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宝宝来袭:王妃要相亲 > 【149】秦城五公子
    许多女子尖叫了起来,但周易风却做了一个让她们噤声的手势,众女子安静了下来,然后就听的周易风一把将月璟举了起来,用一种极其自豪的声音宣布道:

    “从今日起,秦城三公子就不复存在!”说完,他顿了顿,许多女子一脸震惊,却见他笑了笑继续道,“因为我们如今是秦城五公子,那位坐在船舱中的少年,便是五公子林惊羽!而我手中的这位,是我们的儿子,是秦城小公子!”

    周易风豪气云干的说着,说罢似乎不想让月璟被冻着,就带着他回了船舱,留下那另一艘画舫的女子目瞪口呆的容颜。然后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那画舫的行船速度加快了,等到两只画舫完全错开,那船上的女子才回过身来。

    秦城,五公子!

    还有,秦城,小公子!

    众女子朝着那画舫尖叫,可画舫已经离开,再也见不到五公子的面貌,倒是柳妙儿抱着月璟查了一下他没冻着后,不由的对这些猛如虎的女人感到害怕。

    果然不管什么年代,偶像这种东西就是影响巨大的,更不用说一群美男组成的超级偶像团体。秦城三公子在秦城早已有了名气,如今又多了两位公子还有一尚在襁褓的秦城小公子!倒真是越发吸引人了!

    她和月璟,真是一不小心脱离了低级趣味,加入了一个高级的团体,变成了一个高尚而纯粹的人了。

    秦城五公子,秦城小公子!

    听起来多潇洒,多优雅的名字!这比什么汝南王妃和什么惜花公子好听得多了!

    柳妙儿心中感叹着自己的生活似乎正发生着质的转变,可不知为何就突然的响起了元邵来,急忙抹去思绪,脑海里又冒出穿着一身素服的元晟来。柳妙儿一咬牙一吃痛算是让自己回过神来,将脑子里的许多记忆清空,接过南席君递过来的热茶喝了起来,听着几个人商量花魁大会位置的事,柳妙儿也乐得清闲不插手。

    不管坐在哪儿,她都要想办法找到海棠,可自己去找似乎不太现实,柳妙儿眼珠动了动,就把目光投向了一旁的南宫宇。

    听说花魁大会由刑瑾负责,找人这种事,不找南宫宇去做还能找谁。

    柳妙儿笑了笑,已经打定了注意,南宫宇只觉的身后一这凉风吹来,回头一看,柳妙儿已经低头和月璟去做心灵交流去了。他狐疑的看了柳妙儿一眼,却没发现什么异样,也就和几位大哥一起商讨起待会儿去买位置的事来。

    这明子湖的湖面并不算太宽,所以画舫很快靠了岸,原本飘逸的雪花渐渐地变成了雪粒子,打在人脸上也挺疼。柳妙儿小心地护着怀里的月璟,让他若是有什么不舒服要及时向她报告。

    月璟被人抱着来抱着去,又裹着一层狐狸皮。哪儿会不舒服,就是整个人走了这么长的路,他有点饿了。

    他想喝奶来着,可柳妙儿一定不愿意在这时候喂他吃。所以他咂巴了一下嘴巴,忍了下来。柳妙儿哪儿能不知道他心中想什么,可在这种地方,她也没办法喂他吃奶。

    一脚踏上明子岛,踩在松软的雪地上,柳妙儿看着蜿蜒到远处的脚印,或大或小,一处密集一处疏松,看样子来到明子湖的人已经不少了。

    “五弟,不要东张西望!”

    卿玉明发话了,柳妙儿即刻收回自己四处打量的眼神,这来到明子岛的女子都是坐着花船,也就是刚才见到的画舫来的。而男子则是自己雇船来到这明子岛。五个人一踏上岸,就见好几艘画舫也同时停了下来,清一色的男人一起,沿着一条周围全是翠竹的小道,朝着翠竹殿而去。

    一路行来虽然白雪皑皑,可因为明子岛全岛都是翠竹,所以看在柳妙儿的眼中就成了白绿相间的美丽画面。这翠竹的绿玉白雪的白混合在一起,到能添出许多纯净而清新的感觉来。然后一行人来到了翠竹殿,出现在柳妙儿面前的就是一个占地庞大,内部中空的绿色建筑。

    乍眼一看,似乎这建筑就是由一根根碧绿的绿竹长成,天然而与天地颜色融为一体。可走近一看才发现,那不过是石头砌成的一个大殿,之所以近看了都像翠竹,是因为这殿外被人画了一幅画,一副巨大而以假乱真的翠竹图,若不摸上去,竟看不出真假。

    果然巧夺天工!这画师该是如何厉害才能达到这种境界!

    柳妙儿啧啧称奇,被南宫宇拉了一下示意她不要露出这种没见过世面的表情,心想着要是柳妙儿知道这画是元邵十五岁时画的,真不知道该作何感想。

    也幸而柳妙儿被提醒了之后注意力转移,和几位哥哥一起进了翠竹殿。殿内的设计更是鬼斧神工,中央一个巨大的圆木舞台,看起来就像一棵巨大的大树从根部截断,而周围的墙壁也是与那树根舞台同样的颜色,一道道阶梯蜿蜒而上,通往这环形大殿内的每一个包厢,柳妙儿等人找到买卖包厢的人,好不容易花了一千两银子买了一个位于二层的足够五个人住的包厢。这时候她才知道,这花魁大会是需要五天的时间的。这参加的女子太多,以至于不能马上决出胜负,还需要一轮轮的挑选才行。

    这可真是,堪比现代选秀了!

    柳妙儿惊叹不已,一旁的周易风和卿玉明已经上包厢去布置去了,南宫宇心不在焉的不知道在想什么,倒是南席君见柳妙儿睁大了眼睛好奇的打量着四周,不由得笑了起来:“五弟可真是孩子性子,着眼睛都能转起来了。”

    这话说得柳妙儿很不好意思,嘿嘿一笑表示自己这是第一次来难免新奇,南席君笑道:“为兄第一次来,可比你还大惊小怪多了。这里里外外的设计都让我目瞪口呆了好半天,那时候还被早就来过的玉明狠狠地踹了一脚。还有易风也是如此,不过他比较可怜,被我们两个都踹了一脚。”

    许是陷入了回忆中,南席君的声音带着温柔的暖意,让柳妙儿顿时有了一种沉沦的感觉。想象着南席君这翩翩佳公子和周易风那潇洒不羁的样子露出一副痴呆相,柳妙儿也不禁笑了起来。

    见她笑的欢快,南席君颜色深深,伸手将遗留在柳妙儿头上的竹叶子拿下,看了一眼一旁的南宫宇,却发现他心不在焉的不知道在张望什么。

    南宫宇的异状柳妙儿也发现了,问清楚了才知道,原来刑小玉今日也回来参加花魁大会,所以南宫宇才会着急寻人,而刑瑾这次受元晟指派,是主要负责花魁大会安全的官员。

    “刑瑾?那位断案入神,正气凛然连鬼神都要退避三舍的刑司大人?”

    南席君乍一听到刑瑾这名字,好奇了起来。南宫宇和柳妙儿同时点了点头,表示就是那个刑瑾。

    “没想到连他都加入了呢。如此一来,待会儿可要让两位弟弟引荐一翻,我们如今也算是同一条船上的人了。”

    说着,南席君意有所指的笑了,柳妙儿心中一咯噔,看了一眼南宫宇,发现他也笑的高深莫测了起来,就知道他拉拢三位哥哥的事已经成功了一半。不过这件事她不能参合,所以也不深究,反倒是眼见着周易风在包厢中呼唤几人上去,他们就拾级而上进了包厢。

    “喂,看见刚才那几位公子没?据说由三公子变成了秦城五公子,这南宫小侯爷和一个名叫林惊羽的富家少爷也加入了其中,听说那林惊羽林公子还带着一孩子,是几个人的义子,号称秦城小公子!”

    大殿下的平民席位上,一些有余钱喜欢八卦的老百姓见到柳妙儿几人,不由得讨论了起来。

    “是啊,看来又有不少女子要春闺思梦了。”

    老百姓的话比较通俗,但是也说明了一句真理,英俊有钱的富家公子哥儿在一起,那就绝对是一道吸引人的风景。元邵出门赏了雪回来,听到老百姓这番谈话,也不甚在意。

    看来新皇已经开始拉拢人才了,不过他居然不避讳着本王,倒真是奇怪了。

    元邵回到包厢,将这话告诉了赢祈,赢祈正擦拭着自己的宝剑,听到这话只得冷笑道:“新皇登基一直被太后掌控大权,自然心生不满。那新皇也不是简单的人呢,前些日子似乎还派人探了我的口风,只可惜我暂时无法信他。”

    对于他的话,元邵并没有多说什么,他对皇位没什么兴趣,也多次明里暗里的告诉了元晟他并没有与他夺权的意向。他必须要向元晟传达一个信号,那就是元晟若是有本事,就让他利用自己的权力为他的霸业努力,若是没本事,尽管猜忌。

    元邵不惧怕任何人,可也不喜欢麻烦上身,这几日元晟似乎突然间长大许多,霸气渐渐显露,行动也神秘起来。可这些,他也不必理会,毕竟元晟虽然今秋才加冠满双十年纪,可已经足以掌控朝堂。

    他这个汝南王只需要冷眼旁观便够了!

    元邵坐在自己的席位上,冷冷的凤眼看着整个大殿内的情况,来来往往的人让这个大殿十分热闹。很快,南宫宇出现在视线中,然后又在一个拐角处见到了刑瑾,随后看着南宫宇上了阶梯,进了一间包厢。而包厢内只开了一扇窗,御史大夫卿玉明和周家二少爷周易风正谈笑风生,见南宫宇进门,均朝着他笑了笑。然后,他就看见那被关合的窗扉遮住的人伸出手来,一个修长,一个纤细,似乎有一个,是女人的手。

    看到那只小手,元邵没来由的心头一颤,但仔细一想觉的自己真是奇怪,堂堂王爷居然隔空打量对面的人,不管那人是男是女,与他都无甚关系才是。

    自嘲一下,元邵退下来拿出一本书来品读不再理会对面的情况。而那厢柳妙儿正开了窗来,看着这大殿内的情况笑的眉眼弯弯。