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宝宝来袭:王妃要相亲 > 【184】什么?相亲?
    “什么!”

    正沉浸在自我思绪中的柳妙儿顿时一个激灵,活生生的醒过来看着月璟,不可置信的重复一遍道:“相亲?”

    “月璟,你疯了?”

    柳妙儿伸出手去摸了摸月璟的额头,月璟却避开,晚风吹过额前的碎发遮挡了他的眼神,只是声音却无比的坚定。

    “是的,相亲!妞,爷虽然决定一直陪着你,可保不准天有不测风雨,所以爷决定了,要亲自为你选一个夫婿,让你后半辈子不再寂寞!”

    竹叶潇潇,在风中似乎在唱着歌,远处春风得意楼的外楼传来箫声,柳妙儿知道那是玉笙在为芍药伴奏,笑声空灵悠远,穿越竹林落入柳妙儿的耳朵,让她一瞬间落下泪来。

    “不行!不需要,真的不需要!月璟,你会一直陪着我的,什么天有不测风云,你说我们都经历了那么多了,怎么会那么容易遭遇不测呢?真是笨!以后不许说这话!”

    柳妙儿没好气的说着,点着月璟的额头让他不要乱说,可月璟却不依不饶,冷声道:“妞,爷知道你在想什么,也答应过你要带着你看尽世间美人儿,决不食言!只是现在,爷一个人不能让你获得应有的幸福,所以爷决定豁出去了,让别的人来和爷一起照顾着你这个宝贝!爷一向很吝啬的,这一次爷好不容易慷慨一次,妞你就别拒绝了!也是让爷放心,让爷有时间游戏人生看遍花丛。”

    月璟说着,风流的一撩头发笑了起来,那模样那风情与当年竟丝毫不差,柳妙儿见他这样,忍不住“扑哧”一笑,没好气的捏着他的脸说道:“这么说,你是嫌我当了你寻花问柳的路了?”

    “当然了,爷想美人儿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月璟满是向往的说着,眼神却飘向柳妙儿。见他如此,柳妙儿也不多说了,点了点头:“既然如此,我也不会不通情理,这相亲大会是你主意,一切可都要然你策划!要是选了一些歪瓜裂枣,可就别怪我不要哟!好好干吧,我等着你好消息!”

    柳妙儿笑眯眯的,眼神中没有一丝不愿意的神情,都是笑靥如花的应下了。月璟显然没想到柳妙儿答应的这么快,心头有些不愉,不过想来也是自己的主意,压住心中那种莫名的失落感,月璟抬起小脸,笑了。

    “这样的话,我就去准备了!妞,你就等着爷的好消息吧!”

    说罢,月璟笑着离开,转身没入竹林的石道中,掩盖了脸上的忧郁。而柳妙儿看着他离开,也没了笑容,只是抬头看了看那半边月亮,轻轻地哼起了小曲儿。

    “半月脸,半月天,半月银水落人间。人间半夏一花开,花前月下独自怜,独自怜,怜儿珍珠落腮间,春闺梦里,马蹄声里何人来······”

    寂寞这种事,谁又说得清,只是柳妙儿知道,月璟说她寂寞了,那么她就是寂寞了。

    月璟选的夫婿,还真不知是什么模样,不过到后来,他都有办法赶走吧。

    柳妙儿笑着,披着春衫在竹亭的小桌上倚靠着睡了,黑夜中一道黑影突然闪出,一双平静无波的眼睛看着那衣着单薄的身子,脱下身上的黑色外套给她披上,然后轻手轻脚的抱起柳妙儿,飞向那璧竹殿的卧室。

    相亲大会,柳妙儿并没有当回事,只是她不当回事,不代表别人不在意。

    南席君已经在春风得意楼住了四天,周易风已经回皇城复命了,走之前因为他家里老婆快临盆他走得太急,没有和柳妙儿相见,也不知柳妙儿还活着的事。倒是南席君在春风得意楼这么多天,本想等着柳妙儿来询问秦城的事,只是这么多天过去了,他见柳妙儿也就那么一两次。

    这个小妹,究竟去了哪里?

    南席君当然不知道那是月璟在背后拦着柳妙儿让她不要和南席君见面,更不知道月璟在襁褓中的时候就已经看他不顺眼,他只知道不能再这样等下去。

    凤陌灵字自那日以后就没有再来,让南席君摸不准这墨城城主的意思,倒是这楼里的春柳公子似乎是总负责人,每天过来看看,保证他这个贵客衣食无忧。

    当然,这其中还有一个人,就是那名叫宓琴的姑娘,其父安大人乃是被太后**所害,所以南席君觉的这安大人是应该平反,所以他答应了帮助宓琴恢复身份。可这一答应却惹来了一麻烦,这宓琴姑娘每日炖了汤过来,殷勤的像贴身丫鬟一样,让南席君有些受不住。

    眼看着宓琴又要来了,南席君没了办法只得收拾了一番出去看看,这春风得意楼是个山庄,还是个不小的景色如画的山庄,所以南席君对这里倒还很喜欢。出得门来只见一路上春柳白堤,玉兰画屏,美不胜收。时而一只春燕飞过,啾鸣之声带来浓浓春意。

    缓步行走,不一会儿南席君就来到一名为水榭的地方,远远的看见以瀑布从山崖落下,瀑布边是一片松林中,松林中一小榭临水而建,分外的禅意。空气中一股茶香飘来,南席君寻着香气而去,正到了小榭前,却见小榭中春风得意楼的四大歌姬和四大公子聚在一起,正品茶论诗,别有情趣。

    “南大人!”

    宓琴因有心事,所以有些心不在焉,一抬眼想看看窗外却看见了南席君,急忙起身唤了一声。其他的人一听南席君来了,也都开了门出来,除了那傲气逼人的凤羽依旧端坐在那儿看他的书以外,其余的人皆笑着和南席君打了招呼。

    “南大人,我们几个刚排练完毕过来放松一翻,没想到南大人也来了!南大人请坐,这里虽没有贡品茶,不过这瀑布水煮出来的茶也别有一番味道,南大人可有兴趣一试?”

    春柳邀请南席君坐下,就倒了杯茶过来,南席君也不客套浅尝了一口,只觉的口齿生香,顿时赞不绝口,直言这茶水不错。

    “能得南大人夸奖,我们也是三生有幸了。不过这茶和水可都是眠月发现的,说起来还真要谢谢他呢!”印眉见南席君喜欢,也是灭开眼笑的,说着说着就说起眠月来了。眠月一张娃娃脸长的水嫩嫩的,听到这话一大男人,也红了脸。

    “印眉你别笑话我了!”

    “什么啊,这哪儿是笑话啊,那日娘子不过就是说了句喝厌了那些茶水,你就熬着夜找到了这青山翠茶叶和这瀑布水煮茶,连火候都调整的那么好,这么一番心思,不夸奖夸奖,实在是过意不去!”

    灵歌向来快言快语,一见眠月这模样就忍不住打趣,听到这话眠月脸都红了,不过除了春柳,其他几个男人的脸色却有些奇怪。

    “娘子倒真是招人喜欢!”

    凤羽凉凉的说了一句,好像很是不满,眠月顿时有些不知所措,倒是西尧来自西胡,大大咧咧的说道:“这是实话!不过眠月,娘子会喜欢我,不会喜欢你的!”

    西尧说完,眠月垂着头没有说话,倒是凤羽高傲的哼了一声,转过头去继续看起自己的书来。

    气氛有些尴尬,春柳急忙打圆场:“好了,娘子是个奇女子,招人喜欢很正常!今日大家来喝茶,可别伤了和气。南大人,虽然我知道有些话不该问,但是娘子是你的妹妹,我想你应该知道一些事情才是?”

    事情?

    南席君抬眼看了看几个人,发现他们都一脸紧张的看着自己,无奈一笑道:“你们想从我这里知道什么?”

    从他这里探消息,这还是头一次呢,不过南席君也好奇,这些春风得意楼的人,想知道关于柳妙儿的什么事。

    说到这个,春柳忍不住咳了一声,但是出于关心,还是问了:“南大人,虽然有些无礼,但是我们还是想知道娘子曾经经历过什么。当然,不是探听隐私,只是想知道,娘子的夫婿还在不在,为何娘子的夫家或者说南大人你这位哥哥,会让娘子孤身一人带着孩子出来?”

    其实这些问题,在众人心中困扰了不少时日,大家不是多事的人,不想多问,但是当南席君这个二哥的出现告诉几个人月娘子还有家的时候,他们就不得不替月娘子抱不平,不管怎样,不理会一个带着孩子的女子,怎么说都是不应该的。

    听到这话,南席君愣了愣,柳妙儿的事事关元邵,他知道的内幕并不多,甚至连柳妙儿是自己放火烧的自己还是在几天前得知的。如今这些人问起来,他要如何说?

    南席君有些为难,其实连他都不明白为何元邵会逼的柳妙儿自杀,也不明白柳妙儿既然走了为何要与自己相见暴露身份。

    “这些事,外人哪儿说的明白!”

    南席君幽幽的叹了口气,正准备告诉几个人不要多问,不远处却传来竹心大惊小怪的声音。

    “公子!春柳公子,不好了!小少爷,小少爷······”

    “小少爷怎么了?”

    一行人冲出去,扶住竹心就急忙发问,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竹心深吸了口气继续道:“小少爷在满城张贴了百花会的告示!”

    “唉!一张告示而已,竹心你何必大惊小怪!”

    众人舒了口气,南席君也放下了提到嗓子口的心,可竹心喘了几口气却摆了摆手,找了碗茶水喝下才继续道:“这不一样,百花会的事你们已经知道了!但是相亲的事你们还不知道!小少爷在告示上说,百花会的表演第一天晚上,而第二天晚上,便是月娘子的相亲时间。小少爷说,要给月娘子找一个如意郎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