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宝宝来袭:王妃要相亲 > 【158】杀手与杀手
    柳妙儿晕过去之后,再度醒来是被一阵刀剑相交的声音吵醒的,本想大吼一声让人不要打扰她睡觉。可睁开了眼睛,看着一柄带着血的大刀朝着自己脖子砍来的时候,柳妙儿吓的急忙咽回了还没吼出口的话,然后听见大刀贴着耳朵呼啸而过的声音,吓得她一身冷汗直冒。

    我不过刚刚享点福而已,怎么又要过这种刀口tian血的日子!

    柳妙儿欲哭无泪,没有办法只得抱紧了那明显的是与她一边的人,却突然看到了一双冷冷的不带任何感情的眸子。柳妙儿愣住,看着那手持一柄软剑,用一根布条将月璟绑在背上,然后一手扶着她的人,瞬间清醒了过来。

    这个人是刚才抓她的人,可他却在保护她,全身裹在黑斗篷中的人只露出一双沉寂无波的眸子来,一柄长剑形似柳叶,舞起来随风摆动,却能在一瞬间让一个杀手毙命。

    这什么情况,一个绑架我的黑衣人保护着我不被其他的黑衣人围攻!

    柳妙儿扫了一眼全场,发现她和月璟都被这有着一双冷眸子的黑衣人护着,而那围攻他们的十几个黑衣人,均看着她和月璟,虎视眈眈,杀气凛然。

    杀我?

    我又没得罪你们!

    柳妙儿可真是欲哭无泪了,原本以为被元邵发现已经很倒霉了,如今看来事情根本不是那么简单,她霉运当头,躲都躲不过。

    没有办法,抱紧了黑衣人以求不伤到自己,却不想触摸到这黑衣人胸前的一团柔软,柳妙儿伸手捏了捏,愕然发现这冷的如同修罗一般的黑衣人,居然是个女人!而她对柳妙儿猥亵的动作没有丝毫反应,反而在月璟的一声令下后,大开大合的和那些围攻他们的黑衣人打了起来。

    “风,杀了这些人,一个不留!”

    月璟婴孩儿的声音还十分稚嫩,但是一双眸子里却折射出阴狠的光来,他一声令下便让那些围攻的黑衣人一怔,在他们思考着为何一个婴孩儿会说话的时候,那名叫风的黑衣女子柳叶剑一晃,十几个黑衣人就只剩下两个。月璟再次下令一个不留,两个黑衣人许是觉的情形太过于诡异,分开方向拔腿就跑。却不料这风真的就速度如风,柳妙儿只觉的眼前剑光一晃,就见那两个黑衣人,就死不瞑目的倒在地上。

    “好了,后面有人快赶过来了,快走!”

    月璟见黑衣人都死了,瞬间舒了口气,那黑衣女子听到他的命令就飞速的没入雪原中,朝着那明子岛中央的明月山奔去。

    一路上,柳妙儿直勾勾的看着月璟,心中有疑问却没有多说话,因为他能看出月璟神色凝重,所以她只能乖乖的听话。夜色渐深,雪地却显得亮堂堂的,柳妙儿艰难的伸出手来为月璟盖上小狐皮袍子不让他冻着,然后什么都没说,就在这黑衣女子风一般的速度下,三个人进入了明月山,躲进了一山洞里。

    黑衣女子放下了柳妙儿,把月璟接了下来塞进她怀里,就走到一边升起火来。洞里似乎有人住过,干柴清水都有准备,洞口处于背风处,所以进了洞内有了火也不太冷,倒是柳妙儿看着那黑衣女子生了火之后喝了点水,就笔挺的站在一旁,双眼平静无波,冷若寒霜。

    这个女人,是人还是傀儡!

    柳妙儿愕然,看了看自己因为元邵的过度关心裹上的两层皮袍,解下一层来就要给那穿得单薄的黑衣女子披上,黑衣女子只露出一双眼镜,表情依旧没有波动,只是挡住了柳妙儿的触碰。

    “风,这是我的妞,也是你的主子。”

    月璟被裹在狐皮袍子里只露出一张小脸来,淡淡的说了这么一句话,黑衣女子便看了柳妙儿一眼,不再多说什么,而是任由她给她披上袍子。柳妙儿看着她无波的眼神着实有些害怕,但还是将袍子披好系上带子,然后拍了拍她的肩膀,笑道:“风是吗?我叫柳妙儿,你要是喜欢,叫我妙儿也可以!”

    柳妙儿笑着套近乎,但是风根本不理会她,这让柳妙儿有些吃瘪,回头看了看月璟,月璟却摇了摇头。

    要想风说话,那简直比登天还难!

    这风刃跟了他五年的时间,他都没有听过她说一句话。

    得知这情况,柳妙儿也放弃了和风套近乎的打算,来到月璟身边将他抱在怀里,恶狠狠地看着那在怀里故作天真的小子。

    “老实交代,这是怎么回事!”

    风身上带着一股血腥味儿,那是柳妙儿那日从后苑回到翠竹殿时闻到的味道。因为她的嗅觉向来敏感,能闻到一些极其细微的味道,所以她可以肯定她没有弄错。看风的模样,是一个习惯了杀人的人,身上带着血腥味儿很正常,可月璟,是如何和风认识的?

    面对柳妙儿的质问,月璟倒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把他如何救了风刃,如何让这位杀手变成自己人,如何在重生后联系她,如何让她一路保护这柳妙儿都通通的说了一遍。

    “这么说,元邵是风的仇人?”

    柳妙儿听了这么些话,最后反应的却是关于元邵的事。月璟小脸垮了下来,柳妙儿也意识到自己不对劲,拍了拍头讪讪一笑,厚着脸皮问道:“虽然不想承认,可你是元邵的血脉,这仇人的儿子······”

    柳妙儿话还没有说完,但是月璟俨然已经懂了,他看着风刃,用稚嫩的脸露出一个老成的笑容来笑,解释道:“风刃是个杀人傀儡,在遇到我之前她是被另一个人培养而成,可后来她的主人死去,她不属于任何组织,只是想往常一样接任务拿钱财而已,直到后来接到一刺杀元邵的人物被元邵刺伤逼落悬崖,被我救起成了我的唯一的属下,她才没有继续杀人的勾当。而她如今只忠于我,除非我死,否则她不会背叛。”

    这就是一个杀手一个傀儡的命运,所以她的眼睛里没有任何的波动,因为她从来没有情绪,没有喜怒哀乐。

    柳妙儿的同情心再一次泛滥了,可月璟说风这样过了二十几年,一时间不可能能转变,柳妙儿一阵唏嘘,紧接着就突然想起了刚才被刺杀的事。

    风是为了保护她,可刚才那些人,可是来送她见阎王的!

    “那么刚才的黑衣人很明显是要杀我,为什么?”

    柳妙儿不解,说到这个,月璟也不明白:“不清楚,我只是感觉到有杀气在我们周围,所以让风保护,却没想到那些人下手如此快。看样子我们今后必须得小心行事了,这些人看模样是被人雇佣,我让风劫走我们就是提醒元晟和元邵,还有另一拨人注意着我们。等有人找到我们,自然会有人去查。我们要做的,就是先把海棠弄走,然后用她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办法,离开秦城!”

    月璟的想法与柳妙儿不谋而合,两个人都觉的离开是必需的,只是在离开之前,必须解决那些身后的跟屁虫,不然这离开与否,根本没有意义。

    至于那另一拨人是谁,这种麻烦事儿相信元邵和元晟会不遗余力的去查的。

    但是,有一件事,柳妙儿不解:“你说,元邵既然发现了我们,为何没有动手。他是王爷,我们说什么如今还是他的王妃和孩子,他要让我们回去,天经地义不是吗?”

    这几天两个人一直都在斗气,像是一对吵了架的却谁也不肯认输的情侣,元邵一直不遗余力的表示着他控制柳妙儿的能力,而柳妙儿则不遗余力的展示自己毫不屈服的意志,两个人斗来斗去,元邵却没有做出任何实质性的事情来。

    柳妙儿觉的,元邵不可能只是为了和她相斗那么简单,毕竟一向以清冷无情著称的他,不应该会出现意气用事的情况,那么他不动手,不是有所顾忌就是有所目的。

    对于此事,月璟也十分纳闷儿,但是从几次交锋来看,元邵这个人简直深不可测,纵然他自认为是个**湖,却看不透这男人究竟在想什么。不过不论他在想什么,妞是他月璟的的,没有他元邵的份儿。所以他绝对不会让柳妙儿再回汝南王府。

    “不论如何,我们只要摆脱了所有的人,去过我们的幸福日子就是了。妞,爷现在已经开始修练心法,或许等爷能站稳了,就能保护你了!”

    灵魂转换它也是有好处的,比如说月璟就可以休息曾经的心法,并且因为早已顿悟没有丝毫的阻碍。对于这种情况柳妙儿当然高兴,两个人依偎着火堆坐着,却猛地见风走了过来,黑袍一扬两人就晕了过去。

    等再度醒来,已经不再是那个冷飕飕的山洞,而是软绵绵的大床上,柳妙儿起身看着盖在身上的锦被,繁复的刺绣添出富贵的气息来。翻身下床,却见小霜端了热汤进来,小雪的怀里还抱着依依呀呀说话的月璟。

    这种时候,她应该惊慌失措吧。

    “把孩子给我!”

    柳妙儿故作着急担忧状一个箭步上去抱住孩子,见月璟笑的眉眼弯弯,舒了口气,然后看向小霜小雪道:“我只是,怎么了?是谁救了我?”

    柳妙儿眼神混沌不像是装出来,小霜和小雪对视了一眼笑了笑,齐声道:“是汝南王找到了少爷和小少爷,并将少爷送到了我们来时的画舫上。期间几位公子和邢小姐海小姐都来探视过,见少爷安好便离开了。”

    小霜和小雪毕恭毕敬的说着,然后推到了一边,门外一道越发修长的身影迎风而立,身后是红日西陲白雪镀金,俨然已经是第二天了。院子依旧是林府的小院子,元晟站在光与火的暗影里,却没来由的浑身阴寒之气。

    看来明子岛上的事,他是知道了。

    元晟依旧是一副寒冰脸,见柳妙儿醒来并没什么事儿,也就没有多说什么,披上披风踏碎白雪而去。只留下柳妙儿床边的一张垫着软垫的木椅,可旁边还放着微微冒着热气、喝的只剩下底面一层茶渣的茶水。

    柳妙儿没有说话,就这样看着元晟离开,看着夕阳在他的身上镀上一层红色的光,血煞一般。

    既然来了,为何又要在我醒来的时候离开,喝了这么多茶水,想必在床头坐了很久才是。

    转身回屋,柳妙儿用锦帕轻轻地,将茶渣子包了起来,放在了梳妆盒中。

    夜幕时分,柳妙儿去了那梅园,里面梅花的花瓣如落雪般落下,梅林深处的引路灯依旧微弱的亮着,元晟不在,只是墓碑前放着一壶新酒和几碟子小菜,昭示着他来过这里。

    似乎每一次元晟来林府,都会来这梅园。

    墓碑是花岗岩做的,看起来是费了不少心血,碑上的字是鲜红色,艳丽的如同鬼魅的唇,碑上只刻着四个字--林府之墓?

    为何会是整个林府的陵墓?

    柳妙儿心下疑惑,本想走进了去看,却不料一阵冷风袭来冻的柳妙儿一阵哆嗦,她下意识的停住了脚步。转身一看,却发现她没到过的梅林深处,居然还藏着一栋阁楼。

    阁楼隐没在夜色中,看不真切。柳妙儿揉了揉眼睛,发现这不是幻觉。

    这梅林中居然还有阁楼!

    不过想想也是,这梅花这么大,想必也是用来观赏的,观赏的地方怎么能没有阁楼凉亭之类的东西。只余一坟墓在这儿,似乎也说不过去。

    柳妙儿如此想着,就对那阁楼好奇了起来。四下看了看没人,她蹑手蹑脚地踩着雪花深深浅浅的过去。越过梅林,梅花花瓣落了一地,柳妙儿走进了站在阁楼钱,却见那阁楼有些陈旧,上面写着“赏梅阁”这三个大字已经掉了漆。

    看样子年代很久了。

    里面不会闹鬼吧!

    一阵凉风吹来,柳妙儿一阵哆嗦,本想离开却突然听得那阁楼里传来一低低地叹息声,虽然准瞬即逝,却让柳妙儿顿时全身僵硬。

    不会真有鬼吧,我还是走吧!

    心头这样想着,可柳妙儿的脚步却向着阁楼迈去,因为在她转身的那一刻,清晰的听到了又一声叹息。好奇心杀死猫,可柳妙儿觉的自己不是猫,所以她一咬牙一上前,推门而入。

    扑面而来的是一阵檀香味儿和浓重的黑暗,阁楼里一片漆黑,柳妙儿摸索着进入阁楼,瞪眼睛适应了黑暗后这才看清出阁楼内的景物。

    阁楼的中央,居然停放着一具棺木,棺木边站着一个人,此时正冷着眼看着柳妙儿,如果鬼厉再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