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宝宝来袭:王妃要相亲 > 【161】中毒了!
    又见面了?

    柳妙儿愕然抬头,听声音是十分熟悉。当看到那双眼睛时,即便是这人蒙着面,柳妙儿也认出了他是谁。

    有些人的特征,太过于明显。

    “宁公公!”

    温润的嗓音,柔和的眼神,除了那太后身边的宁公公还能有谁。

    难道这几天的刺客,都是太后派来的人!可既然是太后的人,为什么要自相残杀?

    柳妙儿瞟了一眼那倒在不远处死不瞑目的两个刺客,看着宁公公顿时警觉。宁公公似乎看出了她心中的想法,轻笑道:“王妃,想杀你的人,可不只老奴。不过遇上了老奴也算你走运,把小世子交给老奴吧,老奴会考虑给你一个全尸。”

    宁公公不愧是宫里的老人,能帮忙太后重返宫廷的人杀起人来也不像一般的杀手那么凶狠,反而到有一种譐譐教导之意,似乎被他杀了,也算是一种超度。

    可敌人是始终是敌人,所以柳妙儿抱紧了月璟,看着宁公公后退了一步。

    “王妃,老奴送人上西方极乐从不喜欢说话,这一次对着你,也算是破例。你来自哪里老奴不知,但是老奴知道王妃你不属于这个世界,一切的计划因为你的到来被打乱。所以为了恢复曾经的秩序,王妃你,还是应该踏上你应该走的黄泉路。老奴也曾心疼过你这个小丫头,只可惜,你不是我的主子!”

    说完,宁公公对着柳妙儿笑了,虽然蒙着面,可柳妙儿看的见他眼中慈悲的笑意,但是下一秒,杀机闪过,那柄带血的剑就呼啸而来,惊的柳妙儿急忙躲闪。可她哪儿是这宁公公的对手,进入阁楼的路被挡住了,她极力闪开,却还是被剑锋划伤了手臂。

    妞!

    月璟眸子一瞪,差点叫出声来,柳妙儿疼的龇牙咧嘴还来不及痛呼,那宁公公的剑再度刺了过来,柳妙儿没有功夫躲闪不及,眼看着就要被刺中胸膛,又一柄长剑横空而出,挡住了宁公公的剑,然后柳妙儿只见的眼前银光一闪,一白衣人突然出现挡在了柳妙儿的面前。

    “看来我处理的还不够干净,还有一个需要我超度的人。”

    宁公公眼中闪过阴厉,看着那戴着面具穿着白衣与雪地融为一体的人,恼羞成怒地攻了上来,可那白衣人显然功夫更胜一筹,一挑一刺手腕一转挡住了宁公公凌厉的攻势,同时剑锋一偏在宁公公的胳膊上留下一道血痕!

    这个人,好生厉害!

    宁公公和柳妙儿同时一惊,赫然发现这白衣人功夫极高,宁公公面色一变看了柳妙儿一眼,心中想必是愤恨无限。白衣人却丝毫不给他惊讶的时间,手臂一抬一记杀招攻过去,吓得宁公公急忙抵挡,胸前的衣服被剑气割裂,宁公公意识到自己不是这白衣面具人的对手,眼眸一沉虚晃一招对着柳妙儿攻去,白衣人急忙回身救人,却让宁公公借此机会跃身而起,飞上屋檐快速的离开。

    白衣人想追上去,可柳妙儿却突然大叫了一声软软地朝着地下倒去,白衣人一个箭步冲过来扶住了柳妙儿,却见她面色发青嘴唇发紫,手臂上被宁公公割伤的地方已经渗出了黑血。

    很明显,剑上有毒!

    “哇····哇·····”

    月璟惊慌失措,可在外人面前他只能用哭泣掩饰,白衣人很明显慌了一下,但是很快封住了柳妙儿的穴道,将月璟和柳妙儿带进了阁楼就将柳妙儿放在了床上,手指轻点,用剑割下了柳妙儿的衣袖,却见那白嫩嫩的手臂上,青黑色的伤口触目惊心。

    蛇蝎!

    月璟作为惯用毒药之人,看到那伤口就知道这是什么毒。蛇蝎名为“蛇蝎”,是有五种毒蛇的毒液和五种蝎子的毒液配制而成,此毒毒性凶猛,一旦中毒就会在一炷香的时间内七窍流血而亡,是一种快速而有效的杀人毒物。而这种毒没有解药,只能将抗百毒的雪莲子和雪灵芝一起服用,才能解毒。可雪莲子和雪灵芝这种东西已经有许多年没有出现,要找到简直比登天还难。

    怎么办,怎么办?

    月璟慌了,如今的他没有轻功傍身,没有能力去为柳妙儿寻求解药,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他知道皇宫大内有雪莲子,知道汝南王府有雪灵芝,可他如今是个婴孩儿身,要拿到这两样东西,简直比登天还难。

    月璟哭的撕心裂肺,到让那白衣男子不知该如何是好,眼见着柳妙儿的脸色越来越不好,白衣男子也不再耽搁,将柳妙儿扶起来就用自己的真气为她逼毒。月璟见他如此哭的更大声,这蛇蝎之毒决不能强行逼迫,不然会让毒性扩散更快,还会殃及那施救之人。

    可他只是哭,那白衣男子根本不明白他想说什么,月璟情急之下就要开口说话,却突然间停下了,瞪大了眼睛看着那白衣男子不惜耗损真气封住了柳妙儿的血脉,然后摘下面具,二话不说抱着柳妙儿和他就飞身出了桃源居。

    男子因为耗损了真气,身形有些不稳,但是还是快速飞檐走壁。月璟被男子夹在腋下,看着那张脸,不由的,叹了口气。

    揭开面具白衣男子,居然是元邵!

    为什么会是他!

    不过想来也是,除了他,似乎没有人会有那么厉害的功夫。

    月璟心中高兴,毕竟元邵在,那么那雪莲子和雪灵芝的事就好说了,他耗损真气封住了柳妙儿的血脉,足以让她续命四天,如此一来,只要从皇宫内院拿到雪莲子,柳妙儿就不会有事。

    可月璟的心中却不合时宜的涌出了不甘和愤恨的情绪,他觉的如果元邵这一次救了柳妙儿,那么柳妙儿醒来一定会心存感激,两个原本有情的人,重归于好并不是难事。

    可如果两个人重归于好了,那么他怎么办?妞是他一个人的,怎么能让别人抢去!

    雪花轻柔,可伴随着寒风打来却还是很疼,月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占有欲这么强,他只是很不想,很不想柳妙儿和元邵和好,他只想一个人霸占着柳妙儿,然后用他的能力证明他无论变成什么样都能给她幸福,而不是站在一旁,看她为别人落泪。

    他的妞,他要亲手给她幸福!

    可如果,她要的,不是他给的幸福呢?

    月璟生平第一次纠结了,纠结之中看着元邵不顾自己这亲生子而将柳妙儿护的死死的不让她被风吹到,突然发现,自己的斗争之路任重而道远。

    他和元邵的战争,已经开始,那么就让战争一直持续下去吧!

    月璟暗自握紧了拳头,但是现在不是他意气用事的时候,元邵可以救柳妙儿他定不会阻止,一切斗争,等柳妙儿安然无恙之后,再开始。

    北风卷地,百草夭折,冥天初日飞雪,当元邵气息不稳的带着柳妙儿回到锦园时,碧儿和青魂正打扫着院子里的积雪,他们看着站在小明湖边迎雪而立的青魄,相视一眼,只得叹了口气。

    王妃走了,王爷面上不见任何异色,可那日日夜夜与灯烛下看着王妃留下来的字帖的剪影,一直投影在锦园的南窗上。而青魄自从王妃离开,就没有说过话,王爷的吩咐他依旧毫无差错的完成,只是在没有任务的时候,他就喜欢站在小明湖边,独自缅怀。

    锦园很安静,安静的氛围持续到元邵跳了进来惊动了锦园所有的人,碧儿和青魂迎了上来,却见王妃元邵气息不稳,一手抱着面色发青的王妃,一手抱着一襁褓,二话没说冲进了屋子里。

    两个人从没见过元邵如此惊慌,所以一时间并没有反应过来,直到青魄看到了柳妙儿那发青的脸也跟着奔了进去,碧儿和青魂才回过神来。

    王妃!

    还有,一个孩子!

    那个孩子,不用多说,应该就是王爷和王妃的孩子!

    两个人怎么也没有想到,柳妙儿会躺着回来,碧儿进了屋子看着柳妙儿毫无生气的躺在床上,不由的红了眼眶。

    不管别人怎么说,小姐始终是她的小姐,所以碧儿对柳妙儿的感情从没有变。眼看着柳妙儿昏迷不醒而元邵也一脸急色,碧儿也急了,急忙询问自己能做什么。

    “碧儿,照顾好小世子。青魄你守着王妃不能有任何差错,青魂你速速地将刘大夫找来,本王出去一趟,很快回来。”

    说完,元邵就已经离开了屋子消失在飞雪的夜幕中,根本不作任何停留地朝着皇宫内院飞去,这蛇蝎之毒他也知道,雪灵芝王府有一棵,剩下的雪莲子,只能他去御药房的藏药阁找了!

    元邵身轻如燕,白色的身影隐没在迷茫的雪雾中,他跃入褚红色的宫墙,直奔御药房而去。

    宫内灯火琉璃,因下着雪许多宫人不需要伺候主子都回了自己的屋子,元邵虽然真气有所耗损,但是避过这宫内的守卫并不是问题。几个腾跃之间已经潜入道御药房的外面,看着那立在白雪中巍峨无限的御药房眸色深深。

    翻身准备进入,身边却突然多出一道黑影来,挡住元邵的去路跪了下来轻声道:“王爷,让属下去吧。”

    这个黑影,正是王府暗卫,暗卫在职责是保护主子不遭遇任何的危险,这御药房虽不是什么禁地,可里面也是守卫森严,不宜冒险。

    “不必,王妃的事,必须本王亲力亲为,你在外接应便是。”

    暗卫的话元邵不假思索的回绝了,这一次事关柳妙儿的安危,假手他人他绝不会放心。他不能让柳妙儿就这样离开,绝对不能!

    既然做了决定就立即行动,柳妙儿的病情不能耽搁。元邵示意暗卫留在御药房外,他一跃而上,白色的衣衫白色的面具,与白雪屋檐融为一体,消失在簌簌的雪花中。

    御药房此时已经关闭,只是其中一间屋子却燃起了烛火,明亮的火焰将整间屋子照的透亮,屋子里身着一身墨青色绣金五爪龙龙袍的元晟,正拿着一本医书在御药房的藏药阁里挑灯夜读。他的身边放着一装满箭箭筒,一旁是一张鎏金的大弓。

    而他的身后,就是藏着皇宫大内的珍贵药材的柜阁,每一个阁子里放着一檀木盒子,里面装着的,都是大夏皇宫的珍贵药材。

    这是大夏的御药房重地,而这间屋子,除了皇上,无人敢擅入。所以当元邵立在雪中,看到那灯火时,就已经明白元晟在药房里面。透过窗缝,见到元晟拿着那张一直随着他的弓不知道在缅怀什么,元邵眯着眼睛想了想,没有继续在隐藏下去,揭开面具毫不掩饰行迹地推门而入。

    门“吱呀”一声开了,元晟面色一沉急忙抬起头来。

    一双薄凉清冷的带着急色的凤眼,和一双寒冷却带着来不及掩藏追忆的寒星眼对上,顿时寒风凛冽,屋内的温度瞬间下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