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宝宝来袭:王妃要相亲 > 【150】正宗花魁大赛
    溜圆了眼睛在整个大殿扫视了一圈后,柳妙儿并没有找到女子的身影,想必那些女人暂时都被安排在另一个地方。柳妙儿看着整个大殿的格局,发现男人与女人确实是分开的。知道自己根本没办法在这个地方让南宫宇把海棠叫过来,所以只能想办法去女子休息的地方找海棠。

    可她不知那些女子现在在哪儿,要找到海棠也不容易。

    柳妙儿有些忧心,海棠和刑小玉算的上是她来到这个世界唯一交好的女人,海棠妖媚而独立,小玉娇柔而温婉,都是两个绝世的女子,也是她柳妙儿认定的朋友。

    距离花魁大赛的初选还有一个时辰,柳妙儿焦虑的神情被几个哥哥看在眼里,月璟眨巴眨巴着眼睛提醒她表现的太明显了,可等她回过神来,卿玉明已经走了过来。

    “五弟在找什么?”

    卿玉明低沉的语气中夹带着压抑的怒气,似乎对柳妙儿这东张西望的样子很不满。他出生于儒学世家,行事从来都是规规矩矩,目不斜视,不多言不急欲,一看柳妙儿这模样就要上来好好地敲打一翻。

    柳妙儿被吓了一跳,摇着头表示自己什么也没找,只是在好奇。卿玉明脸色一沉,厉喝道:“不许撒谎,说!”

    这一声厉吼让柳妙儿顿时如同回到小学时代被老师呵斥的场面,处于学生最本能的恐惧,柳妙儿的心尖儿一颤,怯怯地看向了卿玉明,嗫嚅道:“我,我不过是想找一个人。”

    声音细如蚊妠,让卿玉明皱起了清俊的眉:“大点声!”

    这个大哥,好可怕!我能不能选择不说!

    柳妙儿很想仰着头做出叛逆少年桀骜不驯的姿态来,可一看见卿玉明虽然清俊却十分古板的脸,不由得蔫了,老实道:“我今日在街上见到了一个要参加花魁大会的女子,那女子有着倾国倾城之貌,闭月羞花之容。我见之不忘,所以,所以才想要找找她。不过看来女子不会出现在大殿里。”

    柳妙儿很老实的把今天的事说了一遍,撇去自己今日以前的往事,说自己在大街上看见了那位姑娘,然后又在画舫上见了,见之不忘,大有魂牵梦萦之势。听得卿玉明眉头皱的更紧,而周易风和南席君却笑道,说柳妙儿倒是个多情种子。

    谁是多情种子啊,南宫宇刚才不也找刑小玉去了么?你们怎么不说他!

    柳妙儿很是不满,但是在卿玉明阴沉的脸色中她可谓是战战兢兢什么都不敢表现,怀里的月璟恨铁不成钢的闭上眼睛,心中痛呼这女人怎么这么怯懦。

    “参加花魁大赛的女子,不能在参赛之前见到男子,不然就失去了参赛的资格。若是五弟你想和那女子认识,大可以在花魁大会选拔的这几天,写一首诗,或者做一副画,拿出你的看家本领来,让小厮送去给那位女子。只要那女子相中了你的东西,你们便可以一起去赏雪,届时光明正大,不需要你在这里打着歪主意想法设法见那女子!”

    卿玉明许是觉的柳妙儿尚且年幼,情窦初开多情风流还算是正常,所以对她的行为虽不赞同却没有阻止,相反,还告诉她如何得到和那位女子相见的机会。

    还有这种事?

    拿着花魁大会不是变相的相亲会?

    柳妙儿眨巴眨眼睛看向几位哥哥,卿玉明一脸无可奈何,南席君微笑着点了点头,周易风对着柳妙儿竖了大拇指,而南宫宇则露出一狐狸般的笑容,那神情就好像是在说我早就想好了怎么和我的小玉见面了!

    南宫小子!知道有这种机会居然不说,找死呢!

    柳妙儿趁着三位哥哥不注意,恶狠狠地瞪了南宫宇一眼,可南宫宇却视而不见坐到了周易风的旁边,挥了挥手招呼柳妙儿:“五弟,作为小弟就应该听哥哥的话,过来坐。”

    柳妙儿大为光火,现在南宫宇在三位哥哥的面前可是嚣张了起来,仗着自己是四哥就对她摆出一副大哥的姿态,柳妙儿磨着牙根走了过去,心中将南宫宇反反复复的煎炸炖炒,脸上却露出笑容来。卿玉明看着她的模样摇了摇头,倒是南席君宠溺一笑,给柳妙儿倒了杯茶水。

    “五弟,有什么需要帮忙的跟三哥说,三哥帮你搞定!”周易风向来潇洒不羁,不喝茶端着一壶酒就喝了起来。听这意思就是说柳妙儿若是想见那姑娘,跟他说就是。

    “多谢三哥。不过我要靠自己的实力赢的那位姑娘的青睐!”

    柳妙儿豪气云干的说着,惹来周易风一阵大笑:“好!不愧是我周易风的五弟。”

    柳妙儿也跟着笑了起来,弯着眼睛看向了卿玉明,见他赞赏的看着自己,似乎对自己这有种的表现十分满意。

    唉 ̄其实呢,她不是有种,而是笃定了自己传一个信物过去,海棠会见她罢了!不过这样说能让卿玉明对她赞赏,就已经让柳妙儿很高兴了。

    这几位哥哥中,柳妙儿最喜欢的就是卿玉明了。南席君高贵儒雅,周易风潇洒不羁,比起来卿玉明最是古板严苛,可正是这种古板严苛,竟让柳妙儿找到了一种被重视被关心的感觉,因为大哥教育他,是为了他好,虽然有时候可能会迂腐一点。当然,不是说另外两位哥哥她不喜欢,她只是觉的南宫宇是小弟,而另外两位是知心朋友,只有卿玉明是哥哥。

    哥哥,就代表亲人的温暖呢!

    柳妙儿在温暖中存活,曾经的伤感就如同过眼云烟般消散殆尽,她身在明子岛,与几位哥哥一起,她想她可以暂时忘掉元邵,忘掉元晟,忘掉一切的烦忧,好好地在花魁大会上游玩一番。

    不过,转身一看到小霜和小雪两个丫头严阵以待的模样,柳妙儿只能耸耸肩,颇为无奈的为自己的处境表示哀悼。

    一个时辰的时间并不太长,在听南席君用磁性的嗓音讲诉几个人曾经的趣事的时候,时间就过的很快。随着一声铜锣的敲响,大殿内顿时沸腾了起来。怀里的月璟也适时的醒了,督促着柳妙儿抱着他站在窗口向下看去。

    舞台上已经出现了一群白衣舞女,身姿优雅,水袖横飞,随着一声琵琶的铮鸣鱼贯而出,伴着那随之而来的鼓声的节奏片片起舞,就如同那殿外纷飞的雪飘落凡间,让许多人都惊艳了一把。

    一曲毕,舞女们下去,抬上上来一中年女子,徐娘半老风韵犹存,站在抬上示意众人安静,然后就请出此次花魁大会的主要负责人礼部尚书、当朝一品大员李大人宣布花魁大会开始。

    李大人虽只是礼部尚书,可作为一品大员上来也是气派十足,只听他轻咳了一声,拿出一紫红色的绢绸来,朗声道:“己亥年正月初一秦城花魁大会,现在开始!”

    说完,大殿内响起雷鸣般的掌声和欢呼声,柳妙儿置身其中顿时兴奋不已,这种感觉太熟悉了,熟悉的就好像曾经等待奥运会开幕一样的感觉,那一声“开始”响起,就预示着狂欢的开始,竞争的开始,这是多么的激动人心!

    柳妙儿双目灼灼,激动地无以加复,连月璟都不理解她为何如此,这种感觉别当然人无法理解,只有柳妙儿才能深切地感受到,那种熟悉的来自心底的悸动。

    这个花魁大会,她太喜欢了!

    接下来,就是女子们的出场表演,因为参加的女子已经有两百人之多,所以这一介绍下来就繁琐了。可因为花魁大会没有金钱地位和美貌的限制,所以这质量就会参差不齐,有时候一个女子的出现让人惊艳,有时候一个女子的出现又让人捧腹大笑。所以到后来,众人看的兴起,知道两百个女子介绍完了,热情还未消退。

    不过这里面,除了那些让人捧腹大笑的,一出来就艳惊四座的只有五个人,一个是赵员外家的三小姐赵雪莺,肌肤如雪,宛若雪女再世;一个是兵部尚书杜大人的掌上明珠杜飞燕;人如其名,身轻如燕,轻盈灵动;一个是秦城副官孙大人的大女儿孙小雨,一柄长剑在身,英姿勃发,气势凌人;而另外两个,一个是刑部刑司刑瑾的宝贝妹妹刑小玉,水眸莹莹,素手纤纤,加之身穿翠绿色的百褶长裙,一出现便让人觉的仿佛坠入了朦胧的江南烟雨中,听着那细雨迷蒙中的往事如烟;最后一个,自然是海将军之女海棠,海棠是以海将军义女的身份出现,一身妖娆如彼岸花的花色丝袍勾勒出她姣好的身躯,一双媚眼微微一抬,魅惑如狐,离开舞台时那回眸一笑妖气十足,让在场的男子倒吸了一口凉气!

    柳妙儿激动的看着她,一回头就要表示这女子是自己喜欢的人,却发现不管舞台上出现什么样的女子,这四位哥哥都是面不改色,连月璟都看的目不转睛,可这几个人不只是铁了心做和尚还是怎么子,居然只是微笑着。也就南宫宇见到刑小玉那会儿,脸上露出了十分愤恨的表情。

    当然,要是她是个男人,看着别的男人对自己的女人虎视眈眈,他自然不爽。可除此之外,这几个人都没有别的表情。

    难道是因为太矜持?

    柳妙儿只能这样想,不过南席君似乎是感觉到了她的疑问,回过头来笑道:“在我们心中,除非能走进心里的女子,其他的人,只是欣赏罢了!”

    说完,南席君意味深长的朝着柳妙儿笑了笑,柳妙儿面色一红急忙转过头去,却听周易风说:“五弟,你喜欢那个海将军的义女海棠?”

    咦?我表现的这么明显?

    既然被看出来了,柳妙儿点了点头,周易风就笑道让她快点送东西过去,不然到时候小姐烦了,她就没有机会了。

    柳妙儿一听这话还还得了,当即行动,却突然感觉到不对要朝着窗口看去,却被周易风一把拉过去,让他和南宫宇一起为自己喜欢的女人努力。

    而柳妙儿所在包厢的斜对面,赢祈正目瞪口呆的看着柳妙儿被周易风拽走,然后转头看了一眼身边的元邵,却见他一用力捏碎了窗柩,收回了看向斜对面的目光,低垂着眼不知道在想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