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宝宝来袭:王妃要相亲 > 【165】秦城如意楼
    如意楼?

    这名字听着怎么这么耳熟?

    柳妙儿拿过请帖,垂眸想了半天,低头一看发现月璟眸子里闪过异色,突然间想到了那个两个人一起看星星的夜晚。那一晚,她似乎就是从月璟嘴里得知了如意楼这个地方。

    如意楼,是个青楼!

    那时候,她还听月璟评判了一下那楼里的姑娘们,说哪一个脸稍微圆了点尖一点好看,说哪一个稍微瘦了点抱起了很没有感觉。那时候听到这话写柳妙儿只是笑,如今却不明白,这元邵让自己去如意楼干什么?

    去看他怎么泡妞?

    他应该没这么恶趣味吧。

    以元邵的本事,一挥手一大把的女人涌上来,没必要去那种地方玷辱自己那一身高贵的清冷,并且让人觉的奇怪的是,卿玉明居然还在被邀请之列!

    以大哥那老学究的古板顽固思想,他会去才怪!那么元邵这么做什么意思?

    柳妙儿拧眉深思,想到后来想不通了就蒙头大睡,然后愕然发现自己如今的心思早已没那么单纯了,遇到任何事都会多考虑三分。

    月璟说,这是成熟的标致。

    可柳妙儿却觉的,这是老了的信号。

    不知道是不是想着明天养足了精神去对付元邵这突如其来的一幕,柳妙儿这一夜睡的十分香甜,倒是月璟半夜醒来唤来了风刃,让她在自己没有命令的时候切忌不可出手。

    风刃是个杀手,是一个没有感情没有任何欲望的杀手,她的人生准则就是服从命令,所以月璟说什么她都听,然后在月璟的吩咐下在他脖子里的福袋中装了一些毒粉以备不时之需。

    至于之前的分析,柳妙儿有一句话是他没有想到的。那就是他们去柳府之前,身后根本没人跟踪。除非他这么多年的经验都付诸东流,否则在柳府遇到的人,不仅是宁公公和那被杀死的刺客,还有元邵的出现,也不是跟踪柳妙儿而来,而是原本就在柳府探查什么。

    看来元邵一经发现了柳府的问题。

    或许由此推下去月璟还可以得知,为何在当初有能力拒绝柳妙儿下嫁的时候,元邵却心甘情愿的娶了她的理由。

    看来以前没有考虑的事,在柳妙儿的分析下,在柳府的秘密的渐渐显露的时候,都需要好生考虑一番了。

    月璟心头有事,第二天睡到了午时才起,醒来的时候柳妙儿正站在卿玉明的书房内,瞪大了眼睛看着卿玉明,不可置信道:“大哥你打算让我一个人去,那可是如意楼!”

    柳妙儿不敢一个人过去,主要原因不是因为那个如意楼是青楼,主要的是因为这一次邀请的人是元邵,而赴宴的人只有她柳妙儿一个人,怎么想怎么觉的无疑是送羊入虎口,得不到好结果。

    可卿玉明是谁,朝廷御史大夫,堂堂正正的清高文人,青楼这种地方虽说流传着许多风流凄美的故事,但是这些故事的主角都不会是卿玉明这种少年得志的世家公子。他虽比不得元邵,却一表人才年轻有为,一挥手不知多少女子抢着入门,又何必去青楼弄出一段家族不愿接受的情史来。

    不是所有的男人都好色,同时也不是所有好色的男人都要去青楼寻欢作乐。真正有钱有地位的人不屑于去触碰那些被许多人碰过的女人,就算是拉拉小手也不行,这才是真理,。所以曾经名动秦城的花魁海棠,被送进汝南王府,不也是一个没名没分的夫人吗?

    这些道理,是在柳妙儿被卿玉明一脚踹出了房门后月璟悄悄告诉她的,听了这些话柳妙儿这才放弃了冒死也要把卿玉明拖去的想法,以一种风萧萧兮易水寒的架势坐上了前往如意楼的马车。

    在她被提出卿玉明那三层楼高的书房之前,卿玉明已经说了,她不能在如意楼里待到超过子时,否则后果自负。柳妙儿战战兢兢的应下了,表示自己一定遵守诺言,殊不知这一别再见时,已恍然多少年。

    如意楼位于秦城东城区的风月街,地段繁华,人来如织。马车在打扮成小厮的小霜和小雪的驾驶下缓缓地驶进了风月街,柳妙儿撩开车帘,迎面而来的香风和摇曳的八角灯笼让她一瞬间有一种眩晕的感觉。耳边是那风月街的青楼女子拉客发嗲的声音,还有一些男人自认为豪迈却yin邪无比的笑声,更甚者还有两个青楼女子争夺一个男人的吵闹声,声声入耳,热闹非凡。与北城区的安静大气完全不同,这风月街就是灯火琉璃艳色靡靡的地方,让很不习惯这些地方的柳妙儿,顿时有些晃神。

    在她的眼中,每个人脸上都带着笑,真真假假让她顿时觉的自己好命。也亏得她附身的柳府的小姐,而不是一青楼女子,否则她就要吃尽苦头了。

    怀里的月璟看到这地方就想起了曾经的自己,顿时浮现一种缅怀的神色。虽然卿玉明说不应该带着月璟来这儿,但是柳妙儿离不开月璟,而月璟也不可能让柳妙儿远离他的视线,所以最终柳妙儿带着月璟来了。化身一个清俊的公子哥儿,带着尚在襁褓中的孩子,投身于这纸醉金迷的风月街中。

    原本,她可以不来,可月璟却不知为了什么理由让她一定前来,说什么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柳妙儿不知元邵出现在柳府救了她的事,所以不明白月璟为何如此坚持。可转念一想元邵暂时不会害她,她为了探一探元邵的态度也必须来。

    更何况以元邵的头脑,应该知道卿玉明不会前来,所以他这一次想要邀请的人,就是她柳妙儿。虽然来这里做什么她不知道,但是不来的话就表示怯场,怯场这种没有骨气的做法,柳妙儿不希望在她和元邵对战的时候出现。

    终于,马车停下,柳妙儿带着月璟站在如意楼钱,楼前一烫金匾额龙凤凤舞的写着“如意楼”三个字,一看便是那个书法高深的风流才子挥笔而成。而今日是上元节,如意楼作为秦城第一大青楼自然也是挂上了七彩琉璃灯,楼里传来的靡靡歌声便随着酒香,让人沉醉。

    如意楼的门口站着四个美丽的姑娘,一见柳妙儿出现,便蜂拥而来拉着她就要介绍今日如意楼举行的赛诗会。但是柳妙儿却摆摆手让她们走开,本想自己进门去找元邵,却见如意楼中走出一熟悉的身影来。

    乍一见她,那人着实愣了愣,不过很快走了过来,很自然的将她护住,不让来往的行人撞着她。

    “青魄。”

    柳妙儿低唤一声,嘴角一弯,对着青魄笑了。这个笑,很真诚。

    青魄对自己好,柳妙儿当然知道,所以看到他出现她会觉的很温暖,她会发自内心的笑。青魄垂了垂眼眸,没有说话,反而是小心地护着柳妙儿,带着她朝着元邵预定的包间而去。

    今日是如意赛诗会,所以如意楼格外热闹,如意楼的老鸨用五十两黄金和当红歌姬水莲花的单独献舞的奖励让如意楼客满为患。柳妙儿随着青魄上了楼,越过一对对打情骂俏的男男女女身边,到了元邵定的包厢,却在进门之前,遇上了那点头哈腰推门而出的老鸨。

    不知是不是为了衬托节日气氛,老鸨一身水红色长裙可谓是风骚一时徐娘半老。笑眯眯的捧着手里的银子抬头,却与柳妙儿的眼神不期而遇。

    顿时,电光火石。老鸨的眼神中,流露出一种名为杀气的东西。

    柳妙儿和月璟两个,都捕捉到了那老鸨眼中一身而过的阴沉,但是随即那张有些松垮的脸上堆起了笑容,笑眯眯的推开门,伸手请柳妙儿进去:“这不是在花魁大会上名动一时的秦城五公子林公子吗?今日居然来到如意楼,真是蓬筚生辉了。林公子小心着脚下,请进。”

    老鸨的笑容无懈可击,可在她笑着关上门的那一刻,柳妙儿和月璟快速的对视了一眼,接看出了对方心中的警惕。

    这个老鸨,有问题!

    因为他们从未有过交集,她不应该对自己露出那种阴沉的眼神。

    除非,他们曾经有过节!

    那种杀气,绝不是一两天的过节能形成的。

    没想到这从未有交集的如意楼,似乎跟柳妙儿也有点关系。

    柳妙儿心中有了计较,面上却没有任何表情,随着青魄进了这装饰的富丽堂皇金光灿灿的豪华包间,柳妙儿在屋子的桌子旁,看见了正执壶倒茶的元邵。

    玉面凤眼金珠人,一弦冷月带秋寒。

    青魄出门的那一刻,大堂内传来一个文**声念诗的声音,众人拍手叫好,而柳妙儿却觉的,真正能应喝这句话的人,应该是元邵才对。或许还应该加上“挥笔书天地,仗剑舞乾坤”这样的气魄才能概括元邵这个人。

    其实不管柳妙儿怎么不服,看着面前的元邵,她都不得不承认这个男人是个几乎完美的人。当然,伤害她的那件事是需要除外的。

    可完美有什么用,不实用的男人没有人能和他过一辈子。如果天天看帅哥不需要爱情滋润的人也能满足的话,柳妙儿觉的那不如去琅云书院做一个端茶倒水的丫鬟。对着元邵这样一个摸不透的人,把自己赔进去的可能还是太大了些。

    听到有人进来的声音,元邵抬起了头,看见柳妙儿露出了一个似笑非笑的笑容来,那意思仿佛在说,本王就知王妃你会来。

    意识到这一点,柳妙儿有些窝火,但是既然是在战斗,就没有就此狂躁的道理。所以柳妙儿也笑了笑坐下来,扫了一眼整个屋子,对着元邵投去了揶揄的目光。那猥琐的神情就好像在说,怎么,堂堂汝南王府没有女人了,还需要来这种地方!

    听她如此说,元邵敛住了笑容,眼中一抹幽色一闪而过,提着茶壶给柳妙儿倒了茶,淡然道:“王妃今日气色不错,看来这些天,王妃的日子过得很滋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