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宝宝来袭:王妃要相亲 > 【160】再回柳府
    想到海棠的事,柳妙儿也就不再耽搁,征求卿玉明的同意后出了卿府直奔刑府而去。因两家都住在北城区,所以距离并不很远,柳妙儿到刑府后,刑小玉已经在院子里等着了。

    见到柳妙儿前来,刑小玉再一次华丽的将南宫宇忽视高兴地迎向柳妙儿。见到这种情况,南宫宇怨念的看着柳妙儿,直把她看的不自在了才向他保证她以后尽量少见刑小玉。

    得到这答案,南宫宇不情不愿地走了,临别时那幽怨的一眼让柳妙儿全身发寒。

    她告诉小玉南宫宇这厮最近怨气极重,小玉却不甚在意,笑道:“柳儿姐,你说过的,男人不能惯着,我听你的。更何况这些天宇哥哥和哥哥似乎在忙着查什么案子,所以他也没时间陪着我。上次花魁大赛的要求我已经向皇上提了,就如柳儿姐你说的,皇上给了我一道密旨。”

    刑小玉像汇报情况似的向柳妙儿讲述着柳妙儿让她做的事,说完了还如同领功的孩子一样眼巴巴的瞅着柳妙儿。这让柳妙儿不由得汗颜起来。她是真没想到,刑小玉居然无形之中把她的话当做指令来完成,还不打任何折扣。

    她柳妙儿,何德何能呢!

    “小玉,柳妙儿说什么你可不能全听,这女人自保尚且不行,你要听了她的,可不会有什么好日子过。”

    两个人相伴着进屋,人还没进去,海棠那带着妖气的声音就传了出来。柳妙儿脸色一沉推门而入,却见海棠好整以暇的坐在刑小玉的小香榻上,舒服的吃着一红彤彤的苹果,还不忘出声讽刺柳妙儿一两句。

    “哟,这不是名动一时的海将军之女海棠小姐吗?小生这厢有礼了,不过海棠小姐,做为一个有名的女子,这吃相这坐姿,似乎都不合规矩啊!”

    柳妙儿可不会就这样白白的承受海棠的讽刺,所以毫不客气的还回去,两个人吵架不是一天两天,在冷嘲热风上可谓是不相上下。

    所以柳妙儿反的反唇相讥并没有让海棠退缩。

    “林惊羽林公子,瞧你这冠冕堂皇的借口说的,倒真的是越加像卿御史了,真不知你住进了御史府会不会也满脑子顽固思想酸腐气。不过林公子,你随随便便的就进了小玉的闺房,要真论起来,你那一脸正派的书生大哥不是要将你吊起来狠狠地抽打一番?”

    海棠媚眼如丝,一瞧见柳妙儿一身男装,毫不示弱的还击。柳妙儿眉梢一抬嘴,没想到海棠这么快就知道她住进卿府的消息。

    “柳儿姐,海棠姐,你们就别吵了。柳儿姐,上次你失踪的事我从哥哥那儿偷偷地探听到了,海棠姐这些天只要你出林府就一直跟着你,也是不想让你出事。”

    刑小玉关了窗户,走了过来给柳妙儿和海棠都倒了一杯茶,然后温婉一笑示意两人不要斗嘴了。柳妙儿一听海棠居然一直跟着她,倒真是有些感动,不过这嘴里的话说出来,可就不是那么回事儿了:“如此,便多谢海棠小姐的义举了,只可惜小生已有心上人,恐怕与海棠小姐无缘啊。”

    “噗”的一声,海棠一口茶水喷了出来,而听到这话刑小玉也被呛着了。

    海棠抹了抹嘴没好气的瞪了柳妙儿一眼,笑着道:“你这女人真是半点不吃亏!我跟着你也不只是因为关心你,同时还是我爹下的命令,说让我保护林府的林少爷和小少爷,不能有丝毫的差错。跟着你的这几天,来了大约十个刺客,我杀了一个,其余的九个在我还没出手就被人杀掉了,看手法似乎是四个不同的人干的,所以你现在不知道被多少盯上了,可得小心点。”

    海棠说到正事也就正色了起来,这几天的情况着实让她觉得奇怪,这暗地里除了她和皇上在保护柳妙儿外,还有其他的人也同样在保护,也有人在不断地刺杀。如今敌在暗我在明,事情似乎越来越复杂了。

    柳妙儿也皱起了眉头,然后就听见海棠继续道:“妙儿,现在你必须得注意自己的情况了。我要走了,我找到了柳府的人,决定和他们一同消失,柳府的能力你应该明白,所以这一次不需要你的帮忙,我明日就能离开秦城。若他日有缘,必定会再见。”

    说着,海棠不舍的看了柳妙儿和刑小玉一眼,刑小玉眼眶红了,而柳妙儿则是心间一颤,低声问道:“你是说,柳府吗?”

    海棠点了点头,见柳妙儿面色有些发白,就知她想起了柳府的一切。柳妙儿可以压住对汝南王府的记忆,却无法控制对那个曾经温暖的地方的怀念,所以海棠拍了拍柳妙儿的肩头,轻声道:“放心吧,柳员外早已经想明白了,但是他说他不会再见你,因为害怕会杀了你。所以他会和柳府的人一起离开,但是他说柳府和桃源居都是你的,你手上的镯子也是你的。他和柳府的人,留下了一半的东西给你。”

    说完,海棠完成任务似的舒了口气,她和刑小玉并没有明白柳员外的意思,怀里的月璟睁着天真的眼睛眨巴眨巴似乎也很是不解,只有柳妙儿心中波涛澎湃,眼见着就要化作泪水决堤而出,却被她忍住了。

    “我明白了,你和柳府的人一起走,不会有危险。只是出了城就立刻一个人行动,不要被海将军发现,不然事情可就不好收拾了。”

    这种时候,柳妙儿还能说什么。这么些日子她努力的不去想柳府的事,可事情该来的总是会来,若是柳府的人要取她的命,她连反抗的资格都没有。所以柳妙儿其实一直以来都是有觉悟的,却不想柳员外却是做了最大的让步。

    女儿死了,被另外的人占了身体,柳员外的愤怒柳妙儿可以理解,她的占领与月璟的投胎不同,她占了那个陪了刘员外十六年的女儿,他不杀了她已经是做出了最大的让步。而现在,不知是为了不让柳妙儿的身体吃苦,还是想用另一种方式看到女儿生命的延续,柳员外把玉镯子留给了她,而那留给她的一半的东西,柳妙儿若是猜的不错,就是那龙山的宝藏。只要她回桃源居拿了钥匙,她就能富甲一方。

    她何德何能,能得到柳员外如此宽容的对待!

    柳妙儿深吸了口气,对着海棠和刑小玉笑的眉眼弯弯,然后把月璟给了刑小玉,一把抱住了海棠,真的太舍不得。海棠被这突如其来的拥抱吓了一跳,但是随后也紧紧地抱住了柳妙儿,然后又把刑小玉拉了过来,三个人抱在一起,做最后的离别。

    “小玉,柳妙儿这女人虽然很不靠谱,但是她阅历多,所以很多事你要听她的意见,明白吗?还有柳妙儿你,你这个女人我实在不知道怎么说的好,记着我们的约定,我离开秦城去找一个好地方,到时候你若是离开了,要来寻我。我会用海棠花做标记等着你,届时你可不要忘了!”

    在柳妙儿被人盯上的时刻,海棠其实不想走,可几天前碰面时,柳妙儿却说她留下来根本没用,还不如先行离开为她铺路。虽然海棠很不满柳妙儿的轻视,但是她也知道,她只有离开了,自由了,才能帮柳妙儿的忙。

    毕竟她消失了,才能暗中查探那些鬼鬼祟祟的人。

    如此,三个人依依惜别,海棠离开。柳妙儿让刑小玉收好那道密旨也离开了刑府,刑小玉问她她们三个还能再见吗?柳妙儿说,可以!

    是的,一定可以!

    她们一直坚信着,所以她们从来不忘记对方,殊不知等再度相见,三个女人早已都历经沧桑。

    柳妙儿不能在刑府多待,所以很快回到卿府,回去的时候小院子已经收拾出来了,青瓦上留着一层绒白的雪,屋子里卿玉明已经等在那儿了。

    柳妙儿看着那坐在大堂内一板一眼的大哥,小心翼翼的走过去问好,卿玉明哼了一声让人上了饭菜与柳妙儿一道吃了,正当柳妙儿准备着出门时,他却突然叫住了柳妙儿,然后在柳妙儿不可置信的目光下,派人送来了一摞子的书和文房四宝,然后说让柳妙儿好好地学习!

    看着那足以和自己比肩的一摞子书,柳妙儿真可谓是欲哭无泪。

    大哥,一口吃不成胖子,你想让小弟我学富五车也不能选择填鸭式的的方法啊,这么多书,我什么时候能看完!

    柳妙儿皱着眉头,看着被下人整整齐齐的摆在书架上的书叹了口气,月璟在她的怀里幸灾乐祸的笑着,心里却明白,这不过是卿玉明为了不让柳妙儿出门而给她定的任务罢了。只是柳妙儿不明白,就算她明白,她也必须出门一趟。

    所以在卿玉明的眼皮子底下规矩了两天后,眼见着上元节将至,柳妙儿借着帮忙准备上元节的机会,和卿府的人打好了关系。在正月十三的这一天,在月璟这个梁上君子的指导下,避开了所有人的视线,甚至甩掉了小霜和小雪,偷偷地和月璟一起溜出了卿府。

    秦城又开始下雪了,白绒绒的雪花铺了厚厚的一层,踩上去软软的。柳妙儿带着月璟来到柳府,果然柳府的人已经走光了,余下一个守门人,见到柳妙儿没多说什么,开了门让她进去。

    重回桃源居,一切景物依旧,只是少了许多值钱的东西,想必是柳府的人拿走了。看着那熟悉的阁楼,柳妙儿抱着月璟先行在那已经凝固的水车边看了看,找到了龙山宝藏的另一把钥匙--一枚同样劣质的玉佩。

    打开月璟脖子上南席君送的锦囊福袋,柳妙儿将玉佩放在月璟身上,让他好生保管。这几日柳妙儿已经将柳府的事说的十分清楚,所以月璟也明白这玉佩的重要性,不敢掉以轻心。

    龙山的事他也曾知道,那个神一般的组织曾让所有的人胆寒,却没想到被他遇上了,他还成了龙山宝藏的见证者。

    看来,江湖传言不假,这龙山真的有宝藏!

    月璟感叹着,柳妙儿却在这时候带着他上了阁楼入了闺房,美人小榻,拱月床,轻纱幔帐,一切都是曾经的模样,一切却早已不是曾经的模样。

    柳妙儿和月璟站在屋子里,静静地看着曾经两个人相见的地方。那时候月如钩潇洒来去,风流倜傥,一双桃花眼潋滟无双,印在了柳妙儿的心里;而那时候的柳妙儿沐浴着月光迎风而立,一双素手抚摸着微隆的肚子,温婉而动人,却在遇到一陌生男子时毫不慌乱。

    他们记得,那一夜星光如瀑,她和他坐在床边的美人榻上,眺望这秦城的灯火,听惜花公子讲诉他的美人儿,听清风传递着恣意的声音,单纯而美好。

    那时候,她不曾想和惜花公子深交。

    那时候,他不曾想为这个女子停留。

    可世事无常,不过几个月的时间,一切天翻地覆,那时候的幸福就如同云烟般消散,余下的,只是淡淡的叹息。

    可他们,不会忘记!

    “妞,总有一天,爷会带着你看最美的星光,看各色美人儿,你会跟着爷,对吗?”

    月璟稚嫩的脸不再天真,一双与元邵相似的凤眼,露出了属于曾经的惜花公子的艳光。

    “当然会!但前提是,你要挣好多好多的钱给我花。”

    柳妙儿笑了,笑着鼻子酸酸的给了月璟一个肯定的回答,然后眸子一转,说出了这样的话。

    月璟笑了,嘲笑柳妙儿的庸俗,但是同时他却伸出小手握住柳妙儿的食指,郑重道:“妞,爷会养着你,爷会努力的赚钱,赚很多很多的银子给你花,然后让你恣意人生,享尽世间荣华!”

    稚嫩的声音如此坚定,让柳妙儿忍不住开怀大笑,抱着月璟站在那扇窗前,柳妙儿亲吻了一下月璟的小脸蛋,轻声道:“月璟,我不信我自己,可是,我信你。”

    仰头望天,彤云密布的天空雪花朵朵,飘散的就如同那一晚的星光熠熠,两个人站在窗前静静地看了许久,直到站的腿麻了,柳妙儿这才想起来自己出来的时间太久,必须回去了,带着月璟下楼,却突然听到了阁楼外传来两声惨叫。

    心下一惊,柳妙儿走出去一看,却见两个蒙面的人倒在地上,脖子上各有一道剑伤,死不瞑目。

    糟了!风刃被派出去取易容粉去了,小霜和小雪都被甩开了,这些刺客是怎么跟上来的?还有他们既然跟上来了,看到了什么!

    柳妙儿脑子里转过千万个想法,却不耽搁逃跑的脚步,她记得桃源居个楼内有一机关密道,柳员外说只要进去了有那玉环就能逃生。所以柳妙儿二话不说朝着阁楼奔去,面前却突然横出来一把剑,挡住了她的去路。

    “王妃,我们又见面了。脱离了新皇的保护你可就无路可逃了,你就乖乖的,死在这柳府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