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宝宝来袭:王妃要相亲 > 【175】小少爷
    叮铃铃·······清脆的声音由远及近,那守门的人听到这声音顿时站住了,急忙躬身站立一旁,等待着那马车驶来。

    南席君站在那儿,看着那辆马车,虽然那夜在黑暗中看的不甚清晰,但是那马车吊脚檐下刻着“春风得意”的玉牌他十分熟悉,而那赶车的小厮也是那日的那位小厮。

    “这是谁家的马车,看起来挺平常的,怎的那些守卫如此恭敬?”一旁的几位富家公子说话了,言语中颇有些疑惑。南席君侧眼看了看,只见那守卫们见马车停下,急忙上前扶住马头,态度十分恭敬。

    “小少爷,你回来了。”

    平常的一句话,是守卫们习惯的语言,那小厮见到几位守卫也是一脸熟的模样,翻身下了车,伸出手来从马车里接过一包东西,然后马车门帘掀开,一双嫩白的小手伸了出来,瞬间攫住了所有人的眼睛。

    粉雕玉砌,金童转世,说的便是这春风得意楼的小少爷。只见他小脸粉嫩如春果,身量玲珑如玉琢,薄唇勾笑,凤眸含情,一张已经显露俊气的小脸上带着一股子阅尽千帆般的风流笑容,让他整个人显出一股魔魅的色彩来。

    描金千层底的靴子踩在了地上,那看起来不过五岁大小的孩子从马车上跳下,根本不抬眼看其他地方,倒是对着那几个守卫点了点头,领着那赶车的小厮朝着春风得楼而去。

    “这是谁家的孩子,如此······”

    一富家公子见到小少爷这番模样,一时间忍不住想赞叹一句,却不知该如何赞叹,说到最后词穷了,只能连声说出几个好字来。

    而这几个“好”字,很明显的,被经过几个人身边的小少爷听见了。只见他小小年纪已经风流倜傥,抛开金玉带眉梢一挑,就直直地朝着南席君等人看来,那双凤眼在看到南席君的时候闪了闪,只是稍纵即逝,并没有人发现。

    “刚才,是谁说了‘好’字?”

    小少爷说话了,属于孩子的粉嫩的声音减掉了他似乎与生俱来的风流气,只是扑面而来的压力,却让几个人面色一变。几位富家公子很明显的意识到了这位小少爷不是好惹的角色,所以二话没说皆将手指指向了半路加入他们,并未熟悉的南席君。

    是他!

    南席君一愣,没想到自己这么容易被出卖,不过想来也是,这些人都是结伴而来想必互相熟识,在这小少爷不知息怒的问话下若是想自保,推出他这个外人来无可厚非。所以南席君没有多说什么,看向那小少爷,露出一温雅的笑容来。

    “小少爷,在下孤陋寡闻少见多怪,第一次见到小少爷太过惊奇才有此感叹,还希望小少爷不要介怀。”

    正面相对,南席君看到了小少爷的正脸,看着他在自己说话时露出一奇怪的笑容来,他心头一“咯噔”,似乎有些东西似曾相识,也有些东西即将到来。他想抓住什么,却无从下手。

    “哈哈,这位公子说笑了,如此温文有礼处乱不惊的人,可不是一般人。公子既然来到了春风得意楼遇上了我,自然没有让公子空手而回的道理。”说完,小少爷微微一笑,挥了挥手让那小厮上前,伸手请南席君进门。

    大门打开,春风得意楼的守卫这一次没有阻止南席君,目不斜视的站在大门口,根本不再看南席君。

    南席君知道,这小少爷便是春风得意楼的主人,看着小少爷年幼的脸上出现的有些诡异的笑容,南席君心中升起一种奇怪的感觉,那种感觉让他对春风得意楼这个地方又爱又怕,似乎进入了这道门,他会得到什么,同时,也会失去什么。

    不知为何,南席君突然想起了今日在街上那卖茶老翁说的一句话,他说:“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秦水花!这是春风得意楼一个曲子的词句,虽说春风得意是个让人舒坦的事,但是不管是谁,这一日的秦水花看尽,以后就是镜花水月如流水了。”

    看尽了,就是镜花水月吗?

    南席君眯了眯眼睛,有些疑惑地看向那小少爷,小少爷笑容风流依旧,那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扑面而来,让南席君觉的即便是镜中月水中花,那也值了。

    所以南席君会给小少爷一个微笑,缓步踏入了春风得意楼的大门,门霏打开,惊鸿一瞥便是两位美人儿翩然而过的身影,隐没在粉霞如彤云的樱花中。南席君愣住,而那些慕名而来的公子富贾也愣住,只有小少爷微微一笑,换来身边那叫竹心的小厮来到了南席君的身边。

    “南大人,你不远千里从秦城来到墨城,我们春风得意楼不能怠慢。竹心,从现在起你带着南大人好生在春风得意楼看看,记着,决不能怠慢,这是本少爷的贵客!”

    说完,小少爷笑了笑,一个跃身消失在樱花落红中,南席君在听到这孩子称呼自己的时候就已经心神大震,本想问什么,却见那小少爷粲然一笑,以一种极度鬼魅的速度消逝在了众人的面前。

    好俊的轻功!

    这一下,震惊的不仅仅是南席君了,连同那竹心和守门的人都十分惊讶。

    小少爷什么时候有如此厉害的轻功?

    这是一个五岁的孩子吗!

    竹心十分惊讶,不过想了想自己跟着月娘子和小少爷两年了,见过两个人的本事实在是不计其数,现在小少爷虽然年幼,可有这么厉害的轻功似乎也不很奇怪。

    所以竹心释然了,而守卫们也释然了,挡住了那些见到南席君进来也想跟着进来的公子哥儿门,守卫们毫不留情的关上了大门,而南席君一回头,看到那春风得意楼的大门缓慢的合上,那些对这个地方趋之若鹜的公子哥们儿商贾们一脸向往之色,他却没有那么高兴。

    因为不过是见过两面,或者说第一次他和小少爷根本没有见面,可是小少爷却已经知道了他的身份,难道这春风得意楼,还会知道皇上的动作不成?

    如果皇上的决定他们都知道,那么这个春风得意楼不容小觑。而这不容小觑的春风得意楼的主人,传说中的月娘子和这身手敏捷异于常人的小少爷,究竟是何来历,是敌是友?

    如果是敌,他又该如何做?

    南席君陷入了沉思,却被一旁的竹心唤醒,竹心也不过是个十三四岁的孩子,一双眼睛带着稚嫩的水色,凌厉狡黠,也不是好对付的对象。

    而此时,竹心正笑的灿烂的看着南席君:“南大人,请吧。今日您来的也真是春风得意楼从来都是要排队买号,只是小少爷既然说你是他的客人,小的就带着你好好看看。”

    说完,竹心笑着走在了前面,而南席君也已经回过神来,看着这樱花遍地宛若蓬莱仙境的地方,缓步踏入了这如花的世界。

    花如梦来人如梦,风带雨来雨带风,如玉人儿画中游,画中玉人游弋中。

    樱花落,桃花红,梨花蕊里说清凉,自在江南烟雨浓,自在绿草楼阁中。

    青山白水说风流,风流人,人风流,风流声中谁人匆,谁人匆匆过,看尽花开满苍穹。

    南席君一路行来,歌声不断,美人不断,一些大家公子抑或是气派之人与三五两个女子一起行走于柳荫花间,谈笑风生,逍遥自在。一路行来南席君看到的尽是欢声笑语,不仅仅是那些寻欢的男子笑逐颜开,那些女子身为青楼女子,却笑靥如花,并无一丝身为青楼女子的辛酸勉强笑意,似乎这一切,都出于真心。

    身处青楼中,却笑的这么真心,这春风得意楼,是给人下了蛊吗?

    正疑惑中,那一路行来说的滔滔不绝的竹心终于停住了,他带着南席君来到了一竹林中。沿着竹竿做成的道路缓缓前行,南席君穿过竹林清风到了竹林深处,却见那竹林中伫立着一圆形大殿,大殿外绘着彩图,与这竹林融为一体,浑然天成。

    这个地方,他似乎在什么地方见过?

    什么地方?

    明子岛!

    眼前一亮,南席君突然意识到,这个地方不就是明子岛翠竹殿的缩版,那个元邵亲手绘制的翠竹殿,居然活生生的出现在眼前。虽然小了许多,并且这绘图之人并没有这么厉害,绘图的技巧并不如元邵那么出神入化,但是也已经十分了得。

    是谁,把明子岛带到了这个地方?

    南席君惊诧,转头想询问竹心,却发现竹心早已不加了踪影,他的身边除了碧绿挺拔的翠竹,什么都没留下。

    清风过处,带来竹林的清香和一丝湿润的气息,清心安宁,带着一股说不出来的祥和。

    只是如此美好的地方,南席君却无心欣赏,他如今只想知道,竹心为何会将他留在这个地方。他四处看了看,却没有发现一个人影,原本热闹非凡的春风得意楼,在这个地方却宛若失去了它的热闹,从一个热情奔放的人变成了一个娴静的少女。

    南席君站在翠竹中,那玉树般的身影挺拔而立,丝毫不输于这地方的翠竹,他打量这个地方许久,却没有随意行动,只想着等一会儿,若是没见着竹心,就自行按原路返回。

    南席君做了这想法,就站在竹林中,闻着竹林清香,闭目静思起来。那儒雅身姿依旧俊逸无双,豪门贵公子的气息似乎是他天生的气息,那修长而处乱不惊的身影映入了两双早已等待在那缩小版翠竹殿的两双眼睛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