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宝宝来袭:王妃要相亲 > 【179】春柳往事
    一台戏剧表演完毕,柳妙儿看着那些自己一手培养出来的人,会心一笑,心中无比欣慰。这个自己写的剧本,由印眉和春柳这两个最先进入春风得意楼的人主导的戏剧,这样一番表演下来,倒真是有了一种看电视剧的味道,带给柳妙儿一种遥远的熟悉感。

    原来这么久了,她还是没有忘记她来自哪里。她终于明白为何当初在墨城遇到凤陌灵即将逝世的奶奶时,那位历经沧桑百岁高龄的老人告诉她,待她死后,要教育尚未成熟的凤陌灵不要忘本,不要忘记墨城才是她的家。那位老人告诉她,有些人,有些事你始终无法避免,还不如站出去面对。虽然面对需要勇气,可一旦有了勇气,什么事也难不倒你。

    “孩子,你比灵儿经历的多,所以这墨城以后就要靠你扶持了。灵儿交给你我放心,只是你这孩子心事太重,但是人不坏,还希望你有点耐心。老身多少知道一些你的来历,也知道你受了许多的苦,可是孩子,你要相信眼睛看到的,亲身经历的东西不一定都是真的,真相背后往往还有真相,这世上不明不白的事太多了,正因为这些不明不白的事,让许许多多本该幸福的人丧失了幸福。所以孩子,若是想做的事就要去做,不必忌讳,你不是一个人在战斗,老身可以保证,你不是一个人·······不是一个人!有个人在那里······”

    话未说完,墨城的老祖宗便闭上了那双看透人世的眼睛就撒手人寰,只留给柳妙儿一个未解之谜。

    老祖宗的话柳妙儿一般不会怀疑,所以她知道她说的都是实话,只是老祖宗口中的那个人,到底是谁?凤陌灵?还是其他人?

    柳妙儿不解,所以她将这个问题压下了,只等着时间来解。如今她这春风得意楼建立起来,不过是为了帮助凤陌灵,敛财的同时收集信息,帮助墨城的发展。她虽然不能说是全才,但是因为是现代人,加上有一个聪明儿子,许多东西只要说说都能弄出合适的来,这倒让墨城发展的快了起来,只是墨城发展了,这就引来那些闻着香味而来的材狼恶豹。

    而元晟,需要进一步掌控大夏的元晟更不会放弃墨城,所以南席君的到来她一点都不意外,早就想见几位哥哥,若不是怕月璟不高兴,她也不会等到现在。

    柳妙儿嘴角带笑,猛然回忆起和几位哥哥相处的短暂岁月,旁边春柳安排好所有的人和凤羽一起上来,却见柳妙儿带着温馨的微笑,美丽不可方物。

    原来诗词里说的是对的:人间笑靥幸福来,明月一笑可倾城。

    春柳老练而世故的眼睛里露出倾慕之色,他知道他这一生,或许都会追随她下去。从他十四岁被人掳去险些成了娈童开始,他就觉的这世界上的人都不可靠,所以后来他成了一个骗子,骗财骗色几乎能骗的都骗,只是几年前栽在了这看似柔弱的女子手中,被她一句话收服了。

    那一日他被一高手抓住,因他长相偏阴柔,被人猥亵,险些被卖给你土匪山贼,就在他心灰意冷准备跳河自尽的时候,一辆马车带着“叮铃”的声音而来,停在了他的面前。马车是古老的青铜马车,马车上有两块玉牌,上面刻着“春风”“得意”两个词,晃晃悠悠的,就停在了他的面前。

    众人不知所措,而他一身污秽从地上站起来,就以那样的面目,迎接了这个他生命中最重要的女人的出现。

    初见时,她轻纱蒙面却自带一份贵气,身上并无金银首饰,也并未穿上绫罗绸缎,只是往那儿一站,清雅贵气浑然天成,镇住了所有的人。

    他从没有见过这样高雅的女子,所以他愣住了,那日正值初春,柳芽冒头花蕊现,女子站在他的面前面对着那些追赶自己的人,只说了一句话。

    “这个人,是我的人,你们,没有资格动他!”

    一个柔弱的女子说出这么一句话,却十分自然凌厉,他亲眼看到那领头的土匪头子**的对着女子笑了,然后女子也笑了,轻笑一声如同林中翠鸟,笑声刚落,就只见那土匪头子脖子上出现一道血痕,直直地倒在地上。

    没有人看到是谁出的手,也没有人看到剑光闪过,只是土匪头子还是死了,在女子的轻笑中死去,这让那些原本虎视眈眈的人心生畏惧,厉喝一声想吓退女子,可女子却上前一步,他背对着她看不清她做了什么,可是他看到那些人面色大变,很快离开了那个地方。

    他得救了!

    “这位公子,这是春风得意楼的玉牌,若是有兴趣,可以道墨城来寻。我不能给你任何保证,只能给你一个遮风挡雨的地方。你考虑清楚!”

    说完,女子离开了,直到后来他穷困潦倒道无路可走的地步,他才来到了春风得意楼,那时候春风得意楼还没有如今的规模,来到这里后,他发现是个青楼转身就要走,却见那个被称为月娘子的女子缓步而来,身边带着一个气息诡异的孩子。

    那个孩子自然是小少爷,小少爷看到他这个第一个进入春风得意楼的男人满目愤慨,而他那时候才知道,那个叫月娘子的女人一个人带着一个孩子。她什么都没说,看了一眼那玉牌就告诉他若是想留下来,明天详谈,若是不想留下来,可以离开。

    当时他并没有动摇离开的想法,抬脚就像离开了,却在出门前误入一翠竹林,却听见一道稚嫩的声音传来:“妞,爷不许春风得意楼里出现其他有危险的男人!”

    随之而来的就是一阵轻笑,熟悉的笑声让他止步,他只听月娘子道:“他怎么会危险,我第一次见他的时候你不在,他是从血污中站起来的。”

    “那又如何?”

    “不如何,你莫不是忘了,我也是从血污中站起来的。”

    随后就没话了,翠竹林里只剩下穿竹而过的风声,他什么都没说,只是在竹林中站了许久,等到一个小丫鬟找到自己再见月娘子时,自己就答应留下来了。

    只因那一句话:我也是从血污中站起来的。

    没有经历过的人,永远不会明白,那种从血污中站起来的痛!而她,明白!

    他有了新的名字,名**柳,成了这春风得意楼表演舞台的第一公子,因为一台剧声名鹊起一夜成名,他享受到了少爷贵族般的待遇,却很少见月娘子的面,直到后来眠月来了,红着柔和的娃娃脸满目倾慕的随着月娘子而来,随后是被小少爷拖进来的脾气暴躁的西尧,最后一个,则是由月娘子亲自带进来的凤羽。

    四大公子齐聚,最初他以为自己会失去这一切,却没想到春风得意楼越做越大,他们四个公子和四位歌姬都成了其他商行的掌柜,并未失去任何东西,反倒是得到了许多。

    这么多年,他已经明白了,他与春风得意楼已经融为一体,他对月娘子的感情与其他三位公子不同,这已经不仅仅是仰慕那么简单。

    如今因为一个南大人的介入,他敏感的认识到春风得意楼的日子将会不平静了,但是不论如何,他始终都是月娘子的人。

    就像当初月娘子与他初见时对着那些人说的:“这个人,是我的人!”

    所以他来到了月娘子身边,看着舞台下西尧和眠月想冲上来却又怕小少爷惩罚的模样,无奈的笑了笑,在月娘子耳边轻声问道:“娘子,你看我们的戏剧如何?”

    柳妙儿本沉浸在自我的思绪中,被春柳这么一说,倒是回过神来,看了一眼身边跟了自己四年的春柳,点头道:“这戏剧倒是越来越好了,看来你和印眉都花了心思。你们八个是莺歌燕舞的台柱子,这效果和本领我自然是相信的。”

    说完,柳妙儿站起来,领着月璟下去,西尧一下子冲过来却不敢靠的太近,眠月红着脸躲在一旁,倒是凤羽落落大方的过来,对着柳妙儿行了一礼。

    “娘子。”

    短短的两个字,月璟立刻不乐意了,眼刀一横直冲凤羽而去,但是凤羽眉头不皱眼波不惊,只是看着柳妙儿点头站到了一边。然后西尧和眠月也过来叫了一声娘子,柳妙儿并未觉的有什么不妥,倒是月璟自己生着闷气。

    “好了,既然娘子回来了,不若大家聚一聚吧,也好乐呵乐呵。”

    春柳见小少爷要发飙,急忙出来打圆场,在春风得意楼这么久,春柳还是知道月璟的脾气的,他什么都不会在意,但是唯独在面对月娘子的事的时候情绪容易激动。这小少爷平日里神龙见首不见尾,唯一与小少爷接触多的也就是他了,所以春柳笑着让人摆宴,月璟也算给面子,没有发飙,拽着柳妙儿的手就入了席。

    美人如花,公子如玉,这如画美景待良辰,倒真是一派和乐美景。

    一顿饭下来,这时间也已经差不多将近薄暮,柳妙儿让人给南席君送去了饭菜,然后梳洗打扮一番,好不容易撇开了月璟才到了东厢房。东厢房的门开着,小厮竹心和丫鬟笼烟正领着食盒出来,迎面碰上柳妙儿便行了礼退下了。

    推门而入,东厢房南园烛火通明,柳妙儿缓步踏入,却见南席君坐在院子柳树下的石桌上,提着一壶茶,一个人独自喝着。

    “二哥,原知你爱茶成痴,这上好的的翠竹茗是准们为你准备的,不知是否能讨得二哥欢心?”

    柳妙儿缓步踏入院子,宛如披星戴月而来,南席君眯了眯眼睛,笑道:“五弟准备的东西,二哥自然喜欢。只是这无事献殷勤,我着二哥可没有什么回礼的东西。”

    南席君如此一说,柳妙儿也笑了,她笑眯眯的坐下,坐在南席君的面前,笑靥如花:“那么二哥就来说说,当初你与大哥三哥一起,把我和南宫宇当猴耍的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