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宝宝来袭:王妃要相亲 > 【151】海棠的请求
    终于,花魁大会的第一日结束,柳妙儿和南宫宇的信物也已经画好了。周易风知道两个人爱慕的对象后,说南宫宇这小子的眼光不错,只是柳妙儿的眼神就有点问题了。

    柳妙儿不解,海棠不管是模样还是本事都是一流,刚才一出场那一段小曲儿也唱的不错,怎么周易风就不待见她。

    “五弟,三弟不是说你喜欢的姑娘不好,而是说那姑娘看起来不是好相与的女子,你这没头没脑的撞上去,恐怕是要吃亏的。”

    南席君见柳妙儿不解,笑的解释,周易风点了点头,表示对这话的赞同。柳妙儿一瘪嘴,对两位哥哥如此看低她的本事觉的十分的不满。

    手中要送给海棠的画已经画上,柳妙儿将画拿起来小心的吹干,却乍闻耳边一阵笑声,柳妙儿撇过头去,发现南宫宇和周易风笑的毫不掩饰,南席君笑眯了眼,而卿玉明这古板老大也是忍俊不禁。被柳妙儿交给小雪的月璟听到笑声探出小脑袋一看,也不由得乐了。

    只见柳妙儿的画纸上,画着两个小人儿,这笔法和人型且不论,两个小人居然躺在床上,其中一个的脸上挂着泪珠,还幽咽的哭着。然后画的旁边提上了一行字,上书:最是玲珑伤心事,欲说还休谁人知。而那哭泣的人长着一双狐媚眼,那眼睛与海棠有几分相似。

    “哈哈,五弟,你不会是打算用这去博得美人芳心吧。”

    周易风拊掌大笑,卿玉明也是拿过柳妙儿的画作来,看着那开了叉的笔锋和那用线条围成了的小人儿,头上长着几根杂草似的头发,怎么看怎么觉的寒碜的很。卿玉明仔细看了看,是在忍不住又笑了一次。

    “大哥,不能你也笑小弟啊!小弟从小被家人宠习惯了,许多东西不想学也就不学了,所以没练习画技。这画虽然看起来不怎么样,可也是我的心血之作!”

    柳妙儿劈手将画夺过来,看了看其实自己也嫌弃的很,转头又看南宫宇那信笺上写的一首诗,龙飞凤舞的,自是比她这个潇洒许多,也难怪几个人笑成这样。

    她一个现代人,拿着铅笔作画尚且为难,如今那毛笔作画,更是难于登天了。这几个人根本不明白她的苦楚。

    柳妙儿唉声叹气一阵,却让小霜把这个画送过去,因小霜和小雪也是一身男装打扮,所以暂时被当成小厮用,而南宫宇的画作也交给了小霜,让她交给刑小玉。

    如此,两个人便坐在这里等着了,柳妙儿将月璟接过来抱着,坐在南席君的身边,却听得他悄声道:“五弟对月璟,倒真像一个母亲似的。”

    柳妙儿心头一咯噔,心想南席君不会看出什么来了吧,抬头一看,发现这是种贵气十足的二哥,正看着她,一如既往的笑着。

    这个二哥,什么时候都是一副笑脸,可心思却玲珑的很,千万不要被他看出什么来,不然以大哥的脾性,还不一脚把我踹出秦城五公子的团体。

    所以柳妙儿急忙撇过头去,不让南席君从她眼里看出什么来,随即看了一眼怀里一副事不关己模样的月璟,讪笑道:“孩子没有母亲,小弟这做爹的,是应该既当爹又当娘,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说着,柳妙儿都弄了一下怀里的月璟,月璟很给面子的笑了起来,然后南席君并没有说什么,只是看着月璟,用他那一直含笑的眼睛审视着那正佯装纯真的孩子:“这孩子,也不简单。”

    这孩子,也不简单!

    淡淡的一句话,如同一重锤在柳妙儿的心中狠狠地敲了一记,柳妙儿脑子一片轰鸣,险些条件反射的将月璟抱紧,但是看着月璟依然无邪的毫无改变的脸,柳妙儿也镇定了下来,抬头看着南席君,笑道:“借二哥吉言,想必月璟这孩子以后不会简单,那小弟就欣慰了!”

    说完,柳妙儿无邪一笑,南席君转过头去,看着大殿内杯盏相交的盛况,轻声道:“我不希望被人欺骗,更不希望,有人欺骗我的兄弟。五弟,能否明白?”

    南席君说的很轻柔,只是周身却突然泛出了凉意,柳妙儿心神一凛,笑言道:“有如此二哥,真是小弟的福气!小弟也希望能不活在谎言中呢。”

    柳妙儿轻拍着月璟,丝毫不惧南席君的试探,不管他看出来什么,她柳妙儿不会轻易的承认什么。这几位哥哥是她想结交的人,虽然她用的身份是谎言,可这是她不得不延续的谎言,她的身份她无法告诉任何人,而她与几位哥哥,萍水相逢既是缘,这缘分到了,她就要想办法维持下去。她不想骗人,可从她被带进林府的那一刻起,她就不得不骗人。

    其实,她柳妙儿活的很无奈,所以她才要尝试离开。

    在心底低叹一声,柳妙儿和南席君坐着,都不再说话,看着大殿上的人来来去去。几个人顿时沉默了下来,各自坐着各自的事。不一会儿,有人推门而入,众人循声望去,却见是刑瑾站在门口。

    “南宫宇,林惊羽,刑小玉和海棠让你们过去,这是来领路的丫鬟。”

    说完,刑瑾举步进来,两个小丫鬟站在门口,其中一个是海棠的贴身丫鬟红蝶,所以柳妙儿认识,她走过来就说海棠请柳妙儿过去。柳妙儿自然不会推辞,带着不离身的月璟和南宫宇一道出门,回头却见刑瑾和三位哥哥围坐在火炉旁喝起茶来。

    看来,三位哥哥倒是真的投奔了元晟了!

    那么她现在,该如何做呢?

    跑吧,目前来说除了跑她没有别的办法。

    柳妙儿下定了决心,这一次见海棠也是为了和她商讨离开的事,这厢随着红蝶穿过一条被火把照的透亮的走廊,踏过一宽敞的雪地,进入了女子休息的一座别苑似的建筑。别苑林林总总为十几个阁楼,每座阁楼都是一样的构造,其中用竹亭走廊相连,乍眼一看与翠竹殿的外观差不多,只是进入屋子里,却是一阵香味扑鼻,胭脂的味道让怀里的月璟瞬间兴奋了起来。

    淡定!

    柳妙儿轻轻地掐了月璟一把,让他不要太过放肆,然后她随着红蝶进了这别苑的一座阁楼内,柳妙儿愕然发现南宫宇也在,想必是刑小玉和海棠住在同一所阁楼。柳妙儿看见刑小玉含羞带臊的迎了出来,刑小玉也看见了她,愣了愣就像抛弃南宫宇过来和她说话,不过在南宫宇幽怨的目光下,还是放弃了。

    而柳妙儿知道现在也不是和刑小玉叙旧的时候,她上了二楼被领进了一个房间,然后红蝶关上房门离开。只留下柳妙儿一个人,看着那斜躺在床上对自己露出一副勾引像的海棠忍俊不禁。

    “怎么,公子是觉的海棠的模样入不得你的眼,所以笑了?”

    海棠媚眼如丝,袅娜起身,然后娉婷而来,伸手环上了柳妙儿的胳膊。

    “哪儿能,海棠小姐媚世无双,在下如何会不心动。只是海棠姑娘,这男女有别,你我皆是出身清白之人,做出此等亲密动作,与你我似乎都不太好。还请海棠小姐自重,小生不想让海棠小姐为难。”

    说完,柳妙儿学着卿玉明做出谦谦君子状,然后又学着周易风的样子潇洒一笑,逗得海棠绷不住脸,一脸的媚笑撤掉,扶着桌椅哈哈大笑了起来。

    “我说你怎么跟着你几个哥哥,就变成了如此模样!倒真是物以类聚!还有,你这画的什么,如此难看的画你也好意思拿出来博得我的青睐!”

    海棠斜靠在桌子上,笑的直不起腰,柳妙儿看着她拿在手中的画,就知道这女人不会放过嘲笑她的机会。伸手把画夺过来,放在灯烛上化为灰烬,这才自顾自的坐下。

    “海棠,能再见到你,我很高兴!”

    “柳妙儿,你还活着,我也很高兴!”

    两人对视一眼,海棠也停止了笑容,抹了抹眼角笑出的眼泪,看着柳妙儿抱在怀里的孩子,不由的一愣,脸色柔和起来,朝着月璟伸出手来。

    “给我抱抱,好吗?”

    海棠伸手,柳妙儿也就放了手,将月璟放在她的怀里,然后低声道:“这就是你十月怀胎生下的宝宝,母子平安,真好!”

    柳妙儿微微一笑,一句“真好”突然间让她有些温馨的感动。看着她僵硬而小心的模样,不由打趣道:“你要是喜欢孩子,自己生一个罢。”

    只是一句打趣的话,却让海棠神色一沉。她抬起头来,小心地将手中的孩子还给柳妙儿,看着她,突然间叹息一声,变的郑重了起来。

    似乎真的有事发生!

    “妙儿,其实我,要嫁人了。”

    海棠的一句话,如同惊雷一般落下,柳妙儿看着她,不明白明明还来参加花魁大会的人,怎么会突然就?

    “很惊讶是吗?其实我又不是没嫁过,元邵不也曾是我的夫君。只是我如今要嫁的人,不是别人,而是你认识的人--大将军赢祈!而原因,却是因为我爹说,赢祈是个可造之材。”

    海棠的声音带着深深地疲惫,而柳妙儿在听到赢祈这名字后,浑身一震。依照赢祈的脾气,他不愿意要的人,别人硬塞给他也是没用的。

    这怎么会?

    “赢祈同意了?”

    柳妙儿被惊的目瞪口呆,她赫然发现如今事情的发展似乎越来越复杂,她被元晟监视,而海棠,却要嫁给赢祈!海棠曾是汝南王府的夫人,赢祈是见过的,如今要嫁过去,她会是什么地位可想而之。那海将军,究竟在想什么!

    柳妙儿愤怒不解,海棠却只能苦涩一笑,伸处玉葱手指之拔下簪子挑亮了灯芯。屋子亮了,海棠幽幽的声音想起:“他怎么会同意?所以父亲才让我在这花魁大会拔得头筹,嫁与赢祈,只要是皇上下旨,赢祈就算再厉害,在如此微妙的时刻也不能拒绝圣旨。”

    “所以,你才来参加花魁大会?”

    柳妙儿接下她的话头说着,然后突然想起那日在名字湖上两船相遇时,海棠祈求的眼神,问道:“那么你找我来为了什么,我能帮你什么?”

    柳妙儿不想让海棠陷入两难的境地,她和她父亲的事她无法说什么,可赢祈那个人她多多少少了解一些,他不喜欢的东西若是被人硬塞过去,海棠的待遇可想而知。

    话题终于转到正题上,海棠让柳妙儿前来的目的,正是让她帮一个忙。所以她想了想,一咬牙看向柳妙儿,就低声道:“妙儿,我需要你和我一起合演一出戏。这出戏过后,我想我该放下的,都能放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