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宝宝来袭:王妃要相亲 > 【182】五年了,也该动手了
    这一夜,城主府议事厅彻夜灯火通明,凤陌灵连同苟师爷以及墨城的相当于幕僚的捕头们,正商量着该如何让墨城在朝廷的争斗中明哲保身的事。

    如今,朝廷依旧平静,只是身处权力中的人都能看的出来,皇上的势力在不断地扩大,海将军的军队加上秦城三大家族的附庸,用了几年的时间让皇帝在朝廷中站稳了跟脚;而同时,太后一方却宛如没了野心一般,在宫内深居浅出,也不再垂帘听政,在众人惊愕的目光下退下朝廷的大幕,只是谁也不知道,那个一向面柔心狠的太后心中想的是什么;而朝廷中太后和皇上最大的隐患汝南王元邵,却在五年前王妃柳氏死后变的神秘了起来,除了早朝,没有人能在闲暇时遇见他,而送入王府的女人也被他退了回来。有人说,是元邵思妻心切,没日没夜的在被焚烧的醉园外悼念其王妃,还有人说,元邵早已在密谋造反,所以才会不经常出现。

    这些,都是探子的来的消息,凤陌灵不知道真假。思索之中想到了月娘子的话,她说让她依附一方势力而活,可这个世上狡兔死走狗烹,飞鸟尽良弓藏的事比比皆是,让她如何放心,也不想将凤家世世代代积攒的家业毁在自己的手上。

    可若是不依附,月娘子有句话是对的,覆巢之下无完卵,这天下一旦乱了,她墨城也不会好过。

    如此一来,让她做出选择,那可真是难了。

    凤陌灵左思右想不知如何是好,倒是一旁的苟师爷见她如此,垂头想了想便上前道:quot;城主,或许我有一个办法,只是这办法十分冒险啊。quot;

    苟师爷还是有些犹豫,但是这样一句话对于正纠结的凤陌灵来说无疑是阴雨天的一缕阳光,让她双眼一亮。这种时候她也不管方法如何了,只要有方法就好。

    quot;有话就说,好不好自有论断。quot;

    凤陌灵一心想着要比过月娘子,她就不信她不能够做这么一件事,女扮男装这么多年,她经历的东西不比月娘子少,现在两人年龄相仿,什么都差不多。只是自从月娘子来到墨城后,奶奶不知是不是中了邪就觉的她是墨城的救星,而墨城的许多人自月娘子来了之后就对她尊敬有加,除了苟师爷,其他的人都不把她这个城主放在眼里,这让她很不甘心。

    一个女城主已经惊世骇俗,只是作为一个女城主,她若是没有一番成绩,那么如何担当这墨城的主人!

    而将她从小带到大的苟师爷自然明白凤陌灵的想法,所以在心中叹了口气就说出了自己的想法:quot;城主,如今朝廷表面平静,但是暗地里波涛汹涌多年,一颗小石子便能激起千层lang,而据属下所知,如今汝南王元邵,才是最有能力掌控大夏的人。quot;

    quot;汝南王?quot;

    凤陌灵疑惑,只是她还没说什么,一旁的赵捕头就起身道:quot;城主,这样的大事还是和月娘子小少爷商量为好,毕竟······quot;

    quot;闭嘴!赵捕头,你是城主府的幕僚,不是春风得意楼的幕僚,你必须听我的!如今月娘子管理的事都多了,墨城的经济在她手中有她烦恼的,这其他的事,本城主会好生处理!quot;

    凤陌灵将处理两个字咬得极重,一旁的几位幕僚捕头也都听出了其中的意思,赵捕头本想反驳,却被旁边的人拉了拉,大家也知道这城主的脾性,只当等会儿了走了向小少爷说说,看小少爷如何做了。

    一行人如此想着,但是凤陌灵哪儿能不明白他们的心思,心头不满暂且不提,只是看向苟师爷问道:quot;师爷的意思,是打算让我投靠汝南王吗?quot;

    quot;非也!城主既然不希望墨城被人利用,那么我们就只能找元邵。汝南王实力非凡,我们可以略通信息告知汝南王皇上的人前来之事,这样一来汝南王前来,两方都提出联合,我们左右为难,两方相斗,我们自然可以脱身赢的想办法的时间。只是·····这样做若是引得朝廷大战提前爆发,我们也是得不偿失。quot;

    苟师爷说着自己的想法,这样的想法听起来似乎挺好,可里面也有风险。这躲得了一时躲不了一世的办法其他人并不赞同,但是听到这话,凤陌灵却突然想到一个绝佳的主意。

    quot;师爷,你这办法确实不怎么样,只是我们可以给汝南王消息让他来墨城,来了之后会发生什么事就是他和南大人的事了,我们只需隔岸观火。而同时双方若是斗起来,我需要借助月娘子春风得楼的力量,让汝南王和南席君离开墨城。只要离开了墨城,他们怎么斗都与我墨城无关,现下最重要的,就是争取时间,时间有了,如何保全墨城自然会有法子。quot;

    听着苟师爷这方法,凤陌灵打心底里觉的还不如照着月娘子说的投靠皇上来的好,只是元邵这个人她不了解,所以她可以赌一把,消息说元邵没有任何动作,可她知道在这么久的时间里这王爷能够让朝野上下如此敬畏,定有他的厉害之处。所以她的目的不是让皇上和元邵相斗,而是她在想,是不是可以将元邵拉到皇上阵营,那么到时候两者归一,谁是胜者也不用多说。并且这胜利以后,有元邵和海将军这两个大人物在前面挡着,这狡兔死走狗烹的命运也不会落到她凤家上。如此一来,凤家既是功臣,又不会因为立功太多而被灭杀,还真是一个好办法。

    凤陌灵是个聪明人,聪明人知道月娘子说让她投靠皇上绝对是深思熟虑的结果,她虽然不服月娘子,却也知道这女人在很多事上比她强,所以月娘子的话她不会怀疑,投靠皇上这个正统天子才是最好的选择。

    凤陌灵已经确定了自己的想法,觉的这件事虽有些小瑕疵可不出意外不会有任何纰漏,她将心中的想法一一陈述,苟师爷和幕僚们也都觉的此法可行,觉的城主或许真的是长大了。

    quot;可城主,皇权的诱惑力太大,这汝南王······quot;

    赵捕头依旧不放心,总觉的应该和月娘子小少爷商量一下,可被凤陌灵冷眼一横,便不再噤声。

    quot;放心吧,汝南王能在当初最有利的时候不动手,这时候应该也不会反朝廷。就算拉拢不成,他们斗起来我们墨城也有喘息的时间,所以不必担心。赵捕头苟师爷,你们都是凤家的老人了,这如何让汝南王来春风得意楼就交给你们了!我凤陌灵已经不小了,不会把墨城的荣辱当做一场游戏!quot;

    凤陌灵说的斩钉截铁,赵捕头也不好说什么。说到底都是凤家的人,自然听从的都是城主的命令。几位幕僚都觉的这法子不错,赵捕头也就不多说了,心想着就算惹出什么事来,有月娘子和小少爷在,城主也不会有大碍。

    城主想做的,就让她做吧!

    如此一来,众人散了,凤陌灵立于城主府的轩榭楼台中,看着那蜿蜒而去的水流,嘴角带上了胜利的笑容。

    月娘子,我会证明的,在这些凤家的老人面前,在眠月面前,证明她凤陌灵绝对能够撑起墨城的一片天。

    凤陌灵信心满满,而不远万里的秦城,汝南王府里一群叽叽喳喳的女人正在客厅中守候一个一直没出现的男人。

    云髻雾鬟惹香风,轻罗绢绸转承中。红绡粉嫣琉璃烟,娇笑媚态女儿羞。

    客厅内女眷们娇笑着向对方打招呼,只是笑容有几分真心就另当别论了。这些女子都是来汝南王府参加太妃举行的赏花会的官家女眷,太妃正坐在上位的太师椅上看着下面的女子,满脸慈祥的笑意,只是眼中却带着焦急之色。

    quot;小喜子,这王爷怎么还不来?quot;

    太妃以绢掩嘴,小心地询问身边的喜公公,喜公公向外张望了一眼,却见不到王爷的身影。

    quot;太妃,要不奴才去催催?quot;

    喜公公试探着说着,太妃脸色不好,但是一想到这王府一个女眷都没有,实在不太像话,所以挥了挥手让喜公公去催,而那些明里笑着暗地里观察太妃的女子们,心中都有了计较。

    整理好衣衫发髻,只等着那传说中神人般的王爷到来。

    只是没过多久,喜公公回来了,身后却没有跟着人。

    quot;小喜子,这是怎么回事?quot;

    太妃脸色不喜,这时候也不掩饰了,倒是喜公公为难的行了一礼,恭敬地说道:quot;禀娘娘,老奴去了醉园,王爷不在那儿。去了锦园,锦园的侍卫说王爷出去办事了,一时半会儿回不来,不知道去了哪里。quot;

    quot;什么!quot;太妃震怒拍案而起,吓的一旁正假装不在意说笑的女子顿时安静了下来,太妃见自己失态,急忙坐下,挥了挥手道:quot;既然王爷暂时不回来,那么这选妃的事就由本宫亲自定夺吧。先为王爷选几个女子留在王府,带他回来了看谁满意就选谁做王妃吧!这柳氏已经去了五年了,王爷若还不娶妃,这王府就真的后继无人了!quot;

    说罢,太妃将眼光投向了那些参加宴会的大家闺秀,姑娘们一听这话顿时来了兴致,争先恐后的前来,太妃看着这些女人,露出一个深邃的笑容。

    而此时,元邵已经在南去的路上,看着那邀请自己参加墨城百花节的帖子,眼中闪过疑惑,却依旧让驾车的青魂青魄加快速度。

    墨城!

    还真是一个老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