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宝宝来袭:王妃要相亲 > 【183】妞,你寂寞吗?
    “什么?百花节!”

    柳妙儿白嫩的身躯淹没在水下,看着不远处看着自己一脸不容置疑的凤陌灵,脸色有些不好。

    “怎么了?这百花节可是大夏女子的盛会,我墨城从来不准备百花盛会,如今你的楼里不是排演了许多节目吗?那么我们打个商量,让你的春风得意楼举办一次百花节,让春风得意楼的名声更加响亮,如何?”

    凤陌灵褪了衣衫,在笼烟的服侍下缩进了柳妙儿的温泉中,氤氲的水汽中她的茭白的女子的身躯显露无疑,撤下裹胸,就那样大咧咧的站在柳妙儿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城主,这是我月娘子的温泉,你还是出去吧。”

    柳妙儿此时不想和凤陌灵多说,泡着温泉看着不远处的雪山峰顶,不为所动。

    “呵呵,的确,这雪灵峰的温泉是你发现的,这温泉山庄也是你月娘子的。娘子,从你这温泉看去,不远处就是墨城的城墙,你看墨城这些年越发好了,只是百姓们除了春节和春风得意楼一年一度的戏曲会,就没有别的盛事可以让他们享受。所以当隔壁的小城举行百花会的时候,墨城的许多百姓都会去隔壁的小城,这银钱自然就让别人赚取了,难道娘子你不心疼吗?”

    凤陌灵揭开发冠,将一头如瀑的青丝轻轻地漂在水面上,这雪灵峰的温泉她一直很喜欢,跑了之后全身舒畅,只是让月娘子占了地,她每次来就只能强取豪夺的跳进来了!

    一说到钱,柳妙儿的眉梢就动了动,温泉室的窗户看着,顺着那落地窗看出去,遥远的地方墨城的一切尽收眼底,那青黑色的城郭有她柳妙儿的心血在里面,也有当初收留她的老城主的心血在里面。只是这样看过去,青灰色的一片,似乎真的没什么生气。

    “娘子,怎么,看出来了吧,墨城虽然富裕,但是百姓们从没有享受过什么欢乐。这一年一度的百花会可是大夏的盛会,在百姓们心中有着重要的地位。知不知道这些年来,盐城和石头城依靠着百花会的噱头,得了多少银钱,如今墨城有能力举办百花会,想必头脑精明的月娘子你,不会放过这样一个机会吧。”

    凤陌灵和柳妙儿相处这么写时日,也知道柳妙儿的习性,虽不说爱钱如命,但是商人本奸,任何利益都不会放过,柳妙儿虽不至于唯利是图,但是这看似温和的外表下那颗奸商的心,凤陌灵还是看的十分清楚的。

    不然也不会在当初她要带走眠月时,这女人居然开出两千两金子这样的天价来。

    百花会,可是墨城扩充人脉的方法,也是墨城走出去的路子,她相信月娘子会明白,举办百花会利大于弊。

    柳妙儿看着墨城,再看了一眼凤陌灵,不知道这姑娘在想些什么,一转身让笼烟服侍她起身,她穿上衣服,深深地看了一眼远处的墨城。

    “墨城也该热闹热闹了,城主既然想举办百花会,那么也是我们春风得意楼扬名的时候了。只是墨城的百花会和一般的百花会不会一样,所以还请城主只负责人手的供给如何?”

    发展到如今的底部,春风得意楼已经在达官贵人中传开了,只是柳妙儿想扩大影响力,就必须依靠一场大戏让春风得意楼站上舞台,而三月三百花会将近,春风得意楼的戏剧也已经排演的很好了!所以这一次,也应该出世了!

    柳妙儿说完这么一句话就离开了,凤陌灵一听这话十分高兴,站起身向着柳妙儿的后背吼道:“娘子,这场盛会,你不会后悔的!”

    凤陌灵的声音在雪峰上回荡,柳妙儿站在锋头,思考着百花会该在何地举行。双眸一转,看到了秦水河便的墨湖,心中有了计较。

    她要和元晟合作,也应该让元晟看看,她柳妙儿的经济能力!没有实力,想必元晟也不会看上才是。

    如此一来,墨城百花会的事已经确定,当月璟知道这事儿之后相反对也已经来不及了,因为凤陌灵再向柳妙儿提议之前就已经先行一步准备了许多东西,月璟气呼呼的看着凤陌灵挑衅的看了他一眼,闷声闷气的一整天没有和柳妙儿说话。

    “怎么,好跟我赌气?”

    柳妙儿收拾好一切来到竹林总,却见月璟一个人拿着壶酒对月独酌,稚嫩的脸上带着不属于这个年纪的沧桑,映着那半月的银灰显得冷硬而寂凉。

    看来是我还不好,让他担心了!

    柳妙儿笑了笑,披上春衫踏入竹林的竹亭中,月璟功夫已是一绝,自然之道柳妙儿来了。

    “不许再往前走了!你现在做什么都是由着你自己的意愿,还管我做什么!”月璟的声音带着许多孩子气,赌气的成分十分明显。

    成了孩子还真免不了一些小孩子脾性,不过这样也好,挺可爱的!

    柳妙儿站在住亭外抿唇笑了笑,什么都没说就进了竹亭,月璟猛地站起来背对着柳妙儿,似乎很不愿意看见她。

    “怎么,在为百花会的事操心?”

    柳妙儿就知道自己一个人决定了百花会的事月璟会有意见,不对,是凡是对自己不利的事月璟都有意见。这百花会举办了虽然很好,可若是暴露了身份,她柳妙儿的日子就不会好过了。

    月璟担心有他的道理,可躲下去就是办法吗?

    站起身来,柳妙儿来到月璟身后,一把夺过他手中的酒壶放在竹桌上,然后扳过他的小身体让他看着自己,可月璟就是别扭着不转身,一个有内力的人和一个没有内力的人力量的差距在这里体现,不管柳妙儿怎么掰,月璟就是不转过身来,让柳妙儿很是无可奈何。

    “这件事已经开始办了,这也没办法了!好了月璟,不生气了好吧,大不了我明儿上街给你买几串糖葫芦?”

    “糖葫芦!哼,我又不是三岁小孩儿!”

    月璟冷哼一声,继续背着脸,柳妙儿看逗他他也没反应,就知道事情闹大了,这次月璟是真的生气了。想到这里,柳妙儿顿时挤出笑脸,蹲下身来拽着月璟的小袍子笑道:“少爷,你看我都做了,总不至于反悔吧,再说了,有你在,怎么也不会出什么事儿对不对?”

    柳妙儿笑眯眯的讨饶,月璟却依然背着身子不依不饶,最后没了办法柳妙儿抱着月璟在他小脸上亲了一下,月璟的冷脸才好转,眉开眼笑的转过身来。

    “妞,你寂寞吗?”月璟转过身来了,眉梢一抬小凤眼一眯,一副媒婆相的看着柳妙儿。

    妞,你寂寞吗?

    转过身来的第一句话不是“我原谅你了”,而是“妞,你寂寞吗?”这让柳妙儿摸不着头脑,顿时有些发愣。

    她寂寞吗?

    她的儿子问她寂寞吗?这让她怎么回答。

    这么多年,她到底寂寞吗?

    因为月璟这样一句话,柳妙儿陷入了思考,月璟原本笑眯眯的脸一看柳妙儿真的思考去了顿时跨脸了,冷哼一声有留给柳妙儿一个小后脑勺。

    一声冷哼让柳妙儿瞬间清醒,想都没想就抓住月璟的小手摇晃着说道:“有你在我怎么会寂寞,你说是吧?”

    柳妙儿讨好的笑着,月璟斜眼看了她一眼觉的如此谄媚的笑容实在不堪入目,所以转过身伸出那稚嫩的手捧住柳妙儿的脸,不再闹脾气闹着玩,而是真的,认认真真的问道:“妞,这么多年,你真的,寂寞吗?”

    清风吹过,月璟稚嫩的脸庞带着一种不可言喻的决绝,让柳妙儿一阵心疼。她也收起玩笑的表情,抱着月璟的小身板,一字一句道:“有你在,我就知足了!真的知足了!”

    她寂寞吗?

    她或许是寂寞的,只是她还有月璟在,所以她没有察觉。人生是一辈子,一辈子太长了,等到月璟长大了,要娶妻生子了,那时候月璟离开了她,她才会觉的寂寞。

    人生路上,还是需要人陪着才好!

    柳妙儿有些伤感,她自觉认为自己不是女强人,一切的坚强只是被逼出来的,如今被月璟这么一问,她发现了自己的脆弱,似乎没了月璟,她真的,什么都没了。

    原来这么久了,她身边,连一个相伴的人都没有啊!

    柳妙儿苦笑一声,一切被月璟看在眼里,母子连心,两个人都能明白对方的想法,月璟自然也明白。他此时若说永远陪着柳妙儿定会被批评,不过就在前些日子看到南席君的时候,他明白了一件事,就是这个世界上,他若一不小心走了,那么谁来照顾柳妙儿。所以当初心血来潮想出的相亲这种事,他月璟,还真的要考虑了。

    毕竟他的身份他也明白,躲得了一时躲不了一世,若是他一不小心陨命,那么柳妙儿怎么办。他无法放心的把柳妙儿交给任何人,就只能先选一个人出来,做好准备才能万无一失。

    更何况,柳妙儿还年轻,双十年华的女子不能因为他的私心守活寡,所以他经过几天的考虑已经想好了,要为柳妙儿寻一门亲事,一门足以让柳妙儿开心的亲事。

    所以月璟抬起了头,看着柳妙儿郑重其事的说道:

    “妞,爷决定了,就趁着十日后百花会,为你举办相亲大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