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宝宝来袭:王妃要相亲 > 【154】胜负难分
    什么!

    “哐”的一声,正捧着酒进来献宝的南宫宇听到这话,手中的酒坛子倏然落地,一声脆响散裂开来,清酒溢出,满室醉香。

    一石激起千层lang,元邵的一句话,让柳妙儿和月璟同时一阵紧张。刑瑾手心紧握,赢祈急忙摇头,而另外三个不知情的人愕然的看着柳妙儿和元邵,不知道这算是怎么回事!

    他们从刚才就看出柳妙儿和元邵之间的怪异,不过并没有说什么,心想着等元邵离开再问,却不想则元邵居然喝着酒说出这么一句话来。

    他这是,要摊牌了吗?

    柳妙儿心头一阵紧张,抱紧了月璟,迎视着元邵带着怒意与笑意交杂而矛盾的眼神,暗地里咬了咬牙,冷笑道:“王爷这是什么话,王爷的王妃乃皇族贵胄,哪儿能是我们这等小民能见到的,更遑论把王妃还给王爷,王爷切莫说笑!”

    见到元邵的时候,柳妙儿已经做好了被揭穿的觉悟,却不想元邵不但没有揭穿她,还笑着和众人把酒言欢。在她放松警惕以为他不会发难的时候,他却突如其来这么一招,倒是让人意料不到。

    好一招欲擒故纵,这是让我放松警惕呢!

    柳妙儿背上冒出冷汗,心道幸好自己没有自乱阵脚,反正不管元邵怎么说,她不承认她是汝南王妃,谁也奈何不了她!

    如此一想,柳妙儿脸上便露出了灿烂的笑容来。

    “如此说来,林公子是不愿承认?”

    元邵似乎早料到柳妙儿会如此说,唇角一勾露出一高深莫测的笑容来,让从没有和元邵交锋的柳妙儿顿时紧张了起来,同时,隐约的,居然有点兴奋。

    第一次和元邵正面交锋,这鹿死谁手,便看谁更胜一筹了!

    “承认?小民惶恐,这王妃乃金玉之体,小民有再大的胆子也不敢胡来劫走王妃。更何况,小民劫走王妃,又是为了什么呢?”这种时候,柳妙儿不能靠别人,只能靠自己,元邵的本事她并没有真正的见识过,所以她不能掉以轻心。

    可元邵,又岂是那个好对付的人。

    “如此说来,本王上次见到的人,并非林公子,许是有人与林公子长的相似罢了。”元邵笑着,抿了一口清酒感觉到唇齿间的香气,自己推翻了自己论断。一旁的南宫宇听到这话明显的舒了口气,可柳妙儿却屏息凝神。

    果不其然,元邵并未止住话头,而是突然转身看向刑瑾道:“刑司大人,这王妃失踪的事,本王本不欲说与别人知晓,可失踪时王妃即将临盆,如今失踪了两月,如果不出意外,孩子出生应该与林公子的儿子一般大小才是,本王派人寻找未果,没了办法只得报于刑部,还希望刑司大人能够查一查,是何人胆敢劫走我汝南王府的人!”

    说完,元邵的脸上适时的显露出怒气和担忧之情,刑瑾心如明镜诚惶诚恐的接受。而元邵说道孩子时那看向月璟的眼睛,让大家有意无意的把眼神投向了柳妙儿怀里的月璟。

    柳妙儿下意识的把月璟抱紧,冷笑道:“王爷能明白并非小民所为也算是让小民舒了口气,这劫走王妃的罪名小民可不敢承受,更不用说还有王府的小世子。”

    她如此说,也算是给这件事做一个总结,表明自己并没有做这种事。可元邵却突然眉头一动,一双凤眼瞬间化作凌厉的兵刃,直冲柳妙儿而去。这里面最擅长抽丝剥茧的刑瑾也是脸色一变,本想说些什么,可元邵却抢先一步站到了柳妙儿的面前,一把掐住了她的脖子。

    “林公子!本王记得本王说王妃失踪时并未临盆,林公子既然说不知道王妃失踪的事,那么本王倒想问问,林公子你是如何确定本王的孩子,就一定是小世子,而不是小郡主!”

    元邵目光寒凉,咄咄逼人,掐住柳妙儿脖子的手并没有用力,却让柳妙儿瞳孔猛地一缩,不由自主的咬了牙。

    小世子!

    对了,她怎么会说是小世子!

    这个元邵,不去逼供实在是太可惜了,这么微妙的地方都能抓住!这可真是连环套一套连着一套,誓要将我逼的原形毕露吗?那可真是对不起了,我柳妙儿从来都是遇强则强,想斗,我陪着你!

    柳妙儿的血气彻底被激发了,看着元邵的脸,再也没有了刚才的恭敬之情,冷冷一笑回击道:“王爷,这话说的可就太过于绝对了。小民并没见过王妃,只是打心底里希望如是生下孩子会是个小世子而已!这母凭子贵的事王爷想必不会不知,小民只是希望王妃能诞下麟儿保证自己的正妃地位,并无其他的想法。王爷若是不信,小民又有何办法?”

    柳妙儿这一段话摆明了强词夺理,可说起来却头头是道,这皇室把子嗣向来看的极重,柳妙儿如此想并不过分,所以元邵无法从这一点说柳妙儿的不是。

    凤眼微眯,眼眸中柳妙儿倔强的脸带着讽刺的笑容,看的元邵心间一颤。

    母凭子贵!

    这倒是个不错的借口,看来许久不见,王妃你越发伶牙俐齿了!只可惜,你忘了你的身上,带着一个致命的弱点。

    元邵冷冷一笑,掐住柳妙儿脖子的手瞬间下移,一下子就抓在了柳妙儿的胸前的衣襟,大手握住了柳妙儿刻意缠上的胸前柔软,让她面色一白,羞辱与愤恨同生。

    “既然如此,那么就让本王看看吧,只要林公子的左胸处没有本王那一日刺了一剑留下的伤疤。如果没有,本王就此放过你,同时会向林公子赔罪,并且给你或者你的主子意想不到的好处!”

    元邵笑着,一双手毫无预兆的探进柳妙儿的衣襟就要动手,南宫宇和刑瑾同时面色一变,伸手就要来救她,一只手却比两个人快了一步,及时阻止了元邵,却在同时触碰到柳妙儿的那处柔软。

    柳妙儿面色铁青,一把被人扯向身后,然后就只见南席君突然间挡在他身前,卿玉明和周易风也冲了过来。

    “汝南王一向风度翩翩,怎么今日到如此不知礼数。五弟纵然是男子不惧宽衣解带,也由不得王爷你如此侮辱!”

    这是柳妙儿第一次见南席君发怒,阴沉的脸配上阴沉的语调,丝毫不输给元邵冷冽的气势,加上她的另外三个哥哥和刑瑾,一行六个人就与元邵和赢祈两个人对峙起来。柳妙儿刚才被元邵近身,深知他已经借此确定了自己的身份,咬着牙一声不吭,制止了怀里愤恨而起的月璟,示意他安静。

    可在这么多人都在的情况下,元邵却依然面不改色,十分镇定的从手心里,拿出一个玉坠子来。

    “林公子,这是本王送给王妃的玉坠子,上面刻着汝南王府的独家印记。请问这东西,如何会出现在你的怀里?”

    玉坠子通体碧绿,从玉质上来说也造价不菲。上面刻着一个眉眼弯弯的小人儿,赫然便是柳妙儿曾经在王府闲着无事画的自画像。玉坠子雕刻的惟妙惟肖,看样子倒是花了不少的心思和功夫,只是这玉坠子的丝线却是断的,残留的断端在元邵的呼吸下飘摇了几下。

    什么!

    柳妙儿蓦然一惊,摸了摸胸口仔细一看,发现胸口的居然还留着一截子丝线,看丝线的断端和材质,竟与那玉坠子上的丝线是一致的。

    怎么可能!

    我手中根本没有这个东西!这绝对是诬陷,就在刚才电光火石之间,元邵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居然伪造了证据!

    柳妙儿瞪圆了眼睛看着那玉坠子,不知带该如何做,她不去想为何元邵手中会拿着刻着自己模样的玉坠子,她自是在想,何如脱身,如何脱身!

    看元邵的样子,是想证明她在他面前,根本无法反抗,那么她就要坐以待毙吗?

    刑警和南宫宇此时不能再说话,而卿玉明和周易风已经怔住,拉住了想要说什么的南席君,示意他不要插手。

    这一下,不论知情与否的人,在这种时候都看出来了柳妙儿与元邵只见的那股子旋气流,柳妙儿满脸怒色,而元邵,一脸清冷与平常无意,可眼中却带着让人无处可逃的锐利目光。

    元邵啊元邵,看来我确实不能低估了你,所以这一次,我如你所愿!

    勾唇一笑,柳妙儿在月璟的指导下化装成男人并不难,所以不担心别人看出破绽。可这一次,她展颜一笑,到生出些女子的风华魅惑来,让元邵眯了眯眼睛。

    将怀里的月璟放在近身的刑瑾手中,柳妙儿挑眉抬眼,站在了元邵的面前,脸上笑容不变:“王爷,这东西是什么小民并不知情。王爷思念王妃的心小民理解,因为小民也思念着我那早逝的妻子。所以这一次,小民如了王爷的愿,让王爷看看,小民是否是劫走王妃的人!”

    说完,柳妙儿二话不说揭开了腰带,然后在众目睽睽之下,褪下了外跑扔在地上,露出了了里面被元邵抓的凌乱的小短袄。然后伸手解开了短袄。脱掉了短袄,这明子岛的寒气就让柳妙儿打了个寒战。屋子里的炭火显然不足以御寒,可柳妙儿还是咬着牙,褪掉了中衣,只穿着里衣,瑟瑟发抖的站在了众人的面前。

    她伪装的很好,为了不露出破绽束胸的工作做得十分到位。穿的衣服都是偏大的男人里衣,所以即便只剩下最后一层,也不看不出她是男是女。

    元邵不是要看吗?这一次,她柳妙儿就赌一次大的,看看究竟谁,才能笑道最后!

    如此过程中,众人目瞪口呆,看着柳妙儿一层层的把衣服脱掉,竟没有一人阻止。眼看着只剩下最后一层,柳妙儿瘦弱的身躯在寒气中越发显得单薄,可她却咬着牙忍着寒气,看着元邵,冷声道:“真相即将大白,还希望王爷你。好生看清楚了!”

    说完,玉指轻挑,里衣的衣带被她轻松的解开,然后就在她准备掀开里衣的时候,一狐裘的袍子就突然盖了过来,迅速的裹住了她瑟瑟发抖的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