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宝宝来袭:王妃要相亲 > 【162】两个男人的战争
    两虎相斗,必有一伤,而两个强者相遇,必定是刀光剑影,电光火石。可若是一个人不会功夫只会使用弓箭,那么这强者,也就不算是强者。

    元邵的剑在两个人对视的那一瞬间已经搭在了元晟的肩头上,凭他的能力,微微一转便能取了元晟的性命。

    “汝南王是想,要了朕的脑袋?”

    元晟一动不动,手中依然拿着那张泛旧的弓,手中的医书放下,沉声一喝,自有一股逐渐养成的凛然霸气。

    可元邵却站在灯影下,不多说任何废话:“皇上,微臣近日来此,并不是打算与你交恶。微臣只是需要雪莲子救命,还希望皇上能够打开药阁取药。得到药后,微臣自会离开。”

    元邵薄凉的唇薄凉的声音带着清冷的高贵感,并不强势的气息却凌驾于元晟的霸气之上,一个久居高位大权在握的人和一个初掌权势的人,在这一言一行之间就看出了高低。

    元晟拳心一紧,烛火因为从门口吹进来的风不住的摇晃着,让两个人的脸变得阴暗不明。元晟站了起来,丝毫不畏惧元邵的剑锋,看着他白衣胜雪风华绝代的样子,不由得,露出一个讽刺的笑容来。

    “汝南王难道不知,雪莲子乃是大内的宝贝,是留给朕的救命的东西。汝南王想用它救人朕可以理解,只是朕不会心甘情愿的将雪莲子交给你。所以这里有两个选择,要么你杀了朕自己打开药阁;要么,你跪下对朕俯首称臣,朕自会给你你想要的东西。王爷以为如何?”

    本是被威胁之人,可元晟却瞬间倒转了形势,一双眼睛看向元邵,嘴角露出一个冷笑来。

    他不知道元邵要救何人,但是既然来了,他倒要看看,元邵的忍让能够到几时。

    元邵曾表示过他对权势没有兴趣,可既然没兴趣,手中还握着那么多权利做什么,所以元晟并不相信元邵,又怎么能这么简单的就让他如愿。同样都是冷情的人,元晟明白能让元邵如此冒失的闯入大内的人不多,而他既然闯进来了,就代表那个人对他很重要。

    既然重要,元邵就会急着要解药,这藏药阁的解药看似就在眼前,元邵只要杀了他就能拿到钥匙打开药盒,只可惜一旦拿错了钥匙,就会启动御药房的机关困住盗药之人,就算那人有天大的本事,也不可能在门外的侍卫冲进来之前逃出去。这事儿只有皇家内部的人知道,而唯一知道用哪把钥匙的,现在也只有他元晟。所以元邵才没有一开始就制住他,而是选择进来谈条件。

    这么好的让元邵为自己效力的机会,元晟又怎么会放过。这个人能够在这种时候料到自己在御药房,只身前来求药,就表明他对自己在宫里的行踪十分了解。如此厉害的人,若是敌人,可就不妙了。

    元晟的话说到这份上,那言语中的意思不言而喻。元邵身形一颤,一向不被人威胁的人此时却握紧了拳头,凤眸冷冽,看着露出冷笑的元晟,突然间也轻笑了一声。

    “皇上你确信,要如此做吗?”

    元邵依旧是不变的清冷高贵,神色恢复了一如既往的薄凉,嘴角却带着莫名的笑意。

    凉凉的声音让元晟一惊,隐约觉的有些不对劲,却丝毫不为所动,看向元邵眯了眯眼睛,道:“朕做事,从不需要反悔。汝南王有话不妨直说!若是没话说,烦请王爷把这玲珑散吃下去,半年内朕会给你一次解药,不过前提是,汝南王你,能够为朕效命。不过你也放心,朕不会太为难你,毕竟一个高高在上的王爷要对他人俯首称臣并不容易,做牛做马的事,不会轮到你。”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两个亲兄弟,却如同世仇一般说话,两个人并没有觉得有何不妥,只是一个要将另一个踩在脚下,而另一个想要从一个那里得到什么。

    如此回答元邵似乎很满意,看着元晟从怀里一锦囊中拿出一把钥匙来,取出了大夏皇族秘药--用来训练死士的玲珑散,嘴角的笑意加深,凤眼微微的眯了起来。

    玲珑散,乃是开国皇帝元灵枫为了控制那些前朝遗臣派人研制的药,服用之后不会对人产生任何影响,可一旦发作时间到而没有吃下解药,就会肝肠寸断而亡,。若仅是如此也并不可怕,玲珑散的可怕之处就在于若是没有解药,那发作之人就会发狂,发狂之后会产生幻觉,将平日里最亲最爱的人当成世仇杀死,等痛感袭来神志清醒,会让人痛不欲生。

    所以一旦服下玲珑散,没有人敢不服从命令,而这大夏的秘药,只有历代继承皇位的皇帝才能从一死士手中拿到。别的人根本不曾见过这东西,更不曾有这东西的解药。

    如此毒药,元邵倒没有想到会有被用来对付自己的一天。

    但是眼看着烛泪低落,蜡烛已经燃烧了很长一截,元邵知道柳妙儿等不了多久,所以他根本不需要考虑之后的事,拿过那玲珑散倒进茶水里就要喝下去,可喝之前,元邵却突然想到了什么,停住了所有的动作。

    “皇上,微臣为了微臣的王妃喝下这药,还希望皇上你不要食言才是,王妃中了蛇蝎之毒,危在旦夕,还等待微臣回去救命。”

    说完,元邵将玲珑散喝了下去,元晟脸色大变伸出手来就要阻止,可已经来不及了。元邵咽下了玲珑散,将茶杯倒转,杯里的茶水一滴不剩。

    “为什么!”

    元晟怒了,瞪着元邵怒不可遏。

    “不为什么?因为王妃才是本王最在意的人。皇上,林府的夫人和林府的少爷是谁想必皇上十分清楚,虽然微臣没能够进入林府查看,可王妃与微臣不会因为皇上的介入而断了缘分。皇上,你掌权的时间太短,暂时还没有瞒天过海的本事。为你为大夏做事微臣并不介意,因为在妙儿心中你或许还有着一个很重要的位置。可微臣贪心啊,妙儿心中有一个月如钩已经够了,所以决不能再让皇上插上一脚了,今日的事若是被妙儿得知,皇上你就没了机会,如此一来微臣机会大了许多,不过是喝点玲珑散,不算什么!”

    说罢,元邵低声一笑,收起自己的剑示意元晟取雪莲子来。

    元晟的脸色在元邵说话时变了几变,最终却镇定了下来,哂笑道:“汝南王倒真是好心,你的王妃是谁,你会不清楚吗?”

    一句话让元邵脸上的笑容加深了,但是对于元晟“好心的担忧”,元邵却不太在意:“皇上,臣这样做自有臣的道理,臣的王妃还能是谁,她只能是臣的王妃!”

    如此斩钉截铁的一句话,让元晟的手心猛地捏紧。

    “如此,朕倒要看看,你和你的王妃如何在一起。王爷若是想知道最好的答案,真建议你去如意楼看看,那里,会是一个好地方。”面上露出一冷笑来,元晟没有再多说什么,背对着元邵拿出一钥匙来开了药阁,取出了雪莲子放在了元邵面前。

    “汝南王和汝南王妃的事朕不想过问。美人如花,汝南王可要好生珍惜。喝了玲珑散事情该怎么做,汝南王想必十分明白。”

    元晟声音寒凉,貌似毫不在意,却背着手抑制住手心的颤抖。元邵的思绪从元晟刚才的话中回来,拿到雪莲子,检查了一下发现是真品,顿时露出一微笑来,根本不作任何停留心急火燎的离开,似乎也没有理会元晟的话。

    白衣飘飘,那一袭白影没入雪幕后就消失了。元晟看着人走了,这急急忙忙的从御药房出来,抱着自己的弓召来亲信出了皇宫直奔林府而去,却在府内见到了跪在地上的小霜和小雪。

    “夫人呢!”

    元晟低声一吼,暴怒的如同嗜血的猛兽。

    小霜和小雪浑身一颤,却只能俯首在冰冷的地面,颤声道:“主子,夫人不见了。”

    夫人不见了!

    短短的一句话验证了元邵的话,正如元邵所说,中毒的人是柳妙儿。

    元晟脸色一白踉跄着后退了几步,冷着脸甩开所有的人,孤身进了梅园。

    梅园的花,已经开始凋谢,片片花瓣落在雪地上,瞬间不见了踪影。元晟立于梅林之中,看着这满目的白色,想起了元邵的那一身白衣,顿时眸子一沉,一挥拳打向了一旁的一棵树,震得落梅簌簌而下。

    眼眶有些湿润,他记得那日雪花飞舞时,他抱着那吸了安神香睡的憨态可掬的人儿来到这里,本是引元邵来此实行自己的计划。却见她梦中尚不安分,搂着自己的胳膊蹭了蹭脸,嘴里呢喃的,是“小冷”两个字。

    为了这两个字,他改主意了,他抱着她回到院子里,拥着她睡了一夜。然后他愕然发现,从一开始,那个笑的眉眼弯弯的女子,就已经隽刻在他冰封的心中,再也抹不去。

    所以他停止了一切计划,却不想事情的发展永远出乎意料。他定是表现的太明显,让元邵看出了心中所想。所以这一次,元邵出动了,用自由和权势,换了那个女子一生相随。

    值得吗?

    呵呵,若是他,他会觉的不值得,可如果哪一天女子笑盈盈的抱着他,让他为了她放弃自己的皇权的时候,他会怎么做?

    答案了然于胸,可如今说这些有何用。他深吸了口气让过往随着这落梅埋藏在雪地中,然后转身目光悠远而深邃。

    做不了幸福的人,那么做一个大权在握的人也不错。至于那个女子,他就当她只是一枚棋子,如此就好!

    埋葬了一切,元晟突然看清了前面方向,九五之尊的位置,他要牢牢地握在手中。目标清晰了,元晟趁着雪色离开,迷蒙的大雪中,那锦帽貂裘的背影带着日渐成熟的坚韧与霸气,却透着一抹孤独和苍凉。

    这一夜,林府夜色入墨,汝南王府的锦园却灯火通明,陈琳琅站在锦园外看着雪中的锦园突然散发出温暖的光芒,双拳紧握,指甲嵌进肉里,满目恨意。

    “侧妃,若是本宫知道的没错,元邵把柳妙儿带回来了。还有小世子也一并回来了。侧妃你做的这鹿茸羹,王爷怕是没心情享用了。”

    太妃的话犹言在耳,端着鹿茸羹的陈琳琅顿时立在白雪中,眼看着太妃走远,眼看着锦园烛光暖黄,心中的恨意排山倒海的袭来。

    她满心欢喜的炖了鹿茸羹送来,却不料看到的却是这样的画面。

    柳妙儿,你真的回来了!

    你为什么要回来!你怎么没死!你以为,你回来了,元邵和汝南王府就是你的吗?哈哈·····简直是做梦!

    你应该消失,应该永久的消失!

    “碰”的一声,是汤盅摔碎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