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宝宝来袭:王妃要相亲 > 【155】酒,真的不是好东西
    寒气被阻挡,柳妙儿早已一身冷汗瑟瑟发抖,但事已至此她已经无法回头。所以抬头看着那拿着裘皮大衣裹住自己的男人,柳妙儿冷冷一瞥,对他露出一个嘲讽的笑容来。

    “王爷不是想羞辱小民么?如今可如愿了!王爷可否还小民清白,这劫走王妃的罪名小民可担不起。民不与官斗,小民今日若是让王爷满意了,还希望王爷放过小民。毕竟小民的孩子刚出生不久,小民不想让他和小民一起吃牢饭!”

    柳妙儿一口一个小民,一段话说下来完全将元邵说成了一个仗势欺人的纨绔子弟,而他不过是被欺辱的平民百姓。而他自己刚才的一切做法,不过是为了保住林府和孩子而已!

    如此一来,卿玉明等人没来由的舒了口气,元邵眼中却冒出了两团愤怒的火焰,可在柳妙儿倔强的目光下,他闭上了眼睛,渐渐地将心头的邪火压了下去,然后伸手,放开了柳妙儿。

    “这一次,你赢了!可我们的斗争,才刚刚开始。王妃你想玩,本王随时奉陪。”

    转身之时,元邵只用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低低地说了这么一句,柳妙儿出了一身的汗,裹上裘皮大衣也觉的寒冷异常。柳妙儿无所谓的笑了笑从地上将自己的衣服捡起来,接过月璟,却发现他也是一身冷汗涔涔,想必是被刚才的自己吓住了。

    “大哥,小弟先去更衣。”

    事情结束,柳妙儿可就没有胆量在这么多男人面前穿衣了,所以说了一声就带着月璟进了另外的一间屋子,一进屋到了屏风内颓然的坐下,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然后抱着月璟心惊肉跳。

    “妞,爷再也经不起这样的惊吓了!”

    月璟伸出小手来,使劲儿的在柳妙儿的头上拍了一巴掌,没好气的表达自己的不满。刚才看到柳妙儿宽衣解带的模样,他真的被吓傻了,他生怕元邵来不及阻止,柳妙儿就会这样暴露在几个男人赤果果的眼神中。

    想到这种情况,月璟又是一阵后怕,他可不想柳妙儿被别的男人的眼光侮猥亵。要猥亵,也只能是他月璟的权力!

    “我也受不起这样的惊吓了。好了,我拿了杯子进来,饿了吧,先吃点‘饭’,以后的事以后再说。这一次我们已经暴露,看样子必须想办法离开才行。”

    刚才的那一瞬间,南席君或许也发现了自己的身份,几个人都是聪明人,想必很快便能明白她的事。柳妙儿现在要做的就是把海棠的事先行解决,然后让刑小玉得到花魁的称号,最后想办法离开这里。这京城她是待不下去了,元邵今日的本事她见着了,她想和元邵斗无疑是蚍蜉撼大树,离开才是硬道理。

    “可是妞,你别忘了,元晟那边,才是最不好解决的地方!”

    月璟毕竟是个**湖了,考虑的比柳妙儿深一层,他看到了事情发展的全过程,意识到这里面的关键人物不是元邵,而是元晟。

    元邵这个人虽然厉害,但是不到必要时刻他不会赶尽杀绝,因为他有足够的权力和自信;但是元晟不同,一个刚刚起步的新皇,对一切都怀有疑虑,如果柳妙儿轻举妄动,第一个对付她的,不是元邵,不是那几个哥哥,而是元晟!

    月璟说出了心中的想法,柳妙儿这才想到她忽视了这其中最重要的一环。月璟说的没错,这元晟才是个麻烦,可他似乎并没有弄死自己的打算,所以柳妙儿眼珠一转,计上心来。

    “月璟,这件事我有办法,我们先把这明子岛的事处理好,回去以后,事情会更好办!”

    说完,柳妙儿将挤出来的奶水递给了月璟,趁机舒展了一下胸部。月璟见她似乎有主意,也没多说什么,喝了奶水饱了之后就窝在柳妙儿的怀里。至于元邵的事,既然他并没有揭穿柳妙儿,就代表在明子岛上,柳妙儿暂时不会暴露身份。

    所以月璟安心的睡去,而柳妙儿装束好以后也出了门去,却见一干大男人正襟危坐,分成两派互相敌视,听到开门的声音,都转过头来直勾勾的看着自己。

    这什么眼神!

    柳妙儿面不改色,什么都没说,带着自己的孩子坐在该坐的位置上,却听得周易风朗声笑道:“既然大家都到齐了,不如继续喝酒吧,这梅花酒可是个好东西,不要lang费了。至于五弟的事,想必王爷已经明了了才是。”

    他这般一说,倒是让气氛缓了回来,元邵毕竟是汝南王,地位非一般人能比拟,所以同为官场中人,卿玉明等人自然不会把事情闹的很僵,笑了笑也就过去了。赢祈并没有多说话,毕竟他这脾气一说话就能气冲,而元邵则凉凉地看了柳妙儿几位哥哥一眼,把目光投降了柳妙儿。

    “林公子,刚才是本王思人心切,加之林公子与劫走王妃之人确实相像,所以才有所冒犯,还希望林公子不要见怪。”

    元邵置一壶酒,为自己倒了一杯,然后又拿来一壶新茶为柳妙儿倒上,举杯致歉,态度说不上多诚恳,但是一贯高高在上的王爷能够承认错误,柳妙儿也没有为难他的打算,更何况她现在心有余悸,可不敢再冒险激怒元邵一次。

    所以拿起茶杯将茶水一口饮尽,边听的周易风又是爽朗一笑,南宫宇见缝插针笑眯眯的叫人又送上好酒来,让大家尽兴的喝。双方各退一步,大家也就不在冷眼相对,一行几个人把柳妙儿排除在外大开大合的喝了起来,渐渐地都成了赢祈对战南宫宇和周易风,而元邵对战南席君,卿玉明。刑瑾因为肩负着整个明子岛的主持工作,所以喝了一小会儿便离开,剩下的六个人在柳妙儿的眼皮子底下越喝越多。

    直到后来,整个包厢被酒气晕染,屋子里东倒西歪的躺着一群人,一个个翩翩佳公子醉如烂泥,看的柳妙儿和小霜小雪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小霜小雪,把这几个人扶到包厢内室的床上,别让他们着了凉!”

    柳妙儿一看几个人喝的醉醺醺的,急忙让小霜小雪办事儿,几位哥哥因都是书生,虽有点功夫傍身可也及不过功夫绝伦的元邵和赢祈,所以就算是两个人对战一个人,这几位哥哥也比元邵和赢祈醉的厉害。

    柳妙儿让两个丫头把南宫宇和卿玉明先行架进屋子,她则伸出手来去扶南席君,南席君醉倒在地也是一副翩翩佳公子的姿势,英俊的眉眼在嫣红的脸色总显的越发俊秀,倒真是一贵气逼人养尊处优的模样。感觉到柳妙儿走进,一伸手却将她拉进怀里,誓要抱着她席地而睡。

    “五弟,好香!”

    南席君菲薄而红润的唇贴着柳妙儿的耳廓,让她瞬间红了脸。

    “二哥,你放手!”

    柳妙儿被南席君抱得紧紧的,越挣扎他越发得寸进尺。正当柳妙儿想着要不要咬他一口让他清醒的时候,旁边的一个人影站了起来,摇摇晃晃的似乎也醉了,毫不客气的伸出手来将南席君的手掰开,然后一手提着南席君,一手提着卿玉明,将两个人拖进了内室扔在床上,然后顺手的把赢祈也扔了上去。

    五个男人横排着睡在床上,酒气熏天,那唯一能站起来的人就是元邵,只是他晃悠悠的看似也醉的不清,一行六个人喝了十坛子梅花酒,想来神智也不会清醒到哪儿去。

    看着元邵朝着自己走来,柳妙儿突然意识到不妙。这屋子里能帮她的人都醉的不省人事,要是元邵想做什么,她根本无力反抗。所以一把抱住正熟睡的月璟,拔腿就要跑出去,可元邵醉了功夫依旧不弱,一个侧身挡在了她的面前,双臂一展就将她和月璟同时搂进怀里。

    “王爷,请你自重!”

    柳妙儿厉喝一声,却发现根本没有作用,元邵力大惊人,抱着她和月璟就躺在一旁的一小榻上,扯过挂在一旁的他的白狐皮大衣,将柳妙儿和月璟都裹在了里面。醇香的酒气近距离的吹拂在柳妙儿的脸上,温热的温度让柳妙儿脸上一阵发烫。

    月璟已经醒了,却不料醒来时看到的是元邵的下巴,挥舞着小手推攘着元邵想要大哭解救生处水火中的柳妙儿,却被元邵毫不客气的捏住了嘴。

    “哭,我就把你扔出去!”

    元邵醉眼朦胧,可说起威胁的话来那是丝毫不减阴寒,说着还一把抓住了月璟的襁褓,作势真的要将他从柳妙儿的怀里扯出来。

    月璟吓的急忙闭嘴,只能可怜兮兮的看着柳妙儿。柳妙儿愤恨的想从元邵的怀里挣脱出去,却被元邵牵制住,当场就不顾中间还有个月璟在,擒住柳妙儿的小嘴儿就吻了下去。

    梅花酒的香气从他的唇齿间散发,没有酒醉的酒气,而是清雅的梅花香。柳妙儿小脸发烫感觉到元邵要近一步攻城略地,急忙掰开他的头,抱着满目愤慨的月璟靠在元邵的怀里。

    她不能挣扎,在这种时候挣扎只会让元邵得寸进尺,所以柳妙儿咬着牙抱着月璟缩在元邵的怀里,听得元邵的喉头中发出满足的笑声。

    “这才乖!”

    这是元邵得了便宜的满足声。

    月璟愤然,张牙舞爪的就要报复元邵,可没爪子没尖牙的他根本无法做什么,只能瞪圆了眼睛怒视元邵的下巴。而柳妙儿更是悲愤难当,心中委屈与凄怆并存,因为她突然发现,在元邵面前,她的挣扎无异都是一个笑话。

    如今他还不是想抛弃她就抛弃,想抱她亲她就随意吗?

    可她怎么甘心认输!

    她就不信,在和元邵的战争中,她会输的一败涂地!

    她怎么能一直像今日这样,被元邵压在身下完全没有喘息的余地!

    她要宣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