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宝宝来袭:王妃要相亲 > 【169】女人与女人
    据说,秦城每一年的上元节都会下雪,厚厚的一层踩上去软软的。待这层雪溶化之后,草芽儿树芽儿都开始冒头了,春意盎然的日子就要到来,只是目前展现在柳妙儿眼前的,依旧是白茫茫的一片雪地。

    陈琳琅的院子离静心园有一段距离,柳妙儿一路行来引来了王府所有下人的注目。

    王妃归来,带着刚出生的小世子,再一次将王府内务大权掌握在手中!

    可王妃不是鬼魂吗?

    下人们心中惊疑不定,那日王府发生的事虽然没有流传出去,但是闹出那么大的动静王府的下人不可能不知道,所以故事到了后来就演变成王妃是个女鬼,迷惑了王爷要吸取他的阳气练功,而小世子也是婴宁,根本不是什么正常人。

    其实下人们想的是对的,柳妙儿和月璟却是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不是人,只是她们这两个鬼魂却没有引诱人心的本事,不然两个人早就坐拥万里江山了,还用得着回到王府里受气。

    下人们的心思柳妙儿自是猜不着也没心思猜,所以见他们见到自己毫不例外的退避三舍也乐得轻松。从太妃那儿回来柳妙儿已经确定了太妃不是威胁,因为那个名义上身为汝南王府最高女主人的女人,连从自己手中抱走月璟几天的能力都没有,即便是派人来刺杀,那也派不出什么厉害的人来。

    有风刃在,太妃的杀手不用担心。

    所以柳妙儿在高危名单里,划掉了太妃的名字。

    那么下一个人,就是陈琳琅了。这个女人没有势力没有钱财,有着只是元邵的爱惜,原本不足为惧,只是自己的消失或许还需要这女人的帮助,所以这煽风点火的事,还不可避免。

    女人,一旦在乎起来计较起来,力量绝对不容小觑。

    踏入琳琅院的时候,柳妙儿的脸上已经露出了温和的笑意,迎面碰上正关了门出来的如玉,笑容越发深了。

    “柳妙儿,你这个贱人!你还我家小姐的孩子!”

    自从被玷辱之后,如玉见到柳妙儿就立刻歇斯底里,柳妙儿对此表示理解,毕竟一个清清白白的女子失了清白着实可怜。只可惜她并不同情,因为这两个女人做了太多伤天害理的事,这因果报应也是她们应该承受的。

    身后的侍卫挡住了如玉张牙舞爪的攻击,柳妙儿抱着月璟闪到另一边不让如玉伤害到月璟稚嫩的小身体,然后就听见门开了,陈琳琅走了出来,一双怨恨而恶毒的眼睛看向柳妙儿,然后再看向她怀中的月璟。

    陈琳琅的脸色很白,看模样像是抹了不少的栀子粉,不知是为了以这苍白的颜色博取同情,还是打算用这栀子粉的香味引起元邵的注意。

    不管是因为什么,她柳妙儿从今以后就要抛弃使用这栀子粉了。而月璟吸了吸鼻子,打算凡是抹了栀子粉的女人,他都不会有兴趣了。因为这个女人盯着他的眼神太过于恶毒,让他很不舒服。

    “柳妙儿!”

    陈琳琅咬着牙站在门口,一双眼睛带着凶光,没有离开过月璟半步,然后胸口不停的起伏,直到她压抑住了,在从牙缝里挤出这三个字来。

    短短的三个字,包含了太多的恨意。

    但是扪心自问,除了那一次为了自保杀了她的孩子,她柳妙儿自问没有做过什么对不起陈琳琅的事。所以柳妙儿毫不愧疚,只是看着陈琳琅的面容,回给她一个极尽嘲讽的微笑:“看侧妃的模样身体不是很好,不如将王爷昨夜送于本妃补身体的血鹿茸拿来补补。不然以侧妃这病怏怏的身子骨,王爷也不会有兴趣,王爷对侧妃没了兴趣,本妃还不得不张罗着纳妾的事,费钱费力多不好,所以侧妃你,要好生养着身体。说不定没几年还能为王府添丁生子,虽然是庶子没什么地位,但好歹能让侧妃安享晚年。今日本想让侧妃见见小世子,不过见侧妃如此虚弱,本妃还是改日再来吧。”

    颇具讽刺意味的一段话,让陈琳琅脸色大变,浑身颤抖不已。

    说罢,柳妙儿唇角一勾转身踏出琳琅元,却听得身后的如玉尖声叫道:“小姐,小姐你怎么样?柳妙儿,你别得意,王爷向来疼我们家小姐,你不会有好下场的!”

    “哈哈,是吗?这样的话,还是等你家小姐得宠了再来向本妃耀武扬威吧!”柳妙儿冷笑连连,那一脸的张狂让月璟看着也觉的十分欠扁。这尖酸刻薄的当家主母,倒真是被她表现的淋漓尽致。

    可这些,都是陈琳琅这个女人自找的!

    身后传来哭声,月璟说,妞,你这一次表现的像一个欺压民女的恶霸。你真的不怕没有好下场?

    下场?

    这样的词在柳妙儿听来无疑是个笑话,她还要有什么样的下场?众叛亲离还不够?

    柳妙儿笑了,放声大笑,笑容背后却有些落寞。

    “妞,爷在呢。”

    锦园的小明湖边,柳妙儿抱着月璟迎风而立,看着那寒气逼人的湖面在冷风下泛起波纹,柳妙儿听见了月璟温柔稚嫩的声音。

    “嗯,我知道,所以我,什么都不怕!”

    什么都不怕!

    是的,有我在,妞你什么都不用怕,我会保护你。而有你在,我又有何畏惧!

    凉风中月璟眯起了眼睛,身上的内功已经渐渐开始聚集真气,她知道柳妙儿刺激太妃和陈琳琅并不是想耀武扬威,不过是为了将这王府搅乱。然后在元邵自顾不暇的时候,两个人才能顺利的离开。

    只是太后和秦冥寒的追兵还在,元晟与元邵已经达成了协议,或许不会再干涉柳妙儿的事,可那林府之中,似乎也藏着好些不为人知的秘密。

    但是这些,都与她柳妙儿无关了。

    是夜,元邵归来,果然不出柳妙儿所料,太妃跑去想他索要小世子的抚养权,柳妙儿当着元邵的面将手中的月璟放到太妃怀里,在太妃惊疑不定的时候,月璟一泡尿毁了先皇赏赐的貂皮大衣,然后用哭声表示了自己对太妃的不满。

    柳妙儿诚惶诚恐的把月璟抱回来,表示孩子还小不是故意的。太妃气得发抖,但是犯错的一个孩子,她也无可奈何。柳妙儿诚心诚意的道谢,并将元邵派人送来的做的十分精致的狐狸袍子给了太妃,表示自己一定好生教导月璟。

    然后便是陈琳琅了,她哭哭啼啼的摆着一张脸坐在饭桌上,元邵问她什么她又装作不敢说,只拿眼偷偷的瞧着柳妙儿,那模样倒真是被柳妙儿欺压的胆小如鼠了。脸上栀子粉的味道让柳妙儿一阵反胃,连最喜欢的白斩鸡也没心情吃了。

    “琳琅,若是身体不适,本王送你回去。”

    陈琳琅楚楚可怜小心翼翼,柳妙儿却抱着盘子大快朵颐,最终元邵还是看不下去了,起身送陈琳琅回去,还伸手扶住了她的腰。

    柳妙儿清楚的看到陈琳琅恶毒而挑衅的看了自己一眼,而元邵则看着她,似乎在希望她做出什么反应来。

    看着那扶在陈琳琅柳腰上的手,柳妙儿拍了拍手,让下人们端出了提前为元邵和陈琳琅准备的血茸烫。

    “王爷,侧妃,这血茸汤据说滋阴补阳,最利于合欢房事之用,乃是大门大户必备之佳品。侧妃身子这么弱,王爷若是想做点什么,这血茸汤倒是个好东西。不过倒是要看你们敢不敢喝北本妃的东西了。”

    说完,柳妙儿笑的好不妖娆,抱着怀里正对着元邵和陈琳琅“依依呀呀”的用婴儿语骂人的月璟与元邵擦身而过,出门之前突然想到什么回过神来,一双眼睛凉凉的看向元邵,冷笑道:“王爷,臣妾真心希望侧妃能为王府开枝散叶,毕竟她第一个孩子的死与臣妾有关。当然最重要的原因是,我的璟儿姓月,不姓元。”

    说罢,柳妙儿摆了摆手,扬声道:“来人,伺候王爷和侧妃回琳琅院。”

    声音一字一句落进陈琳琅和元邵的耳朵里,陈琳琅面色一边露出衣服泫然欲泣的模样就要向元邵诉说辛苦,可元邵却突然将她交给了如玉,飞身一跃,一个人没入了夜色中。让任何人都来不及看清他此时脸上的表情。

    陈琳琅的话终究没有说出口,看着元邵离开,心中的恨意再也掩饰不住。她以为那一次被凌辱就是她扳倒柳妙儿的机会,却不想柳妙儿在王爷心中已经有了如此重要的地位。好,很好!不要以为她什么都不知道,上一次为了埋一个被她杀死的小丫鬟她偷偷地去了王府后山,却听到了一道阴狠的声音。

    那道声音说,他要找到柳妙儿,然后把这个女人弄死!

    这句话她记得太清楚,因为太清楚所以她明明白白的听到了那人说,如果得知了什么消息就到城郊东北方向的土地庙去通风报信。那个人是谁她不知道,但是她知道,要扳倒柳妙儿,那个人是关键人物。

    陈琳琅紧咬着下唇,直到尝到了血腥味儿才把心中的恨意压了下来。

    柳妙儿,既然你敢羞辱我,我就让你永不超生!

    携带着恨意而去,陈琳琅在按着她自己的计划走,柳妙儿抱着月璟站在一柏树的暗影里,看着那满身怨毒气息的女人走远,微微地叹了口气。

    陈琳琅,你可不要让我失望。我的离开还需要仰仗着你,那醉园地下埋的火油,你真当我如此灵敏的嗅觉没有丝毫的察觉?

    女人啊有时候就是傻,被男人耍的团团转都还以为自己掌控着一切。她是如此,陈琳琅也是如此,可她看清了自己的地位,知道再厉害的齐天大圣一个筋斗十万八千里,却还是比不过那岿然不动的如来佛一伸手的距离。陈琳琅做过的事元邵又怎么会不知,只是他觉的事情还不够严重,没有追究罢了。

    她如今倒觉的自己以前的醋劲儿真是白费了,元邵这个人,又怎么会有心呢?

    柳妙儿摇着头离去,会锦园的途中看见汝南王府后山的天月阁亮起了灯火,白色的雪蔓延出很远,那一簇灯火带给人的却不是温暖,而是寒凉。

    柳妙儿知道那是元邵去了天月阁,却不知元邵在天月阁内,抱起了赢祈刚煮好的酒就喝了好几壶,嘴里呢喃的话,赢祈只隐约的听清楚了一小段。

    “姓月,呵呵,居然姓月!”

    姓月吗?

    赢祈愣了愣,看着元邵不明不白的喝着酒,突然间觉得十分烦闷,他突然间很不想在说什么,因为在他看来,这都是元邵自找的。

    “元邵,既然你决定帮助元晟,那么本将也会即日离开秦城。我早说过,柳妙儿是个妖,而你是魔,你们两个组合在一起就是妖魔,妖魔注定了只要乱世烦心的。但是我也说过,心若成魔,就再也挽不回了!”

    赢祈不明白元邵究竟在想些什么,以他的想法,既然柳妙儿都已经回来,既然日日夜夜这么想她,就应该好好地珍惜,何必再如此作贱他人又作践自己。

    作贱?

    听到赢祈的话,元邵抬起了头,看着他恨铁不成钢的脸,苦涩的笑了:“这个词倒是用的恰当。所以今夜一醉,她便是她,我便是我。她若是为了她的主子犯我王府,我定不饶她!”

    元邵猛地把手中的酒壶拍在桌上,冷冷一声杀气十足,酒水溅出来湿了赢祈的衣袖。看着他如此模样,赢祈也没了心思理会他,什么水玲珑,什么柳家小姐,事实究竟如何,元邵只怕是比谁都清楚。

    所以赢祈已经没了耐心,想着自己要走了还是冲进了夜色中潜入锦园,看到了那张他曾经陪伴了几天的皱着眉眼角带着泪的脸,看着身边的孩子瞪大了眼睛看着他,他却没有声张,只是深深地看了柳妙儿一眼,然后离开。

    一转身,他狠了心划断了所有的羁绊,留下的只是映在月璟眼中有些落寞的背影。

    有些爱情,未曾开花就已经枯萎,可这个世界上,究竟有没有一个词,叫枯木逢春?

    赢祈走了,天月阁中元邵倚窗而立,任凭冷风吹乱他的三千烦恼丝。若是以前,柳妙儿看见了定会冲过来蹂躏他的头发,只是如今,只剩他握着杯中清冷的酒,对月浅酌。

    柳妙儿?

    水玲珑?

    呵呵,恐怕都不是吧!

    我的王妃,你究竟是谁?

    你从不说实话,那么本王为何要信任你?

    你不喜欢本王,那么本王为何,要喜欢你?

    本王不会对一个不说实话的女人付出真心,而你说得对,本王的儿子,或许真的,不姓元。

    夜凉如水,元邵在冷月下静静地闭上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