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宝宝来袭:王妃要相亲 > 【163】原来是旧识
    有了雪莲子和雪灵芝,加上刘大夫医术高明,柳妙儿的毒很快便解了。月璟已经哭的累了,睁着泪蒙蒙的眼睛看向脸色好转的柳妙儿,不由得露出一笑容来。

    “世子也知道王妃好了?”

    碧儿抱着月璟站在柳妙儿的床边,眼见着月璟哭着哭着就笑了,不由的惊异道。

    一旁的元邵从床边站起来,眼神终于离开了柳妙儿的身上投向了月璟,看着那襁褓中不过两个多月大小的孩子,这才仔细看了看自己的第一个孩子。

    凤眸薄唇,虽然面容稚嫩,但也能看出模样来。看着这几乎是自己缩小版的孩子,又看了看躺在床上已经转危为安的柳妙儿,元邵心头一片柔软。从碧儿手中抱过月璟想自己试着抱抱,可他的抱人水平还不如刑瑾来的舒坦,所以月璟毫不客气的哭了起来。

    元邵面色一沉,没想到自己的孩子这么不给面子。

    “王爷,小世子许是饿了,奴婢去寻些米汤来。”

    碧儿始终是个小丫头,没有照顾孩子的经历,见月璟哭了就以为是饿了,急忙出门去寻孩子的吃食来。这一下见碧儿走了,月璟哭的更凶了,元邵一大男人根本不知道怎么抱孩子,他的小身板儿被元邵紧紧地箍住,就快断了。

    “哇·····”

    月璟哭的越加大声,元邵的脸色逐渐阴沉,眼看着柳妙儿听到月璟的哭声就要醒过来,元邵冷冷的看着那在自己怀里不住挣扎的孩子一眼,将他放在柳妙儿身边。

    挨着柳妙儿,感受到她均匀的呼吸,月璟立刻就停止了哭泣,伸出小手来就要去够柳妙儿的脖子,无奈他也只能从厚厚的襁褓中伸出一只手来。元邵伸出手去想帮帮他,却再一次把月璟惹哭了。

    元邵,不要再过来了,我一个大男人装哭已经很辛苦,你跟着参合什么!

    月璟哭着,心中愤恨的想着,却没有掉一滴眼泪。

    元邵即便再不了解小孩子,这时也明白了,他这孩子,似乎很不喜欢他。

    看来小世子只喜欢王妃,不喜欢王爷。

    一旁的刘大夫有些忍俊不禁,收起药箱就准备离开不打扰这一家三口团聚,可刚走几步,元邵就突然捂住胸口跌坐在一旁的木椅上,吐出一口血来。

    “王爷!”

    众人一惊,而月璟也顾不得去够柳妙儿的脖子了,努力地探出脑袋来,却见元邵面色苍白嘴角带血,此时正用功力极力压抑着什么,脸上却是掩盖不住的痛苦之色。

    他中毒了!

    月璟一惊,却因为隔得远不能确定,这时候刘大夫摸了脉,给了他肯定的答案。

    “王爷,你中毒了!这毒,属下从未见过!”

    刘大夫放开元邵的手腕,脸上也出现了慌乱之色,元邵体内的毒毒性不烈,却霸道异常,他浸yin医道这么多年,却从没见过想这种毒药。

    青魂青魄同时白了脸,月璟也看着元邵,发现他拿出一绢帕来拭去了嘴角的血渍,摆了摆手笑道:“这毒,是本王心甘情愿服下的,不然如何能得到雪莲子。刘大夫,想必你也不从听说过玲珑散吧,这东西乃是皇室秘药,你若是有本事解了就好,若是没本事解,本王只要有解药,还能活个几十年,毕竟这东西在没有发作的时候,对身体还有好处!更何况,如此一来,本王还少了一个抢夺本王宝贝的人。”

    什么?玲珑散!

    这种东西,刘大夫这皇室之外的人肯定不知,但是青魂和青魄作为从小随着元邵的侍卫多多少少知道一些,因为他们曾经就差点被灌下玲珑散。

    难道,是新皇!

    两个人不由得将手中的剑一紧,心中对元晟很是不满。在这时间里,元邵已经调整好气息恢复了脸色,来到柳妙儿的床边,伸手将柳妙儿抱在怀里,看着那张恢复了常色的脸,在她额头上轻轻一吻,然后抱着她,让青魄带着月璟,准备离开。

    “王爷,你这是?”

    刘大夫原本正思考着玲珑散的事,感觉自己西胡在哪儿见过这东西。思量到后来没有结果,却见元邵抱了柳妙儿就准备出的门去。

    “有些事,本王尚未弄清楚,所以王妃不能留在王府。王妃这性子也倔了些,让御史大夫帮着改一改也是好的。”

    说完,元邵让青魂和刘大夫按常规行事,而他则带着青魄送柳妙儿和月璟回了卿府,月璟在没入大雪中就已经佯装睡着了,等到元邵到了御史府,他这才睁开眼睛,看着面上抱着他却看着柳妙儿不眨眼的青魄心头不满。

    爷的妞,你也敢看!

    月璟很是不满,但是他却在青魄的怀里佯装开心的笑着,卿玉明在书房挑灯夜读,似乎是刚沐浴出来,头发带着湿气。元邵抱着柳妙儿进去的时候,他头也不抬,直到元邵咳了一声,他这才转过身来,看了一眼元邵,然后再看了一眼柳妙儿皱起了眉头。

    “王爷,你的王妃自己好生教导,我是一不起眼的文官,无法保护你的王妃。更何况你纵容你的王妃在外女扮男装胡作非为,实在有伤风化!更不用说,这丫头还骗了我们三人!”

    卿玉明行事作风依旧是一板一眼,看着元邵将柳妙儿放在书房的罗汉床上,一出声就是一副教训人的口气。他们三人,自然指的是他,南席君,和周易风了。

    “卿大人,你果然还是不会改一改那做先生的毛病,本王与你虽然都曾是陈丞相的学生,是师兄弟,可不是你的学生。”

    将柳妙儿放下,元邵再一次检查了一下她的气息脉搏,发现没有异常,这才起身看着卿玉明。卿玉明看了柳妙儿一眼,发现元邵根本没有把人带走的意思,也就不多说,摆了摆手道:“以前的事我不想多说,你作为王爷就不应该翻墙越瓦,更何况我如今为新皇效命,你则是大权在握的王爷,我们不应该见面。王妃留下我帮你管管,但是不允许你随意进出我卿府!”

    不知道是不是元邵的话让卿玉明想起了曾经不好的事,他沉下了脸就开始下逐客令。

    他们曾是师兄弟,但是道不同不相为谋,这元邵的心思卿玉明猜不透,也没得心情去猜。

    所以他赶人的话十分干脆。

    “哈哈,看来卿大人还是与以前一样,认定了就不会改了。皇上能得到你这样的助力还真是厉害,只是卿大人不必急着和本王划清界限。本王再厉害,那也是天子朝臣。”

    说完,元邵见卿玉明脸上闪过异色,就已经明白他懂了自己的意思,这卿玉明虽古板了些,但是心思倒不顽固不化。但是他似乎不待见元邵,即便明白了什么还是挥了挥手示意元邵快走,让元邵想多看一眼柳妙儿的时间都没有。

    罢了,既然有求于人,就不能太过于强势。

    王妃,等本王来接你!

    元邵无奈离开,白色的身影化作孤鸿而去,卿玉明看着他走远后,看着穿着一身男装睡的安稳的柳妙儿很不赞同的摇了摇头,却还是唤了人来,把柳妙儿和装睡的月璟带了下去。

    雪飞风骤,小霜和小雪已经回到了卿府,看见柳妙儿被送回来,皆是一喜,急忙派人去禀报了元晟。

    眼见着夜深了,两个丫鬟熄了灯就宿在了柳妙儿屋子一旁的耳房里,却不见被黑色笼罩的屋子里,月璟睁开了他雪亮雪亮的眼睛。

    一道黑影闪进来,黑色的袍子隐没在夜色中,一双没有任何波澜的眼睛黑沉的可怕。然后她从黑色的袍子里拿出一小布包来放在月璟的鼻前让他嗅了嗅,见月璟点了点头又再把它收了起来。

    “易容粉你好生收着,刺杀妞的人不必再查,你只需在妞的身边保护着她就好。只要有人来刺杀,一个不留,用化尸粉毁尸灭迹。其他的事,我会处理。”

    月璟雪亮的眼睛迸射出杀意,挥了挥小手风刃便消失在黑暗中,月璟因解除了强暴的束缚整个人活动自由了起来,穿过被子趴在柳妙儿的身上,听着她沉稳的呼吸不放心的检查了一下,发现没什么问题彻底的舒了口气。

    这刺杀的人似乎来路很多,可他能想到的就只有太后和汝南王府的太妃这两方,可据他判断,太后的派出的杀手一向都是高手,赵太妃的杀手属于群攻并且力图抓住柳妙儿,那侧妃陈琳琅无权无势无财,根本没有能力寻找杀手。那么他唯一能想到的还能派出杀手的人,就只有柳府和北宁太子秦冥寒了!

    可柳府的人已经走了,柳妙儿虽不是柳府的小姐可肉体至少是真的,所以柳府不可能下手,那么剩下的,就是北宁太子秦冥寒了。

    月璟思考着这些杀手的来源,却突然想到了什么,蓦地翻身而起,看着柳妙儿眼神怪异。

    这些人,为何要杀柳妙儿!

    因为她是汝南王妃,是元邵的女人?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如果太后想控制整个大夏,那么抓了柳妙儿威胁元邵才是最好的方法。而秦冥寒若是觊觎大夏,抓了柳妙儿让元邵替他办事才是最正确的选择。可他么并没有那么做,除了赵太妃的杀手抱着抓活人的目的,其他的人都是为了要柳妙儿和自己的命而来,可是杀了我们,对他们有什么好处?

    而元邵的反应也很奇怪,他毫不怀疑元邵爱着柳妙儿,因为他和元扫有着同样的心态,那种想将佳人拥入怀中一直疼下去的感情他不会看错,可为何元邵不将人留在自己身边,反而是让元晟的手下护着她。似乎他要办什么事,不能让柳妙儿知道一般。

    月璟逐层分析,发现到了最后,事情的原因又回到了远点,那就是他们为何要杀柳妙儿。

    难道,妞知道一些不该知道的事,所以,要杀人灭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