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宝宝来袭:王妃要相亲 > 【186】纵使相逢应不识
    若论三月的大夏什么最热闹,百姓们一定会说:三月三的百花会!而若论三月三百花会那里最热闹,那么就属如今第一次举办百花会的大夏第一富城墨城的百花会了。

    秦水河穿城而过,其中支流遍布,赋予了墨城氤氲的烟雨气息。水乡朦胧之中,秦水河的胭脂香味早已吸引着众多人慕名而来。秦水歌姬天下无双,是个名副其实的销金窟,而其中的春风得意楼这个别具一格的烟花之地在大夏的贵族曾早已流传开来,所以当墨城贴出告示声称举办百花会的时候,几日之内慕名而来的人几乎都已经住满墨城内的大小客栈,人数太多,让一向秩序井然的墨城忙碌了起来。

    当然,这里面也有柳妙儿相亲的功劳。许多人也是冲着月娘子的名头来的。

    凤陌灵正焦头烂额的和苟师爷幕僚一起安排人手保证墨城治安,而柳妙儿却悠闲地坐在城主府的后苑凉亭内,喝着新出的绿茶,气定神闲。

    只是这份闲适维持的时间并不长,不一会儿,一个怒气冲冲的身影飞跃流水池而来,落到凉亭内一把将她桌上的茶水拂掉。

    “月娘子!看看你干的好事!你就真的这么寂寞急着找男人?现在墨城的人越来越多,这么多人你让我怎么保证百花会的秩序!”

    这携带着怒气而来不是别人,而是墨城城主凤陌灵,此时她一脸杀气,看着柳妙儿恨不得一口咬死她。

    似乎从一开始,她和柳妙儿就没有对盘的时候。

    “寂寞?城主也是女人,这寂寞与否城主想必也知道,看城主如此浮躁的模样,莫不是感同身受?”柳妙儿似笑非笑,此时她可不理会这一堆乱摊子,凤陌灵和月璟弄出来的事,他们自行处理就好。

    “你!”

    凤陌灵显然没想到柳妙儿会这样说,一时气急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想想这百花会的事是自己为了正大光明的请来元邵而想出来的主意,说到底是自己的责任,不过想想只要元邵来了,她受些累也可以忍受。

    如此一想,凤陌灵的心情也沉稳了下来,思考着请帖送出去那么久,这元邵也该来了,只是不知是不是在墨城里暗地打探消息。如此重要的人物要来,自己可不能掉以轻心。

    “娘子,你既然乐意在城主府里躲着那些麻烦,我也不介意。但是不要忘了百花会是你们春风得意楼的事,作为让墨城扬名的盛会,希望娘子你不要让本城主失望!”

    说罢,凤陌灵甩袖离开,只是还没等离开柳妙儿的视线,苟师爷便急匆匆的来了,面带急色,手中拿着一信封拦住了凤陌灵。

    “城主,汝南王来了,这是拜帖。说是今日会来城主府拜访,还说城内的客栈太过嘈杂,他住的不太习惯!”

    苟师爷避着柳妙儿小声地说着,柳妙儿没有内力自然听不到,只是看见苟师爷来了,也不多想,只当是着急着关于百花会的事。

    “住不惯?”

    凤陌灵语气有些恶劣,不过想来这养尊处优的王爷住不惯那人多口杂的客栈也十分正常。

    “既然住不惯,你还不如收拾一个小院出来,然后为汝南王接风洗尘!”

    凤陌灵一脸寒冷,不在柳妙儿面前,她就收起了那副不服气的样子,昂首挺胸满脸冷意,道和她绣袍上的梅花有着同样的傲寒之气。在这种时候,凤陌灵就是凤陌灵,是墨城这个第一富城的城主。

    “是,是属下疏忽!”

    苟师爷点头哈腰,急忙离开,凤陌灵则整理了衣衫朝着客厅而去,准备着和元邵见面的事,柳妙儿见两人都走了本想在这城主府多待一些时日,却不想风刃现身了。风刃依旧不会说话,但是她一出现,就意味着月璟有事找她。

    罢了,这悠闲的日子想来也不会持续多久,如今墨城的人越来越多,这大把赚钱的绝好时机我也不能在这里闲着!

    如此想着,柳妙儿对着风刃点点头,风刃便消失了,然后柳妙儿到了自己在城主府内的私人小院子,乘了马车让桑榆驾车,从城主的后门驶出去了。

    “桑榆,回去之前我们先去街上看看,然后去城外的墨湖,看看戏院准备的如何了。”

    柳妙儿一声吩咐,桑榆便应声驾车左拐,从城主府的前门驶过,朝着北大街而去,春风得意楼的玉牌摇摇晃晃的,却在城主府不远处的街道上,与一辆马车不期而遇。桑榆猛地停下车,刚想问一声怎么了,却见对面马车上的两个赶车的人眉目轩昂,随身带着刀剑,虽然是驾车的,可是那浑身的气度丝毫不比一些大家公子差。

    桑榆能成为柳妙儿身边的小厮,定是聪明伶俐,一看这人气度就不好惹,所以也不多说什么,说了声抱歉,驾着马就离开了。

    马车交错着驶过,柳妙儿本以为会出什么事。不过桑榆虽然只有十三四岁的年纪也知道分寸,没有起争执就表明没什么大碍,所以她也不理会。虽然听着旁边的马车驶过的声音,柳妙儿心头升起一种奇怪的感觉,不过晃晃头觉的是自己多想了,本着不露面的原则闭目养神直到车外响起叫卖声,她才小心地撩开连凯帘子看了看街上的情景。

    而另一方,青魂和青魄赶着马车与柳妙儿的马车擦身而过之后,车里的元邵突然睁开了眼睛,清冷的眼光看向马车的车帘,俊美轻皱掀开车帘,却见不远处一辆马车驶过拐角,进入了墨城的北大街。

    “王爷,是属下不熟悉墨城的地形,所以赶车不熟悉,冲撞了一辆马车。那马车看来是从城主府而来,赶车的小厮见到我们似乎有些畏惧,什么也没说,就驾着车走了。”

    青魂见王爷出来,就将刚才的事一五一十的说了,元邵看了看不远处的城主府墙头,放下了车帘,示意青魂继续。只是青魄却突然阻止了青魂的动作。

    “怎么了?”元邵虽然放下了帘子,但是却能明白青魄有话要说。

    “王爷,刚才的马车属下自己观察过,上面有两块玉牌,分别刻着‘春风,得意’几个字。”青魄并不做任何判断,只是将看到的一切说出来,但是仅是短短的一句话,就能人能够元邵得到许多的讯息。

    “看来,又是春风得意楼了!这倒是在墨城里无处不在。城主府快到了,听闻这墨城百花会的准备安排都是春风得意楼的人做的,所以要想知道这在墨城百姓心中销金窟一般的地方有什么特别,需等明日就好!”

    元邵凉凉一声,让两人继续驾车,青魂青魄也不多话,驾着马车驶向城主府,很快到了城主府的大门处,拿出请帖,忙忙碌碌的管家急忙出来迎接,而凤陌灵听到声响也出来了,却在见到元邵的那一刻心神巨震。

    她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天人之姿,丰神俊朗似乎都不足以形容元邵这样的人。凤陌灵觉的,那一日见到南席君和周易风已经算人中龙凤,是贵公子中的极品,却不想这威震大夏的汝南王也是如此俊朗。

    冷月凤眼白玉脸,锦袍玉带昭曦年。公子如玉玉胜华,梅开九度在人间。

    难怪得到消息说秦城的女子都想嫁入汝南王府,原来汝南王是如此俊朗的人,那一双凤眼清冷高贵,冷冷一眼便威压逼人,让人不敢正视,害怕亵渎了这样的清冷。

    这样的人若是生在平常人间,若是月娘子见了,定是想方设法拉进春风得意楼卖艺去了,只可惜是个王爷,否则她一定绑架了他用他去交换她的眠月,让月娘子放人。不过奇怪的是,元邵这模样看着有些眼熟,她似乎在哪儿看过,并且这这张脸十分熟悉,熟悉到有些憎恶的地步。

    应该是我多想了!

    凤陌灵摇摇头,暗地里叹了口气,面上却带着她惯有的寒梅傲气,踱步而出见到元邵没有点头哈腰也没有故作恭敬,只是拱了拱手,请元邵进门。

    这个城主,是个女人!

    青魂青魄对视一眼,十分惊讶,不过看自家王爷没有说话,他们也就随着王爷入了城主府,只是刚迈入大门,不远处响起了清脆的铃铛声。

    “城主,回来了!”

    一旁的管家一听这声音,就知道是小少爷的马车,欣喜地说着。凤陌灵并没有露出什么表情,只是出了门,看着那马车由远及近,心中有些兴奋也有些紧张。

    今日他派人去春风得意楼让南大人回城主府,也是为了什么时候和元邵相见,却不想南席君这么快便被送回来了。明日就是百花会,两个人这时候见面,也挺不错!

    凤陌灵向元邵投去一抱歉的眼神,却见驾车的是春风得意楼的竹心,春风得意的玉牌子在阳光下分外显眼,竹心请南席君下车,南席君微笑着下了车,翩翩佳公子贵气逼人,文雅无双,却在抬眼的时候脸色大变。

    因为,他居然在城主府的门口,看到了许久不见得一个人,而这个人,就是元邵!

    元邵怎么会在这儿?他什么时候来的?

    南席君定力惊人,但是现在却无法镇定,他看了一眼青魂手中的烫金请帖,顿时明白了什么。定是凤陌灵邀请来的,他面色一白什么都没说,直接上了马车让竹心快点回春风得意楼。

    元邵来了!

    可不能让她知道妙儿和月璟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