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宝宝来袭:王妃要相亲 > 【153】第一次正面交锋
    元邵和赢祈怎么会在这儿?

    柳妙儿目瞪口呆,脚步已经有向外挪动准备拔腿就跑的趋势。可人还未动,那周易风便已经走了上来,拉着柳妙儿的手笑道:“五弟,来得正好!我们今日结交了两位新朋友。这位,是大将军赢祈,文韬武略无一不精;而这一位,平日了可是神龙见首不见尾,乃我们大夏第一王爷汝南王元邵,名冠天下。”

    周易风大咧咧的介绍着,丝毫不见南宫宇和刑瑾变幻莫测的脸色。柳妙儿心乱如麻,但是面上却没有丝毫表现,顺着周易风的介绍来到元邵和赢祈面前,把怀里的月璟抱的更紧,对着元邵和赢祈露出一疏离却礼貌的笑容来。

    “原来是大将军赢祈和汝南王元邵,真是久仰大名,幸会幸会!”

    柳妙儿的态度说不上好,但也不僵硬,心想着元邵和赢祈定是会揭穿她的。所以她已经给南宫宇使了眼色让他见机行事。

    出乎意料的事,两个人脸色虽有些奇怪,却没有站出来抓住柳妙儿就走。

    元邵的眼神在她怀里的孩子身上停留了一下,随即抬眼,对着她露出一个寒凉的微笑来:“这位想必便是秦城五公子之一的林惊羽林公子了,本王能认识也算是有幸。只是本王不解,林公子翩翩公子,怎么能抱着一孩子不撒手?”

    说完,元邵看向了柳妙儿,凤目冷冽,让柳妙儿的心没来由的一抖。

    没有揭穿我?

    柳妙儿一愣,倒没想到元邵会如此说。一旁的赢祈脸色变了变也恢复了常色,只是没有再看柳妙儿。

    “王爷没有孩子,自然不能理解小民的心情,小民的妻子难产而去,只余下小民与这孩子,若是小民不护着他,还能指望谁?所以若是有什么失礼之处,还望王爷见谅才是。”

    不管元邵因为什么没有揭穿她,柳妙儿都不会放松警惕,月璟如今是她的宝贝,是绝不会让元邵带走。

    所以柳妙儿礼貌一笑,退到了一边,不再看元邵和赢祈。小霜和小雪严阵以待,站到了柳妙儿的身边准备随时见机行事。

    包厢内的气氛顿时压抑了许多,元邵冷眼看着柳妙儿,薄凉的眼神势要将她从意志上击败。

    可他忘了,柳妙儿早已不是当初的柳妙儿,那一夜的大雪掩盖了过往的一切,柳妙儿如今早已练就了处乱不惊。

    吓她,那可真是笑话!

    柳妙儿在心底冷哼一声,对着突然尴尬的环境丝毫不以为意。周易风依旧拉着柳妙儿的手,见她和元邵似乎不太对盘,不由得打着哈哈笑了笑,拉着柳妙儿坐在了元邵的对面。

    “王爷请勿见怪,我家五弟年纪尚轻,不知规矩还望见谅!”这气氛压抑让众人也不好过,南席君的笑容敛住,而卿玉明也看了面无表情的柳妙儿一眼,对着元邵拱了拱手算是请罪。

    元邵并没有打算搭理卿玉明,一双眼睛只是有意无意的看着周易风拉着柳妙儿的手,柳妙儿只顾看着怀里故作天真的月璟,根本不理会元邵什么表情。气氛又有些僵持,一旁的赢祈没了办法,只得出声。

    “哈哈,卿大人也不必如此,这林公子看模样还未加冠,心气高一点也是难免的,所以我们不会介意。”

    赢祈这一笑,倒将整个气氛救了回来,一旁的南宫宇也算是反映了过来,凑过来笑道:“哎,大家既然聚在了一起,不用因为那么点小事儿介怀。这花魁大会的梅花酒可是秦城一绝,众人不想尝尝?”

    梅花酒?

    说道梅花酒,众人便来了兴致,周易风这才放开了柳妙儿的手,拍着南宫宇道:“怎么,一向不吃亏的小气四弟这次也要奉献出你们南宫家掌握的美酒,不收银子吧?”

    此话一出,众人笑了,南宫宇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回道:“三哥你说的这是什么话,我南宫宇是那种一毛不拔的人吗?虽然这梅花酒,的确值我很多银子。”

    说道银子,南宫宇也肉疼啊,不过为了缓解气氛,他也没办法了。这元邵浑身散发着阴寒之气,他可不敢肯定这人会不会突然爆发将柳妙儿掳走。

    虽然这里的几个人都有功夫傍身,可对于那从来没有显露本事的元邵来说,大家的功夫或许根本不值一提,更不用说,还有柳妙儿这拖油瓶在这儿。

    所以梅花酒救场不可避免,只是南宫宇默默地吧帐算到了柳妙儿的头上。

    柳儿姐,以后有钱了我会找你要回来的!

    南宫宇哀戚而怨念的看了柳妙儿一眼,回头就去取酒去了,柳妙儿心道又不是我让你拿梅花酒,你看着我无用。

    南宫宇离开,元邵也不再看柳妙儿。柳妙儿不知其意,不过既然元邵什么都没说,她也不会多事,抱着月璟坐在卿玉明的身边,示意身后的小霜小雪不必如此紧张。元邵没有当场拆穿她,必定是有所顾忌,既然是有顾忌,那么她也就不必太过于担心。

    柳妙儿心思百转,很快便想通。压住了那些即将汹涌而出的往事和莫名的情绪,听着南席君和周易风与元邵赢祈侃侃而谈。

    “五弟?”

    元邵和赢祈的注意力均被南席君和周易风吸引,卿玉明空下来,转头看着柳妙儿,不知她怎么了?

    刚才的气氛那般诡异,这里的几个人都是人精,所以柳妙儿不指望自己能够躲过几位哥哥的追问,她电光火石之间已经在酝酿说辞,不过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

    “大哥,放心吧,没什么大事。具体情况,小弟会一一向大哥禀明。”

    故作轻松的一笑,柳妙儿的样子到让卿玉明不好多说什么。只得拍了拍柳妙儿的头,低声道:“大哥不会让自己的兄弟受委屈。”

    卿玉明如此一句话算是表明了态度,让柳妙儿热泪盈眶,不只是因为感动,更是因为愧疚。就像南席君所说,他们对她好,因为她使他们的弟弟,可他们不会喜欢一个欺骗他们的人。可如今发展到这个地步,她又能如何?

    有时候明知是错,却不得不错下去!

    柳妙儿只能感叹自己命衰,没有在早些时候遇到这几位哥哥。如今她身份已定,想解释恐怕也无从解释。

    月璟,看来,我需要和海棠商量一下,是不是我们该一起走了呢!

    柳妙儿轻拍着月璟的背,思考着计划,南宫宇这时候已经取了梅花酒过来,酒坛子上密封的红缨布打开,一股子清雅的酒香就迎面而来,那足以挑动每个人神经的香气,让这一室氤氲着迷醉的气息。

    赢祈从来都不是那种风雅人士,夺过南宫宇手中的酒喝了一口。

    “果然是好酒!”

    赢祈毫不吝惜的赞扬,惹来周易风一阵爽朗的大笑,拿过酒来喝了一口,也同样赞不绝口。赢祈向来豪迈不拘小节,而周易风也是lang荡不羁,两个人喝酒从来都是讲究畅快淋漓,所以很快就抱着一坛子梅花酒到一边喝酒行酒令去了。那大口大口的模样,看的南宫宇一阵肉疼。

    相反元邵几人就风雅的多了,每人手执一小青花瓷小杯,提着陶瓷小壶浅斟慢酌,另有一番诗情画意。元邵、刑瑾、南席君、卿玉明四人举杯相向,露出一笑容来,然后什么也没说便执起酒杯一饮而尽,然后看着对方笑的优雅同时又高深莫测。

    柳妙儿闻着酒香,一向不喝酒的她突然间也馋的很,拿一小杯为自己倒了杯酒,可还没喝那拿酒的手就被四只同样修长却不一样的手抓住了。柳妙儿愕然看去,发现刚才还一派风雅喝酒的四个人,此时都抓着自己的手,不约而同的只说了一句话:

    “你不能喝!”

    四个人斩钉截铁,让一旁的周易风和赢祈也愣住看了过来,柳妙儿扫了四个人一眼,眨了眨眼睛疑惑道:“为什么?”

    是啊,为什么?

    四人身形一震,其中的三个人面色一变心中有鬼似的把手收回来,然后就余下正义凛然的卿玉明将柳妙儿手中的酒杯夺下,厉声道:“五弟你年幼,不宜喝酒!更何况你带着月璟,更是不能随意。这梅花酒后劲太大,你不许碰!”

    卿玉明完全是秉承着一教育未成年小弟的态度教育着柳妙儿,没有恶意,是为了她好,所以柳妙儿挣扎了几下投去的乞求的目光被尽数挡回来的后,也就认命了,咽了咽口水抱着同样也在咽口水的月璟,像个被抛弃的小媳妇儿似的坐在了另一边。

    这什么世道,我都有孩子了,喝一口又怎么了?

    柳妙儿不满,但是只能闷声闷气的喝自己的茶水,卿玉明教育好柳妙儿便回头看着刚才同样伸手的三个人,不由的皱了皱眉头。

    刚才四个人同时伸手,可真是他没有料到的事。南席君向来不喜欢管闲事,这一次算是个例外;可刑司和汝南王也这样做了,那就显得奇怪了?

    惊羽的身份他并没有查,因为他觉的他也是皇上派来的人,不过现在看来,他的身份,他有必要查一查。

    卿玉明也不是书呆子,一瞬间便想到了许多,其他三个人面面相觑,南席君和刑警都在为自己刚才那一着急反常的举动感到不解,倒是元邵,眼底的黑暗愈发深沉了起来。

    看来他的王妃,离了他过的很好!

    她过的如此的好,他可有些看不下去了!

    元邵捏着被子的手指微微的泛白,看向了一旁的柳妙儿,等她感觉到他的视线抬起头来后,元邵便收回了目光,慢悠悠的说出一句让大家都震惊的话来。

    “林公子,事到如今,本王对你已经没了耐性,公子你,是不是应该将本王的王妃,还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