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宝宝来袭:王妃要相亲 > 【156】好戏开场
    柳妙儿在心底宣誓,但是身体却不敢随意乱动,元邵的手搂着她的腰,不紧却无法让他挣脱。月璟伸出小手来推攘着元邵,可他那一小把子的力气根本不起作用,月璟很识时务的放弃了攻击元邵,转而扒着柳妙儿,不允许元邵再亲吻她。

    可元邵却丝毫不以为意,搂着柳妙儿和月璟,闭上眼睛嘴角还带上了欠扁的笑意。

    月璟愤怒了,作为一个曾经纵横了江湖十几年的惜花公子,月璟觉的元邵如此毫无品味的压制他是对他的挑衅,惜花公子纵然不屑于朝廷的人斗法,可这一次,事关他和妞的幸福,他绝对不能再坐以待毙。

    元邵,伤了我的妞又来羞辱她,我怎么能让你好过!

    月璟垂下眼睑,已经在想着如何报复的事,大小两个人心意相通对视一眼,皆露出了坚定的神情。

    他们,是同仇敌忾的战友!

    两个人用眼神达成一致协议,斗争正式开始,只是那被两个人当做敌人的人此时却抱着“敌人”,闭着眼睛慢慢的入睡。

    夜已深,鼻翼微动,伊人发烧带幽香,撩拨了谁的心神。

    三个人终究都睡了过去,柳妙儿睡着了就放松了警惕,靠在元邵的怀里睡的十分香甜,而月璟成了婴孩儿身,本就嗜睡,这一觉睡下来,次日醒来,已经是午时三刻,柳妙儿睁眼的那一瞬间,看见了元邵近在咫尺的脸。

    “啊!”

    一声尖叫还未叫出,就被一个深吻堵了回去,柳妙儿刚睡醒意识还比较模糊,这一下子彻底清醒了。一伸腿一脚踹出去,就把毫无准备的元邵踹下了床,然后她抱着月璟急忙起身,警惕地看着元邵。

    包厢内,小霜和小雪不知道怎么了躺在屋子中央,两个人的手中还拿着匕首,元邵被柳妙儿一脚踹下软榻也没见脸色不好,只是看了一眼地上的两个丫鬟,冷叱道:“不过是两个小丫鬟,还奈何不了本王。”

    说完,元邵对着柳妙儿笑了,挑衅般的蔑视让柳妙儿心头一着怒火。不过她知道什么叫小不忍则乱大谋,所以柳妙儿什么都没说,走过去唤醒了小霜和小雪,让两个人送来了热水梳洗完毕后,这才推开内室的门,看着那东倒西歪倒在床上的几个大男人,不由得揉了揉眉头。

    一屋子的酒味让人几欲作呕,柳妙儿没了办法让小霜和小雪准备好足够的热水,她这才一一的将众人唤起来。

    几个人醒来,皆揉着额头不知道怎么了?等看清楚几个大男人东倒西歪的睡在一张床上,而床边站在神清气爽柳妙儿和元邵的时候,几人顿时惊醒。

    不过几个人还算镇定,只是老脸一红站起来急忙梳洗,小霜和小雪急忙伺候着,柳妙儿闻着这一屋子的味道实在受不住,打开窗户通通风,却发现这内室的窗户对着的居然是大殿外的竹林。

    寒风凛冽扑面而来,柳妙儿一头青丝被风扬起在雪中纠缠,雪花扑簌簌的下着,似乎发了誓一般的要将这满目的翠色竹林掩盖,寒凉而新鲜的空气从窗口进来,让屋子里顿时清爽了许多。

    一屋子几个人整理好了妆容,可是那满身的酒味儿不好祛除。所以周易风在嗅了嗅自己的味道后,提议道:“这花魁大会初次选拔晚上开始,现在时辰尚早,不若我们去明子岛的温泉沐浴一番如何?”

    他这一提议除了卿玉明,却没有得到任何人的响应,周易风俨然没想到事情会是这样,所以有些尴尬的看向柳妙儿,心想五弟一定会同意。可眼神刚到,月璟就醒了,醒来之后蓦然睁大了眼睛,不知是怎么了一下子就哭了起来。

    “哇······”的一声,月璟的哭声毫不客气,柳妙儿急忙哄着他,一旁的小雪见他如此,只得看向柳妙儿道:“少爷,小少爷恐怕是饿了。”

    饿了!

    小雪的一句话让几个大男人傻眼了,他们都忘了这婴孩儿要吃奶的事,饿了,饿了能怎么办,自然是找奶吃,可这明子岛上,哪儿来的奶水给月璟吃。众人危难之际,只有柳妙儿明白,这月璟只不过是为了不让自己和他们这些男人一同泡温泉罢了。

    “他确实是饿了,不过我倒有办法,几位哥哥先去温泉吧,我喂饱了月璟后再过来。”和几个男人一起泡温泉这种事柳妙儿当然不会去做,所以抱着月璟抱歉地说着,一听她不去,另外几个起初没有赞同周易风的男人也收拾了东西要去泡一泡温泉,惊的周易风不知道这是怎么了?

    “王爷,你不同去?”

    南席君收拾了东西,却发现元邵站在那儿根本没有动身的意象便由此一问。他这么一说,众人便疑惑的看了过来,可元邵只是笑了笑道:“昨夜酒醒,本王就和林公子一同去过了,所以今日也不必再去。”

    元邵说的可谓是神清气爽,似乎大半夜的去泡温泉是件好事,柳妙儿听他这么一说心头一惊,暗自查探一番,这才发现她里面的里衬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换了,而月璟的小衣裳也不见了,反而是赤条条的裹在那小狐皮襁褓中,哭的撕心裂肺。而她和月璟的身上都带着一股子熟悉的香味,那种与元邵身上的香味一致的味道,想必是与他用了同一种香料。意识到这一点,柳妙儿恨不得上前撕碎了元邵那笑的一本正经的脸。

    而这时候,柳妙儿终于明白月璟哭泣的原因了!

    感情昨晚两个睡得太死,被元邵扒光了洗了澡居然什么都不知道!或者说元邵用了什么方法将两个人里里外外的看了一遍,而两人却不自知。结果沐浴完成,元邵没服侍过别人穿衣,所以把柳妙儿的衣服穿的乱起八糟,而从没给小孩穿衣的他,或许懒得给月璟穿上衣服,直接把他赤条条的裹在襁褓中!

    耻辱,这绝对是耻辱!

    柳妙儿和月璟怒火熊熊,俨然没想到就这么一天的时间元邵已经向他们展示了他无限的能力,好,很好!

    “既然如此,那我们便走吧,这满屋子的酒味儿,闻起来也不舒服。”卿玉明倒没觉的有什么,所以拿着东西就要离开,赢祈南宫宇这两个知道内情的人根本不以为意,毕竟人家曾经是夫妻,共同泡温泉那也是天经地义的事,反倒是南席君看了一眼元邵再看了看柳妙儿,脸色阴郁的离开了。

    众人离开,包厢内又安静了下来,小霜和小雪看着元邵面色不善,但是元邵却径直离开了包厢,吩咐着大殿内服侍的小厮派人来打扫,然后等柳妙儿给月璟收拾妥当后,吩咐下人送来了饭菜,与柳妙儿坐着吃了饭。

    “王妃,你还要玩嘛?”

    元邵声音依旧清冷,却带着庸懒的玩味。

    “王爷可不要随意乱叫,王妃这称呼小民可担不起。玩?小民只不过是在为自己的幸福快乐努力罢了,不适合用玩这个词。”

    柳妙儿抿唇一笑,喝了口热茶凉凉地看向元邵,元邵并未愤怒,而是为柳妙儿的杯子里倒上了茶水,柔声道:“那么本王,定会陪着王妃玩,直到王妃你,心服口服。”

    说完,元邵凤眼潋滟,一伸手就把月璟抱了过去,月璟一看到他就嫌弃似的哭了起来,元邵却丝毫不以为意,看着一脸紧张却努力压制的柳妙儿,低声道:“元璟是吗?这一场战争,你可要好好地看着。以后娶女人,可不要娶这么麻烦的女人。”

    说完,元邵自顾自的笑了,月璟张开嘴就咬了一口元邵的手指,可没有牙齿的小儿能做什么,最后只能再被元邵掐了一把后还给了柳妙儿,气的月璟想发火却还不得不隐忍。

    太憋屈了,实在太憋屈了!

    元邵,既然你不仁,就休怪我不义了,你以为妞的身边,只有你一个男人吗?

    月璟恶狠狠地想着,一个伟大的月老计划在心地展开,而柳妙儿这厢看元邵笑的狂傲,也是一声冷哼。

    你想玩,可惜了我不会傻到拿自己的生活来做赌注,这个秦城,我是待不下去了,所以这一次,你没有赢得的机会!

    所谓三十六计走为上,柳妙儿昨夜的愤恨在今日早已冷静,她愕然发现到了如今元邵依然能影响她的心情,所以为了保住自己的心,她可不能再继续下去。

    三个人各怀心思,就在这样的氛围中做了一个下午,直到晚上一行人沐浴归来,包厢内的低气压才慢慢的恢复。花魁大会正式开始,一行人的目光被场上的女子吸引,也就忘了昨夜的事。

    果然不出柳妙儿所料,这花魁大会美丽的女子虽多,但是能引起众人欢呼的也就那么几个,而刑小玉和海棠同样引起了众人的兴趣,花魁大会的甄选并无任何悬念,所以柳妙儿并不担忧,只是在第一轮完成后她再次去了后苑阁楼,和刑小玉一起演练了一下整个故事,两个人都是聪明的女子,加上有海棠从旁协助,所以事情的发展十分顺利,而柳妙儿也有信心能够让刑小玉在大会当天拔得头筹。

    这就样,三日已过,决选的时刻来临,这几天除了每天早上莫名其妙的都是从元邵的怀里起来,还有月璟调皮捣蛋尿了元邵一脸的事除外,其他的事都按部就班。她依旧被卿玉明约束,依旧被周易风勾肩搭背,依旧能看见南宫宇奸商般的笑容和刑瑾正气十足的脸上的担忧,还有赢祈看着她的复杂眼光和南席君对着她似笑非笑的脸。一切都很正常,除了元邵和月璟的“仇恨”日益加深。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更何况还是两个企图霸占柳妙儿全部的情敌。

    不过这些柳妙儿可不想理会,她现在要做的,就是帮助海棠逃离海将军的魔爪,然后帮助刑小玉赢的这一次的花魁大会!

    终于,决选时刻,在一身清脆的锣响中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