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宝宝来袭:王妃要相亲 > 【187】不是不相思
    决不能让元邵见到妙儿和月璟!

    南席君跳上马车让竹心快点赶路,竹心不明所以但还是扬起了马鞭,可马鞭还没落下,青魂就已经冲上来止住了他,然后只见元邵缓步从城主府的大门口走出来,看着南席君疏离一笑。

    “南大人,没想到我们还能在墨城相见,看来你也是城主府的客人,论起来也是有缘。”元邵长身玉立与门前,看着南席君带着清冷的笑意。南席君看着被青魂牵制的竹心,深知今日是走不掉了,所以也没多说什么下了马车,走到了元邵面前。

    既然看见了,他要走也显的心虚。

    “王爷,既然遇到了就是缘分,请吧!”

    “请!”

    两个人脸上均带着笑容,只是笑意不达眼底,一旁被牵制的竹心也是个懂事儿的,遇到这情况没有大喊大叫,等到南席君和那位寒凉的高贵的大人进去以后,这才得了自由。

    “小哥,刚才情非得已,还望见谅!”

    青魂见竹心面色发白,说了声抱歉扔下一两银子据走了,竹心接住银子看了看,本不想要,但是一想到月娘子说的银子只要不是来路不明越多越好的话,也就收起来了。回头看了看那站在门口的城主大人,却见他看着南大人和那位陌生大人的背影,笑的十分奇怪。

    一向在外人面前傲如寒梅的城主大人露出这样的笑容,似乎事情有些不简单啊。南大人在京城已经是三品大员,可明显的对刚才的人有些畏惧,那那个人又是什么人?

    比南大人还厉害?

    南大人脸色那么差,进去不会出事吧?并且刚才南大人叫那位男子王爷!而这位王爷的模样,好生熟悉!

    那不是,小少爷!

    竹心一想,顿时觉的不对劲,急忙驾着马车抄近路直奔墨湖而去,要将这件事告诉小少爷。南大人可是月娘子的二哥,若是出了什么事,月娘子该多伤心啊!

    竹心快马加鞭心急火燎,而另一边,元邵和南席君相见,于凤陌灵来说本是十分合心意的事,只是自从两个人进门在客厅坐下后,就只顾着谈论关于茶水的事,你一言我一语,十分诡异。

    “没想到墨城这南方的城市,也能有极寒之地的冰茶,也难怪爱茶成痴的南大人,会来这个地方。”元邵坐定后,端着荆南紫砂茶杯喝着这冰茶,看向了南席君却说起话来。

    “王爷倒是了解在下。这也是墨城城主慷慨,这冰茶制作极难,城主能如此款待我等,这墨城待着,也舒服得很!”面对元邵没头没脑的话,南席君已经没了刚才的慌乱,这几日妙儿不见踪影,也不知道去了哪里,如今他一个人慌乱也没有意义,只是见招拆招不露馅儿就行。

    南席君抿一口茶,倒真是心安理得的享受起来,这墨城的富有就体现在这些奢侈的东西上,光是极品的茶叶凤陌灵就有好几种,日子过得很不错。

    “南大人说的极是,只是不知南大人刚才是不是不舒服,脸色有些苍白。”元邵也享受着茶香,却随口说了这么一句话。一句话让南席君端着茶杯的手微微的颤动了一下,杯里的茶水荡起涟漪,很快被南席君用杯盖盖住。

    “多谢王爷关心,在下也不过是见到王爷想到了一些不该想的人,不想见面罢了!在下一直避着不和王爷见面,如今却是不得不见面,意识惊讶过度,还望王爷不要见怪才是。”

    南席君放下茶杯淡淡的说着,眼睛看向了客厅外的院子,只见一丫鬟端着果品从花丛中分花拂柳而过,倒真是美不胜收。

    只是如此美景有个元邵在,那便是大煞风景了!

    不该想的人!

    青魂青魄面色一怔,看向元邵,却见他面色如常的喝着茶,淡然道:“看来南大人跟着皇上这么些年丝毫没有长进,只是见到本王便如此惊讶吗?”

    元邵说的毫不在意,但是了解他的青魂青魄却看到了他紧握的手心,元邵从不害怕什么,也从不关心什么。当初那一场大火烧尽了醉园的一切,王爷冲进了火里却很快出来了,然后站在醉园的园子里,眼睁睁地看着大火烧尽了一切的,在秦冥寒着急着救人的情况下,王爷却站的笔直,直到火烧尽了,他才公事公办的杀了侧妃娘娘。

    王妃的离去,王爷没有一丝伤感,甚至都没有一丝的惋惜,甚至在王妃离开后将王妃所有的东西就清理了,然后不知道收到了哪里。他们一度不明白王爷的想法,虽然知道王妃和小世子的事给了王爷打击,可王爷做得如此无情也让他们心中有怨。

    只是就在王妃去世后的第五天,太妃园子里新来的丫鬟不知道事情的真相,以为王爷思念王妃,穿着和王妃一样的衣服想勾引王爷,被王爷一掌打死,毫不留情。当时,他们以为王爷是因为恨着王妃,因为王妃和秦冥寒有染,只是在那丫鬟临死前,王爷说的一句话彻底让两人改变了想法。

    “能住进锦园的女人,只有一个!”

    短短一句话斩钉截铁,那时候,他们才知道不是王爷不悲伤,不是王爷不想念,只是王爷藏得深罢了。而他们许久才发现,一说到王妃的时候,王爷的手心总是拽的很紧,并不是不在意。

    而现在王爷如此,想必也是被刺激了。

    王爷如此模样,也只有在遇到王妃的事上才会出现。那场大火后,王妃并未死去,而是从小明湖的地下暗流离开。当他们看到那条沾满鲜血的通道时,顿时心疼不已,而王爷则蹲了下去,伸手刨开了几根黑木炭木桩,从那通道里拣出来一血粼粼的指甲。

    那是谁的指甲每个人都有数,他们第一次看到王爷白了脸,苍白的脸色伴随着莫名的怒气,让所有人打了个寒战。他们追着王妃逃离的足迹而去,却在柳府里没了踪迹,柳府里布置着奇怪的机关阵法,王妃的踪迹从那里消失,失去了一切的讯息。

    如此,王妃就真正的从王府消失了,是否活着是否活的好他们无从知晓,只知道这些年王爷并没有派人寻找,只是会时不时的以散心为借口出门走走,每到一个城市就会亲自体验风俗民情,而见到带着适龄小孩的女子总会多加留情,如此还让许多女子误会了!

    如今会到墨城来,表面上说是出来走走,实际上是想着如此盛大的百花会王妃也许会来罢了,只是没想到没见到王妃,倒是见到了南大人。

    南大人来墨城的目的,他们也知道一些。皇上如今信不过海将军,做些准备也无可厚非。

    只是南大人见到王爷的脸色有些奇怪。

    而南席君听到元邵这话只觉的是元邵无情冷酷,心中有些愤怒,不知道元邵为何对柳妙儿如此无情,但是他此时没心思和元邵说这些。这凤陌灵在他进入墨城后把元邵请来,目的他多少也知道一些,看来正如昨日小少爷说的一般,这城主可不是那么好劝服的。

    所以他没有再说话,沉默地看向窗外,元邵见此,聪明如他也不多说话,一时间客厅内安静了下来,元邵喝着茶,南席君看着窗外,只有凤陌灵的眼神不动声色地在两人身上来回游走着,在越加沉默越加尴尬的气氛中思考着自己是不是该说话了。

    沉默,诡异的沉默,似乎三个人在比赛谁能坚持的更久似的。但是最终,凤陌灵这个东道主看不下去了,出口打破沉默。

    “咳咳,王爷,南大人,如今这茶也凉了。今日阳光明媚,不知两位可有兴趣出去走走?”

    凤陌灵建议着,绣袍一甩起身相邀,南席君看了她一眼并没有多说什么站了起来,而元邵见此也站了起来,示意凤陌灵带路。

    两个人如此给面子,凤陌灵自然不会怠慢,三人并行行走于这城主府中,只是不知为何,凤陌灵心中不安的情绪越来越重。

    暖阳照树,春燕呢喃,乱花浅草迷人眼,柳枝窈窕春扑面。如此大好的景色一行人十分惬意的欣赏着,而柳妙儿也在街头上欣赏着墨城的热闹与繁华。

    看来今日墨城的人还真是多了,旗下的客栈不论大小好坏都住满了人,这百花会却是不能出什么差错。只是我出来了似乎忘了什么东西?

    对了,守卫名单!

    说是找凤陌灵要来的名单怎么忘了,若不是为了躲着不被询问相亲的事,她也不至于忘记了如此重要的事。

    罢了,再回去问一次,凤陌灵最近也不知道做什么,整个人都有些奇怪,看自己的目光总有些躲闪。虽然不知道是为何,不过想来与这百花会带来的麻烦有关,这几日墨城的人越来越多,城主府府衙的人忙得不可开交,也为难了他们。

    只是奇怪的是,为何凤陌灵没有询问二哥的事,难道他还不知这南大人是我二哥的事?

    柳妙儿这样想了想,突然意识到自己还没告诉凤陌灵自己认识南席君的事,如此一来有两件事需要做,这城主府也不得不回。

    “桑榆,回城主府,我有事找凤陌灵。”

    柳妙儿一声吩咐,桑榆领命驾着马车回府,马车轱辘驶过小巷,发出的声音回荡在小巷内声声敲击着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