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宝宝来袭:王妃要相亲 > 【185】我要来相亲
    相亲!

    竹心的一段话让所有人都震惊了,众人现在已经没心情理会柳妙儿的往事了,他们不明白,为何好好的,月娘子就要相亲了。

    “竹心,你没弄错吗?小少爷最讨厌别人亲近月娘子,怎么会给她相亲?更何况这事儿,月娘子也不会同意!”

    春柳不可置信,觉的这件事不太可能。

    “就知道你们不信!可是我竹心亲眼看着小少爷写的告示,也是我亲眼看着小少爷领着人出去张贴的。你想啊,这种事如果不是真有其事,我敢乱说吗?胡说八道会被小少爷弄死的!”

    竹心一想到月璟的手段,后背就一阵发麻,上次传错了消息导致小少爷没能及时得到月娘子的消息,就被罚吃白面馒头一整月,你说吃白面馒头也就算了。关键是一顿饭必须四个大馒头,吃的时候还不给水喝,吃了一个月到现在他看到馒头就反胃。所以乱说话这种事,他竹心可不敢做。

    春柳自然是知道月璟的脾气的,所以也就信了大半,但是还是觉的不太可能:“这莫,不是小少爷的新把戏吧。不过这种事,娘子会同意吗?”

    春柳摸不着头脑,不知道月璟整哪一出,这百花会上相亲,也亏的小少爷能想出来。更何况相亲那儿满大街张贴告示这样的,以娘子的资质,又不是嫁不出去!

    春柳不信,其他人也不信,别说他们了,就是竹心亲眼见到了,现在也不太相信。不过事实摆在眼前,也由不得他不信。

    “你们若是不信,可以去楼里的布告栏看看,凡是有什么事布告栏上会贴上的,看了不就知道了!”

    竹心好心的给建议,话音刚落面前的人都已经消失了,就是一向清高不合群的凤羽,也跟着奔了过去,可见这件事给众人的冲击力。

    少爷啊,你这一出究竟是想做什么啊!

    竹心不明白,却还是跟了上去,一行人到了布告栏前,果然发现上面贴着百花会盛会的准备名单,同时在旁边用大红色的纸写着“相亲大会”四个字。

    纸上的意思,就是说春风得楼的主人月娘子带着独子生活不易,寻求一男人相依相伴。末了还添了一句说什么相亲条件会在一日后张贴出来,只要符合条件的,都可以前来参加,时间定在百花会后一天。

    这是小少爷的字迹,分毫不差!

    看到这个,众人惊呆了,南席君不明白月璟和柳妙儿在做什么,转身想问他们的住址却被告知月娘子和小少爷住哪里谁也不知道。紧急之下抓住了竹心让他去找人,竹心见众人着急也没办法,领着一行人到了醉心园,却见小少爷月璟正埋首,执笔苦写着什么。

    “月璟,这是怎么回事!”

    南席君一怒之下已经把布告上的相亲启示撕了下来,震怒的声音让月璟手一抖字歪了,没好气的将手中的红纸揉成一团,重新找来了一张。

    “月璟!”

    南席君大吼一声,月璟这才放下笔,不耐烦的看了他一眼,说道:“看不明白吗?相亲启示,我只是觉的我一个人照顾妞不够罢了,想多找一个人!南大人若是有本事,也可以参加,你这个人人还不错,说不定能成为妞的下一个夫君也说不定!不过相亲条件我还没写好了,写好了你看自己符合条件就可以参加,我绝不阻拦!”

    月璟对着南席君露出一天真无害的笑容来,然后继续奋笔疾书。南席君还想说什么,月璟挥了挥手两个大汉突然出现,手中的刀一晃就逼迫着众人离开了醉心园。月璟耳根子清净了,就继续着自己的新相亲启示了。

    妞,可别说爷不照顾你,爷在相亲条件上把改写上了都写上了一定会为妞你选一个好夫君的,等我好消息吧!

    小手一挥,一张红纸书写完毕,涂涂改改许多次后,月璟才让那两个大汉拿下去让人誊写,誊写之后又让人贴到大街上,进行全墨城的相亲。

    次日,墨城的百姓沸腾了,不仅仅是因为沉寂许久的墨城举行百花会,也不仅仅是因为百花会上可以看到春风得意楼的舞台剧演出,更重要的是,春风得意楼的主人月娘子居然要相亲,并且是全城,或者说全国范围内的相亲,只要是大夏的人,都可以相亲。

    此消息一出,举众哗然,许多男人跃跃欲试,却在看到那小少爷提出的相亲条件后望而却步。

    而春风得意楼内,一行人正看着布告栏上的相亲启示,目瞪口呆。

    启示依旧是一张红纸,红纸上工整的楷书写着如下的要求:

    第一,男人,不是男人要来没用。

    第二,活人,不是活人依旧没用。

    第三,四肢健全,头脑清楚,杜绝白痴。

    第四,家财万贯最好,穷困潦倒不要。

    第五,有小妾的免谈,有家室的滚蛋,上有老下有小的坚决不干!绝对欢迎父母双亡,无兄弟姐妹,不拖家带口的有钱人。

    第六,允许你有孩子,可只允许孩子是女孩。

    第七,娶妻之后不准纳妾。

    能做到以上几点的,欢迎来指定的相亲点报名,报名需缴纳十两银子的费用,还请各位加冠至而立之年的成功男人热情报名,你们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看完这张启示,所有的人傻了眼,南席君瞪大了眼睛将这个启示再看了一边,只差没仰天长叹。

    月璟,你这是打算卖了你的娘亲吗?头一次听说相亲还要预交十两银子的说法!

    南席君摇着头准备找月璟说说,这样的方法怎能找到如意郎君。更何况要找如意郎君身边就有,何必那么大费周章。

    可他还没动,就听西尧对眠月说道:“报名点在哪儿,我们去报名吧,到时候各评本事,如何!”

    南席君本以为眠月会拒绝,没想到那小子居然红着脸点了头,而一旁的凤羽虽冷笑的离开,眼神却还是一刻没离开那张启示,倒是春柳看着那启示,和南席君一样唉声叹气。

    “春柳,你说这像什么话!”

    南席君有些怒了,春柳则摆摆手道:“确实不像话,这样的话我又得多一份工作!百花会的事已经很麻烦了,如今这相亲大会,该怎么办才能弄好啊!”

    春柳纠结着走开,留下南席君一人站在那儿风中凌乱,他真的不明白,这些人就没觉的这相亲大会很离谱吗?

    妙儿,你是汝南王妃,你这样做,会惹来麻烦!

    南席君在这边着急,可着急无用,柳妙儿看到这相亲启示不过是笑一笑就过去了。想来这月璟也不是真心要给她相亲,一看到那收十两银子的条件,她就知道这不过是月璟借此打消楼里公子的念头,同时又敛财的手段罢了。

    还真是,用心良苦啊!

    柳妙儿用一种看的十分明白的眼光看着月璟,月璟朝着她眨了眨眼睛妖娆一笑,柳妙儿也由得他闹,反正有月璟在,到最后能见到她的人根本不会存在。

    西尧和眠月的心思她怎么会不知,不过不能回应就是不能回应,能用这种方法解决,也是一件好事。

    春风柔软,带起了柳妙儿散乱的发丝,一旁掌灯的笼烟见了将那过来用丝带将柳妙儿的长发束好。柳妙儿让她去休息,而后来到了春风得意楼的高楼上,看着墨城灯火阑珊,不由的期待着那十分繁盛的百花会。

    百花会自是百花相会,届时桃红柳绿,万花齐放,还真是锦绣繁华,热闹非凡。墨城和春风得意楼的名声从此打响,只是不知凤陌灵能否明白她那日的话。

    元晟,我如今也是在帮你呢!

    柳妙儿看着秦城的方向,莫名的笑了,远处秦水河的画舫灯火通明,蔓延出去就是一片灿烂的奢靡,而这奢靡之中,一辆马车在停在了秦城东城的一家客栈前,赶车的是两位持剑的英俊男子,要了两间上房。而后马车中走出一男子,贵气逼人,却寒凉异常,一双凤眼清冷的如同冬月,让人仰视的同时心生敬畏。

    掌柜的战战兢兢的领着三人进了房间,那男子给了十两银子的赏钱,让掌柜的乐呵呵的收着了。一行人收拾好行李放下就出来吃饭喝茶,却凭借良好的听力,听见众人谈论的关于百花会和春风得意楼,依旧那月娘子相亲的事。

    “相亲还要交十两银子!”

    其中一人不可置信的说着,似乎觉的不可思议,不过旁边的人都笑了,说道:“十两银子算什么,只要能见到月娘子本人,就是一千两也有人愿意出。更何况如果娶了月娘子,整个春风得意楼的美人儿,整个春风得意楼的财富都是囊中之物,还不让许多的人趋之若鹜!”

    “就是,那春风得意楼外楼的女人都那么美丽,更别说传说中妃千金不见的四大美人和四大公子了!这春风得意楼可是个销金窟,能见到传说中的月娘子就不枉此生了,更别论还有其他的好处!”

    一旁明显的掌柜的也是个闲不住的人,一听这话就忍不住凑热闹,一行人热火朝天的讨论者这些事,倒是让坐在一旁喝茶打量墨城的元邵,对着春风得意楼有了兴趣。

    “青魄,去找一份相亲启示来,我们只知墨城富饶,还没想到这墨城中,还有春风得意楼这个地方。”

    元邵挥了挥手,青魄领命消失,不久之后就找来了一份启示,元邵拿来一看,眯起了眼睛。

    “青魂青魄,你们两个,晚上去春风得意楼探探,本王需要知道更多的信息。”

    说完,元邵将相亲启示折了起来放进怀里,拿出那百花会的请帖来,轻声道:“凤陌灵,本王最近也闲着,你想耍什么花样,本王会好好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