好久不见啊!”

    好久不见?

    元邵眼神一闪,不知道当初还在襁褓中的孩子为何会说见到过自己。一个在襁褓中的幼儿,记得我这个汝南王。

    那可真是奇怪了!

    “月璟,你先别说话,我······”

    柳妙儿没想到月璟会来,一听他这语气就觉的不对劲,急忙阻止他,可月璟是谁,这种时候占有欲极强的他根本不会听她的话,而是一把将她拉向身后,厉声道:“元邵,既然你来了,许多事我们也必须躲躲藏藏,爷能跟你说话也是给你面子。爷今日就告诉你,看到你爷的心情就不好!”

    “你说什么!”

    元邵没想到这孩子如此痛恨自己,心中不舒服拍案而起,但是他一发怒吓到了南席君和凤陌灵,却没有想到柳妙儿和月璟。

    哈哈哈······月璟笑了,冷笑一声后讽刺地说道:“元邵,爷今日只说一句话,妞是爷的,你算什么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