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宝宝来袭:王妃要相亲 > 【181】我的人,没人敢碰!
    “眠月,这是怎么回事?”

    一道焦急却不失威严的声音传来,眠月和西尧转头一看,却见春柳披着春衫而来,脸上尽是疲惫之色。在春风得意楼这么些时日,两个人也明白在楼里春柳和印眉的地位与他们不同,所以虽然被呵斥了,却还是一五一十的把事情说了出来。

    原来这凤陌灵再薄暮时分便来了,目的就是眠月。可因为今日月娘子的出现,眠月并没有回到眠月楼,而是陪着柳妙儿吃了饭又和几个人一起排演了戏剧才回来,他与西尧公子一起,正走在前面的白玉廊上,就听见凤陌灵鬼哭狼嚎一般的声音。

    眠月素来胆子不大,这一下看到凤陌灵这模样,一男子在他楼下大吼大叫,顿时觉的屈辱无比,却不敢去打扰任何人。没办法只能拖着西尧陪着他,想着等着凤陌灵走了一切就好说,不过看样子,这凤陌灵一次比一次厉害。

    “这么说,他又是来闹事了?”

    春柳还没说话,月璟已经下一步说话了,看着凤陌灵那模样就是一脸鄙夷,倒是柳妙儿紧随而来,看到蹲在眠月楼下耍酒疯的凤陌灵,不由得摇了摇头。

    这凤陌灵,让她说什么好!

    “娘子,小少爷!”

    众人恭敬后退,那西尧公子却十分大胆的站到了柳妙儿的面前,想说什么被月璟双目一横,也就不甘心的忍住了。

    “西尧,你先回去。今日的事必须解决了,不然握着春风得意楼可就不得安生了!这城主每次来这么一闹,我这楼里,也不用做生意了!”

    说罢,看着西尧恋恋不舍的离开,柳妙儿面不改色的带着眠月走出了原本他藏身的一棵古榕,那正在拍门的凤陌灵似乎听到了声音,一个猛地转头,那满目通红急切不已的模样就像是一走火入魔的妖孽,让月璟脸上的嫌恶之色更重了。

    “眠月!眠月!”

    凤陌灵二话没说就冲着眠月奔去,眠月被吓得魂不附体,急忙躲到柳妙儿身后,柳妙儿挺身护住眠月,还为表安慰,拉住了眠月的手。

    眠月脸色通红,娃娃脸如同一个熟透的红苹果让人忍不住想咬一口,凤陌灵的眼睛里只容得下这个苹果了,所以二话没说就扑了过来,也亏的一旁的守卫挡的快,不然连同柳妙儿也会被扑倒在地。

    “凤陌灵,你疯了!”

    月璟没好气的看着被守卫拦住的人,面上十分不爽。

    “哟,这不是画春宫图的小少爷吗?怎么,有本事将我这城主画到你的春宫图里,但是后果就是你们春风得意楼被查封!月娘子,你说你一个女人不好好的在家相夫教子检点过日子,这跑出来抛头露面也就算了,居然和本城主抢男人,本城主一定不会放过你!”

    说完,凤陌灵朝着柳妙儿扑去,南席君和春柳见势不妙挡住了凤陌灵的攻击,但是凤陌灵却一把挥开两人,晃晃悠悠道:“滚开,虽然你们两个都长得不错,是我喜欢的类型,只是我现在只喜欢眠月。乖乖,小月儿,跟本城主回去,本城主将整个墨城都给你都行!”

    凤陌灵眯着醉醺醺的眼睛傻呵呵的笑着,看的众人好不嫌弃,南席君看着这样的一个人,不由得开始相信,这墨城的城主,是不是真的已经逐渐变得荒yin。

    而这荒yin不是因为一个女人,而是因为,一个男人!

    “月娘子,把眠月给我,把眠月给我!”

    凤陌灵越发肆无忌惮,一个箭步冲到了柳妙儿的面前,一把抓住了柳妙儿衣襟,厉声质问。

    这一下,让月璟彻底的怒了,挥了手就要上前揍人,可柳妙儿却突然对着凤陌灵笑了,笑容之美让凤陌灵手中的力道轻了些,却也清楚的听见了柳妙儿的话:“凤陌灵,今**最好记住了。眠月是春风得意楼的人,而我是春风得意楼的主人,所以眠月是我的人!我的人,没人敢碰!”

    凤陌灵愣住,似乎柳妙儿这笑面虎的模样让他很不适应,但是很快他回过神来就要扑向早已傻得满脸通红的眠月。

    娘子刚才说什么!

    许多人愣住,眠月的脸更红了。

    事情变的有些不可思议,作为春风得意楼的当家人,柳妙儿自然不能让事情在这样发展下去,对着月璟使了个眼色月璟一个晃身过去就一掌将凤陌灵打晕,重重的摔在地上。

    “竹心桑榆,把他抬到璧竹殿去,先行让城主好生醒醒酒!”

    柳妙儿吩咐着,竹心和桑榆立即照办,拖着凤陌灵离开,春风得意楼的尘土,玷染他衣袖领口上傲雪的绣梅。

    凤陌灵就这样被解决,一个疯子消失换来了春风得意楼的安静,只是柳妙儿的那一席话,让眠月看着她眼光灼灼。柳妙儿早已察觉,只是装作不知,她让春柳送眠月回去,好生处理被惊动的客人的情绪,再一次安排南席君住进了东厢房。

    “二哥,看来我们与这墨城城主,还有些事要好生商量了!”

    离开东厢房的时候,柳妙儿只留给南席君这么一句话,南席君不太理解却也知道,这样的凤陌灵若是是墨城城主,那么整个墨城,就没有什么利用价值。

    如此情况若是告诉皇上,皇上会怎么做?

    南席君犯难了,而同时,柳妙儿回了璧竹殿,看着在笼烟服侍下舒舒坦坦的站在窗前喝茶的凤陌灵,那绣袍上的梅花在夜风中绽放,带着不属于春的寒气的时候,柳妙儿终究忍不住摇了摇头。

    而她摇头的这一幕,被转身的凤陌灵看在了眼里。

    “月娘子,你这是什么意思!本城主做事,难道还需要你摇头晃脑指手画脚?”

    凤陌灵怒了,这一次不是佯装,而是真的冲了过来,一把抓住了柳妙儿的衣襟,满眼怒火。柳妙儿没有说话,倒是一旁换好衣服的月璟一看这情况,一脚踹过去就把凤陌灵踹开了,扶着柳妙儿坐在了一旁垫了软垫的竹椅上。

    “你们!”

    凤陌灵愤然起身,食指指着两个人,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怎么,城主大人一怒之下打算查封了我们春风得意楼吗?城主,你说你都弱冠了,怎么还这么幼稚?”

    月璟不可置否的讽刺,嘴角的讥笑毫无掩饰的展露。

    “本城主还不需要你这个小毛孩子来管!是,今日是本城主失误了,但是本城主这般好的演技,想必那位南大人已经信了本城主不是励精图治之人,想必墨城的安危,暂时可以保全!”

    凤陌灵说着,觉的自己今日的演技倒是不错,只是话音刚落换来的却是月璟摇着头的冷笑,和柳妙儿沉下脸的模样。

    “凤陌灵,如果这位南大人只是一位普通的钦差,那么你这样做无可厚非。只是在做事之前你能否先调查清楚,这位南大人是谁?”柳妙儿恨铁不成钢,真是不明白一向聪明的凤陌灵,怎么在这件事上犯了糊涂。

    是谁?

    不就是京城的一个高官吗?

    凤陌灵愕然,他也看过资料,知道这南大人是皇上的幕僚,也知道他此行的目的。可他并不像卷入朝廷的争斗,只想好好地将墨城变得繁荣,让墨城的百姓过上好日子罢了。

    好日子!

    听到这话,柳妙儿笑了,笑凤陌灵这般大了还是这么天真:“凤陌灵,你难道没听过一句话‘覆巢之下无完卵’,若是天下乱了,墨城的日子也不会好过。如今墨城如此强大,你功不可没,而将墨城发展到今天的你,就必须承受墨城发展带来的后果。你想脱离朝廷争斗,可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你能逃的了?所以我到觉的,投靠最可能获胜的一方并帮助他获胜才是你该做的事。这是我的建议,至于听不听是你的事,墨城是你的,荣辱在你的一瞬间,你自己好生考虑吧。”

    说完,柳妙儿进了屋休息,吩咐笼烟打水来。笼烟应声而去,只留下凤陌灵一个人坐在璧竹殿的大殿地板上,默默地想着自己的事。

    娘子这是什么意思?

    劝我投靠皇帝?

    那么我做这么多努力不是白费吗?

    不行,我不会放弃,我不能被月娘子一句话动摇,她只是个女人而已!

    虽然自己,也是个女人!

    下定了决心,凤陌灵便站了起来,看了一眼柳妙儿的房间,大步离开了璧竹殿,只是在出门前,凤陌灵声音突然变的十分寒冷。

    “月娘子,虽然今天是在演戏,但是有一件事我说的是真的。我喜欢眠月,还希望娘子不要横刀夺爱。不过娘子若是喜欢也没关系,我倒要看看,眠月到最后喜欢的是我还是你!”

    说完,凤陌灵愤然离开,绣袍上的梅花翩然欲飞,携带着一股雏鹰杵飞的豪情和倔强。

    月璟站在璧竹殿内,不由得摇了摇头,一想到这凤陌灵倔强的性子,倒真是比妞还厉害,明明知道有些东西不可能,却偏生要试上一试,如今就让她去吧,看她这被嫉妒冲昏了头的脑袋能不能发现,其实若真论起来,在外人眼中她绝对能与柳妙儿相提并论!

    月璟不甚在意,而柳妙儿正在屋子里舒舒服服的泡澡,准备着明日向南席君打探消息,却不知正是因为凤陌灵的倔强,让某些人不期而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