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宝宝来袭:王妃要相亲 > 【174】春风得意楼
    醉醺醺满面红光的男人的出现让南席君和周易风好一阵惊讶,而那男子更为夸张的是,此时正抱着一把年纪的苟师爷努力的把嘴凑过去,看样子是要轻薄那人到中年的苟师爷。

    苟师爷面色大变,什么都还没说,那男人却突然看见了饭厅内的一桌子菜,和坐在桌边风流倜傥的两位公子,他晃晃悠悠的躲不过去,伸出食指指着两个人,一张口哈哈的笑了起来。

    “哈哈,你们是新来的吧,来了新的也好,来的新的就不怕小少爷不放我的眠月跟我离开了。你们两个要好好地努力,最好能让月娘子喜欢你们,重用你们,到时候娘子把眠月抛开,嘿嘿,眠月就会看到我了,眠月就会喜欢我了!可是······可是······可是眠月现在喜欢的是娘子,不是我,呜呜···不是我!”

    那男人自顾自的说着,说完了就跌坐在地上嚎啕大哭,嘴里念叨的依旧是眠月,让南席君和周易风好一阵惊讶,而苟师爷更是一脸铁青,急忙换来了人要把那男人架出去。

    “喂,你干嘛!小少爷,我告诉你,不管你会不会把我的模样当做秘制春宫图的样本,我都不会放弃眠月的,绝对不会!苟师爷,苟师爷,苟师爷你这个狗头师爷跑哪儿去了,关键时刻不出来为我抢人,小心我让官差打你三十大板!”

    说完,男人一瞬间挣脱了属于那几个赶来的家丁的牵制,对着周围就是一阵怒吼。一旁的南席君和周易风什么话都没说,只是眼睁睁的看着一桌子好菜在那男人飞沫的摧残下不能再吃,也看着苟师爷一脸菜色,整张脸已经黑的看不清模样。

    “来人,城主喝多了酒,快把人扶回去,扶不回去直接打晕了,在醒酒之前不能让他出来!”

    苟师爷虽然被气得不轻,但是有南席君和周易风在场,他都没有多做什么,急急忙忙的派来了人摁住不停地叫着“苟师爷”的男人,见他不停地挣扎,真的拿起一木棍就将人打晕了!

    “来人,扶城主回去!”

    苟师爷招呼着家丁把人拖走,把周易风和南席君留在了饭厅,两个人对视了一样,眼中皆露出了奇怪的神色。

    这个男人,就是凤陌灵!

    凤陌灵发酒疯,两个人并未看清楚他的真实模样,只是依稀能瞧见翩翩公子的气度。空气中弥漫着浓烈的酒香,看样子这凤陌灵倒真是喝了许多的酒,所以才会醉成那种样子。

    “二哥,这凤陌灵,怎么会是如此模样!”

    周易风一脸惊诧,他本以为能将墨城管理的如此好,必定是个如大哥或者是二哥一般的人物,但是这凤陌灵此时看起来,不过是个陶醉于酒色中的男人罢了。

    这与他们打探到的,凤陌灵身形冷冽冰寒并不一样。

    周易风的想法南席君也有,不过他显然多想了一层,墨城的实力摆在那儿,不可能是一个只知道美人儿美酒的人能够管理出来的,如果刚才他听得没错,这凤陌灵似乎和那春风得意楼的小少爷,有了些冲突。

    听凤陌灵的意思,他对那个小少爷似乎很不喜欢。

    而他今日回来,是真的因为醉了回家,还是为了给他们这两个皇上的使者演一出戏呢?

    南席君仔细地想着,看周易风满脸疑惑,也不多说,示意他再多留一天,在城主府里看看情况再说,而他则要去那出了名的春风得意楼瞧瞧。

    他来这里不过一天的时间,那春风得意楼的名字已经如雷贯耳,听那些人的意思那是个青楼,但也不是普通的青楼。从城主府的情况来看,这春风得意楼在墨城的影响已经十分巨大,几乎到了每一个丫鬟小厮说起来就津津乐道,说这楼的主人月娘子是如何的精明,说这春风得意楼的小少爷是如何的邪恶。还说那小少爷虽然不过五岁,却画的一手好画,秘制的春宫图皆是以得罪他的男人和女人的模样为范本,画的栩栩如生,一本册子出来,简直千金难求。

    打听到这些消息,南席君在城主府又住了一夜,墨城的夜里,始终有着温软的歌声在梦里飘荡,软软的柔柔的,睡梦中南席君似乎看见了那张想了许久的笑脸,在城主府莲花池的睡莲上绽放。

    “妙儿!”

    嘟哝一声梦呓,让站在窗外的人皱了皱眉,绣着梅花的大袖轻轻一挥,窗户关上,随后响起一阵轻轻地脚步声,那梅花修绣袍的人离开了阁楼,站在了湖边,身边,是恭立一旁的苟师爷。

    “师爷,你说这南大人,有没有相信我今日的表演?”

    男子声音清润柔和,却平添一股子莫名的冷冽气息,那种冷到骨子里的感觉如同身上的梅花,傲霜独立,常人无法接近。

    苟师爷看着自家城主,轻轻地摇了摇头。

    与往常的朝廷官员不同,这南大人不是个简单的人,所以苟师爷才觉的这一次的演戏,似乎是弄巧成拙了。

    “师爷,这件事先不忙让月娘子知道,我已经弱冠,早已经不需要她的保护,我这一次把这南大人成功的弄走后,我倒要看看月娘子还会不会说我是长不大的孩子!”

    说完,墨城城主凤陌灵,素来以冷冽冰寒著称的城主大人露出了孩子气的表情。

    苟师爷看着紫家城主大人如此幼稚的神情,不由得叹了口气,心中却明白,如果不是五年前月娘子突然来到墨城帮助了城主,墨城决计不会是现在的模样。这些年春风得意楼发展和快,可却没有引来什么麻烦,可见月娘子和小少爷的厉害之处。对于这两个人,苟师爷是相信并且佩服的,但是既然城主要自己办,那么就让他自己试试好了。

    城主已经这般大了,也应该有独当一面的能力了。

    苟师爷如此想着,看着凤陌灵远去也没有多说什么,这件事就这样被压了下来,两个人决定继续伪装,却不知南席君早已打算明日就去春风得意楼看看。

    次日,天朗气清,暖阳高照,秦水河上飘扬起船夫们摇橹的声音,一些跨河上学堂的小家伙三三两两的坐在船头,叽叽喳喳的议论着什么,而河边的茶楼已经开张,因是早上,三三两两的人并不多。南席君沿着秦水河一路步行而来,打量着这在夜晚化身妖艳魅姬,在白日却温婉的如同一大家闺秀一样的城市,不由得笑了笑。

    一路行来,不知是不是他没有走上边角的街巷,他居然没有看见一个乞丐,倒是两三对巡逻的官差与他插身而过,其中有一两个还是去接他的人当中的人,见到他还恭敬有礼的打了声招呼。

    南席君微微一笑,继续在墨城闲逛,闲逛途中自然不会忘记打探春风得意楼的事,几经波折,南席君终于和一群富家公子走在了一起,听他们说要去春风得意楼,南席君也顿时来了兴致,说要过去看看,让几位公子带着去见识一番。

    几位公子见南席君是同好中人,也乐意带他前去,几个人满面春风,锦袍玉带翩然而去,却不约而同的在春风得意楼的门前止住了脚步。

    春风得意楼,名为春风得意,自然是以春为特色,而这春风得意楼的装束实在没有辜负春风得意楼这个名字,只是一个“楼”字显得不太正确。

    平常人所认为的青楼是一座阁楼,上面有许多美丽的姑娘花枝招展的招待着客人,然后一徐娘半老的妈妈站在门口不住的叫着“大爷”之类的词。只是来到春风得意楼之后,一行人包括南席君这个见过大世面的人,都被深深地震撼了一翻。

    春风得意楼不是楼,而是一个山庄,山庄建在秦水河上游一分支分出来的小湖上,座座楼阁相连,里面不是笙歌艳舞,而是一曲动人的箫声从山庄传了出来,箫声凄怆而美丽,似乎正用乐曲演绎一个悲欢离合的动人故事。故事中带着血泪,也带着幸福,随之而来的就是一女子空灵而美丽的声音,如同清泉映月,美的让人暂时忘记了呼吸。

    几位公子都有些沉醉了,站在门口静静地听着,门口的守卫也对他们视而不见,直到山庄内的歌声停了,众人这才回过神来,心急火燎的就要冲进去。

    这其中,只有南席君没有动,因为那门口的守卫已经拔出刀来。

    “喂,凭什么不让我们进去!”

    几位公子中有一个年少气盛的,把这个地方当做一般的青楼一般就对着门口的守卫大吼,但是南席君会功夫,所以他一眼都能看出来这守卫的功夫不差,还来不及阻止那鲁莽的公子,那公子就被扔了出来。

    “我们春风得意楼,不收不规矩的东西!滚!”

    看门的一守卫恶狠狠地吼了一声,吓得那文弱的公子一阵颤抖,另外几位公子见此情况眼珠一转拿出一包银子来青大哥通融,可是一看到银子,那守卫脸色极差,一脚将拿着银子的公子踢倒在地,然后毫不客气的让人赶着几个人离开。

    南席君见到这情况,就已经明白了这春风得意楼绝对不简单,所以挡住了那前来的人,抱拳来到了门口。

    “这位大哥,在下慕名而来,只是不知要进春风得意楼,需要什么规矩?”

    南席君温文尔雅,一看就是有教养的大家公子,所以守卫的脸色好了很多,张了张嘴准备说话,不远处的青石路上却传来的清脆的铃铛声。

    这铃铛声,好生耳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