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宝宝来袭:王妃要相亲 > 【178】相见时难
    南席君抱着柳妙儿,流下了男儿泪,因为这个找了五年的人终于活生生的出现在他的面前,变得比曾经更加美丽,这让他从心底里觉的愉悦,让他发自内心的想高兴,想哭泣!

    喜极而泣,说的就是他现在的模样。

    而其他的人,特别是春风得意楼的人,第一次实实在在的见到月娘子的容貌,那容颜若是与四位歌姬站在一起,或许还比不过几人,只是那种气度,那种从内而外的沉淀韵味,让整个人都散发着让人迷醉的气息。所以,当柳妙儿以真面目出现在众人面前时,春风得意楼的人都惊呆了。

    这就是月娘子吗?

    果真如同那凤陌灵所说,是个不可多得的美人!并且这月娘子,很不简单!

    春柳站在一旁,看着那个抱着那南大人满脸笑意的女子,心中露出一笑容来,看了一眼一旁手心拽的紧面色依旧高傲的凤羽,还有那一脸痴迷的西尧,那满面红晕的眠月,机不可见的笑了。

    看来这春风得意楼,以后可热闹了!

    南席君抱着柳妙儿,心中温暖的如同这墨城的春天,柳妙儿身裙柔软,与当初在明子岛时并无区别,只是人比之前瘦了些。南席君在想,若是能够这样一直抱着柳妙儿,他其他的事,都可以忘却。

    只是天不遂人愿,这短暂的拥抱并未持续太久,因为这儿,还有一个小少爷存在。

    一旁的月璟在柳妙儿扑进南席君怀里的时候就已经眼神不善,眼看着柳妙儿与南席君已经抱了一会儿了,心头早已不满,所以根本不等她人有什么动作,他一个箭步上去掐住了柳妙儿的手,凭借他多年的功力积累一把将柳妙儿拉了出来。

    “妙儿!”

    南席君怀里一空,伸出手来本想拉住柳妙儿,却在伸手时被月璟一把打掉了手,对着他虎视眈眈。

    “怎么,南大人这是不过瘾吗?爷的妞你也敢觊觎!”

    月璟将柳妙儿护在身后,看着南席君十分不满,护着柳妙儿就在宣誓主权。南席君面色一僵,在月璟还在襁褓中的时候,他就已经看出来这小子对娘亲的执着十分强烈,却没想到长到五岁,这习性变本加厉了!

    而他的这称呼,实在不像是一个孩子称呼娘亲的方式,若是被大哥知道,还指不定怎么教训他。

    所以南席君沉下了脸,看着月璟冷声道:“璟儿,妙儿是你娘亲,你怎么可以这般称呼!”

    “这是本少爷的习惯,若是南大人不习惯可以离开,本少爷绝不阻拦!妞,这人你也见到了,我想不必再见了,南大人不是那种随意乱说的人,所以我想我们也不用离开墨城重新寻找另一篇栖息地,你说对吗?南大人!”

    在柳妙儿的事情上,月璟从来不会有一丝一毫的退让,再让南席君前来之前,他调查清楚南席君的为人,他虽然为元晟卖命,但是有自己的坚持。所以月璟才会毫无顾虑的让柳妙儿与他相见,而他也能保证让南席君离开,南席君为了能继续见到柳妙儿,不会将柳妙儿的在这里的事说出去。

    这是月璟可以保证的事,也是月璟答应让柳妙儿见南席君的条件,如今人见了,抱也抱了,这该走的也应该走了。

    只是南席君怎么会这么容易离开,他收回手看着月璟和柳妙儿,根本不理会月璟愤恨的眼神,直直的看向了柳妙儿。

    “妙儿。”

    南席君并没有说其他的话,短短的两个字道出了自己的想法,柳妙儿心神一动,看了一眼月璟,却发现有着成熟灵魂的孩子正顶着一双冷冽的眼睛看着自己,那双眼睛虽然尽可能的冷冽,他却从中读出了他的恐惧和期盼。

    她知道,月璟一直在害怕,害怕她会离开,害怕她会因为一时心软让自己重新陷入漩涡,也知道月璟只想和她好好地安心的生活,只想在春风得意楼画着春宫图,只想在这笙歌艳舞中安度一生。

    她也抱着这样的想法,但是她逃避了这么多年已经不想逃避了,她站出来又能如何,她苦心经营这么多年,她知道,自己已经不能在隐藏下去。因为她还有海棠要寻找,因为她好友小玉要保护,她还有几位哥哥,她也需要为月璟创造一个正大光明的身份。

    她的月璟,不能是一个私生子的身份,她的月璟,需要有一个正大光明的身份。曾经,她以为这个不重要,可当楼里的人问她小少爷的父亲是谁时,她不知该如何说。

    月璟说过不在意,可柳妙儿无法不在意,就当她固执也罢,不知好歹也罢,她有许多的事需要弄清楚,不清不楚的活了五年,已经够了。而且月璟的身份,她必须弄清楚。

    因为这些,这些年她可不仅仅是做一个春风得意楼的老板这么简单,她消息遍布大夏,得到了许多的消息,对秦城的事了如指掌,该做的事,也应该做了。只是这里面有三个人,她实在是无法掌握确切的信息。

    一个是元晟,这位坐落于皇城皇宫中的九五之尊她无法得到确定的消息,一个是太后,那个看似慈祥的女人似乎这么多年一直在养精蓄锐,皇上的势力已经逐步扩大,可她并没有任何动作,而同时,还有一个人,一个她无法忽视的人,她得不到关于他的任何消息,汝南王府依旧如常,而陈琳琅早已被处死,元邵早出晚归如同一个正常的王爷一般,所以她查不到任何的东西,不知道任何关于元邵的秘闻。

    这个人,这么多年,依旧那般厉害!

    柳妙儿从来不会忽视元晟和婉姬的势力,更不会忽视元邵的能力,所以她不会一个人行动,所以她才要选择,选择这三方中的其中一方,成为自己可以依附的一方。

    而她选择见南席君,就已经表明了她的选择。

    元晟,小冷,就是她的选择!

    只是在此之前,月璟这一关,不好过,还有这墨城的事,不解决了也是个麻烦。

    转念之间,柳妙儿已经想了许多,月璟的心思她明白,月璟的担忧她也明白,月璟是她的依靠,而同时她也是月璟的依靠,所以她会好生的照顾自己。

    所以柳妙儿温婉一笑,一把拉过月璟在他的额头上印下一个吻,然后对着身边的笼烟道:“带着南大人去东厢房休息,南大人乃是我的二哥,不可怠慢,明白吗?”

    “是,婢子明白!”

    笼烟领命,起身引着南席君离开,南席君有些不舍,但是柳妙儿却说:“二哥,我这里还有事要忙,城主府我会派人送话去,所以二哥先行休息,到了晚上,小妹再来相陪。”

    说罢,南席君也不好多说什么,深深地看了柳妙儿一眼跟着笼烟离开,而她刚走,那宓琴就回过神来,一个箭步就要冲上去,被柳妙儿阻止。

    “宓琴,你爹的事我会解决,只是在此之前,你们是不是应该让我验收一下排练的节目?半年没来看看,这春风得意楼的舞剧,可不能比之前逊色了,春柳印眉,你们是负责人,快去安排吧。”

    柳妙儿平日里住在春风得意楼,只是住的地方有风刃守着其他人无法进入,这么多年风刃的武功越发精进,而与此同时月璟因为曾经有基础,功夫已经与风刃齐平,所以两个人来不赢去无踪这些人见不到也是常事。

    听到这话,被柳妙儿突如其来的认亲事件震惊的几个人总算是回过神来,春柳和印眉招呼着众人为柳妙儿和月璟表演,舞姿翩跹而起,声乐同时响起,月璟紧紧地拽着柳妙儿的手,一直都没有放松过。

    “妞,你怎么会露出真面目来,难道还嫌你招蜂引蝶的本事不够强吗?”

    月璟看着戏,因为想着南席君的事根本没心情,只是看着那西尧和眠月对着柳妙儿眉目含情的模样,心情差到了极点。

    “噗嗤”一声,是柳妙儿嗤笑的声音,月璟面色铁青的转过来,看着柳妙儿的模样,心情很不爽!

    “好了,不笑了。经过了那么些事,我不会再喜欢任何人了,所以你呀,也不必多想了!”

    柳妙儿笑的无所谓,只是话语中的伤感月璟却能切身感受,他跟着柳妙儿经历了她的一切悲情,所以他知道,那是在什么样的情况下,她才会选择置之死地而后生!他也知道,在那场大火中,陈琳琅封死了所有的出口,那时候妞抱着他用手挖出来的那条求生道究竟洒落了多少的鲜血,她更记得在易容离开秦城后,在遇到大水的时候,她将他交给受伤的风刃让他先走,舍了她抱住他的场景。

    五年的时间,他们可以经历许多,也可以忘记许多,却也能铭记许多。如今的妞依旧是那个喜欢笑,喜欢好奇的小女人,只是她心中的痛,还未被时间抚平。

    所以月璟发了誓,决不能让他的妞受苦,绝不!

    如今,是他该行动的时候了,什么元邵,什么元晟,还有什么婉姬秦冥寒,他都不必理会,只要妞活的好好的,其他的,他没有什么舍不得的。妞要做的,他心头虽然不舒服,但是他不会阻止,因为只要妞高兴了,舒服了,即便是一起下黄泉,他也要不离不弃的陪同。

    这是在他陨命的那一晚,他就已经做好的决定!

    想到这儿,月璟的手松开了,看着西尧和眠月赤果果的看着柳妙儿的目光,月璟突然觉的妞这么久一个人确实容易被人觊觎,不如他就来试试,试试举办一场相亲大会,让妞看看,究竟有谁,能够赛过他这个天下第一的儿子!同时也让那些人死心!

    哈哈,这绝对是个好主意,只是他现在需要的,就是好好地计划一下,这个相亲大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