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宝宝来袭:王妃要相亲 > 【166】回到王府
    “王爷,请叫在下林公子。王爷的王妃已经死了,这一点想必王爷十分明白。在下不过是一介草民,还希望王爷你不要为难在下才是。至于这日子滋润与否,与王爷似乎没有多大的关系。”柳妙儿接过元邵的茶水,很自然的喝下了,然后凉凉的回了这么一句。

    柳妙儿语气很平淡,却字字绝情,元邵提着壶的手顿了顿,看向柳妙儿却见她毫不畏惧的回视自己。

    自从那夜以后,两人的第一次见面就火药味儿十足,这第二次,看来也无法改变这第一次的延续的火气了。

    “王妃果然还是很倔强。”

    元邵淡淡的给出这么一句话来,柳妙儿眉头一挑露出一个嘲讽的笑容来,毫不客气的回道:“王爷也是一如既往的装腔作势呢。王爷,小民虽不如王爷你日理万机,但是也遵了大哥的命令需要早点回去,所以还请王爷你有话快说。”

    这件事柳妙儿可没有撒谎,卿玉明在她出门前仔仔细细的叮嘱了,让她在子时之前必须回府。柳妙儿暂时还没这个胆量违背卿玉明的意思。

    毕竟人是铁饭是钢啊,卿玉明抓住了她的软肋,她哪儿敢不好好听话。

    可这话听在元邵耳里,就不是那么回事了。

    “大哥?在王妃心中,你那个迂腐的大哥似乎比较重要?”

    元邵的话里不由自主的带上了酸意,心中对自己将柳妙儿放进御史府的决定的正确性表示了怀疑。

    听到这话,柳妙儿真是忍不住的想冷笑一声,不过后来还是忍住了,看着元邵平静无波的脸叹息道:“既然王爷你没什么要事,小民也就吓醒告辞了。小民只是一介平民,能和王爷这等惊才绝绝的人同席而坐已经受宠若惊,上次已经惊的一身冷汗,这一次,小民可万万不敢冒犯了王爷的金贵之体,所以小民先行告辞。王爷若是觉的一个人无聊,可以叫这如意楼的姑娘来陪陪你,就恕小民不留在这里煞风景了。”

    来到如意楼,柳妙儿原本是本着一种打探元邵态度的目的前来,却没想到居然遇见了那如意楼的老鸨。老鸨的眼神她不得不在意,所以现在她突然觉的这如意楼不是什么好地方,离开这里才是最重要的事。

    总觉的暗地里,有什么事正在酝酿。

    敌在暗我在明,硬碰不是办法。

    所以柳妙儿起身告辞了就要走,元邵却突然闪身挡住了她的去路,她柳眉一竖眸子一冷,寒声道:“怎么,王爷还要强行留下在下不成?”

    “是。”

    元邵淡淡的一个字让柳妙儿气煞,猛地抬头想反驳,却被元邵一把揽住了腰,然后看准了她的嘴就吻了下去。

    他要将所有的心绪融化进这一个吻中,柳妙儿却很不情愿的躲闪。月璟见状大哭,元邵冷眼看着他,毫不客气的将他从柳妙儿怀里扯出来放在了床上。月璟恼羞成怒,恨不得就将锦袋中的毒药拿出来毒死元邵。柳妙儿也怒了,狠狠地推开了元邵抱起月璟就要走,可冲到门口门却开了,刚才离开的老鸨带着几个烟视媚行的女子袅娜着走了进来。

    云鬓雾鬟,胭脂香味琉璃醉,一行几个女子手中捧着美酒佳肴放在屋子里的桌上,金玉碟里装着色香迷人的美食,倒真是玉盘珍羞直万钱。

    “王爷,您要的东西奴家给您带来了,王爷与林公子好生享用,奴家告退了。”

    这老鸨虽说徐娘半老,倒也有几分姿色。这次进来看了一眼柳妙儿怒气未消的小白脸,径直对着元邵抛了媚眼。柳妙儿和月璟隔得太近顿时一阵胆寒,但是元邵却毫不在意,反而是摆了摆手让那些看着他眼神切切的人下去,关上了门一把将柳妙儿拉了进去。

    “王爷,做事不要太过分!”

    柳妙儿疾言厉色,抱着月璟退闪到一边,心想着如果元邵再乱来她就让风刃出手。

    可元邵这一次却没有再对她动手,反而是笑了笑,看向了那摆放在桌上的一桌子菜。

    柳妙儿莫名,顺着他的眼光看去,才发现那桌上的菜都是她喜欢吃的。心头一阵咯噔,柳妙儿不知道元邵是什么意思,却见元邵从怀里拿出一翠绿色的玉坠子来,上面刻着一碧绿的小人儿,而那小人儿的模样,居然是她曾经画的元邵的q版图!

    “王妃,这是礼物。”

    元邵走到柳妙儿的眼前,轻轻地将玉坠子放在柳妙儿手中。

    礼物?

    柳妙儿愕然,看着那玉坠子云里雾里,却听得元邵突然笑道:“王妃果真不是柳妙儿,连自己的生辰,都不记得吗?”

    生辰?

    看着那一桌子的美酒佳肴,柳妙儿顿时有些懵了,仔细一想也记起来碧儿曾经说过,柳妙儿的生辰是正月十五。那时候时间隔得太远她忘记了,却没想到元邵居然会记得。

    可正如元邵所说,她不是柳妙儿,所以这个生辰不是她的生辰,她的生辰,该是七月初一才对。而听元邵的意思,似乎就凭借这么件事,再一次确认了她不是柳妙儿的事实。

    “哈哈,王爷可真是会说笑。汝南王妃和柳家小姐早已死去,这生辰自然也不能作数。王爷若是想为王妃庆生,回家烧些纸钱才是正事,不需要与在下lang费时间。”

    原本,柳妙儿并不曾承认自己不是柳妙儿,因为她知道一旦承认承受的将是失去一切的代价,可就在那一晚,不知是谁发现了她的秘密,让她陷入了那样的境地。众叛亲离的感觉都已经体验过,她也不再怕失去什么。她的确不是柳妙儿,这一点,不需要否认。

    柳妙儿的话,就算是直接承认了曾经那个看似唯唯诺诺的柳家小姐已经死去的事。元邵本以为柳妙儿会狡辩一会儿,却不想她承认的如此干脆。

    干脆的,让他更加确定了她不是那个人的可能性。

    难道是因为,不是柳妙儿就不是汝南王妃吗?

    这个认知让元邵突然间觉的很窝火,可素来云淡风轻的他从来都不是战败的一方。所以他只是在听到这话后,浅浅的笑了:“王妃不是好好的活着,怎么会死去。王妃就是王妃,不是什么柳家的小姐,也不是什么秦城五公子,王妃是要永远陪着本王,看遍这大好河山的女人。”

    元邵贴近了柳妙儿的脸,声音低沉中带着魅惑。柳妙儿眼神一颤抱着月璟就要闪开,却被元邵拉住了胳膊,然后硬生生的带着她来到了饭桌前。

    “王妃,本王说过,只要你高兴,想玩多久本王随时奉陪。只是这一桌子菜还是不要lang费了,不吃了看着可惜。”

    说完,元邵率先坐了下来,拿起银箸夹了一口菜放进嘴里,然后满意的点了点头。饭菜的香味飘进了柳妙儿的鼻子里,让她的馋虫一下子活跃了起来,但是一看元邵好整以暇等着她的模样,柳妙儿一咬牙就决定眼不见心不烦的带着月璟离开。

    可刚抬脚,元邵带着戏谑的声音就在背后响起:“王妃莫不是怕了?”

    激将法!

    可惜我才不会上当!

    柳妙儿头也不回,继续朝着门口而去。

    “既然王妃如此想走,那么本王也不多留了,只是想问问王妃,柳府的人,去了哪儿?”元邵的声音依旧是那种清冷的平淡,似乎他说的这件事于他来说无关紧要。听到这话,柳妙儿脚步凝滞,最终和怀里的月璟做了眼神交流后,回到了桌边。

    “这个问题,我还想问你,柳府的人究竟去了哪里?”

    柳妙儿横眉冷目倒打一耙,只为不在元邵这个人面前泄露自己知道的秘密,可元邵却根本不看她,亲手拿了碗和筷子夹了菜放在她面前,低声道:“这事连王妃都不知,本王又如何得知?”

    元邵终于看向了柳妙儿,眼神锐利似乎能看透人心。柳妙儿心神一震却一股子倔劲儿上来了,冷冷的回视回去,同时却不忘吃下碗里的饭菜。

    就知道吃!

    月璟恨铁不成钢,元邵见她如此模样也忍不住想笑,却突然神色一凛猛地起身,一柄软剑出鞘直奔那靠近青楼内院的窗扉而去。

    “哐当”一声,那梨花木的窗扇破裂,那老鸨阴险的笑容出现在三人的眼前。空气中突然飘出一道奇怪的香味,月经轻轻一嗅,暗叫不好。本想出声阻止,也俨然已经来不及了,元邵捂住胸口倒在了一旁的罗汉床上,而柳妙儿则软软的从椅子上滑下去,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将月璟轻轻地放在地上。

    “什么人!”

    元邵虽然同样的全身发软,声音却不减凌厉之气,看着那从窗口跳进来的几个女人,不由得变了脸色想朝着柳妙儿而去,可那其中一女人却突然走了过来,一把将元邵摁倒在那宽大的罗汉床上,伸手抚上了他的俊脸。

    “王爷,怎么,不记得妾身了?妾身可曾是王爷的夫人呢。”

    那女子蔻丹玉指,眉目如画,也是一不可多得的美人儿,只是脸上狠毒的笑意却根本不减分毫。

    王府的夫人!

    元邵和柳妙儿同时一惊,对视了一眼发现对方都没有印象。

    “哈哈,没想到不仅这个贱女人没记住,王爷你也没记住你曾经有个夫人呢。是了,在王爷的眼中,恐怕就只有柳妙儿这贱人了!如意,把那贱人给我拖过来!”

    那女人笑的有些癫狂,末了吩咐一声,那依旧一身枚红色长裙的老鸨就走到了柳妙儿的跟前,毫不客气的将她拖了过去,扔在那叫水莲花的女人的脚下。

    柳妙儿被拖着,手臂擦伤,这突如其来的一幕让她暗觉不好。

    看来她刚才的感觉,十分正确。

    “你想如何!”

    柳妙儿没有说话的力气,眼看着另一个一脸阴笑的女人抱起了月璟,柳妙儿心头一紧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元邵一见柳妙儿被如此对待,厉喝一声,却听得那叫莲花的女**声狂笑。

    “哈哈·····柳妙儿啊柳妙儿,你说你有什么本事,能够得到两个人中龙凤的人垂青。我水莲花有哪里比不上你这个不知羞耻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