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宝宝来袭:王妃要相亲 > 【177】重逢的戏剧
    小少爷来了!

    大殿内所有的人走了出来,看着那五岁的孩子噙着熟悉的风流的笑容缓步进来,春风得意楼的灵歌,冉雨,印眉,宓琴四位当家歌姬鱼贯而出,看到小少爷皆是一脸如花的笑意。

    “小少爷,你可来了。娘子呢?”最先说话的,是一个身着五彩衣的美丽女子,一头朝天髻斜插一捻丝碧玉簪,端的是美丽端庄,颇有皇家贵妃风范。如此美人一出,携带香风而来,那小少爷顿时眼前一亮。小少爷笑眯眯地上前,拉住女子的手道:“怎么,印眉想本少爷了?来,这是给你的碎金胭脂,质量优良,保证你满意!”

    说着,小少爷拿出一镶玉的胭脂盒,小心地放在印眉的手心。

    “小少爷,你这话说的,灵歌就知道你喜欢印眉多一些。你看冉雨想你想的人都瘦了,怎么都没有给我带一些东西吗?”一娇俏的女人身着鹅黄色丝绸飞羽衫,翩然而出,真是人如其名轻灵如雨,那揶揄的眼神带着冉雨特有的凌厉气息。

    “冉雨,小少爷虽然喜欢印眉多一些,可怎么也不会厚此薄彼,小少爷,你给灵歌又带了什么?”冉雨翩然而来,而灵歌也不甘落后,婉转如同黄莺出谷的声音只是说一句平常的话都十分动听,眉眼一动,娇柔婉转,媚色动人。

    “是是是,本少爷又岂会少了你们的东西。来,这是冉雨的,这是灵歌的,还有这个······是宓琴的。宓琴?”

    小少爷抬头唤了一声,那站在一旁原本置身事外一身忧郁气质的女人转过头来,看到小少爷依旧没有笑容。小少爷招了招手,她粉唇一抿,缓步前来,拿起小少爷递过来的珠宝盒,纤指轻叩,打开来看,原本黯淡的神色却突然亮了起来。

    “小少爷,你······”

    宓琴忧郁的气质依旧,只是那脸上突如其来的惊喜笑容,让一旁的人也跟着惊喜了一番。

    宓琴曾是大家闺秀,只因父亲被人陷害才沦为歌姬,进了春风得意楼一年来从未上过台接过客,只是一味的待在自己的院子里哭泣,整天一脸忧郁。楼里的人都在奇怪为何月娘子会把这个人带过来,心想着这宓琴即便是漂亮,小少爷和月娘子也没有这么好的耐性留着她超过两年。只是没想到就这么一瞬间,宓琴居然就笑了。

    小少爷不愧是在万花丛中成长,这哄女人的技术,似乎天生手到擒来,不知是用了什么东西,能让宓琴眼前一亮。

    众人疑惑好奇,而宓琴却猛地跪了下来,拉着小少爷的手,泪如雨下:“小少爷,得到这个证物小女子感激不尽。只是证物小女子是有了,只是小女子乃一介弱女子,如何能凭一己之力为父伸冤,这墨城距离秦城万里之遥,宓琴实在是······所以,所以······还请小少爷和月娘子做主!”

    说完,宓琴就着冰凉的地面都磕起头来,众人一阵躲闪,小少爷也是一脸苦笑,急忙将宓琴拉了起来。

    “宓琴,我说过我们春风得意楼不会参与朝廷的事,你若真的需要求人办事,我想上面的那位南大人,才是最佳人选!”

    说完,小少爷转头看向了南席君,一旁正抱着旁观态度的南席君没想到自己这么快就被小少爷算计,脸色一冷坐在看台上,心中思量着月娘子让自己在这里等着的用意。

    难道,就是为了替这个宓琴姑娘伸冤?

    南席君坐在那儿,看着小少爷慢慢的走了上来,宓琴和春风得意楼的三位姑娘和四位公子也跟了上来,南席君这才意识到,自己孤身一人来到这春风得意楼,武功又不怎样,似乎不是什么好事。

    南席君苦笑一声,身边不知何时却多了一位侍女,捧上一杯清茶来,南席君眼神一动,只凭气味就发现这茶是绝对的好茶。

    “南大人,若是本少爷知道的不错,你生性温雅,爱淡酒喜清茶,这上好的秦水泉煮出来的绿茶,南大人应该十分喜欢才是。”小少爷坐在了南席君的对面,带着他一贯的笑意。

    原本简单的一句寒暄之语,若是用在熟识的人之间定没什么问题,只是南席君自认与小少爷不熟悉,小少爷居然连他喜欢淡酒清茶都知道的这么清楚,绝对不是一般人。如果他记得不错,能知道他个人喜好的,除了那几个兄弟,知道的也就只有刑瑾了。可这一次这个春风得意楼,这个可能与妙儿有关的地方,这里的小少爷能知道他的喜好,在他悄然进入墨城后就能如此迅速的得知他的身份,想来想去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柳妙儿在这个春风得意楼里,而且很有可能,就是春风得楼的主人--月娘子!

    而再次与小少爷面对面后,南席君才发现他之前被这孩子奇怪的风流气蒙住了眼睛,居然没有发现,这孩子与元邵几乎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凤眼薄唇,若是不笑,与元邵模样气质如出一辙。

    所以这个孩子,他绝对认识。甚至还抱过。

    “璟儿,没想到离开时你不过几个月大小,如今这般大了,居然记得二伯的喜好,倒真是让二伯欣慰!”

    南席君笑了,笑的温文尔雅慈祥可亲,伸出手来拍了拍小少爷的头,让小少爷的脸色瞬间一变,只是很快恢复了正常。

    二伯!

    众人惊呆了,就连那见到南席君就要跪下来的宓琴也停住了所有的动作,眼神在小少爷和南席君之间来回流转,不知道这是个什么情况。

    小少爷,居然有二伯!

    “南大人这么说,是什么意思?”小少爷始终是小少爷,眉梢一动却并不想承认。

    “我?”南席君笑了,满眼笑意的看着小少爷:“璟儿,不可与二伯这么说话,否则你大伯来了,你的日子,可就不好过了。”

    不好过?

    小少爷眉眼一挑,准备反唇相讥,可南席君却突然抢先说道:“璟儿,我只想知道,妙儿在哪儿?而妙儿,是不是月娘子?”

    妙儿!

    听到这两个字,小少爷的笑容终于敛去,一双眼睛突然迸射出冷冽的光,看的周围的人一个激灵。

    “南席君,你认为你有资格说这两个字!这一次请你进来,只是因为你是妞的二哥,只是因为你曾经没做过什么错事!这一次,只是我知你为了寻妞走遍了大夏,所以好心告诉了妞让你来这里见面,这一次,本少爷只许你见一次边走,所以,不要有其他的幻想!”

    小少爷拍案而起,第一次这般愤怒,吓得一旁的竹心忍不住后退了一步。南席君脸色一变,一旁的宓琴见就这么几句话的功夫小少爷和南席君已经掐起来了,急忙站了出来,跪在了南席君面前。

    “南大人,小女子安宓琴,乃是秦城左都尉安明如之女,两年前家父······”

    宓琴想着自己站出来缓和一下气氛,只是她的话还没说完,一声清脆的笑声传来,打断了所有人的思维。

    “宓琴,你的事南大人会帮忙的,毕竟安大人的确是好人,若是错怪了好人,这皇上身边的贤能之士恐怕也会寒心。所以你不必担心,只是现在,不是你说话的时候。”

    温婉的声音传来,带着一股独特的韵味,听过这声音的人都露出惊喜的表情,那西尧公子更是满脸喜色,一转身就要冲下去,却见一个一袭翠绿色罗烟长裙的娉婷女子袅娜而来,轻纱蒙面,眉眼如烟,领着身边名为笼烟的小丫鬟,出现在了众人的眼前。

    “娘子!”

    印眉最先反应过来,满脸惊喜的走过去,蒙着轻纱的月娘子微微一笑,捏了捏她的手,然后走过众人面前,来到了南席君的面前。

    “妞,你可记得答应我的事!”

    小少爷制止了一旁西尧公子想要扑上来的身体,看着月娘子,满脸冷冽寒霜,似乎在威胁着月娘子,只是他颤抖的手心泄露了他紧张的心情。

    月娘子的眼神从他的脸上掠过,然后定定的落在了南席君的脸上,看着那熟悉的容颜,看着那带着沧桑却更加成熟的面庞,月娘子终究走了过去,一把抱住了南席君。

    “二哥,二哥!”

    燕语呢喃抵不过这短短的两个字,月娘子扑进怀里的那一瞬间,南席君心神巨震,他看着怀里的人,闻着那扑鼻而来的女人香,一时间,竟不知道如何是好。

    “你,你是妙儿?”

    南席君手指颤抖,想要触碰月娘子的后背,伸出了手,却无法放下。

    他害怕,害怕这一切不过都是过眼云烟,不过是他在秦水河的歌声中,做的一场美梦罢了。可那温度,那声音,他又怎么会记错。

    “是的,二哥,是我。我是妙儿,我是惊羽!二哥,我是林惊羽啊!”月娘子见南席君迟疑不定,猛地抬起头来,然后一把扯掉了脸上的面纱,第一次,在春风得意楼的人面前,露出了她的真实容颜。

    她笑了,再见到南席君的脸时,她笑靥如花,那种带着喜悦与超脱的笑容,除了她,除了那个经历了一切磨难重生的女人,谁能有这样的笑容!这无关美丽,无关容颜,只是她的气度,便可以让他人沉迷。

    这是妙儿,这是惊羽!

    南席君确定了,那熟悉的容颜他不会认错,这是柳妙儿,这是五弟林惊羽!

    南席君一把抱住了月娘子,不是,是柳妙儿,他抱着柳妙儿忍不住喜极而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