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宝宝来袭:王妃要相亲 > 【157】大获全胜却突发意外
    决选正式开始,而前来参加的女子里,剩下的也就只有五个人,之前引起柳妙儿重视的五个女人均在其中,这倒让柳妙儿舒了口气。

    毕竟没杀出什么黑马来,事情才会朝着预料的方向发展。

    一切按照计划发展,这几位女子一上场,全场立即屏息凝神,只见杜飞燕身轻如燕环佩叮当,站在一红皮鼓上翩翩起舞,舞步绚丽,一脚踩下去伴着咚咚的鼓声,让在场的人的心随着那鼓声此起彼伏,同时又被那曼妙的身姿吸引;而孙小雨则一柄银剑出鞘,剑气潇潇,铮鸣作响,剑花中那美丽的容颜英姿飒爽,看得人顿生豪气;赵飞莺则从殿外踏雪而来,未见其人先闻其声,婉转动人的歌喉宛若娇莺恰啼,在着冬日里,怎恁的却让人感受到扑面而来的春的气息。

    三个人轮番表演完毕,就赢得了众人的一致赞扬,柳妙儿让南宫宇使了手段把刑小玉排在了最后压轴,所以当三个人表演完之后。接下来的,就该海棠出场了。

    只见海棠娉婷而出,并没有做什么多余的做东,一颦一笑魅惑无限,张扬这无与伦比的妖艳,狐媚眼烈焰唇,让她整个人如同魅姬再世,引得众男人心血沸腾之余却又能感觉到妖气缠身。

    这个女人,不做狐妖实在是太可惜了!

    柳妙儿暗地里感叹着,斜眼看了看周围的几个男人,却发现除了周易风以外,其他的人看着海棠均没有动容之色,特别是元邵,似乎对这个离开王府又成了海将军的小妾的女人丝毫不在意。

    难道,他不在意海棠,还能不在意海棠海将军之女的身份?

    柳妙儿暗自嘀咕,可一想元邵做什么关她什么事儿,所以敛住心神看向舞台,却见海棠一把琵琶在手,素手纤纤拢拈复挑,珠玉般的声音宛若雨打芭蕉踏步而来,由密而疏,由远而近,让人没来由的呼吸一紧。就在众人快要喘不过气来的时候,琵琶声转,一下子变的大气而厚重,仿若在那一瞬间雨消风停,阳光明媚,让人有一种呼吸雨后新鲜空气的冲动。海棠脸上带着笑意,狐媚眼微微的眯起,眼光所到之处魅力四射,这琵琶声夹带着妖气,一瞬间俘获了大殿内所有人的心。

    一曲毕,众人不由的叫了起来,一些自恃有身份的富家子弟老爷们也不由的叫好,柳妙儿也忍不住惊叹,这海棠的本事果然厉害。就是不知道小玉能不能凭借她的安排胜出。

    柳妙儿不确定了,所以她只能等待,眼见着海棠下了舞台,她便趁着几个男人没注意,带着月璟就下了楼去来到了刑小玉的准备室。刑小玉正在梳妆,柳妙儿向来安慰她不让她紧张,可她却说,柳儿姐,如今海棠也是小玉的朋友,小玉的朋友很少,所以这个忙我一定会帮,我不会让柳儿姐和海棠姐出事!

    刑小玉柔弱的脸说出如此坚定的话,让柳妙儿一时间感动的无以加复,将月璟放在海棠的怀里让她好生照料着,柳妙儿开始准备。只听的那舞台上的女人说请刑小玉出来后,她掀开帘子,看着小玉莲步轻移,娉婷的立于舞台中央,而舞台上,此时已经按照柳妙儿的设计,布置了背景道具,刑小玉出来,海棠便站在幕布后用一旁边的声音介绍了刑小玉的身份,刑小玉同时应景的唱了一支小曲儿舞了一曲,柔婉的声音和看似普通却清新脱俗的舞步,加上她奇怪的表演方式,让整个翠竹殿安静了下来。

    “白玉莲,秋水绵,踏碎琼玉千山岩,自是倾城貌,可叹无人怜。本是清白芙蓉身,奈何污淖陷沟渠,秦淮河春风十度,吹不散满江忧愁,抚不平小婉眉弯。”

    刑小玉一步一叹,娇柔中带着坚韧,忧愁中带着期盼,一双水润的杏核眼此时早已化作盈盈春水,涤荡在众人心间。此时柳妙儿摇着一鎏金檀木折扇翩然而来,与刑小玉相遇与捏造的秦淮河的画舫上,两人一见倾心,郎情妾意,遭到父母的反对却从不退缩,最终成就了一段郎情妾意的画面。

    只见刑小玉依偎在柳妙儿的怀里,两个人露出幸福的表情。可谓是:风雨飘摇终安定,至今犹记秦淮裳,恰逢冒家郎。

    表演完毕,翠竹殿内鸦雀无声,刑小玉美若天仙,加之她同时塑造了洁身自好的青楼女子和持家为夫的贤妻良母两种角色,以一种故事性的方式展示了自己的歌喉和舞姿,更深的是展现了人格的魅力。如此一来,等刑小玉表演完毕,柳妙儿回到包厢,大殿内就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和欢呼声,柳妙儿看着那一个个看着刑小玉眼光灼灼的模样,不由得,露出一个冷笑来。

    其实秦淮八艳中,她最爱的,还是李香君,因为她刚烈她有自己的追求,而董小宛嫁入冒家真的幸福吗?答案是否定的,做小妾又怎么能幸福!只是今日她为了让刑小玉胜出,为了满足这些男人们对女人的要求设计了这场戏,目的,不过是为了赢。

    男人左拥右抱的时候,还希望女人能和睦相处,可真是好笑呢!

    “五弟你!”

    柳妙儿进入包厢,南宫宇便冲了过来,虽然知道柳妙儿是女人,但是刚才见她和小玉抱在一起他还是忍不住愤怒。柳妙儿到没有多说什么,扫了一眼包厢内的男人,不知道这几个人,心中对于这个故事作何感想。

    “南宫宇,你要好好的对小玉。否则,你不会有好果子吃,董小宛这样美丽的小妾,我可不希望被小玉遇到,明白吗?”

    与愤慨的南宫宇擦身而过的时候,柳妙儿恶狠狠地警告了一翻,怀里的月璟听出了她语气中的杀意,不自觉的抖了抖。南宫宇愕然抬头,却见柳妙儿早已走过去,和几位哥哥说起话来。

    结果不出所料,刑小玉赢了,这样知书达理的女人若是不能赢,这不是大夏的男人自己扇自己耳光吗?所以刑小玉成了花魁,回到秦城就能面圣提出自己的条件,至于条件是什么,柳妙儿已经为她想好了,就是请皇上给一道密旨,刑小玉成婚后,若夫君不忠于她,她有权力提出休夫的要求同时带走自己的孩子和夫家一半的财产。

    “小玉,女人要为自己谋划,不然一如所有之后,才后悔莫及。”

    柳妙儿并不要求刑小玉必须这么做,只是给了一个建议,然后她就撒手不管了,让海棠自己回去后想到了离开的办法后就来林府找她。

    海棠和刑小玉还是要坐着女子画舫回去,所以柳妙儿和她们分开了。女子们回到了后苑准备明日回秦城,而男子则待在翠竹殿中,享受着这明子岛最后一晚的狂欢。

    自那一晚喝醉后,一行几个人也不再多喝酒了,只是立一小壶与红泥小炉上,煮着新醅的绿蚁新酒,淡淡的带着酒香的气息让人迷醉,也让这从白雪竹林中吹过来的风显得温暖了许多。

    柳妙儿抱着月璟借口不舒服进了内室,然后迅速的挤了奶水喂他,月璟吃饱后,柳妙儿也不急着出门。将她放在床上就推开窗户想看看外面的景致,却在推窗的那一刻,迎面撞上了一双阴沉无波的眼睛。

    好冷的眼睛!

    这是柳妙儿的第一感觉,然后下一秒,她就闻到了一股熟悉的血腥味儿,可还没来得及想那血腥味儿是在哪儿闻到过,柳妙儿就已经晕了过去。月璟张开嘴就哭了起来,却被那冷眼黑衣人一把夹在腋下,连同着柳妙儿一起,没入了白雪掩映的竹林中,只余下空气中一声婴儿的啼哭。

    这一生哭泣引起了屋外人的注意,元邵推开房门冲进来,却见柳妙儿和月璟早已没了踪影,脸色一沉他和刑瑾赢祈同时跳下大殿落在雪地上,却见雪地上没有丝毫的痕迹,如果不是那残留在窗台上的雪花,他们定会以为没有人来过这里。

    这种情况,他们想追出去也不知道朝哪个方向。

    “是谁!敢如此猖狂!”

    赢祈大吼一声,旁边的翠竹一阵颤抖落下一块雪来,刑瑾看了看这大殿的周围,并没发现任何可疑的行迹。卿玉明等人已经冲了下来,看着这情况也是一脸震惊。

    “风刃!”

    元邵立在雪中,眸色深深,薄唇一张阴测测的突出这么一句话来,让所有的人顿时一惊。

    南宫宇一介商人,卿玉明这三个书生自然不知道风刃是何许人物,但是赢祈和刑瑾却十分了解。两个人愕然的看向元邵,惊异道:“风刃不是被你逼落悬崖了吗?怎么可能再度现身!”

    两个人的疑问元邵没有办法回答,天下第一杀手风刃,有着与惜花公子月如钩齐名的绝世轻功,他一柄柳叶剑急迅如风,是绝对的强人。只是五年前被人买通要杀了元邵,却被元邵攻击坠落悬崖,那么这一次他回来,难道是要报仇来了!

    赢祈说出这个可能,让众人白了脸色,但是卿玉明却说:“既然是报仇找元邵不就好了,为何会抓了五弟和月璟!”

    为何,元邵也不明白,毕竟柳妙儿不知从那儿学来的,伪装的功夫很好,除非熟悉的人,一般人看不出她就是柳妙儿,也不会知道她就是汝南王妃,那么风刃抓她是为了什么?

    “不管为了什么,人从花魁大会上消失,刑警你立刻追查,本王安排人追踪!能使出这踏雪无痕的功夫的,只有风刃!”

    说完,元邵已经闪身离去,刑警急忙离开派人搜寻,赢祈则带着卿玉明等人,进入竹林寻找蛛丝马迹。

    五弟,你可不要出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