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宝宝来袭:王妃要相亲 > 【159】哥哥的离开
    “啊······”

    关键时刻,尖叫声是呼救的利器,那苍白冷硬的脸让柳妙儿顿觉的不妙。可这一尖叫还未成形却被那双手捂住了嘴,然后一火折子冒出一小点火光出现在柳妙儿面前,照亮了柳妙儿和那白脸鬼怪的脸。

    咦?这模样,这鼻梁薄唇,这寒星眼,怎么越看越熟悉?

    元晟!

    柳妙儿忽然意识到,面前这冷着脸的铁面煞神就是新皇元晟,心下一惊急忙拔腿就跑,却忘了衣襟还被元晟抓在手中。结果逃跑不成,反倒被元晟一下子拉进了阁楼里。

    “为什么来这儿?”

    自从得知柳妙儿是汝南王妃之后,元晟面对柳妙儿的语气就越发低沉了起来,柳妙儿可怜兮兮的回过头来,对着元晟露出一个谄媚之极的笑容:“皇上,我绝对不是故意的,我就是路过梅园看这花开的越发美丽就进来看看,却没想到见到这阁楼,一不小心就闯了进来,打扰了皇上还望海涵,呵呵!”

    柳妙儿僵直的笑着,一动也不敢动,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她突然间态度良好,元晟也就放过了她,可一松手却踹了她一脚直接将柳妙儿揣进了阁楼里。

    “喂······呵呵!”

    柳妙儿生平第一次被人踹屁股,绝对的屈辱,回过神来想将威武不能屈的精神坚持到底,但是一看那寒气森森的棺木和元晟阴沉的脸,一下子没了胆量。

    大晚上的不点灯站在一棺木前,怎么想都不正常!

    “跪拜,叩头。”

    元晟站在柳妙儿的身边,不知何时已经成了那下命令的人,柳妙儿看着他看向那棺木的眼神,心道凭什么要我跪。但是被元晟瞪了一眼后,双腿一软急忙跪下,老实而憋屈的朝着那棺木扣了几个响头。

    兄弟或者姐妹儿,虽然不知道你是谁,但是既然我都叩头了,你可不可以帮我一个忙,晚上入了元晟的梦吓吓他,让他尝一尝被人恐吓的滋味!

    柳妙儿满心怨念,叩头完毕就被元晟一把拉着出了阁楼,回头时看到那棺木里头有一佛龛,佛龛里摆放的不是佛像,而是一灵位,灵位上的字并不清楚,折射着雪夜的月光,柳妙儿依稀辨认出“林公子”三个字。

    林公子,林府的公子的棺木!

    柳妙儿不解,想再看看,可元晟已经拉着她出来,阁楼的们诡异的自动合上,雪夜月光一片亮白,照的元晟的脸白的透明。他一双寒星眼看着柳妙儿,冰冷而幽深,仿佛一个无底洞,让柳妙儿在对视的那一瞬间差一点陷进去。

    来到这大夏,柳妙儿发现她遇见了许多冷的让人发抖的人,元邵清冷高贵,犹如那秋霜冷月,让人可望而不可及,北宁太子秦冥寒阴柔狠戾,一双眼睛如毒蛇般带着淬了毒的寒气,让人不寒而栗;而面前的元晟却与他们不同,他冷,但是他冷中带煞,似乎再用这冷寒的外表掩盖这心中的某种情绪,其实用冷来形容元晟似乎有些过了,他只是永远寒着一张脸,似乎是柳妙儿欠了他多少银子似的。

    “小冷你,为何不笑呢?”

    柳妙儿与元晟相视而立站在月光下,白白的一层绒光让两个人仿若披上霜衣一般,柳妙儿琉璃眸倒影着那墓前的引路灯的微光,突然的让元晟呼吸一窒,心头一乱。

    但是他,早已不是那个和柳妙儿一起看星星听青书的小冷,他如今,是要掌握整个大夏的皇帝!

    所以元晟闭上了眼睛挡住了柳妙儿迷茫的视线,冷冷地从牙缝中挤出几个字来:“这与你无关,不过柳妙儿,‘小冷’这个名字朕再也不希望听到!还有这梅园,从此以后,禁止你踏足半步,否则,我会用我的箭,亲手将你射杀!”

    说完,元晟拂袖而去,大步的踩着雪地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柳妙儿心头酸涩站在那儿一动不动。元晟走的远了,这才突然回过身来,寒声道:“若是不离开,这陵墓中会有你的位置!”

    柳妙儿蓦然一惊,看了一眼整个梅花飘飞的梅园提着裙角就冲了过去,她越过元晟的身边冲出了梅园的门,身后却传来元晟的声音。

    “听话的女人,才会活的更久,元邵就算发现了你,也没有那带你走的本事。”

    冷飕飕的一句话伴着凛冽的北风而来,柳妙儿脚步一顿,却没有再说什么,提着裙角朝着她住的那小院子而去,根本不想理会身后的元晟。

    奔跑途中,她的眼泪不停地流,柳妙儿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这么容易感伤,她努力的压抑心情,却不得不告诉自己:都变了,大家都变了,元邵,元晟,还有她,他们都不是曾经的他们。

    这是一个注定的却十分无奈的结局,当柳妙儿回到院子后,一仰头就看见皓月当空,柳妙儿对着明月笑了,就那样一直站在雪地里很久很久。直到元晟来了,踏碎了月光站在她面前,两个人面对着面对视了良久,就像在进行一场比试一般,直到柳妙儿因没有披风而冻的浑身颤抖后,元晟眸子寒光乍现,然后毫不客气的将她扔回了屋子里。

    “你若想冻死,朕可以成全!”

    寒铁脸对着柳妙儿倔强的神情,依旧没有任何软化,柳妙儿看着面前的元晟,突然间就冷笑了一声:“是啊,为了那么点破事儿,冻死了也不值当!皇上,天色已深,皇上还是请回吧!”

    说完,柳妙儿揉了揉连居然能摆出一个笑容来,伸手就要关门逐客。元晟看着柳妙儿眸子深深,却最终什么也没说,吩咐了小霜和小雪将她看紧点,头也不回的离开。

    然后柳妙儿发泄一般地关上了门,却不见元晟站在院子外,看着房门良久,才转身离开。

    这一夜,柳妙儿睡的并不安稳,心中空荡荡的似乎失去了一些东西,但是她仔细的想了想,除了月璟,如今她还有什么可失去的。所以她强迫自己睡下了,睡梦中却梦见了梅园,梦见了那阁楼,还有那一副写着“林公子”的棺材!

    一连好几天,柳妙儿的精神都不太好,整个年关都恍恍惚惚的,梦里面经常会出现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锦园的,王府的,柳府的,林府的,还有梅园阁楼的,最离谱的是还有太后和秦冥寒,一个个错综复杂的在柳妙儿的脑海中盘旋,直到最后她居然梦到月璟被元邵抱走了,她一下子惊的满身大汗,从噩梦中惊醒。

    这年过的,太憋屈了!

    离开的事月璟已经让风去准备,可柳妙儿精神状态越来越差,不知道能不能等到,路过梅园的时候发现园子已经被上了锁,青铜面具的大锁让柳妙儿对立面那个阁楼越加好奇。

    但是她根本没时间理会,因为南宫宇来了,说刑瑾正着手调查明子岛袭击案子,还说在明子岛上死了好几十个黑衣人。柳妙儿愕然,问了月璟却得知风只杀了十几个,那么那几十个从何而来。

    难道,还有别人?

    柳妙儿惊讶的目光还来不及收回,就又听得南宫宇说,周易风和南席君要离开秦城,因为皇上派遣了秘密任务,让两个**年十一的时候就必须离开。

    两位哥哥要走,柳妙儿自然要去赴离别宴,与南宫宇一同到了那凤凰楼,就见卿玉明三人已经在那儿了,温了酒等柳妙儿和南宫宇落了座,就斟上了酒,几个人先喝了一杯。这种时候,原本不让柳妙儿喝酒的人也就没了顾忌,三杯两盏之后,周易风的马车已经来了,他对这几个略一抱拳就上了车,可在临走时却不忘告诉卿玉明,让他好生看着柳妙儿。

    “三哥,什么叫看着!”

    柳妙儿对周易风如此说法很不满,但是周易风却笑道:“以大哥照顾人的方式,当然是看着。五弟,你在城内等着三哥,等三个回来了,一定不会让别人再欺负你,哈哈哈······”

    说罢,周易风坐上马车扬长而去,只余柳妙儿站在那儿听着那歌声哭笑不得。

    而后便是南席君了,他告别了卿玉明和南宫宇,就把柳妙儿拉到了一边的巷子里,如往常一样伸出手来为她捋了捋额前的碎发,看着她,深深地叹了口气。

    “二哥。”

    柳妙儿底气不足的低着头,心里明白这二哥定是早已看出了她的女儿身,只是不知道的是对于她这个欺骗了他们感情的小弟,这二哥会如何做。

    “五弟,你有话要说吗?”

    南席君依旧贵公子的模样,清俊的脸带着温雅的笑意,让人没来由的舒心,却让柳妙儿一阵胆寒。

    她有话要说吗?

    她还能说什么,可不说,欺骗就将继续,面对这几个哥哥,她也不想再欺骗下去。所以柳妙儿深吸了口气准备坦白自己,却听的南席君轻声一笑。

    “五弟,看你吓的,你的事二哥或多或少知道一些,不过不用担心,二哥这就要走了,你要记得在秦城好好听话,你想说的事,等二哥回来,你在好好地细说于我听。”

    “五弟,你会在秦城等着二哥,不会临阵偷逃,对吗?”

    南席君笑的温雅,却惊的柳妙儿瞪圆了眼睛。南席君见她抬头,趁机俯下身来在她的脸上轻轻地啄了一下,然后锦袍一展,玉带飞扬,翩翩贵公子出了巷子坐上马车离开了柳妙儿的视线,让她红透了脸。

    开玩笑,我能在这里等着你回来吗?

    柳妙儿猛地意识到秦城猛如虎的道理,三两步冲出小巷子,却被卿玉明逮住,一脸厉色的下了命令:“今日起,五弟你住进御史府,我会好生的教导你。”

    教导?

    柳妙儿傻眼,不知如何是好。

    说是教导,其实是保护。是刑瑾提出来的建议,不过这些,是柳妙儿事后才知道的。

    卿玉明说话,柳妙儿哪敢不从,即便心中不愿,也屁颠颠的回林府收拾了行李。小霜和小雪两个跟屁虫依旧跟着,柳妙儿带着月璟住进了御史府,可还没看自己在御史府的院子是什么模样,就听南宫宇说,小玉有事约她在刑府的后园相见。

    小玉约我了?这么说海棠已经想到了离开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