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宝宝来袭:王妃要相亲 > 【188】从未预料的相见
    马车朝着城主府而去,在大门口停下,桑榆打开马车车门请柳妙儿下车,却在门口看到城主府的小厮正将一辆马车牵走。

    “咦?这不是?”

    桑榆疑惑一声看向那辆马车,引得柳妙儿侧目。

    “桑榆,怎么了?”

    “是刚才差点与我们撞上的马车,现在却被城主府的小厮牵着,看来刚才的是城主府的客人。”桑榆小声说着,四处瞧了瞧,却不见那赶车的两位公子一样的小厮。

    “这几日墨城来了许多人,城主也邀请了一些有影响力的人,所以有人拜访也不稀奇。我们先进去吧,拿了东西再去找小少爷就行。”看了一眼那辆马车,柳妙儿不知为何眼皮一直跳个不停,总觉的看到这马车心中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这种预感太过于强烈,居然让她对进入城主府生出一种畏惧来。

    难道刚才来城主府的是秦城的人,并且还是我认识的人,所以才会出现这种不好的预感?难道是来寻二哥的人?

    柳妙儿向来比较相信自己的直觉,所以遇到这情况也不敢随意行动,她身为汝南王妃又参加过宫廷宴会,许多高官见过她会认识她也不稀奇。现在她虽然有回到秦城的打算,但是不希望被元邵发现,所以一切会暴露身份的因素都要杜绝。

    既然厅内有人,就走侧门吧!

    “桑榆,从侧门走,我们拿了东西就离开。”

    柳妙儿本不想冒险,但是一想明日就是百花会,若是守卫名单不确定定会惹来许多麻烦,所以没了办法只能领着桑榆从侧门进入了城主府,直奔自己住的小院而去。

    “娘子,你这是?”

    桑榆不知道怎么了,刚才分明可以从大门进去,可月娘子却离开了大门从侧门走。总感觉不太对劲。

    “桑榆,你什么时候这么多嘴了?”

    柳妙儿睨了桑榆一眼,吓得桑榆急忙闭嘴,捂住嘴巴走在柳妙儿身后。柳妙儿穿过一白堤柳林,远远地就看见自己的小院子。心中那种奇怪的感觉越来越强烈,让柳妙儿忍不住加快了脚步就朝着小院子而去。因为个人喜好,柳妙儿的专属小院子建在水边,需穿过一水上回廊而去,她心中召集小跑着要奔过去,却在走到回廊上的时候,听到院子不远处的凉亭里传来了凤陌灵故作正派的声音。

    “王爷,南大人,这里就是在下居住的地方,名为清水涧。这白玉回廊是·····”凤陌灵抬头,正要介绍着清水涧她和柳妙儿居住的地方,却在抬头时,与站在不远处白玉回廊上的柳妙儿来了个面相对。

    凤陌灵一阵心虚,因为邀请元邵的事没有告诉月娘子,所以见到月娘子看到自己一脸不相信的模样,急忙说道:“月娘子,你来得正好,我正想和你介绍南大人和汝南王,你······”

    可她说的话柳妙儿宛若没有听到,那双向来水灵灵的眼睛此时不可置信的看向她的身后,面色铁青。凤陌灵心中惊异,她还没见过月娘子露出这种表情。

    月娘子,向来都是温婉的笑着的女人,也会有面色铁青的时候?

    而柳妙儿原本是听着凤陌灵的声音向这边看来,却没想到只是一抬头,那张梦靥般的脸就毫无预兆的闯进视线中。那张脸,那双眼睛,那一身如同冷月一般寒凉而高贵的气质,不是元邵又是谁!

    那与月璟几乎一样的模样,那与秦冥寒有七分相似的容颜,就这样活生生的摆在眼前,不是噩梦,不是幻觉,而是真的,元邵来了墨城!

    可元邵为什么回来墨城?

    墨城不是他该来的地方!

    他来了,那么月璟呢,月璟这个在水莲花口中是北宁太子儿子的孩子,会被他怎么样?而她呢,她这个来自北宁的奸细水玲珑,又会被怎样?

    柳妙儿慌了,惊慌失措却强作镇定,她很想跑,跑到月璟面前告诉月璟让她快点走,但是这么多年从苦难中走来,柳妙儿早已明白临危不乱这个道理,虽然心中惊涛骇lang,但是面色不改的她,居然还能一步步的朝着元邵和南席君走去。

    妙儿,你这是!

    南席君也没想到柳妙儿会在城主府出现,惊异不定想伸手拦住柳妙儿,可柳妙儿却巧笑盼嫣的走到他面前,用那柔婉的声音问道:“二哥,你不是在春风得意楼吗?怎么突然就回城主府了,也不跟小妹说一声。不过,这位是?”

    柳妙儿上前一步,对着南席君福了福身算是行礼,那一脸笑意宛如花开,美过了这周围的无边春色。

    只是她一转头却在问,元邵是谁?

    元邵是谁,还能有谁比她更清楚吗?

    没有了,但是柳妙儿急中生智已经决定了,不承认自己是汝南王妃,元邵也不能把她怎么样。汝南王妃已死,这是皇家族册上都记录的事,他们在没有证据证明自己逃跑的情况下,这汝南王妃的名号还没办法应扣在她头上。

    抱着这样的心态,柳妙儿倒没什么可担心的了,所以她和南席君打了声招呼之后看向元邵,变得十分坦荡和自然。

    更何况,她从未做过对不起元邵的事,她怕什么,这样的恐惧深究起来也真是可笑!

    柳妙儿打定了主意,让南席君舒了口气,只是元邵的脸色不太好看,倒是一旁的凤陌灵见柳妙儿脸色瞬息万变,总觉的自己的事败露了惹恼了她,急忙站出来介绍道:“娘子,这位就是闻名整个中原的大夏汝南王元邵,而这一位你刚才叫他二哥,想必也是认识他的,我就······”

    “等等!”说到这日,凤陌灵突然意识到什么,一双眼睛看向柳妙儿和南席君,不可置信道:“娘子你,说南大人是你二哥!”

    凤陌灵音调拔高,女儿家的声线暴露无遗,一身寒梅般的气度也消失殆尽,随之而来的就是震怒。但是她还是知道分寸,在外人面前她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正气凛然道:“既然大家都认识了,我也不多说什么了。娘子,汝南王和南大人都是墨城百花会的客人,我们作为东道主也不能怠慢了,所以还希望你今日留下来,与我们一起为王爷接风洗尘,如何?”

    凤陌灵春袍上白梅生动,与这天地间的春色不太想容,那脸色似乎也不太对,可柳妙儿此时那里理会她,只是看着元邵微微一笑,伸手道:“如此,还希望王爷不要嫌弃小女子粗鄙乡野就好!”

    元邵没有说话,一脸的清冷因为他不知道再见面时他应该用什么表情,刚才看着她款款而来,他无法做出任何表情。只是在听到凤陌灵叫柳妙儿娘子的时候眼神闪了闪。虽然他知道凤陌灵是个女人,虽然他也知道柳妙儿能在城主府出现定与凤陌灵关系非同一般,但是娘子两个字,让他从心底里觉的不舒服。

    原来这么多年没有他,她同样过得很好!好,很好!

    可在场的人哪一个不是伪装的高手,即便心头不愉他也没有多说什么,反倒是看柳妙儿一脸坦然,他也装作若无其事,点点头,就与三人一起到了一花厅落座,赏花品茶品鉴诗词起来。

    这城主府内暗潮汹涌,城外的墨湖却是一片热闹非凡。因为承办了百花会,春风得一楼的小少爷此时正忙个不停,左右指挥安排,实在是应接不暇。

    “少爷,你休息一会儿,余下的事,属下来办。”

    风刃手下的风雨雷电四大高手也是能人,见月璟是在劳累,也就急忙上前来分担重担,月璟处理这些事倒是绰绰有余,毕竟这个地方他还要为柳妙儿相亲,不好生准备说出来也让人笑话,所以一切的安排他都亲力亲为。只是再好的体力,他忙活了三天了也撑不住了。

    “好了,本少爷先休息一阵,你们到处看着点,务必按照图纸的来,不能有差错。明日就是百花会,可不能出乱子!”

    “是,属下明白!”

    风雨雷电领命而去,月璟就一个人轻松自在的站在墨湖的边上,看着湖边春风得意楼租下的墨城几乎所有的画舫和歌姬,心中顿时觉的舒坦无比。

    还是妞说的对,这么多画舫,到时候用比原来多三倍的价钱租出去都会有人要,毕竟春风得意楼的王牌节目第一次对外演出,可不是所有人都有钱享受的,这种贵宾级别的待遇,倒是一种赚钱的好方法。

    月璟站在湖边,举头眺望只见墨湖的水如同一块碧绿的翡翠,美的纯粹而玲珑,湖面上偶尔有清风吹过,伴随着春日也是暖洋洋的让人舒坦。月璟想起了当初他与柳妙儿初到墨城的时候,看到这一片湖心中的舒坦轻松。那时候他们逃出了桎梏,有了赖以生存的本钱,正事意气风发的时候,看到如此美景自然十分高兴。本以为只是路过,却没想到这这个地方一待,就是五年。

    五年的时间,他已经五岁了!

    那么距离他逍遥的日子,还有多久呢?

    月璟笑了,他知道有柳妙儿在他的心就不会像曾经那么自由了,只是这些,他甘之如饴。

    妞,爷如今要让你幸福!

    月璟闭上眼睛,在心中默默发誓,只是乍感觉清风拂面就听见竹心大叫着跑过来,打扰了他的清净。

    “竹心,何事慌慌张张!”

    月璟不太高兴,竹心这机灵鬼也不多耽搁,急忙道:“少爷你让我把南大人送回去,我照办了,只是在城主府遇到了一位王爷,而那位王爷·····少爷,我说了你可别打我,那位王爷,和少爷你,几乎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