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宝宝来袭:王妃要相亲 > 【171】孩子不是他的!
    见她如此,水莲花笑了,笑的撕心裂肺。然后她抬起头来,看着柳妙儿满眼通红,宛如一个暴走的野兽,不住的挣扎着要冲向柳妙儿,嘴里怒吼着她藏了十年的怨言:“水玲珑,我恨你,我恨你你知道吗?当初要不是你年纪轻轻就仰慕了太子,要不是你处心积虑的进了皇宫,我们现在还是一对快乐的姐妹,在我们家的小四合院里快乐的生活着。后来因为你帮助太子,我们家破人亡,可你却还不罢休,你一个人做太子的近侍不就够了,还要让我进宫!”

    “哈哈,进宫!你说什么给我好的生活,结果却是将我送到了太子的床边试探太子对你的真心,结果,太子要了我,而你不过是一个笑话。那时候你就该明白,太子不会对你动情,可你呢,执迷不悟到了一个可笑的地步,太子说只要你做了奸细得到了大夏的机密就给你皇后之位,哈哈,皇后之位,水玲珑你不觉的可笑吗?他连给我们一个妾室的位置都不肯,何来的皇后之位!我们进了汝南王府,我告诉你我爱上了汝南王,可你却说汝南王不能爱,哈哈,不能爱,汝南王不能爱,那么太子就能爱了吗?”

    “水玲珑,现在事情暴露了,太子让我们杀了你,你是不是觉的很伤心啊,你哭啊,你好好的哭,看看你现在的样子,真是可笑的可以!”

    “想必你还在想,只要我努力,这北宁皇后的位置还是我的,这北宁太子的位置还是我儿子的吧。哈哈,实在是太可笑了!水玲珑,我告诉你,不管是你还是你的孩子,都不过是棋子,太子早已说过,你生下的孩子,北宁的皇室不会承认!”

    说完,水莲花再度笑了,那拴着她的铁链子不住的晃动,发出脆凉的撞击声。柳妙儿本是等着水莲花把话说完就后退一步,却不想她这么一声大吼,道出了所有该说的不该说的秘密。

    水莲花有些癫狂,看她的模样,似乎已经被折磨的不成人形,柳妙儿不知道元邵是怎么对她的,她只知道,现在的她突然间被水莲花揭穿了所有的事,暴露了所有的秘密。

    而这些秘密中,有一个秘密,让襁褓中的月璟,都忍不住瞪大了眼睛。

    她说,月璟不是元邵的儿子,而是秦冥寒的儿子!

    不可能,怎么可能!月璟的模样和元邵简直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不可能会出错!

    柳妙儿惊慌失措,上前一步想质问水莲花,元邵却比她迅速,一个箭步上去掐住了水莲花的脖子,脸色第一次不加掩饰的铁青了。

    “恼羞成怒····吗?咳咳,堂堂汝南王被人戴了绿帽子还不知道,真是可笑啊!”

    水莲花丝毫不畏惧元邵的脸色,一味的刺激着他,柳妙儿呆愣愣的站在那儿,就那样看着水莲花一点点的在元邵的手中失去了生机蔫了下去,她却什么都没说,什么都没做。

    她只是看着月璟,仔仔细细地看,愕然发现月璟和秦冥寒也张得很相似,而元邵和秦冥寒因为气息差异太大她没有比较过,如今想起来,他们的容貌也十分相似。

    一个是大夏的王爷,一个是北宁的太子,怎么会如此相似!

    柳妙儿愣住了,到最后就那么眼睁睁的看着元邵一剑劈开了铁链,一脚将水莲花踹到了墙角。水莲花闷哼一声,挣扎着爬起来对柳妙儿露出一个带血的笑容,然后和着血沫子笑的分外的愉悦。

    “水玲珑,这一次,你是结结实实的,栽在了我的手上!我说过我会报复你,记不记得在进入汝南王府后我就说过我会报复你,如今知道真相的只有我一个,我会在地狱门口等着你和你那个孽种,想必汝南王不会让我失望才是。哈哈哈······”

    水莲花尖笑着,一道银光闪过,笑声戛然而止,她残破的身躯颓然的倒在地上,一双眼睛早已没了焦距。柳妙儿看着水莲花死去,心中不由得一惊,想走过去看看,却发现元邵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挡在了自己面前。

    一双薄凉的凤眼,夹带着铺天盖地的风雪而来,让柳妙儿浑身一颤。

    元邵的脸,阴沉的太可怕了,就连曾与勾魂的黑白无常擦肩而过的柳妙儿也觉的浑身发凉。

    “孩子,给我。”

    元邵背着光冷冷一声,身前一片阴翳。

    不给,死活都不给!

    柳妙儿猛烈地摇着头,紧紧地抱着怀里的月璟,不住的后退,直到最后退到墙角,退无可退。

    “孩子。”

    这一次,元邵只冷冷的突出这么两个字,柳妙儿将月璟抱的更紧,四处张望着寻找出路,可愕然发现她什么出路也没有。

    在汝南王府,没有出路。

    风刃不在,她要如何逃脱元邵!

    月璟,月璟不能有事,她绝对不会让他有事的!

    柳妙儿心急如焚,她毫不怀疑元邵要月璟的目的是要把月璟杀掉。因为月璟不是汝南王府的小世子,因为月璟是她和秦冥寒的孩子。怀里的月璟也感觉到了危机,紧紧地捏着胸前南席君赠送的福袋,准备千钧一发之际掏出毒药逃命,不管他是不是元邵,也不管柳妙儿会不会伤心。

    柳妙儿的慌乱让元邵的眼神黑的看不见瞳仁,他一步步的慢慢的靠近她,像索命的幽魂一般,逼的柳妙儿浑身发颤。然后她看着元邵伸出手来要抢孩子,动作迅速连一点反应的时间都没有,一声尖叫不可抑制的从她的喉头发出,却掩盖不了那从窗外打来的暗器的声音。

    “蹭蹭”的两声,柳妙儿发现几枚暗器落在了元邵原来落脚的地方,紧接着又是一批暗器打了进来,很快将元邵逼开。柳妙儿此时不敢耽搁,抱着月璟就冲出了门口,却在院子里看见了一个她怎么都不想看见的人。

    那个人与元邵很相似,只是他的凤眼微微上抬,脸型比元邵柔和,整个人透着一股阴寒的气息,宛如那刚出世的妖邪,阴柔的可怕。

    而院子外的树林中,一个女人的身影立在阴影中,看见柳妙儿出来,才一晃而过的离开。

    那是陈琳琅吧,这汝南王府除了她和丫鬟,还有其他的女人吗?

    可她怎么会来这儿,而秦冥寒,是她带来的吗?

    再见秦冥寒,柳妙儿依旧是一阵忍不住的战栗,她愕然发现曾经的水玲珑对秦冥寒的记忆只剩下恐惧,而那种恐惧根深蒂固,早已深入骨髓。所以连同她柳妙儿也跟着忍不住颤抖了起来。

    或许水莲花说的不都是真的,因为她从没感觉到水玲珑对秦冥寒,有着一丝一毫的情谊。如果真的那么喜欢有那么深的执念,为何她的身体除了恐惧,没有一点其他的情绪。

    秦冥寒站在院子门前,身边带着两个随从,柳妙儿俨然已经出不去了,一回头元邵从屋内走出来,高大的身影立在灯影中,莫名的恍惚。

    屋檐下的烛光突然间晃动了一下,晃动之间柳妙儿看见了元邵死神一般的脸。

    “太子深夜造访,所为何事?”

    元邵并没有多说话,只是冷眼看着秦冥寒负手而立,似乎根本不担心他的到来。秦冥寒在汝南王府安插奸细的事已经暴露,如此一来,元邵与他的梁子,算是结下了。

    秦冥寒看了元邵一眼,并没有因为他的态度而恼怒,反而是看了一眼柳妙儿的和月璟,清声道:“本太子不为别的,只为前来接走我的人和我的儿子,想必王爷你,不会有意见才是!”

    说着,秦冥寒向前跨了一步,可柳妙儿却猛地后退,不敢上前。然后就在那一瞬间,元邵和秦冥寒同时出动奔向柳妙儿,步伐带着风,扫起一片碎落的槐树叶,最终还是元邵抢先一步将柳妙儿带离了秦冥寒可以触及的范围。

    “怎么,汝南王难道对本太子的妃子和孩子有兴趣?”

    秦冥寒恼怒一闪而过,然后他笑了,笑意不达眼底。

    “太子误会了,只是你的妃子和孩子在本王的府上耗费了本王太多的精力,想必太子也需要补偿一二,才能把人带走吧。太子今夜来,想必不只是把人带走这么简单”

    元邵将柳妙儿拽到身后,动作丝毫不见轻柔让柳妙儿痛呼出声。可这些在场的人除了月璟没有人会在乎,所以当元邵这番话出来后,秦冥寒笑了,阴柔的脸阴柔的笑容,随即敛住笑意,看向元邵道:“王爷果然是聪明人,如此,本太子也不介意和王爷好生谈谈。”

    说完,秦冥寒让元邵带路找一个地方详谈,元邵也不废话,唤来了青魄让他把柳妙儿和月璟送回锦园,而他和秦冥寒则去了后山的凉亭。

    夜风突然间凛冽了起来,柳妙儿恍恍惚惚的,被青魄送回了锦园,她坐在床边,碧儿和青魄的呼唤声她听不见,只是呆愣愣的拉着碧儿手放在青魂的手中,让他务必要照顾好碧儿。

    “小姐,你这是怎么了?小姐你不要吓我!”

    碧儿从没见过柳妙儿如此失态,不由的失声痛哭,青魂和青魄想说什么却什么也说不出来,因为他们知道如今他们已经不知道该怎么说。

    “王妃,你要相信王爷!”

    青魄依旧是那个疼柳妙儿的青魄,所以他在安慰她,柳妙儿明白,所以她抬着头,对着青魄笑了。

    “青魄,我能一个人去醉园看看吗?或许以后,我就回不来了。”

    柳妙儿眼睛没有焦距,看的青魄好不心疼,这种时候他什么都不能做,所以他二话没说陪着柳妙儿去了醉园,可到了那儿之后,柳妙儿却什么也没说,呆呆的坐在漆黑的屋子里,让青魄去看看王爷和秦冥寒谈的如何。

    这种时候,青魄也必须毫不怨言的帮柳妙儿办事,所以他飞身离开想着去看看就回来,却不料在他刚离开醉园的时候,柳妙儿就抱着月璟站在了窗前。

    窗外,越凉如水。

    “月璟,你看月桂花,王府的屋子窗下都种着月桂花。这种花很香,但是却不能做桂花糕。”柳妙儿神情恍惚,眼中波光潋滟,似乎回忆起了什么好笑的事,忍不住一个人笑了起来。然后她步入了醉园中,仰头看着这突然冒出一轮下弦月的夜幕,看着那冷月渐渐地幻化成某个人的脸,然后她听见了耳边一个声音响起:

    “水玲珑,本太子的女人和孩子,决不能让别人抢了去。至于你的皇后梦,也该醒醒了!”

    秦冥寒的声音如蚀骨之蛆让柳妙儿浑身战栗,刚才在那院子里擦身而过的那一瞬间,她听见了秦冥寒说话,而元邵也应该听见了。

    水莲花和秦冥寒都如此说,那么她的事,不管真假,或许就再也没有回旋的余地了!元邵不会允许一个带着别人孩子的女人,待在他的府上。

    悲从中来,柳妙儿不知道月璟是谁的孩子,但是她可以肯定,月璟是自己的孩子。所以为了这个孩子的安危,她所做的一切,也应该派上用场了。

    置之死地而后生,本是海棠离开时要用的方法,此时却用在了自己身上。

    她回到了屋子里,门窗却突然就被人关上了,关的严严实实的。恍然中柳妙儿从窗口的空洞中看见了陈琳琅,看见她穿着白色的衣服,站在月光下一挥手,一股火油味儿瞬间蔓延过来。

    月如霜,夜如水,柳妙儿进了屋子从一柜子里取出早已放到这里的箭盒,突然间就笑了。她低头看着怀里的月璟,却见她看着自己,满目的心疼无法抑制。

    “妞,爷陪着你!”

    短短的一句话,胜过千言万语,柳妙儿展颜一笑,看着这曾经熟悉的屋子,感觉到屋外燃气的大火很快的包围了自己,笑容带着释然的意味。

    再见了,秦城!

    再见了,我的哥哥!

    再见了,这所有的一切!

    我柳妙儿走了,不会再回来了!

    这一夜,汝南王府的大火照亮了整个王府,乌黑的浓烟将秦城的天色掩盖的越发阴霾,当秦冥寒和元邵看到火光赶到时,空气中似乎只传来两个灵魂的对话。

    “妞,不管是天堂还是地狱,爷不会再让你受苦!”

    “我知道,所以不管是天堂和地域,我都跟着你!”

    漫卷的火舌中,两个人的话被烧成了灰烬,滚滚浓烟中,不知是谁仰天长啸,长歌当哭。

    这一场大火,烧了整整一天,厚厚的史书中,一支狼毫笔用一句短暂的话,写下了这场大火。

    大夏启元四年,大夏汝南王妃元柳氏,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